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通在4G时代跌下神坛,怪发改委咯?

author: 铁流

据观察者网11月9日报道,高通发布第三季度财报,净利润锐减44%,周三盘后高通股价一度重挫6.7%,周四更暴跌15.25%,股价创2011年9月以来新低。净利润大幅下滑的根源在于发改委对高通的反垄断调查后,新版专利授权协议给了大陆手机厂商更大的自由度,也增加了谈判难度,直接导致至今依然有不少大陆手机厂商尚未与高通签约,专利费悬空未缴。由于高通近60%的利润源自专利授权费,进而导致高通三季度净利润锐减。
从表面上看,高通三季度利润大幅下滑的根源在于发改委反垄断后,国内手机厂商迟迟无法与高通达成新版专利授权协议,专利费悬空未缴。本来,反垄断是成熟市场经济体都具备的机制,是维护市场良性健康发展所必须的,但在部分市场原教旨主义者眼中,这竟成了行政力量干预市场经济的典型体现,甚至被认为是恶政。
发改委反垄断合理合法,不过我们从时间点上,还是能看出些门道。发改委之所以“敢于”对高通提起反垄断,底牌是中国通信产业已经从3G时代的跟随者,成为4G时代的重要参与者,而高通在4G时代却早已不复在3G时代的辉煌——在产业实力的力量对比发生变化之时,在技术实力上此消彼长的情况下,旧时代的不平等协议理所当然地应当被抛弃,行政力量的“干预”仅仅是加速这一过程,并为通信终端厂商与高通达成更加公平合理的新协议保驾护航。

通信标准与国际电联

通信标准之争本质上是利益之争——一旦国际电联接纳一个通信标准,该标准又被某国接受成为通信标准,那么从基站设备到手机终端,该国的整个通信产业都要向通信标准的制定者缴纳数额不菲的专利费,沦为通信标准制定者的打工仔。
所以有句话:一流企业做标准,二流企业做品牌,三流企业做产品。
而通信标准由谁确定呢?在谈标准前,我们得先说说频率。
通信频率貌似无限,但实际上能商用的非常有限,因为电磁波传递有个特性:在同样的发射功率下,波长越长,覆盖范围越大,但容易被障碍物阻挡,穿透性较差;波长越短,不容易被阻挡,穿透性较强,但覆盖范围较小,因此波长太长和太短的频率缺乏商用价值,真正好用的只有波长不太长和不太短的,比如在广电手里的700Mhz就是蛮不错的频率,但该频率基本处于闲置状态。
好的频率,军用或科研以及其他特殊领域使用要分去大半,剩下的频率就非常稀有了,而同一段频率,你用我用大家都用的结果就是互相干扰。美国和日本在东海南海经常玩抵近电子侦查,其中一个目的就是探查中国军用通信频率,因为搞清楚后就可以对该频率释放强电磁干扰,从而摧毁中国军队通信能力。
所以,为了防止大家的无线电信号互信干扰,西方国家就成立了国际电联来划分各国无线通信频率,并把国际通信标准的审核权赋予国际电联。
因此,所有通信专利必须由国际电联审核后,由国际电联决定是否纳入通信标准——CDMA2000、WCDMA、TD-SCDMA都经国际电联接纳后成为第三代通信标准。

CDMA标准专利和高通的“贪婪”

CDMA曾是美国军用通信技术,高通于1985年将CDMA民用化,并围绕着功率控制、同频复用、软切换等技术构建了专利墙。因此,高通的CDMA标准专利相较于其他厂商在数量和质量上都有非常大的优势,处于引领者的地位。
但高通不满足于此,它要吃独食,通过资本运作并购,逐步提高对CDMA专利的垄断程度,而朗讯、加拿大北电等北美通信业巨头相继崩塌对高通而言更是意外之喜。
最终,除了台湾VIA在全盛时期通过收购美国LSI Logic的CDMA芯片设计团队获得小部分CDMA标准专利外,其他CDMA标准专利全部被高通收入囊中,至此,高通达成了对CDMA标准专利的垄断。
高通以高额专利授权费、专利反授权、高通税等方式赚取暴利,接下来就仔细盘点高通是如何滥用CDMA垄断地位赚取高额利润的。

高额专利授权费
因为高通实现了CDMA的专利垄断,因此CDMA授权费自然价格不菲。另外,高通还利用在CDMA上的垄断地位,将所持有的通信专利与过期专利打包捆绑授权的方式向他人收取过期专利的专利费。

专利反授权
高通依靠对CDMA的垄断,要求所有获得CDMA标准专利授权的厂商,必须向高通无偿反授权所拥有的通信技术专利。举例来说,因为WCDMA基于码分多址技术,使用了部分高通所持有的专利,即使爱立信、诺基亚、阿尔卡特等通信厂商分别宣称具有WCDMA百分之十到百分之二十不等的标准专利,但依旧要向高通上缴价格不菲的专利费,同时还必须将自己重金研发的通信专利无偿授权给高通。
同理,国内参与WCDMA标准制定以及生产CDMA制式通信设备和通信终端的厂商,比如华为和中兴,也不得不将自己重金研发的通信专利无偿授权给高通。
高通还可以凭借反授权获得的专利,为一些缺乏专利的厂商提供专利保护伞,使其免于专利诉讼赚取高额利润。比如小米就依靠高通提供的专利保护伞,免除了使用中兴、华为专利带来的专利纠纷,而小米必须投桃报李,向高通回馈巨额回报。
再举个例子,小米在印度卖手机,使用联发科SOC立马被爱立信起诉,但使用高通SOC就能畅通无阻,这就是高通专利保护伞的作用,这也是很多缺乏专利保护伞庇护的国产手机厂商哪怕是高通再宰人,也要用高通SOC的重要原因。

高通税
高通强制规定,要求使用高通SOC的手机厂商,在缴纳巨额高通授权费后,还必须缴纳相当于手机价格10%左右的资金作为专利费。因为高通提供SOC一整套解决方案,而大多数手机厂商还没SOC整合的技术和能力,所以只能挨宰,手机厂商的利润便被高通切走一大块。华为在自己的中高端机型中一律使用海思芯片,除扶持海思外,规避高通税也是原因之一。

以基带技术优势赚取高额利润
高通利用其在CDMA的垄断地位,禁止授权其他IC设计公司在手机SOC或基带中整合CDMA通信模块,而台湾VIA虽然有CDMA基带,但因江河日下,早已退出手机芯片市场,而且最新的CDMA基带也是采用55nm制程的老旧产品。因为采取外挂VIA基带方案,不仅硬件成本更高,对手机制造商的技术要求也高,VIA的55nm制程还会导致发热较大的问题——华为外挂VIA的CDMA基带的电信版手机就因发热饱受诟病,所以采用外挂VIA基带方案非常小众。
因此,在发改委对高通提起反垄断以前,高通是全世界唯一能生产7模基带的厂商。换言之,国内电信手机在2015年前只能用高通的SOC。再加上高通税的因素,自然导致电信版手机同配置价格较移动版和联通版手机贵;同价格的手机,电信版较移动版和联通版配置更差,这个现象在利润微薄的千元机上尤为突出。
高通还采取了非常高明的定价策略——将基带费用和SOC价格定得差不多。这样一来,单独买基带的话,还要自己整合CPU和GPU,费时费力费钱,而且大多数手机厂商还不具备SOC整合的技术和能力。但高通却能将之一次性全部搞定,这样大幅降低了制造手机的门槛,连英语老师都能造手机。
高通这种销售方式被戏称为“买基带,送SOC”。这个销售策略不仅将曾经的移动端芯片老大德州仪器赶出手机芯片市场,还与高通税相辅相成,使高通获得了高额利润。
高通对其CDMA垄断地位的滥用可谓成果斐然——2014年,高通凭借专利业务获得利润66亿美元,芯片业务赚取利润38亿美元,近60%营业利益来自于技术授权费,总利润将近一半源自中国市场……
CDMA通信标准进入中国是当年中国加入WTO的交换条件,自CDMA进入中国起,中国电信以及电信手机用户深受其害——“一入电信愁似海,从此手机不好买”成为很多电信用户的口头禅。无论是业内还是民间,呼吁联通、电信合并,CDMA退网,使用WCDMA的提议此起彼伏;很多电信用户更是希望中国电信能早日商用4G volte淘汰CDMA,就像高通的老家——美国运营商T-Mobile开始逐步关闭在美国的CDMA网络一样。
高通不仅不受运营商和移动用户待见,全球通信厂商对高通滥用CDMA垄断地位也是无比愤恨。可以说,高通对CDMA垄断地位的滥用已经到了天怒人怨的地步,早已成为被运营商、移动用户、通信厂商同时厌恶的对象。这为高通在4G时代被中、美、欧厂商联手排挤埋下了业果。

LTE和中欧联手反击

因为高通“专利流氓”的前科和恶名,自然遭到全球通信厂商的厌恶,中欧厂商放弃了从CDMA演进新通信标准的想法,决定从OFDM开始演进LTE。
OFDM技术原型虽然出现于60—70年代,但是其潜力一直没有被开发,中欧通信人士遂决定以OFDM技术为基础开发新一代通信标准。但是,运营商养成了对CDMA技术的迷信,一下子把底层技术都换了,怕运营商接受不了,新的4G通信设备卖不出去。
另外,当时运营商刚刚耗费巨资更新3G通信设备,立马研发4G通信标准,有恐刺激运营商脆弱而敏感的神经,进而遭到运营商抵制。
于是中欧通信人玩了个文字游戏,不叫4G标准,而是叫3G技术长期演进,也就是LTE(Long Term Evolution),FDD和TDD是LTE的两个分支,百分之九十的标准专利是相同的,FDD和TDD是中欧通信厂商既合作又斗争的体现。
因为高通曾滥用CDMA垄断地位的前科,加上WCDMA的前车之鉴,INTEL、IBM、摩托罗拉、加拿大北电显然不愿意从近乎被高通垄断的CDMA演进新通信标准,转而带着日韩台“马仔”玩WIMAX,并最终因技术成熟度不敌LTE而被击败,加拿大北电还因押宝失误而破产。
因东亚、北美、西欧通信厂商都不愿意和高通合作,高通成了孤家寡人,而且因CDMA自干扰的弱点,从CDMA演进新一代通信标准,要比从OFDM发展出一代通信标准更加困难,商业化成本更高。
面对中(华为、中兴、大唐)欧(爱立信、诺基亚、阿朗)联军强大的研发能力,高通若要独自研发难度更大、商业化成本更高的新标准显然无法与对手的LTE匹敌。于是,高通果断放弃了从CDMA演进新一代通信标准的计划,决定参与LTE。
但高通研发体系中,CDMA派系占绝对统治地位,研究OFDM的专家不受待见,要么转行研究CDMA,要么自己走人——直接导致高通在OFDM领域技术积累薄弱。
面对这种情况,高通一方面重金收购获取技术,比如耗资8亿美元收购Flarion公司,获取185项关于无线资源控制、基带信号处理、分组报文技术、芯片、硬件、电路设计、天线技术项的专利;另一方面,投入雄厚的人力资源和资金大力研发,提升专利积累。
那么高通在LTE中到底处于什么地位?
一个企业乃至一个国家在LTE领域的地位往往取决于其占有的LTE标准专利的数量和质量,占有的标准专利质量越高,数量越多,所处的地位就越高,特别是底层技术和那些大幅提升系统效率的专利技术就更加具有价值——底层技术专利价值最高,近乎是一代通信标准的基石,比如3G时代的码分多址技术,又比如4G时代的正交频分复用技术;标准框架技术专利价值次之,比如TDD的智能天线标准框架;具体实现技术专利价值再次之,比如天线的抗台风结构。
底层专利技术对通信厂商来说至关重要。举例来说,虽然爱立信、诺基亚拥有数量不菲的WCDMA标准专利,但因部分底层技术专利由高通掌握,依然要向高通支付专利费,并接受高通反专利授权等不平等协议;而日本和韩国一些厂商虽然持有数量颇多的LTE技术专利,但因在底层技术专利上的缺失,导致其在4G时代缺乏话语权。
事实上,高通在LTE上饱受挫折,相较于高通在3G时代的辉煌,在4G时代高通拥有的标准专利,无论是在数量上,还是在质量上都大幅下降,特别是在底层技术专利上不再像3G时代那样近乎处于霸主地位。
这其中的原因何在?
一方面是因为3G时代大家都对高通恨之入骨,指导思想就是去高通化!中欧联手在国际电联中千方百计地将高通提交的专利技术排挤出去。举例来说,LTE不支持宏分集方案,等于是把高通的软切换专利全部排除;没有采用高通提交的Flash-OFDM技术;采纳中国提交的sOFDM方案实现载波聚合;组网上采取了中国提交的SFR软频率复用技术,而SFR推翻了高通主导建立的同频复用技术标杆,成为移动通信新的基石。
另一方面,也是因为高通自己技术不过硬,在OFDM中没有研发出不可替代的专利技术,而3G时代的专利技术也不够强,被更先进的技术取代——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Turbo码和Alamouti码这些3G时代的技术,因为技术过硬,所以在4G时代依旧被继续使用。
由此可见,在4G时代,高通已经跌下神坛,而中国通信厂商正如冉冉升起的新星,开始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结语

高通于北京时间11月11日发布的高通骁龙820,无论是在CPU上采用高通自研的Kryo微结构,还是在GPU上采用Adreno 530,都显得诚意十足,而X12 LTE基带芯片更是亮点——支持TDD、FDD、WCDMA、TDS、CDMA1x、CDMA2000、GSM七模,并拥有最高600Mbps下行速度和150Mbps上行速度。
骁龙820顶尖的配置确实能挽回骁龙810因功耗问题带来的颓势,是高通芯片业务的一剂强心剂,能对高通芯片业务有很好的促进作用。但值得注意的是,自去年开始,三星继华为之后在自家的旗舰机型上开始使用自家研发的手机芯片,安卓阵营高端机型两大巨头一齐放弃或大幅削减采购高通高端芯片,这将会进一步压缩骁龙820的市场空间。
因此,高通骁龙820虽然能消除骁龙810造成的负面影响,但恐怕难以复制过去的辉煌,更不可能提升高通在LTE中的话语权,对挽回高通的主要利润来源——无线技术专利业务而言于事无补,对高通净利润下滑只能起到缓解作用。
随着中国在通信标准制定上话语权的愈发响亮,高通以无线技术专利赚取的利润将会逐渐缩水。随着中国科技水平和产业实力的发展壮大,类似的事情还会不断发生,国际巨头能依靠一纸技术专利在华攫取巨额利润的历史将一去不复返了。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