又一民营企业家被抓:从信力建进去了想到的

author:刘植荣

尽管信力建的朋友和粉丝们都不愿面对一个事实,但这则权威新闻还是让他们陷入失望、不安或愤懑之中:财新网9月6日消息:信孚教育集团创始人、前董事长信力建已被广州警方刑事拘留十余天。同日,京衡律师事务所董事长兼主任陈有西在其微博上透露:京衡律师事务所已接受委托介入辩护。

据广州市公安局下发的拘留通知书显示:信力建涉嫌故意销毁会计凭证罪,于8月22日凌晨3时被刑拘,后被羁押于广州市第三看守所。

因对信力建“涉嫌故意销毁会计凭证罪”一案内情毫无所知,所以,本文不愿对此案的是非曲直发表评论,只想谈谈对信力建成为“犯罪嫌疑人”一事发表几点感想……

首先想谈谈四年前农历正月下旬在重庆的一则听闻:

——得知老李从成都流蹿到重庆,当地多位小商业主、民营企业家相约在一家著名的重庆火锅店“饭醉”。开席前,他们讲述的一个情况,令我对稍后摆上桌的满眼美味佳肴兴趣全无……

究竟什么情况让我对眼前的美味佳肴兴趣全无?答:当今工商税太重,如果税务人员对商店、工厂、企业照章纳税,重庆数以百万家计商店、民营工厂、民营企业,90%以上或无法生存下去,或者随之面临破产之危。为了能使商店、工厂、企业能生存下去,几乎没有哪家商店、工厂、企业不做两本账。对此,当地工商财税部门无不“瞎子吃馄饨,心里有数”。但,为了不因杀鸡取蛋导致当地税源彻底枯竭,一直以来,当地英明的工商财税部门的仆人们,都“法外开恩”搞“因店制宜”、“因厂制宜”、“因公司制宜”那一套——对不同商店、工厂、企业,实行“看山取柴”的税收政策:经营状况好的,多收一些;经营差的,就少收一些。

然而,在两本账前,究竟哪家商店、工厂、企业经营情况如何,作为工商财税人员是很难准确掌握的。于是,潜规则就大行其道:大小节日例行“慰劳”相关主管部门,便成了老板门必不可少的“义务”……“表现”好的,就少收一些;“表现”差的,就难免“多收了三五斗”。

如此一来,几乎所有的民营商店、工厂、企业的大小老板们事实上都成了潜在的“犯罪嫌疑人”!——只要惹得主管部门某个公仆先生不高兴,轻则大破财,重则倾家荡产,乃至锒铛入狱。如果惹得有关部门不高兴,后果你懂的!

重庆的“特色”现实,何尝不是当下神州大地现实的缩影?

呜呼,哀哉!

正因为如此,几天前拙作《想起一个关键词》中,鄙人便指出:“经营、投资大环境中无所不在,乃至让人无所逃遁的潜规则,使任何从商者也难于自清。”

近二三十年间,中国的商人、老板、企业家,几乎成了贬义词:有人痛斥他们靠官商勾结、偷税漏税、经营伪劣产品发家致富;有人批评他们富起来后不热心慈善公益事业;有人骂他们将财产子女转移到国外去;有人指责他们只顾自己闷声发大财,不关心国家大事,更避麻风病人般避谈“西方那一套”……可是,有几人知道他们背后的辛酸和无奈?——就像凭个人就能获得与自己能力和水平对称的地位,凭阳光收入便可过上有尊严的日子,没几个官员愿冒着坐牢杀头风险去买官、收受贿赂一样;就像凭公平公正竞争就可以获得理想岗位,没几个女人愿冒着家庭破裂、终身名誉扫地风险与上级搞“男女关系”一样,如果通过合法经营能使企业赢利,有几个商人、老板、企业家愿冒破产,乃至冒坐牢之风险,指使会计弄两本账,还低三下四往“仆人”怀里塞“利是”包、银行卡?

这些天,不少网友忿忿然为信力建先生鸣不平。认为是全世界人民都知道的原因导致他进去了。我想,问题或许不想人们想象的那样简单:我们的仆人们,历来是不打无把握之仗的。——尤其是对一位在国内具有较大影响力的公众人物。想想是不是:一个二三十年的大企业,按相关法规认真查下来,弄个几万、几十万有问题账目,或许真的不难。这,就是我所深深忧虑的。之所以“深深忧虑”,并非因信力建先生个人安危,而是为数以千万计商业主、民营企业家忧虑:没有一个良性竞争,充分人性化、规范化、法治化的制度环境,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都永远难于逃脱潜在“犯罪嫌疑人”身份;都难免一朝锒铛入狱。

话到这,就想扯得远一些:一直以来,数以百万计、千万计傍“好政策”先富起来的同胞们,罕有关心“国家大事”者。之所以不关心“国家大事”,有些是因为“原罪”因素,更多人则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思维作祟。如果前者属“情有可原”的话,后者则“哀莫大焉”——没有一个良性竞争,充分人性化、规范化、法治化的大环境,每一个从商者都仿佛带着镣铐跳舞的舞者。纵然再小心谨慎,也可能瞬间成为“犯罪嫌疑人”或潜在“犯罪嫌疑人”。令人遗憾的是,虽然不少人也意识到这一点,但人们作出的抉择,不是考虑如何力所能及地为改变现状作贡献,而是作一个头埋在沙堆里的驼鸟,或设法举家投奔万恶资本主义国家,这,就是吾国悲哀之所在!

信力建诚然无数富人中罕见的“不识时务”者。正因为如此,他进去也就在所难免了。

作为一个举国知名的公众人物,信力建的诸多反动事迹,纵然是陌生者也可以在百度百科中查到,这里就不一一述说了。当然,对他确实感兴趣者,也可以在李悔之微信公众号的文章《想起一个关键词》中得知其一二。

—————————-

不识时务的信力健就是一个“傻子”

我第一次见信力健是2012年10月,当时同席的有杨恒均、袁伟时、鄢烈山等名贯中西的思想精英。
信力健无疑是最有钱的,可出场的风范着实让飞骏瞧不起。堂堂一个大企业家教育家,广东政协委员,帐卡上有儿孙几代都花不完的钱,穿着打扮居然和出行“帐篷当旅店、十元馒头管三餐”的穷光蛋飞骏一个级别。
更让飞骏瞧不上眼的是:一个才高八斗学富五车的名人企业家,华人百大公共知识分子,居然一点“架子”也没有,活脱脱一个靠上下班讨生活的平民百姓派头,看不出一丝一毫大老板气场;并且极不善自我推销,只默默倾听别人海阔天空,自己自始至终没说上几句话。轮到自我介绍时也就一句“我是信力健,广东人……”就没了下文,低调朴实得不象个中国人,更不象中国有钱人。
阅兵小长假来华北旅行,旅途上听到信力健被抓的消息,第一反应就是“谣言”。不是认为他影响大官府不敢抓,而是认定他没有“被抓”的资格。一个温和低调得有点不合国情的内敛型男人,招谁惹谁了?
当得知确切消息信力健真的被抓时,开始是愤慨和惊愕。可转念一想:一个如此不合国情不时时务的有钱人,不抓白不抓抓了也活该。
你本应挥金如土穿国际品牌上下皮草吃保护动物,可衣着打扮如普通平民,极大损害了我国企业家形象。
你有那么多企业赚了那么多的钱,居然在休息时间辛辛苦苦爬格子,并且还是撰写只招祸不挣钱的真话和良心文字。你难道不知道我国官场是忌讳的就是“真话”和“良心话”?一个“广西环江县亩产稻谷13万斤”能上官媒头版头条新闻的国家,还能听信你的真话良心话?这不是不识时务是什么?
你的名人、企业家、富豪等显赫身份,本应包养多位二奶,既丰富生活又能抬高身价。可你却不把钱花在女人身上,居然拿钱去搞什么教育研究?这不是吃饱了撑的是什么?中国教育自有教育部那些官爷们操心。他们手里多的是纳税人血汗钱,自会拔下巨额研究经费来打磨“我们信仰的主义就是宇宙真理”等伟光正课题;命令学校教什么课程读什么教科书,要你拿自己撑的几个辛苦钱来凑什么热闹?你就算研究出超越世界先进水平的教研成果,上面能听你的?
你成天忧虑中国的教育出了大问题,说什么“邓小平最大的失误是教育”,担心格式化洗脑教育会毁了中国的下一代。就算当今的洗脑教育真个毁了下一代,难道还能够毁了你的下一代不成?你信总有儿孙几代花不完的钱,有足够条件把儿女送往西方发达国家教育成英才,象一边破口大骂美国“亡我之心不死”一边纷纷把子女往美国送的达官显贵一样。若干年后你的“英才”儿女再回来统治被洗脑成“奴才”的民二代,那该有多爽!人家贪官富人都在损民利官愚弄民二代;你却在追求什么“官民双赢”为民二代的成长沤心沥血,这不是“傻子”是什么?
……
一个不知道拿钱摆谱穷奢极欲损人利已,反而操心天下苍生的名人企业家,既不合国情又不识时务,活脱脱就是一个“傻子”!不抓你抓谁?
不过话说回来,一个热衷于抓不识时务的“傻子”,而让“坏人”逍遥法外或坐审判台的团队,也是拿一手好牌下了满盘臭棋,最后的结局也许连“傻子”都不如!

(熊飞骏 二○一五年九月六日夜)

——————————

杨恒均:我的朋友信力建

常常听人调侃,老板中最有知识的人是信力建,知识人中最有钱的人也是信力建。这对我的朋友信力建兄其实是颇不公平的,知识人中比较有钱的肯定包括信力建,但就算在知识人中比知识,信力建也并不逊色到哪去。有钱有闲有知识的信力建令人羡慕,但他却常常忍不住来羡慕我们这些穷知识人,他虚心好学、不耻下问,流露出希望了解更多知识能够为社会做更多贡献,试图探索出解决社会痼疾的一些答案。作为富人和精英,他对底层的关注让我这位草根“学者”能够真正把他当成“我的朋友”。

他知识面之广与探究之深之偏,让他成为对我影响最大的知识人之一。有幸能够同先生先后走遍了东欧,同游美国,深度探索了以色列和日本……一路上,他给我的印象是既好学又博学,探究不止,答案多样,实在是这些年我难得在中国大陆一见的学者。记得在以色列传说中耶稣受洗的河边,气温不高,他却和衣走进冰冷的河水中。他的这次“受洗”就是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典型风格,我想,那次对耶诞地的探索,他一定比我们更深入一些。他对各派宗教,对各派学术思想的兼收并蓄的态度,让他走到大学学者无法企及的领域。

信先生的知识丰富来源于他的勤学好问与事必躬亲,而他的见识则同自己丰富的经历以及经商走过的艰难道路分不开。也许中国像信力建这样有知识又有见识的人并不少,但像他那样,以博文的形式,把自己所见所谓、所思所想以优美的文字记录下来,呈现给读者的,不是太多,而是没几个。这也是我常常为他担心的。

但每次他都会信心满满地说,他是改革的受益者,支持政府领导改革,就是觉得想在赚钱之外能为社会做点什么,他笑着补充道,“像你一样,能有事吗?”我一想也是,可我还是担心,因为他的思想也许符合世界潮流,却并不一定符合某些人的心意。在中国,把知识和见识以常识的形式呈现给读者的人,需要胆识。尤其对一位成功的商人来说,这胆识就更令人赞叹了。没想到,我的担心成真。

信力建是一位博客作者,也是一位思想者;他是一位商人,也是一位教育与社会实践家。他对中国教育民办教育的贡献,是理论和实践双面的。记得同他同游外国时,他对当地的教育关心备至,常常会当场同中国的教育比较,谈论优劣,每当这个时候,我都会为这位教育家与商人的忧国忧民情怀而感动,默然无语。要知道,多少商人在小平号召先富起来的口号下发财致富后沉湎于吃喝玩乐,像信先生这种致富后不忘国家与社会的人如果再多一些,实乃国家、社会与民众之福。我暗中期盼有更多的信力建。但如今,这唯一的信力建也进去了。

今天是澳洲的父亲节,我接通了信力建儿子电话。他是一个对中国政治与社会并不太关心也不太了解,热心摄影,有点腼腆的男孩子,我对他说,也许你会听到很多人对你父亲的说法,但相信走南闯北阅人无数的杨叔叔的判断,你的父亲信力建是一位关心国家、社会,一位有良心的企业家,一位爱之深、恨之切的真正的爱国者,一位关心底层以及很多和你一样的孩子的父亲……我为有你父亲这样的朋友而骄傲。没想到那孩子竟然脱口而出:“我以你们为榜样”。——这是我收到的最好的父亲节礼物啊!这个父亲节很奇特,我没有想起给自己的儿子打电话,而是给信力建的儿子发了信息、打了电话,也收获了礼物。

信力建有很多位“儿子”和“女儿”,那是他收养的孤儿!他最早认识我时的第一个问题竟然是,我能让我的儿子、女儿们到美国留学,或者被那些条件好的美国人收养吗?如今,在美国各地,都有他的儿子、女儿,他们生活幸福。今天是父亲节,他们会不会思念这位父亲?

我的朋友信力建,你在哪里?

杨恒均 2015年9月6日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