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东北:不想自我消耗和自我贬值

作者: 常答应

昨天接到个任务,让我写篇‌‌“我为什么离开东北‌‌”,其实,一开始我是拒绝的!虽然我是个地地道道的东北人,但是东北在我脑子里的印象已经很模糊了,现在只是每年回去探亲两次的所观所感。

我出生在吉林省最西边的一个小镇,紧邻内蒙古。儿时,家门口马路两旁一排排茂密的杨树,村民农闲时节在树下消暑纳凉、闲聊。穿过树林和农田,是一望无际的大草原,到处可见牛马羊及各种飞禽。冬天,整个世界是白色的,跟狼图腾的画面相似,很美,很自然,民风很纯朴,这是儿时的记忆。

而如今,20年过去了,个别村民住上了瓦房,村里有了唯一一栋二层楼房(医院),个别村民开上了轿车(奇瑞),但是环村的树林带被政府卖掉、草原变盐碱地,每到秋冬春三季,一片荒凉,经常遭遇沙尘暴侵袭!飞禽走兽已被灭光、牛马羊也变得罕见!大自然被彻底破坏,换来的是所谓的人民生活水平提高了,但发展速度真是慢的惊人!

每一次回家,要坐飞机转火车再转大巴车,曲折又艰辛,20几年,一直没有从长春直达老家的车。

当沿途的美景已不在,我只能欣赏马路和村民了,那条通往老家的公路,今年修,明年烂,这质量真是让人惊叹!

硬件烂还可以拯救,民风乱了,才是真没救了。近些年,全村都染上了赌博这个恶习,农闲时节高薪雇工干活,根本没人搭理,全部都在赌,无论男女老少,更有甚者把家当全部赔光还欠着一屁股债。

村子里,唯一的文化娱乐渠道就是电视,而近些年,都市影片尺度之大,也间接刺激了这些农民,他们内心开始蠢蠢欲动,50岁老汉与30岁小媳妇私奔、他老婆跟她老公乱搞……这些污秽的事件经常发生,已成为村民茶余饭后的谈资,也是我每次回家听见频率最高的八卦。

其实,这一切背后的画面是这样的,全村文化水平很低,包括村干部,他们只能开发消耗自然资源来满足物质生活的需要,领导干部们,根本没有长远的发展规划;市里分给村里的财政补贴及政策利好,基本上已被村干部瓜分,所剩无几,最让人发指的是,连80几岁孤寡老人的低保也剥削;村干部整天享乐,根本顾不上搭建村里的文化交流平台,所以,当领导干部们过着‌‌“骄奢淫逸‌‌”的生活,村民闲来无事只能偷尝尝‌‌“禁果‌‌”!这,只是吉林省的一个缩影。

在这样逐渐破败的村里生活,不是长久之计,我曾考虑过,在一线城市打拼几年,攒些积蓄,把爸妈从老家接走,我们在长春安家,但是走出来以后,真的回不去了。

我在长春读的大学,计算机类专业,2009年毕业时,很迷茫,长春根本没有就业机会,被迫变成北漂。因一直在北京、上海的大企业工作,积累了很多成熟的经验,2012年,长春某企业请我回去,给我税后月薪8k,供吃供住,当时这待遇比我在一线时还优厚,我在坐上飞机的那一刻,其实已经心动了,但下飞机时,我想通了,决定放弃,因为走过太多城市,有所对比后,发现长春是我见过最落后的一个省会,在这样的环境里,我只能是自我消耗,会逐渐贬值。

东北,经济发展落后、就业环境差、政府不作为、基础配套设施差、公务服务差、全民安逸、思想意识相对落后……不回东北,能说出N个理由!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