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倒闭大潮的主要原因在哪里?

author:水坝水土

无OSM企业不富,无金融不腐败,无房地产不恶梦

继一批又一批企业倒闭浪潮席卷东莞之后,华东又一超级大厂中国民营玻璃巨头华尔润玻璃产业股份有限公司停产倒闭 。

从根子上讲,中国企业倒闭大潮的主因在中国的最高指导思想、决策依据与纠错机制出了大问题,我们可以以新加坡为例来说明。新加坡的国法是从圣经衍生物《普通法》,国家领导人均为基督徒,最高指导思想、决策依据和纠错机制也是基督教《圣经》。转战国际资本市场的淡马锡不仅以骄人的业绩传递着新加坡的国家实力,而且作为准公共投资性质的淡马锡模式成为许多国家争相学习的标本,其成功的秘诀在于:1)政府不干预企业决策;2)无为而治的控股方式,所谓无为而治指的就是预备上帝的道和修直耶稣基督的路,而不是预备国家领导认得道和修直国家领导人的路;3)完善的经理人市场。关键有健全的《普通法》法律制度,国家是耶稣基督治国啊,国家领导人是耶稣基督的门徒,因为李光耀自己就是耶稣基督的门徒。他们没有按照耶稣基督的教训,当然包括西方一府两院的做法,实行立法、行政与司法的三权制衡,将英国国会的两院制改为新加坡的一院制。然而,在中国,企业追求的是预备领导认得道和修直领导认的路,一切是人民当家做主而不是耶稣基督当家作主,所以,在强大的行政权力布控之下,国有企业不是经营扭曲就是苟延残喘,最终沦落成追逐权力、钱财和情欲的牺牲品。换句话说,就是中国本应该大力发展OSM企业,跟随耶稣基督的脚步去做增量财富创造的OSM企业,但是中国却将重心放在资本市场、OEM/ODM/OBM型企业以及房地产企业。与其对OEM/ODM/OBM型企业倒闭大潮睁只眼闭只眼,既不出手扶持一下又不拯救,倒不如用力让房地产企业自生自灭。地产不死,中国经济不活。只有房地产死了,工业实业才有希望,国家才有希望,毕竟制造业才是国家的希望所在。

中国企业倒闭大潮说明以下问题:

第一是中国的企业主要是由OEM/ODM/OBM型企业所组成,既没有科技创新能力,又没有增量财富的创造能力,而只是一味地跟随、复制与抄袭,这既是企业家的道德瑕疵又是企业的核心竞争能力问题,因为市场一旦逆转,这些OEM/ODM/OBM型企业就生存困难重重,这是企业倒闭大潮的主因!即便像IBM、GE、通用汽车与柯达这类曾经世界一流的OSM企业,一旦科技创新跟不上,照样会被淘汰。任何商业模式如果脱离了诚信和道德,破产就是必然的结果。

诺贝尔奖得主索尔仁尼琴称“1)、在我们国家,谎言已不仅属于道德问题了,而是成了国家的支柱。2)、对一个国家来说,拥有一个讲真话的作家,就等于有了另外一个政府。3)、如果不相信神,人什么事都会做的出来。4)、世界正在被厚颜无耻的信念淹没,那信念就是:权力无所不能,正义一无所成”。欧美日的OSM企业是在“听上帝的话,照上帝的指示办事,做上帝的好儿子”的信条下做出来的。没有耶稣基督的指导,企业是做不好的,股价一蹶不振的阿里巴巴与京东是例子。

据说,巴菲特之所以拒绝投资在美股上市的中国概念股股票:是因为下面六个原因:1、中国企业家的道德瑕疵太严重,只会摸着石头过河地去跟随、抄袭与复制甚至盗窃,唯利是图,没有丁点的科技创新,因此,2,既没有远见卓识,又无法形成全球化的吸引力。3、既没有增量财富创造能力,又无法形成强有力的垄断。4、既没有社会责任,又无法挖掘主要消费者的购买力。5、科技进步日新月异削弱行业壁垒。5、营业利润正在慢慢缩水。例如。阿里巴巴的营业利润率已经逐渐减少,根据其最近公布的年度报表可知,上个财年,也就是 2014 年 3 月到 2015 年 3 月,营业利润率已经从 55.2% 发生了戏剧性的跌幅,跌到了 36.7%。上面6个原因是最基本的,即便中国企业满足上述六个条件,巴菲特也不一定就会投资美股中国概念股票,因为中国企业核心价值观存在着重大瑕疵:功利主义、拜金主义、造假和卖假货……,与巴菲特对管理层所要求的“无为、无我、无私”差距太大。

第二,为了让国民的工资与高房价、高地价、超级地租与通货膨胀接轨,中国政府出产了三大毒瘤政策,第一大毒瘤是强迫企业每年必须上调工人工资,企业营运成本上涨到了不堪负荷的困境,第二大毒瘤是利率黑市的形成,导致借贷困难的企业走向高利贷黑市,第三大毒瘤就是税收与乱收费。这些都助推了这些OEM/ODM/OBM企业的亏损与倒闭。

有资料显示,2011年8月规模以上制造企业中亏损企业家数为4.1万家,到2012年8月就突然上升为5.3万家,这已经算是触目惊心的亏损蔓延。也就是从2012年开始,中国经济开始步入下行轨道。2013年亏损家数维持在5.4万家,2014年8月为5.2万家,看起来那两年的日子都还能勉强熬得过去。但是到了今年,熬不下去了,亏损家数暴增到5.9万家。在这种背景之下,减税原本是治国必须的选项,但不但不减税,反而还要加税。这真是匪夷所思到了极致。

第三是中央最高指导思想的失误。例如,国家宁可拿出巨资救股市救楼市,也不愿拿出钱来救实体经济,更别谈救民营的实体企业。

第四,部分中国经济学家鼓吹中国必须淘汰OEM/ODM/OBM型企业,好像只要淘汰掉OEM/ODM/OBM型企业,中国就可以自我自动转型成为OSM经济体似的,好像中国企业家就可以自我自动转型成为OSM企业家似的,中国经济学家的这些认识是错误的,因为即便在美国、德国、日本、荷兰与英联邦国家,OSM、OBM、ODM与OEM企业都是同生并存的,区别只是比例不同而已。有中国经济学家应用辩证法原理诡辩道:“旧的不去,新的不来。这些污染大户早该死了。早死早转型,中国早大国倔起”。

http://caiqiao.blog.hexun.com/102842582_d.html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