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小时“模具保卫战” :手机供应链遭遇最严酷寒冬

虽然这场因供应商倒闭引起的风波与华为、中兴并无直接关联,但过去的72小时中,华为、中兴被福昌电子数百名供应商视为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紧紧抓住不放,两大公司不得不与供应商在福昌工场内对峙了整整3天。

模具保卫战

风波起于10月8日,华为、中兴一级供应商、深圳龙岗明星企业——福昌电子在工厂内张贴出《关于公司放弃经营及涉及员工权益的通告》,宣布公司因资金链断裂,决定即日起停止生产、放弃经营。

宣布倒闭之时,福昌电子尚有3800名员工约2000万薪酬尚未结清,也没有留下任何经济补偿方案,除此之外,福昌还拖欠数百名供应商约3亿元货款。

10月8日晚,华为、中兴代表赶至福昌工厂。作为福昌最大的两家客户,华为、中兴同样是这场“突然倒闭”的受害者。华为、中兴均有上千套生产手机壳的模具安装在福昌生产车间,为了减少损失,两家公司需要搬走模具,去其他工厂调配生产,以尽快恢复供货。

但是,在供应商看来,“模具是福昌电子的资产,而且华为、中兴尚有几千万货款未结清,不能拉走模具”。

10月8日深夜至10月11日深夜,福昌电子三个工厂内上演“模具保卫战”。据记者了解,福昌电子三个工厂内有上百名供应商24小时看管模具,5个工厂大门处停放了50多辆供应商车辆随时待命。

“只有保住模具,才能拿到货款;拖住中兴、华为,引起政府注意,帮我们解决问题。”这是多名供应商抱定的主意。

转机:死马当成活马医

华为、中兴被堵之后,在10月10日上午,龙岗区龙城街道办事处发布《2015年10月10日工作预告》,宣布成立依法保障员工权益工作小组、依法保障供应商权益小组。

前者负责督促福昌员工的薪酬、经济补偿金,目前首批承诺发放的时薪员工1000多万薪酬已经发放,但其余承诺发放的薪酬目前尚未落地。

后者则促成供应商代表与华为、中兴谈判。10月10日上午至10月11日下午,三方先后进行三次谈判。具体的谈判细节尚未对外公开,但显然松散的供应商代表团队在这次谈判中未能处于上风,谈判之前,供应商提出的九条要求,均未能实现。

最终,10月11日晚间,供应商代表与中兴、华为以及龙岗街道办事处达成《关于华为、中兴取回委托代管模具及货款监管相关事项的协议书》:供应商同意华为、中兴于10月11日取回模具的10%,其余模具依法处理。作为条件,华为、中兴将于10月30日前将其对福昌电子公司的约5000万元未付货款存入指定账户。

但是,供应商并不能指望这5000万元来偿付货款。知情人士透露:“主管部门仍是希望我们供应商能够达成协议,重组福昌,这5000万将用于重组启动资金。”如果供应商无法达成重组协议,该资金将“尽量倾斜用于支付供应商的货款”。

10月11日深夜-12日凌晨,华为、中兴拉走数百套模具,也拉走大多数供应商心中的救命稻草。

没拿到钱的供应商们均不看好重组,“大家很难达成一致;还有8000多万资金缺口要填,需要大公司接盘;而且这次风波之后,中兴华为等大客户肯定会流失,再加上行业越来越没落,重组成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重组几乎是“死马当成活马医”。

不过,上述知情人士透露:“在10月11日晚间谈判时,主管部门已经承诺提供免息贷款、税收减免政策,这意味着重组还是很有希望。”由于有政府背书,目前已有投资人出面,答应在10月13日与供应商商谈。

寒冬下的恶性循环

福昌事件不是个例,近一个月时间,深圳就有多家手机供应链宣布破产或倒闭,此前还包括台湾第二大触控面板生产商胜华科技在中国大陆的三家工厂宣布关门。

深圳一位从事10多年配件采购人士慨叹,当下是手机供应链史上最严酷的时刻。严冬来临主要由于两股寒流:

一是行业利润向少数品牌集中,多数手机厂商赚不到钱,引发下游供应链接连倒下。目前苹果获得大部分利润,三星其次,国产厂商里赚到钱的其实就是华为和VIVO,赚不到钱的厂商,基本都会向下游供应链转移压力,延长账期、拒收、压价已是常态。

赚不到钱的厂商多数是因为手机售价过低,所以没被拖死的供应商最终都会和上游手机商达成默契,降低品质和品控,许多以性价比闻名的互联网品牌,最近在各地都爆出了严重的质量问题,尤其是某互联网手机鼻祖,“供应链已经烂到没有要求”。

上述供应链人士称,目前手机品牌中拥有经得起考验的供应链的没几家,许多名气很大的手机厂商,其实在品控上根本不过关。这就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最终的受害人只有一个,就是用户。

二是行业结构性调整引起优胜劣汰。比如金属外壳淘汰塑料,单一形态被整合型供应链取代等等,导致了许多传统的手机供应商被淘汰。

现在很多供应商厂商都是在硬撑,为了不流失客户,亏钱接单,至少能让资金链不断,再慢慢进行调整,但这个过程无疑于走钢丝,其中有许多不可控的风险。比如说很多核心器件都由日本欧美提供,价格根本不由中国的制造业控制,极易产生窟窿。而不同于那些手机大厂,有多种资金来源支持,供应链厂商一旦出现问题,只有关门一个下场。

供应链严冬下,手机厂商如何应对?是任由恶性循环裹挟,祈祷劣币驱良币的黑魔法,还是咬牙坚持守得云开,这其实是每个手机厂商应该认真考虑的问题。

—————————–

黄金周后珠三角电子厂连环倒 广州企协主席:未来两年撤资料加速

国庆“黄金周”后,珠江三角洲的几家工厂突然关闭,引发了人们对地区电子制造行业输给外国竞争对手的担忧。

工厂关闭之际,正是外国对电子信息产品需求降低之时。除了出口下降,广东的工厂费用增加也导致香港、台湾和海外公司离开该省,将工厂安置在邻国。

《南方都市报》报道,东莞凤岗镇京驰塑胶科技有限公司的一家手机厂似乎是最新的受害者。上周六(10月10日),该工厂宣布关闭,数百名手机壳材料供应商超过3000万元人民币被拖欠货款,还有80名员工近50万元的工资尚未结算。

公司负责人称,自己在深圳观澜镇起步创业,2013年在东莞开设分工厂,员工最高峰时曾达到千人。但他说:“因为经济环境不断变差,订单骤减,我们这种中小企业很难生存。”

此前一天,超过4000名工人和供应商出现在深圳龙岗区政府大楼前,抗议福昌电子厂突然倒闭。这家企业是内地通讯巨头华为、中兴的电子零件供应商。

福昌电子厂成立于1997年,制造精密塑胶模具和注塑产品,当地政府曾宣传其是环保和创新工厂。

10月5日,金宝电子厂数百名员工堵塞了工厂前的主要道路抗议,并与东莞长安镇警方发生冲突。这家电子厂是台湾投资,主要生产打印机。

上个月,另一家深圳市鸿楷兴塑胶制品有限公司也宣布倒闭。

广州企业协会主席吴振昌(音)称,在过去的几年中,至少30%台湾投资的企业已经离开广东省,并转移到邻国。他警告,在接下来两年,这种趋势很可能将加速。

去年12月,主营触摸屏业务的台湾胜华科技关闭了在东莞的两家工厂,裁员7000人。

今年2月,日本西铁城公司关闭了在广州的制表工厂,裁员超过1000人。微软公司也关闭了诺基亚手机在北京和东莞的工厂,裁员大约9000人,并将把手机生产基地移往越南河内。

————————————————

供应链厂商倒闭背后:利润遭手机厂商压榨殆尽

[摘要]整个手机供应链价格非常透明,利润已经是贴地飞行,完全就是一个微利行业。

文/康斯坦丁(微信公众号:科技新发现)

在传统认知中,供货商、代工厂等只要能抱上巨头企业的大腿,就算不能一夜暴富,起码也能混个衣食无忧——那么多供应链厂商都想跟苹果“攀亲戚”就是最好的证明。但在国内,这一定律却在突如其来的市场寒冬中失效,很多供应链厂商一败涂地。

在今年1月份,以产销电子通讯产品、手机零配件等为主的东莞兆信通讯倒闭,甚至董事长高民选择了自杀。而近日,中兴、华为的一级供应商深圳福昌电子技术有限公司陷入“倒闭风波”,大批福昌电子的供应商以及员工代表就福昌突然倒闭事件提出抗议。手机供应链厂商遭遇倒闭狂潮的背后,究竟隐藏着怎样的原因?

竞争惨烈 手机厂商成罪魁祸首

供应链厂商从某种程度上看,是依附于手机厂商身上的,以手机厂商的需求为自身生产的指向标。这就导致供应链厂商掌控自身的力度趋弱,若是没有雄厚资金的支持,很难根据时代发展来调节自身生产链条。

以此次倒闭的福昌为例,其主要生产手机和电话机的塑胶外壳。但随着其主要服务的对象华为从去年起大规模使用金属外壳,导致福昌电子的订单越来越少。而且想转型升级到金属外壳业务上,也并不是那么简单,最终只能因订单匮乏,资金短缺而倒闭。

正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如今多如牛毛的手机厂商让供应链厂商此前赚得盘满钵满。只要出现一款爆款手机,诸多供应链厂商都会为之受益。但随着手机行业竞争程度的加剧,此消彼长的频次愈发高涨,不稳定的生产关系让供应链厂商很“受伤”。神仙打架,凡人遭殃,手机厂商的兴衰直接影响着背后的供应链厂商。

此外,据了解,手机厂商为了能有更多的流动资金,对供应链厂商使出“垫资押款”的大招,而且这种现象非常严重,直接导致后者资金流动不足。同时,也影响其进行产业升级。在手机厂商不断加速新品推出速度,不断变革智能手机硬件、材质、外形的情况下,供应链厂商自然疲于奔命,运气不好的就被活活“折腾”到倒闭。即使现在还开足马力生产、代工的,也有惶惶不可终日的感受。

利润微薄 供应链厂商无应对寒冬“羽绒服”

据美国媒体彭博社最新统计数据显示,在已经过去的第二季度,苹果依然占据着智能手机行业90%的利润,紧随其后的三星,利润占有率达到近18%,其余所有手机厂商只能2%左右的利润。也就是说,别看国内的小米、华为、魅族、OPPO乃至一大群三四线手机厂商咋咋呼呼的,其实利润低的可怜。在自身盈利都得不到满足的情况下,手机厂商自然会加大对供应链厂商的压榨力度。

目前,整个手机供应链条价格非常透明,其中的利润已经是贴地飞行,完全就是一个微利行业。几乎所有的供应链厂商都如履薄冰,即使是业内巨头,也在不断下调年度营收、利润目标。利润的微薄,让供应链厂商手中很难有充足的资金。面对今年不景气的经济大环境,供应链厂商没有准备好应对这场寒冬的“羽绒衣”。在这样的态势下,出现倒闭潮也就在所难免。

雄起来自改变 粗放模式需革新

虽然在这场寒冬中,会有部分供应链厂商倒下,但能生存的毕竟还是大多数——要不然那么多手机从何而来?但如果一直保持目前的生产模式,供应链厂商的日子始终不会过好。要想真正雄起,打破目前的窘迫局面,供应链厂商必须寻求改变。

首先要做到的就是以往靠订单进行粗放式生产的模式,必须加以改变,加强管控手段。在再度挤压成本的前提下,超额完成订单任务。其次,粗放生产的模式在改变的基础上要进行革新,加强对手机行业未来发展趋势的预判,及时、提早完成产业升级,以免一夜之间被淘汰。最后,供应链厂商要向多方伸出触手,力求减少对手机厂商的依赖性,寻求更多的掌控力,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只要多管齐下,才能看见一丝胜利的曙光。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