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到中年,不能崩盘

文/十里桃花 (识局智库微信公众账号zhijuzk)

近日收到来自朋友们的很多慰问。因为9月7号,上海静安、闸北两区合并的消息四处传播,大家@我,问我这个换房到静安的装修狗有没有哭晕在厕所。

上海当地的朋友们戏称这是一场入赘,静安的人认为再多彩礼也不情愿嫁闸北。我是魔都的外来打工妹,对此感受不深,而且据说闸北近年发展势头也很猛,尤其是出了很多干部。

然后领导刺激了我一道,说相对而言静安人少、竞争少,本来教育经费充足到花不完,而闸北学校多,人也多,如此一来资源必然需要平衡。我听了略动容。

然后领导又刺激了我一道,说这样也好,不然孩子从小在静安相对非激烈的竞争中长大,幼儿园小学过得是爽,但中学全市统考了,就考不过其他区的小朋友。我听了略担心。

这一道刺激接着一道刺激后,灵台一片清明,发现自己站在30’s的开局,已是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因为把自己逼得够狠,所以随之而来的压力我也都认。

逼自己在银行里欠更多债

2015年,我的家庭和我分别实施了两项重大举措:换房,和辞职。

我没被静安闸北合区给刺激到,却被静安曝出23万一平的学区房,上海再现学区房大战云云的新闻给刺激到。因为后怕。

我们的换房决定始于2014年11月。原因和大多数置换的家庭一样,彼时买首套房实在窘迫,地段是最后考虑的因素,如今一为改善居住环境(孩子到来后小两居略显局促),二为孩子有相对较好的教育资源。

但当我们做完尽职调查,发现市中心如徐汇、静安等地基本满足我们需求的小三房,预计的贷款额度要再加100w。知道真相的我在办公室静静坐了半天,然后人生第一次神经性胃炎发作,吐了。

我对换房这回事退缩了。我老公很坚持,认为去年底之前就是窗口机会,“现在再不换,未来成本更高,甚至我们就没有机会再换了”,他的原话。男女思维方式的差异在这一刻体现,他说换,再换个二房。我说要么不换,要换就咬咬牙换三房。最后我说服了他,增加贷款,我们俩和带我们看房的中介小伙组了一个临时微信群,群名叫“拼了”。

前任房主良善,给了我们四个多月处理原有的小两居。到了成交时的2015年5月,我们所购小区的同户型房子价格,受周围新开楼盘带动,半年上涨了16%。房东没有为了多赚几十万而跳价违约,我不禁感慨了一句,有钱人素质真高······

而我们买的还不是户型佳、朝向佳、学区佳的房子。如果对口的是个名校,估计单价早已破七上八。现今到了开学季,全国学区房争夺的硝烟又烧起来,房产中介乐见其成,这种新闻哪怕写滥了也还是继续吸引眼球。因为国人对于好资源的关注和争夺,向来是在无奈中不遗余力。

而2015年初至今,四个一线城市房价领涨全国。我老公一边看着账户余额心如刀割,一边赞叹自己当时的判断多么精准。

逼自己在事业上更为进取

在这样一个把自己脖子勒紧的当口,照理我是不该辞职的。此前的工作做了八年,熟门熟路,收入不高至少收入稳定。可是我不想要一成不变,我想要一个未来。

好吧,话说得这么有情怀会被批矫情。真实的辞职原因就是作为一个前媒体人,不想混媒体圈了。这种想法正好和换房的时机重叠,我一次性来了个干脆。

从2014年到2015年,媒体圈大佬们离职形成大浪潮,张泉灵的好奇心刷了屏,郎永淳的现实压力击中了内心,理想受挫、话语束缚、价值怀疑,既然大佬们都作出了趋势上的判断,作为一枚小虾米,我岂不是更应该识局,方能知机?

围观群众一定觉得,负债如此之巨,那必然是跳槽到一份高薪工作。事实是,我拿出了仅剩的真金白银和小伙伴们一起走上了创业的道路。有同学知道真相后连声佩服,因为他也很想辞职,但囿于现实因素,所以不知道他是不是在佩服我的无知无畏。但他受了我的刺激开始换房倒是真的······

围观群众接下来一定觉得,负债如此之巨,那必然老公高薪。真相是,老公不巧也是个媒体人。而且还是体制内的媒体——说实话,男性媒体人比女性有更急迫的压力,但我老公内心一直感恩所供职的平台,所以尽管传统媒体步履艰难、八项规定后福利锐减,最后还是决定我先出来。这就是为什么我的前前领导得知我的境况后,无比忧虑地对我说,你今后怎么办······(果然只有圈内人了解圈内事)。我说,逼着自己,走一步算一步。

在这里要吐槽一下坑爹的中国股市,说好的4000点牛市起点呢,说好的中产崛起呢,本来创业狗怀着卑微的希望,差一点的话赚个饭钱糊糊口,好一点的话请公司小朋友吃饭可以手松一点,非要搅得人梦一场。这下好了,低筹码跪献国家,老老实实安心工作,再无他想。

逼自己在爱情里收敛任性

有理论说,再恩爱的夫妻,一辈子也产生起码50次想踹掉对方离婚的冲动。对此,周围未婚的表示无感,热恋的表示惊讶,已婚的表示观望,已婚已育的表示深深认同,包括我和我老公。

我想,如果我家有频次上的分配,可能45次要分配到孩子出生后的三五年间。(我娃三岁,那就是未来起码还有18次冲动,细思恐极······)

当年王小波把给李银河的情书写在五线谱上,写着“我们像两个孩子围着糖罐,看里面究竟有多甜”的话,看得围观的人都觉得腻得羡慕。当我们从校园爱情异地长跑七年结婚,初初也是以为掉进糖罐的。初初也以为自己可以过得不俗,但偏偏忘了人本在红尘俗世,酸甜苦辣走一遭,由不得你挑。有前辈曾对我们说,希望生活的琐碎,不要磨灭爱情的纯粹。过来人的提醒,回过头看还是很有道理。

现实的生活压力、孩子到来后的家庭矛盾、彼此性格的再度磨合,那些年少气盛蜜意浓情时所认为的“不会发生”,不仅通通发生,而且生活往往还超出预期,给你惊吓。

自从卖了房后一边租着房子,一边装修,只出不进,花钱如流水。焦虑中压力中的人,更是往往只记得对外人宽和,却用最不耐烦的一面去伤害最近的人——理由是你怎么可以这么不懂我。

本质上说,我还算善良心细绝对不作的女人,我老公也是稳重中带幽默的个性。但俩人不冷静的时候你来我往,搞文字工作的就是有本事做到言语里刀刀见血。

冷静下来想想还是彼此都有问题,争吵一次,平心静气讲道理一次。一轮轮的磨折中,我学着收敛得理不饶人的锋芒,缓解焦灼,他学着更好意会家庭的界限,承担责任——至少我们的初心都不曾改变,更努力地工作与生活,都是为了成全更好的自己,更好的孩子。在这一点,我们并不希望重回那个“每个面孔写着无奈,爸爸妈妈彼此没有爱”的时代。

我的朋友苗总说,为人父母后,人生新阶段,过去留恋的种种都不能尽兴,过去不忍耐的种种都要迎头而上,只有尽力做好,不能崩盘。一段话说尽无奈,最后却只有担当。我狠狠逼了自己,我愿意担当。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