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TPP与中国

author: 晨枫

TPP像一阵奇怪的风。在风的源头美国,TPP话题似乎突然之间消失了,既没有好评,也没有恶评;在风力吹及的中国,TPP则成为时代最强音,有压倒屠呦呦获得诺贝尔奖的势头。TPP是清风吗?TPP是妖风吗?TPP是救中国人民于水火的天使吗?TPP是陷中国人民与洪水猛兽之中的魔鬼吗?TPP到底是什么?

TPP就是……TPP。这本来是一个自由贸易架构,现在政治化了,所以弄出来这么多纠结。现在有一个说法,中国对国际秩序不积极,不努力参加TPP的创建谈判,不试图影响TPP,结果才“自绝于外”。这是荒唐的。如果TPP是单纯的自由贸易价格,中国绝对应该参加。但既然TPP是出于政治原因在设计时就把中国排除在外的,讨论中国是不是应该参加TPP就多余了。这就像北约一样。北约是为维护欧洲和平而建立的。北约宪章里并没有明确针对苏联,但实际上就是针对苏联威胁而建立的。作为苏联的直接继承人俄罗斯在90年代叶利钦当政的时候,是要求过加入北约的,后来不了了之。能不不了了之吗?纳入俄罗斯的北约还是北约吗?尽管俄罗斯对欧洲和平的影响和作用巨大,但将俄罗斯纳入北约是不可能的。同理,政治化的TPP也是不能纳入中国的,不管美国官方怎么说。

TPP被标榜为“价值观念的联盟”。这是很奇怪的说法,因为共产党领导的越南与资本主义老大美国之间实在没有多少价值观念上的交集。事实上,在TPP签约之后,只有美国和日本对“价值观念的联盟”这个说法很起劲(也只起劲了一天),其他成员国并不刻意强调这一点,他们是为了自由贸易而来的,不是为了价值观念而来的。

说到自由贸易,在TPP之前,最大的自由贸易区是北美自由贸易区(简称NAFTA),成员包括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NAFTA启动之后,三国之间的贸易确实极大地增长了,但NAFTA对美国就业的影响绝对超过美中贸易,只是中国对美贸易逆差是政治上“利润率”高得多的靶子。尽管如此,美国在自己需要、对自己有利的行业积极推动NAFTA,在可以保护的行业想方设法绕过NAFTA,甚至直接拒绝执行NAFTA。在牛肉市场上,疯牛病成为最方便的借口,不顾现实任意延长禁令,使得加拿大牛农惨遭损失;但在木材市场,美国直接拒绝执行NAFTA,把加拿大木材拒绝在美国市场之外。TPP之后,日本汽车和零部件进入美国市场更加容易,而美国汽车进入日本市场将依然受到非关税限制(比如以排量、尺寸为基础的征税),不能排除美国在实际运作时捣鬼。有一种说法认为,大众柴油车排气门是美国间接造成的。美国市场柴油车始终流行不起来,一是与没有汽油便宜、美国人对省油问题不敏感,二是由于美国汽车公司在柴油机技术方面远远落后于欧洲。柴油机的耗油低于汽油机,柴油机的排放只有在NOx上比汽油机更糟,在其他方面也好于汽油机。但美国环保标准设立得偏向汽油机,对柴油机则是“不尽情理”地严格,使得柴油机要么用尿素,要么在软件上做手脚,才能在排放上达标。但这只是对轿车柴油机这么严格,卡车、巴士的柴油机黑烟滚滚,照开不误,因为那也是底特律的产品。另一方面,欧洲排放标准反过来,用高油价推动柴油机,但在NOx标准上对柴油机网开一面。有一天美国需要“做”日本汽车一下,而日本汽车的强项在于混动的话,美国标准可能就包括电池回收了。这可以在冠冕堂皇的全寿命环境保护的旗号下,限制日本汽车的竞争力。而这一切都是符合TPP条款的。

但除去政治化因素和贸易保护主义的华丽但阴暗的手脚,TPP是有积极作用的。TPP超过传统自由贸易以货物贸易为主的框架,而是把服务(金融、法律、审计、物流、技术等)也结合进来,把纠纷调解的范围扩大了到多边的ISDS(投资者-政府调解机制)。TPP鼓励国民待遇、最惠国待遇,限制国有企业的垄断,保护知识产权,提高环保、劳工标准,这些都是有积极作用的,尤其是对中国。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在经济体制、行政体制和其他方面有了巨大的进步,但还有很多不足之处。国企的事实垄断不仅压制经济的健康发展,而且成为腐败的温床。企业国有不是罪过,但国企是企业,不能当作行政的延伸来运作。把国企作为商业企业运作,这不仅有利于国家经济发展,也有利于国企本身的健康。打造超级国企的目的是做大做强,但做大不能自动做强,在各种行政保护下的人为做大实际上是在藏垢积弱。不把漏洞补好,不把船修好,一百只破漏的小船捆绑在一起,只是一只破漏的大船,而且修不胜修,补不胜补。只有把国企从温室里放出来,见见阳光,见见风雨,才能强身健脑,真正做强。

劳工权益在中国是老问题了,民工欠资到了要总理出面讨的地步;环保问题不用多说,雾霾、沙尘暴人人都看得到;食品安全也是一样,不是人们喜欢到香港去背奶粉,而是对国产奶粉缺乏信任。知识产权保护,国民待遇,还有很多问题。中国在取得巨大进步的同时,还有很多地方远远低于中国人民的期望。改革不是做给外国人看的,是中国人民的切实要求,改革符合中国利益。但这是中国人的事情,只有中国人才能决定什么时候在什么方面进行什么样的改革。在这一点上,TPP有促动作用,但TPP不能左右中国的改革,中国改革也不是为了TPP的。换句话说,该做的事情中国都要做,而不会唯美国的马首是瞻。比如说,环保、减排符合中国人民的利益,符合全世界的利益,中国主动承担减排指标,推动碳交易体制,走在美国的前面。能推动美国的话,挺好;不能的话,也没有问题,不强求,只要你知道这是好事就行。扩大内需,规范股市,加深开放,国民待遇,这些中国都会去做,而且会很起劲地去做。把中国搞好首先符合中国人民的利益,其次也符合全世界的利益。中国搞好了,中国经济成为世界经济的重心所在,TPP就太小家子气了,TWP(Trans World Partnership)才有点意思。说不定中国会联合世界主要经济体(包括美国和日本)推动WTO 2.0,把停滞已久的多哈回合推动起来,甚至更进一步。

经济的归经济,价值的归价值。对中国来数,TPP既非天使,也非魔鬼。把中国经济做大做强,把中国人民的生活水平极大地提高,把中国打造成世界经济重心,并使全世界都能得益于中国的发展,这比什么价值联盟都管用。包容是强者的特权,只有弱者才搞排他的名堂。美国并不是弱者,但思维已经失去强者的自信了。中国是借助于逐步自由化的贸易达到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真正的自由贸易架构必然会有一天接纳中国,政治挂帅的伪自由贸易不用理会。

————————

TPP是大事,但TPP作为头版新闻在美国主流媒体上只有一天的寿命,二天后,连专打经济和商贸的Bloomberg都不提了。俄罗斯向叙利亚发射巡航导弹,大众柴油车尾气门,诺贝尔奖,布拉特被暂停职务,昆都士炸错医院,什么事情都比影响40%世界GDP、美国亚太轴心经济支柱的TPP重要。这么大一个事情,既没有多少好评,也没有多少恶评,而是莫名其妙露一下头就消失了,这是非常奇怪的事情。随着TPP的细节慢慢透露出来,画面开始逐渐清晰起来。在很多关键领域,各方事实上没有做出多少让步,尤其是在发达国家之间;做出的让步也有很长的过渡时间。比如加拿大只开放奶制品市场的3.3%,鸡蛋市场的2.3%,鸡肉市场的2.1%,火鸡市场的2.0%,孵小鸡用的鸡蛋市场的1.5%,还有5年过渡时间。再比如日本汽车免税进入美国需要25-30年(不同来源说法不同,权威消息还是没有,因为正式版本没有公布)。25-30年是很长的时间,25-30年前,中国经济还落在日本后面很多很多,日本制造正在席卷美国,美国根本没有兴趣谈TPP,因为看不到这个必要。25-30年后呢?谁也说不上来。但在短期内,TPP不会大幅度改变世界贸易的格局;在长期内,TPP内外谁对世界贸易的影响更大还难说,这要看世界经济增长的大势。

TPP里的大头无疑是美国和日本,两家是世界第一和第三大经济,其他都是打酱油的,加拿大、澳大利亚的瓶子大一些,但依然是打酱油的。近些年来,美国GDP增长大体在2.5%左右,日本在0上下徘徊。近几十年的历史上,美国GDP增长4%就是火爆了。美联储想提息已经好几年了,零利息的恶性通胀隐忧实在太大,但耶伦犹豫再三,最后还是没有提息。中国人民币贬值据说有先发制人的作用,把美联储提息空间堵死了,但说一千道一万,美联储提息、减息的决定最终是按美国经济决定的。耶伦看不出提息而不导致美国经济恢复势头回落的前景,所以再次推迟提息。就这么简单。另一方面,美国经济还是在QE余波和零利率帮助下维持增长。都说中国经济靠投资拉动,但还有高利率管着;美国经济中投资(包括民间和商界借债消费)拉动的因素也很高,现在零利率还不要紧,一旦提息,政府和民间积累的债务利息支出剧增,债务将爆发危机,这就不好玩了。中国的GDP增长速度在下降,今年是不是能保住7%还不知道,有说法可能下降到5%,这是非常显著的下滑了。最悲观的预言是中国不是已经就是即将进入衰退,但衰退的标准不是世界通行的GDP负增长,而是2.5%的增长率。换句话说,中国即使进入衰退,GDP增长速度依然只是下降到过去几年里美国经济“强势恢复”的增长速度。未来经济增长大势不言自明。

作为经济架构,TPP对美国来说,目的有三个:
1、促进美国经济增长
2、促进盟国经济增长
3、抑制中国经济增长

贸易是促进经济增长的,但在美国实体经济空心化的今天,贸易的作用就不那么简单了。贸易的核心在于比较优势,因此强势行业得益,弱势行业遭殃。美国的强势行业是金融、高端服务(包括法律、技术、医疗、教育……)、高科技和全球品牌;另一方面,美国的弱势行业集中在一般制造业,而这恰好是吸引就业的大头。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技术和教育要求中低,收入中高,这是理想境界。但这也是门槛较低、最容易产业转移的行业,尤其是美国这样高成本国家的弱势行业。“TPP有利于大公司,无益于老百姓”,这已经成为对大多数人不幸的现实。中产阶级国家是美国的自我理想,但中产阶级国家需要“垄断”与人口主体教育程度与技术能力相适合,而又能大量吸收劳动力的产业。福特的流水线就是这样的产业,不需要多少训练和教育,“谁都能干”,而且收入高,工作稳定。但条件是没有其他国家能建设福特式流水线,一旦这个前提打破了,福特神话也就不再了。在全球化和科技去神秘化的今天,这样对大多数人来说准入门槛低、收入高、工作稳定的行业是越来越凤毛麟角了。这也是美国产业转移的基本动力:外国劳动力成本低,技能不比美国工人差,这正是比较优势之所在,这是资本主义在运作。

那TPP对美国经济增长有贡献吗?会有一点,但收益到大公司去了。强势行业得益,弱势行业但垄断全球品牌资源的跨国公司(像Nike、各种服装公司)也得益,但对增长美国就业无益,最终回到“高增长”、低就业的死路,还是走不出美国经济的困境。

TPP会增长盟国经济吗?TPP盟国中,加拿大、墨西哥本来就是NAFTA成员,TPP没有多少好处,只是“非加入不可”。但日本指望通过TPP拉动久已停滞的经济。问题是,日本增长要靠美国买单,美国愿意买这个单吗?如果现在还是马歇尔计划的时代,美国买单没有问题;但现在美国经济比90年代“敲打日本”时代还要糟糕很多,美国买单几乎是不可能的。日本对美国出口大幅度增加必然引发美国对日元的反压力。事实上,TPP最终取消日本汽车对美国出口的关税,有望增加日本对美国的汽车出口;但美国汽车对日本出口的增加几乎不会发生,因为日本其他非关税形式的限制,比如大排量汽车的高征税。除非美国汽车公司专门研制适合日本市场的汽车(实际上不可能),美国不指望增加汽车对日出口。这不可能不引起贸易冲突。还有一点值得注意的。NAFTA里,成员国之间汽车免税需要有67%的成分来自成员国,但TPP把这个标准降低到45%,主要是容许日本能有“来自其他亚洲国家”的汽车零件,这个“其他亚洲国家”是谁呢?可能有韩国和泰国,但韩国和泰国正在申请加入TPP,条件至少不差于越南,也是美国的盟国,可能加入TPP不需要太久的时间,但这个45%的标准是“永久性”,这个“其他亚洲国家”只能是非TPP成员,这就费思量了。

一般认为,越南是TPP的最大得益者,在未来10年里,GDP有望因为TPP而额外增加多少多少百分比。且不说TPP原产地规定对越南成衣出口的影响,TPP的环保、劳保规定就会对越南发生微妙影响。环保、劳保都是好事,但登哪座山说哪山话,用美国通行的环保、劳保标准发展越南经济,势必会遇到很多有意思的问题。不说别的,越南要增加服装面料的国产替代,需要建立从炼油、石化、化纤到纺织的一系列行业,还要建立配套的道路、码头、电网、电站,中国经历过的高污染、高发展途中的问题都避不开,越南的发展道路不是一纸TPP就解决的。对于越南,还有一个有意思的问题。TPP包括服务准入条款,美国和其他TPP发达成员的金融(包括银行和保险)、物流、审计、法律、教育、工程、IT等方面的服务进入越南,对越南本国相关产业会造成什么影响,值得观察。

TPP会抑制中国经济发展吗?值得注意的是,在日本出口分布中,对所有TPP成员国(包括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占出口总额的28%,但对中国一国出口就占22%。如果算入进口,日本对中国的进出口总额高居第一。考虑到中国近年的高速发展和对日进出口的扩大,中国对日本经济的拉动作用大于任何其他国家。或者说,没有中国的拉动,日本GDP增长已经跌到0以下了。澳大利亚出口对中国市场的依赖程度更高,今年中国煤铁进口剧减,造成澳大利亚经济的激烈动荡。但TPP之后,澳大利亚煤铁出口到美国?美国自己钢铁工业都夕阳得快落山了,帮不上澳大利亚的忙。智利、文莱、新加坡、新西兰倡导TPP的时候,这还是一个纯贸易的构架。这也是中国与各国和地区组织签订自由贸易协议的开始。在时间上,TPP倡议开始于中国与东盟和智利的自由贸易之后,与新加坡和新西兰的自由贸易之前。有说法四国是不满中国加入WTO之后的贸易行为而另起炉灶,这是彻底的胡扯。在TPP成员中,除了美国和日本,只有加拿大和墨西哥与中国没有自由贸易协议,两家的出口基本上是对美国一边倒,因为加拿大和墨西哥的产业体系在很大程度上并不独立,而是美国产业体系的延伸。

中国的经济发展肯定得益于对外贸易,但中国对外贸易发展到今天,不是因为外国有意扶持中国,更不是得到外国的指点,而是因为中国强劲的比较优势。这比较优势不是钻法律或者体制的空子得来的,是实实在在干出来的,不会因为TPP而突然就消失了。美国试图用TPP把世界贸易的主流从中国引开,这是徒劳的。其实中国市场才是日本汽车最垂涎的,只是由于太多的原因,不能尽如心愿。即使TPP启动,美国对压中国进一步开放市场(实际上中国的市场开放成度远远超过很多TPP成员)和压人民币升值不会放松。这不是美国没事找事要敲打中国,而是世界经济大势决定的。所谓TPP是“价值观念的经济联盟”,这是鬼话。国际贸易不是由价值观念推动的,否则美中贸易根本没有今天,而越南也不可能成为TPP的创始成员。美国在相对经济实力强盛得多的90年代还有胃口通过经贸“改造”中国,在相当经济实力大大下滑的今天,再也“改造”不动中国,除了“不跟你玩了”,还能干什么呢?

TPP是自由贸易架构,但TPP也充分反应了美国鼓励贸易、反对竞争的实质。这不仅反映在美国对各行业区别对待上,还反映在知识产权问题上。知识产权是应该保护的,但知识产权也是不应该滥用的。利用知识产权谋取合理利益,这是应该保护的;利用知识产权遏制竞争,这是应该反对的。专利有时间限制,正是出于这个目的。但现实是,美国公司经常利用知识产权索取特许权使用费,甚至用似是而非的专利阻止竞争对手的正当生产和销售。各大公司的一大堆副总(VP)中,数量最多的不是财会和营销,更不是科研和生产,而是法律部,动辄十几个法律VP,就是专门应付其他公司的官司,或者盯上其他公司打官司的。迪斯尼的Mickey Mouse是很可爱的形象,但在1998年版权期限快到的时候,再延长N年,纯粹是增加盈利之举,与保护知识产权、鼓励创新无关。很流行的“祝你生日快乐”这首歌的版权被华纳公司买下,每年还在收取几百万的特许权使用费,直到不久前法院判决剥夺了版权 保护。克林顿时代美国劳工部长罗伯特·莱克(Robert Reich)著书,强烈抨击美国法律和政府保护大公司、压制竞争的做法。奥巴马特别强调,考虑到美国企业95%的客户在海外,不能让中国书写国际贸易规则,国际贸易规则必须由美国来写。说穿了,这就是要把这种保护大公司、压制竞争的做法强加到全世界。

这不是说盗版有理,而是说不能滥用知识产权压制正当竞争。凡事不能走极端。

眼下TPP最大的问题在于要求各国在两年内予以批准。这不是总统批准就做算的,要国会批准。2016年是美国大选年。TPP出台后,两党竞选人反对的不少,但都还没有旗帜鲜明支持的,希拉里在任国务卿的时候,还是TPP的推手,现在也改口反对了。2015年底之前在国会通过TPP没有可能,眼下最大的国会议题是每年一度的预算,今年是不是又要来一遍国债违约的把戏还不清楚,TPP是肯定轮不上了。2016年是两党竞选恶斗的时候,TPP作为政治皮球两边猛踢是少不了的,但要在国会通过,难上加难。2017年是新总统的第一年,不管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上台,第一年要在国会推过这样大的议题,哪个总统都不会这样自找没趣。那TPP会最终在美国国会搁浅吗?奥巴马在国会争取到fast track,国会要么批准TPP,要么否决,但国会会批准吗?什么时候批准?只能说,嘿嘿。如此说来,在美国唱好TPP是政治不正确的事情,那么多工会甚至公司虎视眈眈准备挥棒子呢;唱衰TPP也是政治不正确的事情,那不成了美国内斗、中国得利了?索性,媒体首页就不说这一茬了。第二页、第三页、财经版?接着翻吧,哪一页上能翻到,还不一定呢。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