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以“最美”,还以“有钱”

from 霍老爷的小木屋
1

昨天,是教师节。

在晚间8点10分,打开中央电视台综合频道,2015年中国最美教师颁奖晚会正在上演。用央视的话说,在这里我们又可以看到“默默耕耘为山里孩子照亮未来的教师;又可以看到用青春换取贫困家庭改变命运的机会的典范。他们无怨无悔,默默耕耘。”

同样是在昨天,央视还爆出来一个事,自由摄影师王源宗的作品被央视CCTV-7台盗用,却被告知:“央视用你素材又怎么了?”言外之意,央视侵权还给你脸了呢。

两件事的本质都是一样的,都是彻头彻尾的耍流氓。最美教师,是用荣誉感绑架别人,让别人付出远超过所得的劳动,来承担本来应该社会承担的义务,这是文耍;盗用王源宗的作品,是压根就撕破脸皮了,这是武耍。

2

童话里的大灰狼是一口把小白兔吃掉,现实的大灰狼是给小白兔发一个奖章,告诉你你是最美最光荣的,你应该为大森林辛苦工作50年,好好的拔萝卜,最好是免费的。

小白兔的服务是免费的,最后谁舒服了?只有大灰狼舒服了。

小白兔的萝卜拿出去换钱买来牛肉给大灰狼吃,至于小白兔自己连自己拔的萝卜都吃不起,只能吃草,大灰狼是不管的。

你一跟大灰狼提钱,大灰狼就会说“用你的胡萝卜怎么了?”嗷呜一口把你吃掉。

肉食者鄙,不是肉食者真的鄙,而是肉食者坏,尽想着占便宜了。

这世界本来很简单,我付出了辛苦,你给相应的报酬,大家两清,这只是任何一个劳动者的基本诉求,不管是体力劳动者还是劳动劳动者。

劳动既不光荣,也不可耻,劳动只是一个人参与这个世界运转的行为。

但是偏偏有人要把这事弄复杂,先把劳动弄得很光荣,然后变着法少给钱。这不是耍流氓是什么?对山村教师他们这么做,对消防员他们这么做,对每一个给这个世界提供美好事物的劳动者他们都试图这么做。

所以,不要觉得最美教师们站在台上光荣,如果一旦他们要求自己应得的报酬,那么有人立刻就会撕破脸皮,把他们搞成口诛笔伐的对象,王源宗这种事情幸亏发生在微博时代,还有网友支持,在更早的年代可能是舆论一面倒的尴尬局面。

最美教师们不过是王源宗们的候补梯队罢了。

3

职业是应该有职业荣誉感的,但是职业荣誉感的建立,并不是靠这种恩赐式的救济,而是靠真金白银的劳动报酬。

劳动不光荣,但是用劳动换取高额的报酬,让劳动者过上体面的生活,这才是光荣的。

教师们自己都过得揭不开锅,有什么荣誉感,“为山里孩子照亮未来”只是个绝妙的讽刺,自己都照不亮,拿什么“照亮别人的未来”?孩子们看到老师们这么苦,还有追求知识的渴望吗?

当教师们拿到丰厚的工资,过上优裕的生活,这样那些坐在台下的孩子,才有可能真的被知识照亮。

“修桥补路无尸骸,杀人放火金腰带”的模式永远只能让修桥补路的人成为圣人。

这种模式里,圣人只能是个例,“圣人不死,大盗不止”,既然当圣人不得好死,那当大盗的人自然是最多的。

你得让模式变过来,你不要让修桥补路的成为圣人,你要让他们成为有钱人。

“修桥补路金腰带,杀人放火无尸骸”,这才是正确的模式。

去他妈的最美,给他妈的钱!仅此而已。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