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未来几年的“蓝图”是什么样?

决定一国经济的微观因素有很多,数不胜数,但人口趋势是决定性的因素,至少是之一。

日本在老龄化时期的情形尽人皆知,中日相比,在经济质量和创新能力上,中国不如日本,中国的唯一优势是集权,可以通过投资来缓解人口因素带来的负面影响,但投资取决于财政,当财政收入下降之后,这一优势就消失,所以,中国没有自信可以强于同时期的日本。

这一点是老生常谈。

今天要说的是今日的东三省就是未来的中国。

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黑龙江、吉林、辽宁的生育率分别为1.03、1.03和1.0,远低于全国水平的1.5,甚至比日本和韩国都要低。按照国际标准,低于1.3被称为“超超低出生率”。在日本,现在的生育率水平为1.2%。

再看人口流动,2000年人口普查,东三省人口净流入36万人。2010年人口普查,东三省人口净流出180万人,现在每年流出人口为200万人。

人口流出,这些人口绝大多数是适龄劳动力,东北的劳动力市场就会萎缩。自然会带来生育率的下降和老龄化的快速上升。2013年,黑龙江省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达到358.9万人,占全省总人口的9.4%。据预测,2020年黑龙江省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将达765万,老龄化水平将达19%;2045年黑龙江省老龄化水平将达33%以上。

生育率下降、劳动力总规模萎缩和老龄化就形成了东三省近两年经济的格局。

2014年,黑龙江、辽宁和吉林的经济增长分别为5.6%、5.8%和6.5%,2015年上半年,这三省的经济增速分别为5.1%,2.6%、6.1%。这个数字重要吗?不重要,东北的央企比较多,数字里面的问题也尽人皆知。最重要的是财政收入更能反映一个地方的经济情形和活力。2014年上半年,辽宁财政收入同比增长6.3%,是小幅增长,今年上半年出现断崖跳水,增幅是-22.7%。黑龙江和吉林去年上半年财政收入也是低速增长,增速分别为2.7%和5.9%,今年上半年,黑龙江财政收入增幅约为-18~19%,吉林的数字基本是零。

如果只考虑税收收入,下降的幅度更大,而非税收入不具有可持续性,也就是说财政的实际情形比数据表现的更不乐观。

财政收入大跳水可以形容东北的情形。

其实,东北还是幸运的,因为在国家一盘棋的情况下,国家财政投资的倾斜措施,尚对东北的财政起到了很大的缓解作用,如果没有国家的财政倾斜,会更惨。

但如果中国的财政落入这样的情形,就没有人可以缓解。

也同样用人口生育率和劳动力变化来衡量全国的情形,或许可以找到中国经济未来的轨迹。

2012年中国适龄劳动力开始萎缩,当年大约萎缩了300多万。这是与小学的入学数量相对应的。小学招生人数从1997年的2500万减少至2014年的1658万,1997年入学的学生,到2012-2013年进入劳动力市场,进入市场的少了;同时,1955年出生的人口,今年进入退休年龄,1955年以后,中国是一个人口出生的高峰期,一直到上世纪七十年代前期,所以,未来劳动力萎缩的速度会加快。这与东北几乎是一样的情形,东北是因为出生率低、劳动力适龄人口外流形成劳动力市场萎缩。全国是因为进入劳动力市场的人口下降,同时退休的人口不断加速,最终也造成劳动力市场的萎缩。原因有差异,但结果一样。

换句话说,全国的劳动力规模变化趋势与东北一致,但因为东北的某些经济特殊性(国企多,经济效率低)首先表现出来。随着这个趋势不断延续,将在全国显示出来。

现在,中国的年轻人留学的比例很大,留在国外工作的也很多,进一步加剧劳动力市场的萎缩,这是因为体制造成的。

再看生育率。我国2010年总和生育率仅为1.18,其中“城市”为0.88210,“镇”为1.15340,“乡村”为1.43755。世界上这个数字是多少哪?2010年全球平均每个妇女生2.5个孩子,发达国家为1.7个,欠发达国家为2.7个,最不发达国家为4.5个,而扣除中国后的欠发达国家为3.1个。中国的总和生育率不到世界平均水平的一半,而且比发达国家的平均水平还要低许多。中国放开独生子女政策就可以显著提高生育率吗?个人的意见是比较难,因为看起来是生育问题,本质是生存问题。中国社科院人口学者郑真真曾参与2006~2010年江苏省生育意愿和生育行为的五年追踪调查,结果发现符合生二孩政策的,最终只有30%左右的人真的生育了二孩。

更加严峻的是,根据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的推算可以看出,在未来10年,中国23~28岁的生育旺盛期女性的数量将萎缩44.3%,如果生育率没有明显提升,生育率将大幅下降。

所以,无论从劳动力市场的萎缩状态还是从生育率来看,东北的现在很可能就是整个中国经济的未来。

东北去年财政收入增速是个位数,今年大跳水。从全国来说,今年财政收入增速基本确定是个位数,大概在6%左右,如果同口径相比数字还要更低。但是要注意到,今年的国有土地出让金比去年下降了大约三分之一,在明年的某个月份开始将严重地影响财政收入,因为房地产决定了钢铁、有色、能源、建材、建筑施工、运输等行业,这些行业是财政收入的主体,明年某一个时间开始,中国整体的财政收入出现大幅跳水?我认为很有可能,这就进入了东北今天的脚步。当财政收入跳水之后,扩大财政投资、稳定经济增速的基础就不存在了,那时开始,人民币的危机或许就来了,因为决定货币汇率的最终是财政。

其实这很好理解,中国适龄劳动力开始萎缩是一个长时间的、巨大趋势,但中国经济不平衡,当这一趋势开始影响经济的时候,一定是当地政府管理效率最低、经济发展质量最低的地方最先倒下,因为这些地方在劳动力争夺中处于弱势,事实证明,中国经济最没竞争力的就是东三省。但随着这个趋势的不断发展,就会有其他省市跟随东三省败下阵来,本地的劳动力被其它地方“虹吸”走,所以,东三省的情形就会蔓延,当蔓延到足够多的地方之后,中央财政跳水了,投资拉动经济就没戏了。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