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叙利亚中产的前车之鉴》?

author: 破破的桥

邀请我答题,是因为我此前回复了一系列叙利亚相关问题之故么?但这明显是篇讽喻文啊,讲的根本不是叙利亚,而是某国。完全搞不懂下头那些回答在批什么,请各位读完本文后勿作类似回应。

考虑到原文发表已有十天,大家差不多遗忘了,摘录一下:

“但这些中产一直认为自己所在的群体是上联统治核心、下接贫苦基层,保持国家和社会安全与稳定的中流砥柱,是社会的精英和民族未来的希望。他们对下层的苦难与诉求并不关心,因为其主要工作是服务于或附从于阿萨德统治集团,跟着吃肉的喝汤,从而也积累了还算殷实的家产。他们自认为是既得利益者而不愿改变现状,认为阿萨德家族统治下的国家是一个伟大的国家,……是不折不扣的地区军事大国;虽然对民众有些残忍、腐败也深入骨髓,但这些都是发展中的问题,随着叙利亚的发展,一切都会迎刃而解;……他们喜欢很理中客地嘲笑:看网上,觉得叙利亚明日就要变天,但回到现实,沐浴着温暖的地中海之风,看到喧闹的菜市场和匆匆而过的各类白领,就会真切地明白:天永远不会变。”

原文还描述了革命中,中产沦为难民,部分公务员被愤怒的革命群众从大楼上扔下等事例,不多引了。

这篇文章的主题是:看似稳定的中东、北非诸国,出乎中产们的预料,其统治突然崩溃。
这一系列国家崩溃得是不是突然?是的。之前几乎没有政治学者和政治家预料到。
这些国家的中产与文中描述相符么?细节和数据我说不上来,因为没研究过崩溃前的情况,但大体上,叙利亚无论阶层分化、社会仇恨、民族宗教矛盾,与文中所述性质相仿,但程度严重得多。
为什么看似稳定的统治会崩溃?我很业余地谈谈个人思考。
请注意:本文无数据,实例少,思维业余。大家随便看看就行了。

神剧镇楼:

我先从叙利亚政府的拆迁说起。话说在2012-13年,战事逐渐升温。叙利亚第三大城市霍姆斯,有一群反抗军,人数虽少,但因为是本地人,对城区很熟悉,到处游击,抵抗了正规军一年半。城区地势复杂,楼房林立,政府军的飞机坦克都不太好使。所以叙利亚政府决定用推土机对城市西边通往市郊Waer的一片城区进行拆迁,简单说就是把它推平。这片地区是游击队的重要补给线,推平了他们可就藏不了了。

但尽管是战乱时期,可城区里依然住着有人哪。拆了他们的家,他们总得有个住的地方吧?这就需要补偿。怎么补偿呢?请看下图:

在自由市场上,并不存在强拆问题,你想买我家房子和地皮,我不想卖,开价10亿也行,买不起是吧?买不起就滚。但现在为国家利益要强拆,在正常国家,补偿一般是由中立的第三方估价机构,参考近期市场价估算。可这是在专制的叙利亚哎,普天之下哪有什么敢违逆政府的第三方。此时,作为卖方的群众,就失去了正常议价的权力。此时政府官员会如何定价呢?

叙利亚统治阶级所属宗教派系主要是占人口百分之十几的阿拉维派,逊尼派则平常便低人一等,战争时更被视为敌人、反抗军帮凶或潜在叛徒。叙利亚政府不鸟这些人,房子拆了,你们自己找地方搭帐篷住。想抗议?直接突突。想参加反抗军?没问题,反正他们不缺人,只缺武器,你过去也就是给人添张吃饭的嘴。我不怕。此时,拆迁遵循的是图中黑色线。无论补偿价格多低,对方均无法抬高拆迁成本。所以,叙利亚政府给的补偿价格也很简单明了,为零。阿拉维派们看到了,忒开心:“看见祖国那么流氓,我就放心了,阿萨德大大肯定能像流氓打架一样狠揍恐怖份子”。

不过,这种理想的交易情形一般只在结果不确定的战争时期出现,因为掌权方无需考虑长期影响。游击队没粮了,带上十几个人,七八条枪(记住枪一定要带),敲开老乡的门:老乡啊,我们要买300斤粮食,20只鸡,你看中不中?放心,我们绝不白拿群众一针一线,这里是2块银元,剩下的98块我们打个白条(请大家自行翻译成阿拉伯语)。这类交易迅速、野蛮粗暴、不计后果。

拆完逊尼派的房,接下来该拆阿拉维同志们的了。这群人得按普通国民对待,他们是专制统治得以成立的广大群众基础,统治阶级吃肉,他们喝点剩汤。他们彻底离心离德对统治不利。叙利亚政府会按和平时期的正常思路考虑拆迁:

1.假如把拆迁补偿定在每平方米7000叙利亚镑。所有被拆迁人都满意,但为啥要花这冤枉钱?
2.如果补偿价格降到6000,绝大部分人仍然会接受,但会有一小撮钉子户不肯搬。他们可能装修得好,住得舒坦,或者反抗能力强,总之6000他们不会满意。这很讨厌,又不能直接突突,否则阿拉维派会彻底离心离德。必须单独对付,出动黑社会或警察,但这就需要额外成本。虽然拆迁的总成本依然在下降,但速度变慢。随着补偿价格进一步下降,对此不满的钉子户越来越多,最终会出现失控的爆发性增长,就只有找军队来镇压了,拆迁成本直线上升,双输。
3.政府发现,如果降价到5000,会出现一个平衡点,此时再压低补偿价格,镇压新增的钉子户反抗的成本,会等于压低补偿价格的收益,边际收益率变成了零。这个点就是成本最低点。也是最终的成交价格。
议价过程由图中绿色线表示,最终成交价格在最低点A。

这就是叙利亚拆迁时常见的画面:政府以低价拆迁,大部分群众接受该价格,或尽管不满也不敢反抗,少数钉子户顽抗并落败,但他们以自己的血泪提高了拆迁成本,最终价格定在了5000叙利亚镑每平米。该现象近年来有个简短称呼,叫“血酬定律”。因为权力破坏了市场的根基,私权、公平交易等,不复存在,议价靠的是人类社会最基础的“元规则”,即暴力,也就是血拼肉搏。

这些阿拉维钉子户给政府造成很大不便,因其抗争令补偿久拖不决,也伤害了那些愿意拆迁的群众的利益。所以政府不停宣传:他们不爱国,自私,敬酒不吃吃罚酒,螳臂当车。而有些傻乎乎的群众也接受了这种说法,跟着起哄:你们以卵击石也就罢了,还给我们添麻烦,这些钉子户就不会顾全大局,忍一忍吗?这样社会更和谐,大家也可以快点拿到补偿。他们通过冷漠观望、嘲笑、上门劝说、动员亲属等形式对钉子户施加社会压力,迫使他们主动接受5000的价格。

于是世界短暂地变美好了,政府每次出5000补偿,拆迁都很顺利。可是,且慢,如此几次以后,很快政府发现,既然补偿5000大家都能接受,可以很顺利地拆除,那为什么不把成本再降低一点呢?于是叙利亚政府继续尝试降价,请看图中红色线。最终,拆迁补偿降到4000时,出现了新的钉子户,即便有社会压力他们也接受不了4000这个价格,他们的对抗再次抬高了拆迁成本。此时的成本为最低点B,也就是成交价,4000。熟悉的画面又出现了:大多数接受这个价格的顺民,少数顽抗的钉子户,逼迁的黑社会。唯一改变的是拆迁价格,不再是5000了,而是4000。因为退让,群众们丧失了部分利益。

最后一些聪明人明白过来:不是有少数人愿意当钉子户,而是在政府掌控议价权的时候,它会倾向于一直降低补偿价格,直到有足够数量的钉子户出现,让拆迁成本无法继续降低为止。所以,钉子户永远不会消失,它是一套制度的产物。

更加重要的是,通过洗脑、煽动群众内部矛盾等各种手段欺骗或压迫,固然可以进一步压低价格,但是不满只是被埋藏得越来越深,怀抱仇恨的人也越来越多。一旦爆发,后果也就更强烈。红色线比绿色线更陡。

花了那么多时间,讲通叙利亚拆迁的问题,之后的问题就好解释了。

拆迁无论如何是个罕见的事,毕竟普通家庭一般就一两套房子,再拆也拆不了多少。但社会上还有无数其它的事情也要和权力打交道。大家都期待改革,但改革需要空间,而要腾出空间,就必须牺牲一部分人的利益。比如一家企业,被债务和低下的生产效率压垮,积重难返,想要起死回生,必然要裁员,要下岗。这批员工就为企业的转型做出了牺牲。他们的牺牲不是没有价值的,企业甩掉了包袱,才能轻装前进。社会也是如此。

然而,这些人为了改革的大局所作的牺牲,却被利益集团视为进一步吸血的手段。他们退一步,对方进一步,和拆迁一样。而权力每进一步,社会都会变得更不公平而出现抗争趋向,此时权力就会求助暴力。抗争不是需要集会吗?那我就禁止你们集会。抗争不是需要领袖吗?那我就抓你们的知名人士,让你们一盘散沙。抗争不是需要言论吗?那我就禁止言论。抗争不是需要武器吗?那我连菜刀都实名。看你怎么办?实在不行我还可以搞大屠杀,老阿萨德就搞过,在哈马,老弱妇孺共杀了大约三万人,讨厌的嗡嗡声都没有了,耳边清净了。

这些手段并非无效,正好相反,它们很有效。此时,社会和谐了。可贪欲是无止境的啊。既然那么和谐,自然意味着我可以再贪一些。和拆迁一样,最终又达到一个新的更低的平衡点。如果大家的最低要求是不饿死就不会闹事,那我就可以不停搜刮,把你们刮到刚刚好饿不死。然而,此时社会将是个极度不稳定的状态,一旦有什么天灾人祸,那就是王朝末年一片战乱了。

中东北非这些国家,之前就处在这么一个临界点上。高层财富惊人,腐败深入骨髓。底层人人都有不满,部分则怀抱深仇大恨,只不过被武力压服。这些矛盾,任何时候爆发都不奇怪。阿拉伯之春的特点是:刚爆发时无组织、无领袖,通过网络啸聚(为了防止反抗,能当领袖的、能组织的,都被掌权者打光了,但它还是爆发了)。随后变成无组织的散沙武装,最终投向地下组织坚韧的(一般是老牌宗教组织)或者富有战斗力的集团(一般是有经济和武器来源的极端组织)。

叙利亚漫画:你是选择我阿萨德,还是恐怖分子?

中产并不期盼革命,但他们往往会沉溺于高压下平静的社会,因为惧怕乱象,他们无视甚至维护不公,最终令社会走向反面。在革命中,他们会成为报复的对象(因为高层不太容易被报复到)。他们有家产,如果战争看不到尽头,一般也不会参战,而会成为难民(不像高层,很容易移民甚至早已移民)。他们是最惨的一群人,有因就有果。也许这些“因”并非他们所种,也许他们有些人并不冷漠,一直在奔走呼喊,但后果全是由他们集体来承担。

这几个月,叙利亚北方反抗军出现了一个新的番号,自由军第30师。这是首支由美国训练的反抗军部队。这支部队建立的初衷是打ISIS,但不打阿萨德政府军。最近几天,它的训练官Mohammad al-Daher辞职了。为什么?主要原因是招不到人。[1] 打政府军感兴趣的人很多,政府军和ISIS都打,也能招到人,只打ISIS,招不到人。ISIS在北方做了很多坏事,包括枪杀、活埋、绑架自由军和平民等。但跟阿萨德相比,零头而已。你只要不打阿萨德,就是招不到人。

30师一共训练出两批人,第一批54人,进入叙利亚后,还没打ISIS,就被反抗军胜利阵线(属基地组织)攻击,很快政府军又轰炸了它的总部。绝大部分人最终加入深水旅,30师只剩4-5人。第二批70人,进入叙利亚后,指挥官拿着武器投奔胜利阵线打阿萨德去了(请放心,奥巴马的笑话不止于此,将来还会有一批批的)。谁打阿萨德,谁就有军心民心。你就想想,以前叙利亚这个社会的平静的表面下是什么样子的,它的崩溃也就不意外了。

[1].参考链接:US-backed leader of Syrian rebel group quits and lists 6 problems with the training program (近期太忙,我没法翻译了,请大家直接读英文,抱歉)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