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正在进行中的产业升级

from 未名空间

不谈宏观经济,就谈我所处的行业吧,我是做跨国并购的。几年前,外资投行和外资律师事务所包揽了所有的跨国并购业务,并且负责人基本都是外国人。现在,特别是经济不好的今年,两个趋势一个是,外资投行和外资所裁人,外国雇员比中国雇员被裁的可能性更高,另一个是,本土律所和投行抢了很多外资投行和律所的交易,因为活干的虽然差一点,但报价更低,而且能低到什么程度呢?即使一个用人民币报价,一个用美元报价,货币符号后面的数字还是人民币报价的低。因为本土投行和律所报价低,所以外资投行和律所也拼命压价,能压到欧洲或者美国的50%。

为什么价格能那么低?是因为中国的年轻人,都在拼命干活。他们不比美国和欧洲办公室的同龄人笨,工作时间更长,愿意拿的工资更低,要求更少的休假时间,他们就能抢到工作,锻炼自己,迅速成长。不只是我所处的行业,我们帮助进行投资的公司里,无论是国企还是私企,无论是新兴的IT产业还是传统能源企业,年轻人也都在拼命工作,我们的客户不分晚上和周末,也都在开会、打电话讨论问题。美国和欧洲的客户,该休假基本都休假了。

美国人和欧洲人,在我这个行业里的,很多人都很傲慢。但是他们拿不到业务,一样会被开掉,灰溜溜回到自己国家去,要不就放低姿态,找低一点的工作。中国企业和外国企业,只要想有中国参与的交易,客户更喜欢三四十岁、年富力强、中文和英文都很流利的中国人。几个大的交易过后,中国的投行和外所就熟悉交易规则了,并且用他们的方式简化沟通中不必要的繁琐部分。

中国和日本不一样,我在北京工作圈子里,没有看到日本那种全民崇拜西方精英的氛围。我的外国同事们和我说在香港和日本的生活,那种优越感让我觉得,他们在香港和日本是“上等人”,但在北京,他们就是“外人”。而我身边的中国客户很自信,特别是对自己特点的交易方式和沟通方式很自信,也不信任外国人。如果中国和日本一样有美国驻军,可能就不一样了吧,这种自信和骄傲就要大打折扣了吧,至少我自己可能会因此而觉得低了一头。

看衰中国的人,瞧不起中国人和自己同胞的人,怕是没有看到这真实在发生的产业升级吧,也没有和中国年轻一代真正一起工作过吧。有人说,小将和五毛只有在美国才爱国。这不是真的。我回到中国以后,尽管北京有诸多生活上让我不满意的地方,但工作中发生的种种,让我更加爱国,也对国家更有信心。

很多人在我的回帖里问,靠辛苦工作占领市场,这怎么能叫产业升级?

原因是,金融、法律服务业是一个高利润的产业。一个三四个人的team,一人一台手提电脑、一个smart phone,做成一个相对比较大的项目,投行的成功费是几百到上千万美元,律所的律师费大约两三百万美元。过去,外资投行和律所在中国大举扩张,很多美国、欧洲和澳大利亚人来中国工作,赚取这个高额利润,而现在他们很多已经竞争不过他们的中国同行,外资所也竞争不过种中资律所。这不仅是因为中国人便宜(确实便宜不少),也因为中国人已经掌握这门技术、能从头到尾把这个产业包下来,而不仅仅是靠“人际关系”赚中间费。这个高利润产业,中国人已经完全进去了。而且对中资投行和律所来说,利润甚至可以比外资所更高,因为成本更低。

当然,其他行业比如芯片行业对国家产业升级的意义更大。我是文科生,虽然业余很爱读科普,但无法为国家在这方面做贡献,实在是很汗颜。如果国家能在这些工业产业上超过美国和其它国家,完全独立自主,我会更加高兴。

另外,我在BBS上的发帖,几乎从来不删帖。我没有掩饰过对北京的不满,嘈杂、食品卫生、空气污染、随地吐痰,这都是问题。但我对国家的爱、对她的保护和渴望为她做贡献,远超过这些不满。就像对我的父母,和大多数孩子一样,尽管从小到大我有种种怨言,觉得他们束缚我的自由、脾气不够耐心等等,但当我长大了,知道什么是“责任”二字,我非常爱他们,只想保护他们。

我因为工作关系需要回美国一段时间,因此在JOB版上想为我老公找工作。很多朋友私底下帮助过我。如果我老公在美国找不到工作,我就不会回美国工作,因为对我来说一个传统的和睦家庭比事业重要。即使他找到工作,我们也会短暂工作两三年,再回到北京。我们的父母年纪都大了,我们都是独生子女,即使不谈爱国,我们也不会长久的远离父母。从事业上来说,毫无疑问我在中国长期发展,回比在美国有利的多。

以上这些,是解释给不以辱骂中国为生、但和我政见不同的人听的,以及给和我政见相同的人听。我的回贴里有一个ID说的很好,在上世纪初,美国人也是这样疯狂工作过的。我记得毛姆的一本小说里,女主人公是一个美国人,她当时在欧洲,对她的朋友说(大致意思):

我要回到美国,它正在进行最激动人心的变革,我的同胞们都在努力工作。我不要站在欧洲,远远地看着他们。我要回到美国,和他们一起,迎接美国成为世界头号强国的时刻到来。

我身边的很多朋友,包括我自己,就是这么想的。我有很强烈的爱国情绪、非常defensive,因此不在帖子下面一一回应,以免吵架。我也爱纽约和奥斯丁,是我曾经生活过的地方,所以我不会去咒骂美国。不以辱骂中国为生、但和我政见不同的人,我觉得对自己曾经生活过的地方、对自己父母发小仍然生活的地方,咱们总还是希望它能平平安安,越来越好,难道不是吗?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