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加入SDR、一带一路——就是面子工程

一直以来不愿意谈论人民币加入SDR、也不愿意谈论一带一路,因为这些东西和我们实在没有太大的关系,那是大人物的事情,但是,很多朋友很关心,咱就说说自己的观点。
关于人民币加入SDR,似乎已成为有关部门的决定性工程,有点成败在此一举的味道。
人民币如果不能实现自由兑换,是否加入SDR都没有多少意义。
中国的经济模式与任何主要经济体都不同,中国是政府控制着主要的经济资源,包括金融资源、土地资源、项目资源等等,所以,政府掌握着主要的生产要素,外汇储备也掌握在央行。

可是,以英国来举例:英国的经济活动主要是市场完成的,企业和个人是主体,即便人民币加入了SDR,英国储存大量的人民币有用吗?有两种情形:第一,人民币完全可自由兑换。就有用,因为英国的企业和个人会使用,他们与国际上任何一个国家进行贸易的时候(当然主要是中国),都可以用人民币结算,所有使用者都可以随时随地地将人民币兑换成任何其他货币,这就可以控制货币贬值的风险,任何人和企业手持一种货币,最关心的是风险是不是可以自己随时控制,这就要求自由兑换。第二,不能自由兑换。企业和个人手持人民币的时候,风险是不可控的,因为不能随时兑换成其他货币,我为什么要用这种货币来结算?没理由,英国央行存储大量的人民币有用吗?
所以,如果人民币不能自由兑换,加入SDR也是没意义的,各国央行充其量象征性地持有少量人民币,因为更多的情况下,他没有用途。英国央行持有多少民币,不是他自己说了算,而是企业和个人说了算,这要求必须可自由兑换。
那好吧,咱想个招,洋人可以自由兑换,境内人士不能。那还有一个问题,洋人可以兑换的话,咱也找个洋人去兑换,就会出现套利行为。今天的人民币只能机构、企业在境内外套利,到时候全国人民来套利,都来当二道贩子,估计央行只能傻眼,看看央行怎么办?
还有一个办法,就是像巴西那样,固定一间大厅,大厅内部的人可以自由兑换,进入大厅的门票央行负责出售,充其量也就是巴西那样的自由兑换(有条件的自由兑换),雷亚尔的今天已经告诉人们,这种自由兑换是没意义的,相当于还是管制的。
如果民币希望国家化,需要先实现自由兑换,过不了这个坎,就是面子工程。
民币如此迫切地希望加入SDR,主要是出于两个原因:第一,资本外流(不仅仅是国际资本,人民币资本也在外流),持续外流的话,民币就垮了,此时希望找个根,其实SDR能起到多大“根”的作用是很有疑问的,即便可以起到根的作用,国内的社会综合管理成本过高的时候,企业丧失国际竞争力,资本将持续外流,加入SDR有用吗?信用货币是信心的货币,信心很重要,但信心不能当饭吃,企业无法盈利,就会出走,照样拉垮人民币汇率,所以,没有社会管理效率的提升,加入SDR没有丝毫的意义。第二,财政赤字,各国央行储存民币,就可以将财政赤字适当弥补一些。这依旧没多少效果,当不能自由兑换的时候,各国央行储备的越多(估计不会多),当自身的财政赤字不断持续的时候(最终还会不可持续),别人就有更多的做空筹码,短期扎了一针吗啡,吗啡过后危害更大。
人民币能否国际化,根本不取决于是否加入SDR,而是取决于自身的社会管理成本是否足够低,企业有足够的竞争力;取决于财政是否可持续;取决于自身是否有完备的发行机制;取决于自己的创新能力。不取决于那些花活,如果国际化是为了多发货币或弥补财政赤字,今天就可以宣布失败了。
所以,本人很赞同伯南克先生的观点,那就是面子工程。以现在民币的做法,申请加入SDR就是小孩过家家的游戏,但愿意玩就玩吧。
如果人民币可以自由兑换以后,无需申请,IMF就会邀请你加入,因为中国的经济体量和贸易量在这。当然,如果现在开始自由兑换,意味着股市和楼市都要暴跌,暴跌多少?看看国内外农产品的价格差距,看看收入房价比的中外对比,大概都有一个谱,暴跌之后才能提升资本投资收益率,没有资本投资收益的提升(经济竞争力的提升),就没有货币的自由兑换。
中国历史上曾经弄过一次货币国际化,最终成了国际笑话,但愿这次可以不同。
还有人说一带一路,我到今天也不知道一带一路是什么?可能如松太傻了。一带一路就是国际统一大市场,应该是如此理解的。那么一带一路的纽带是什么?英国曾经建立过统一大市场,就是日不落帝国时期,海军实力、英镑的信用、英国工业革命之后生产效率非常高,三者共同支撑了大市场。美国也弄过大市场,就是把不同的州联系在一起,因为是一个国家,恒定的美元、相同的制度和价值观再加上第二次工业革命的飞速发展,共同支撑大市场的建设。前苏联也建立了东欧的统一大市场,卢布的信用、相同的制度、相同的经济模式(政府控制投资发展经济)加上前苏联的军事实力,共同支撑统一大市场。今天的欧盟也是统一大市场,各国之间相似的地方就更多,支撑统一市场的建设。今天,中国的一带一路是以什么作为纽带?我一直搞不清楚。
一带一路的国家,政治体制五花八门、经济模式各种各样、价值观千差万别、信用纽带是美元(实在没谱)、中国的军力不足以保护别人的安全,纽带是什么?有点晕。
或许有人说,我们输出过剩产能,你以为别人都是傻子呀,别人可以为你化解过剩产能,报酬是什么?或许有人说,我们用外汇储备去投资,可那是美联储的信用,你手中是有限的,是会耗尽的,这不能建设一个大市场。
还有人说,人民币可以扩张。人民币扩张出去是货币还是纸张?如果是货币,就需要自身经济有强大的国际竞争力,可以保持自身的国际收支平衡(最近一年显然是不平衡),此时输出去的民币就是货币!如果自身资本不断外流,外汇平衡不断被破坏,输出的民币就是纸张,怎么输出?别人央行不都是傻子吧。
还会有人说,我们搞互惠互利,那如松就告诉你大国与小国之间如何互惠互利。大国可以保护小国的稳定与安全才是互惠互利,是小国的主要诉求,然后才是经济上的。想当初的乌克兰,中国的航母技术有很多来自乌克兰,乌克兰也愿意做中国的粮食基地,但中国承诺用核武保护乌克兰,不久之后,在乌克兰就发生北约与俄罗斯的斗法,中国可以保证乌克兰的稳定了吗?现在如果你再和乌克兰谈论一带一路,估计总统没空。从那一天开始,一带一路就已经成为……。
没有军事的威慑力,可以保护别人的安全,所有的经济行为都是靠不住的,你修几条铁路,别人可以拆除几条,甚至收回国有。
更可笑的是,网上大吹印尼高铁项目,那是垃圾合同,不说也罢,浪费时间。
想当初的12年,发改委推出7万亿,各省推出18万亿,到新城镇化时,有人计算投资120万亿(牛皮越来越大),有人在留言处问如松:你怎么看?我的回答是:不看。这些项目都是绣花枕头,12年资本投资收益率已经下降到3%,远低于银行贷款利率,私人资本是傻瓜呀,投进去当雷锋?银行经过4万亿,坏账隐忧开始显现,对你这些项目敬而远之,充其量有些国企(比如铁路)会干点事,所以,7万亿、18万亿都属于忽悠;任何国家的大规模投资,都需要央行的资产负债表支撑,120万亿投资几乎与当时的M2一样,这有两种途径可以实现:第一,加一倍的杠杆,这显然很难;第二,央行的资产负债表扩大一倍,央行的国际收支平衡怎么办?估计央行不是头痛,而是卵痛,所以,这是空想。到今天,新城镇化再也没人提了,预计一年内,一带一路也不会有很多人再当回事。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