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万亿、7万亿; 次级贷和中国式量化宽松

author:bodelaier

众所周知,中国面临着十万亿地方债危机问题,而且2015年到期地方债总额为一万亿,所以今年五月份,财政部、央行、银监会发布《关于2015年采用定向承销方式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有关事宜的通知》,明确可以采取定向承销的方式置换地方债,第一批债务置换完成的期限为2015年8月31日。   其意义就是“地方债纳入央行抵押品”,这是十万亿说法由来。

而7万亿的由来,则是本月“人民银行在其官网挂出通知称在前期山东、广东开展信贷资产质押再贷款试点形成可复制经验的基础上,决定在上海、天津、辽宁、江苏、湖北、四川、陕西、北京、重庆等9省(市)推广试点。” 媒体算了一下:此举央行带来7万亿的货币宽松,因为被称作“中国式量化宽松(QE)”

考虑到地方债已经进入央行质押,而且一旦9省试点后,势必推向全国,届时至少所以商业银行的地方债10万亿,都可以向央行质押,到时候光地方债向央行质押放出的货币宽松就是10万亿。

网上声音分为两派,一派官方银证系统信誓旦旦地辟谣:说这是与量化宽松两回事,媒体危言耸听,而网络言论更有甚者,说,这不就是把债务再抵押一次,再发一轮钞票; 双方就概念各执一次,甚至说,该不会就是中国版的次级贷吧?

为说明官方和民间的异同,只能采取一个比喻,说一机构把自己祖传的尿壶,作为文物折价,到典当行典当,在写明期限和利息后,拿回一张当票;    然后手头还紧,就把这当票按当铺价打五折加利息抵押给某银庄,而某银庄再打六折抵押给某富商;  如果这尿壶真的是古董,那么这条食物链没问题,后来传说原抵押的古董原来是还真就是把尿壶,一下子所有环节的人都抓瞎了,这就是次级贷危机,当然这尿壶可以是假古董,也可以是房地产等容易打漂漂的东西。

再回过头来说,如果这向当铺抵押尿壶的机构是地方政府,这当铺标的物是地方债,而印炒厂看到民间利率已经高达30%。当初这尿壶贷出的全部款项都流向地方政府基建的大型土木,结果这些烂账把商业银行贷款额度给占了,无论怎么降准降息,中小企业还是缺血,没办法了,所以想出一损招:不管地方债是尿壶也好古董也好,可以拿到印炒厂长期低息换回钞票,你银行把地方政府到期还还不了的烂账变现了,你这7万亿也好,10万亿也好,你就凭空多出这么7万亿或者10万亿的现钱来,你就算一个败家子吧,你总有点漏勺,能漏向那些因资金链断裂而濒临倒闭的企业吧,这就不就等于救了企业、救了GDP。

所以民间说拿债务做抵押再放款,是准确的;  而官方信誓旦旦地说,这是尿壶古董抵押而来的,一来有二回的,这怎么算中国式量化宽松呢?    但有个问题是:今年一万亿地方债到底还不了的,你都给这么置换了,可以想象,十万亿地方政府还不起的地方债也都会全部置换;  现在到期都还不起,那么你央行收了标价十万亿的尿壶,是不是就印发十万亿的钞票给商业银行,对吧?    关键在于赎回的期限和是否会赎回,这是大家扯皮的关键。

要知道,量化宽松的最基本标志就是长期话、低息或者无息化,地方政府到期债跑央行置换了,到期还款都没有还了,你还指望解决了银行债务危机的置换后地方政府积极主动的还,这么长期的挂账,而印炒先行,不是中国的量化宽松是什么?

当初四大国有银行的上市,就是成立汇金公司,而把四大国有银行的烂账剥离给证金,然后用外汇储备冲抵,要知道,所谓外汇储备,只不过是中国式换汇政策的结余,你都能用外汇结余冲抵银行烂账,那么地方债这些烂账,用央行挂账方式不了了之,又不是没有前例寻。

现在关键是地方债兴起大兴土木时候,已经宽松十万亿,兑了十万亿的水,现在地方债再质押,是不是还继续再兑十万亿的水进去?   这十万亿真正多少能流入需要的企业还要打问号,但是,对物价的冲击肯定是灾难性的。  如果你非要给我扯淡说这十万亿是放贷不是货币发行,那么我就要跟你强调下信用的货币乘数问题,这十万亿加上货币乘数,控制不当,就是天文数字。

我们看看历来货币发行和经济发展率的比率:

b_vip_80CEEEBAE732DDD10992982D1C50264F

虽然说,举大事不拘小节,操宏观不考虑个体,你这么开闸放水式促经济的方法,不正式现代版的揠苗助长吗?

西方社会里有一个著名的观点,即在一个社会里,两头小,中间大的构成将是一个最稳定的结构。两头小,这就是指具有极少的富人和极少的穷人和大量的中产阶级。也就是说社会的主要财富是掌握在广大基数的中产阶级手中,所以西方国家在制定政策时候,中产阶级将是主要参考的对象。但在我们国家不同,两头大中间小的“M”型社会正在火热的讨论中,“M”型社会结构,说白了就是消灭中产阶级的社会新结构。

中产阶级是社会上最不安定的因素,因为这部分受过良好的教育,思想很难为人左右,至少已经拥有一定存款和住房,不用整天为生活奔波,所以拥有大量闲暇的时间难以遣怀,这部分人是最具有幽怨气质的多愁善感人群,这部分人也有着强烈的金钱和地位的攀比欲望,然而从中产到富裕却是绝大多数中产无法跨越的珊栏。所以中产会最会是那些饱食无事闲来找事的潜在人群,是诽谤社会的主力,也是社会发生动荡的主要因素。因此,当代社会的最新理论是,如果要更好地维持一个社会的稳定,就是消灭中产阶级,使大部分的中产阶级落入到贫困的疲于奔命之中,从而最大限度地换取了社会的稳定。

我们欣喜地看到,社会上的有识之士已经认识到推行“M”型社会的必要,以及消灭中产阶级的迫切性势在必行,历史的QE车轮已经轰隆隆地向中产阶级的头上驶去,这是不可抗力的历史潮流,这是社会发展的必然。我们欣喜地看到,在不久的将来,在一大群巨富和巨穷集团的冲击下,往日中产阶级的族群傲慢和生存在一夜间荡然无存!

http://bodelaier.blog.hexun.com/102692494_d.html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