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翔那些事

徐翔被抓居然是事实,呵呵,昨晚转的时候还怀疑是假新闻,因为这厮最近并不高调,倒是那个叫素贞的老妈上蹿下跳的,真不知为啥,对于在中国做生意赚钱的,我也认识几个身价不菲的人,一起聊天的时候,总是啰嗦两句,中国千百年下来,总体而言,一句话概括,土匪完爆秀才,呵呵,所以,财不露白是真正意义上的绝对真理,露富的基本好下场的很少,邓通,沈万三,胡雪岩,随便拿出来一个,掌握的财富和权力,都非今日的首富可比,结果呢?不患寡而患不均的世界里,带队的又是土匪,均了你的财富,自己得利,顺道收了民心,谁会不这么干?所以,江前总书记在香港pk记者时,情急之下说的才是真言,平常我们是听不到的,“闷声发大财”,高调露富,“too simple too naive”。

其实徐翔蛮低调的,网上段子满天飞,但他的真容,他的背景却极少有人真正清楚,也基本不走到台前,然而,非常不幸的是,做股票这行,本身出众了就万人盯着,而且一旦名声出去,钱财会自己送上门,钱来了,麻烦自然也就来了,呵呵,按我们看到的徐翔的背景,以及他操盘的风格,我个人认为没有达到进退自如的境界,知进不知退,出事自然难免,这不是马后炮,我在博客里指名道姓的名人很少,基本就谈过马云,乐视网的贾同学,徐翔和昨天说的沈南鹏,这几个人我都不认同,而且就我的看法,迟早都会出事,当然,这几位大佬,属徐翔的根基最浅,野路子出身,发达后交际圈子始终也没有扩大,最近几个月才急吼吼的北上,故此,出事最早也是情理之中。

徐翔是被市场造出来的神,他的敢死队风格注定了这点,在市场上呆久了都应该明白,他的那种方式是根本无法保证长期稳定盈利的,除非你是神仙,否则强行拉板第二天清仓,玩这样的短线,我用脑袋赌他的成功率必然不高,跟押大小差不多,这里面有太多的问题,而最根本的一点就是,上亿的资金挤在一两天内攻击一只股票,很难获得足够的进出空间,尤其是在2005年前后,拉板容易,第二天出的时候就麻烦了,如果不能吸引足够的跟风,直接可能砸漏,所以,他玩的这个东西,其实之前有人玩过,并不是创新,而且玩砸,玩破产了不少人,那么,徐同学为嘛玩的风生水起?呵呵,就我长期观察下来,大致看明白了点套路,基本上徐翔玩的东西,爆拉之后放巨量换手,都会有几只公募基金进场接货,也就是说,徐翔同学解决了最关键最核心的问题,自然就变成了稳赚不赔的生意,所以我在之前的文章里说,徐翔的手法是市场的公害,就是这个理由,这不是割韭菜,是在收割人头,韭菜收割完了,还会再长一茬,他这样玩,一露头就收割,最后会把市场玩死。公募接了一肚子货,市场根本接不起,怎么办?很简单,高位离职,我们发现,很多基金经理都是在仓位很重的时候选择离职,就是这个道理。这只是一种分析,看徐翔后面的情况吧,我说会引发基金界的地震,就是因为牵扯面太大,徐翔不可能一个人兜着,估计当年跟他合作的老鼠经理,都在想尽办法准备跑路,呵呵,跑不了了,徐翔没跑掉,其他的基本后路断绝。

所以,这次证监会算是打在了七寸上,徐翔同学是一个资本的汇接点,擒贼先擒王,拿住这个枢纽,其他的枝枝蔓蔓就可以顺藤摸瓜了,我之前提到的沈南鹏也是这个道理,动徐翔值得重视也是如此,挂在他这一脉上的人太多,除了各路金主,我相信还有不少达官显贵也把资本放在他这里套利,动徐翔,当然也包括动沈南鹏,不是智力问题,而是勇气问题,你有没有决心挖下去,目前看来,还是吸取了教训,妖股肆虐,市场蠢蠢欲动,就迎头痛击,不让涨是对的,除了制造波动洗劫财富,目前的股市真心没有上涨的理由,但是,恐怕还是会有大麻烦,万一因此股市出现新一轮下跌,证监会和政府会被愤怒的股民用口水淹没,呵呵。

后市还是倾向看多,尤其是今天没放量下跌的,不会担心到睡不着,比如广百股份,我还做了点加仓,当然,对于指数,心里没底了,毕竟徐翔的影响力真心不小,这是其一,最关键的是,这边市场一拉,那边徐翔同学爆个猛料,恰好牵扯做多资金,气一下就泄了,所以,徐翔事件水落石出之前,谁敢站出来发动行情,这是有疑虑,也令人困惑,总体而言还是先降低仓位观望吧。

公募基金的老鼠仓频发,引发了我的很多思考,我有朋友在基金里面做中层,收入不菲,远远高于普通老百姓,但实话说,干净的真心很少,搞老鼠的,男女老少,清华的,北大的,海龟的,几乎一网打尽,这就不是品德或者说是职业道德问题那么简单了,恐怕归根结底,制度设计有问题,一边是巨额诱惑,一边是不归我的财富,要多好的人品才能尽心尽力的做好本职工作,不贪不拿?而且,更进一步思考,我们出于什么目的用这样的方式来考验人的品德,有这个必要吗?中国假定性善,出了问题再批判好,还是西方假定性恶,提前做约束更好?

就各种实践的结果来看,前者是不行的,假定性善的纠错成本太大了,公有制就是假定性善的典型,领导必须是公仆型的才能真正把工作做好,把国企管理好,公募基金也一样,不论做的多好,我都拿一份工资 一份奖金,但我就是不贪不拿而且全力以赴把基金的收益最大化,呵呵,这样的人恐怕离圣人差的也不太远,客观而言,我是不相信目前的价值观体系下,能出这样的家伙,政府、国企的道德品质天然低于社会平均水准,这是公理。所以,国企也好,公募基金也罢,因为其所有权和管理权的这种人为分裂,沦为唐僧肉基本上是毫无悬念的,公有制体系下玩资本主义,是精神分裂的体现,必然玩砸。徐翔的这种玩法,其实只是钻了制度的空子而已,有千千万万个徐翔,正在干同样的事情-薅社会主义羊毛,呵呵。

产权是个很重要的问题,没有解决这个问题,所有的经济活动最后必然沦为巧取豪夺,所以,市场经济配套私有化,这是发展经济的趋势,中国也好,苏联也罢,在这个问题上纠结的死去活来,视私有化为洪水猛兽的关键,其实并非私有化多么恐怖,而是在公有制上走的太远,掉头要付出的代价太大了,处理不好私有化,问题相当严重,但更为确定的逻辑是,没有产权,发展经济不过是养着一群虎狼而已,养肥了总归是要吃掉的,一条是笔直的绝路,一条或有生机,怎么选择?

另一方面,自由市场,自由交换是个绝对重要的东西,我对这个看的很重,原因非常简单,自由的交易会带来思考,对定价的思考,这是摆脱愚民最佳的手段,小农经济缺少自由交换,缺少对定价的思考,故此非常容易被权力愚弄,没有外力干涉的市场当然是理想状态,在交易中,最初肯定一方是吃亏的,出于自利的本能,他就会思考定价,在市场上重新比较价格从而让自己利益最大化,这样,整个价值中枢最后就会达到一种相对平衡,这个过程中,交易双方都会思考,分析,比较,一些虚伪的信息,刻意伪造的东西就会在这种基于自利的思考中不断被挖掘出来过滤掉,整个市场的透明度就会大幅提高,交易成本下降,形成一个非常良性的交易环境。

小农经济,计划经济就不行,他没有这种互动,一切都被人为安排好,计划好、制定好,故此,交易个体缺少这样的基于自利的思考,很容易就被操纵了。所以,我认为,市民经济,公民经济,产生真正商业行为的经济才能带来真正的自由经济,才能带来基于自我思考后自我约束的自由,这话很绕,我有时间再成文分析,总而言之,市场经济,私有化,自由交换,民主,这些东西都是配套在一起的,不可分割的,如果看到某人说,我们玩特色资本主义,在公有制基础上实现市场经济,实现自由、民主,我认为不是不懂,就是偷换概念,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处于割裂状态下的市场主体-人无法真正的自由。

薅社会主义羊毛的徐翔同学被当成资本主义毒草给割了,总而言之是件好事,虽然很多同学的资产又少了很多,但操纵的市场终究只能带来愚昧,也算是发展的代价吧,当然,为嘛改革的所有成本最后都摊到每个老百姓身上?这事总是要给个说法的,抓徐翔并不能改变我对市场的看法,因为如果不完善制度,不能从法律上,制度上根本堵住徐同学的行为,那么,一个徐倒下,会有千千万万个徐同学站起来,更近一步,如果不能在徐同学身价未到40亿之前就制止他这种恶行,抓徐翔,把40亿充公的行为本质上等于向所有股民收了40亿的税而已,呵呵。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