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秀就过去了——大屠杀之后法国应对恐怖主义会有大动作吗?

author: 关不羽2010

欧洲”难民“问题爆发以来,我就想写写这个话题。原来拟定的题目是《欧洲已死,赶快烧纸》。岁末事多,就耽搁了。不旋踵就出了巴黎绞肉机的惨剧,忍不住还是化整为零写一点吧。我比押沙龙胆子大一点,得罪人的话是敢说一点的。这篇算是个开篇,要是没啥反应,那么就此打住。

巴黎的恐怖袭击事件,是继”9.11“以后最严重的事件了。有不少朋友预想法兰西必有大动作,率欧盟多国部队对isis展开”圣战“?逆转移民政策?严控msl渗入?容我笑笑,这是不可能的。结论先放这里:不但是法国,整个欧盟现在的状态就是四个字——混吃等死。大动作?想得美,无非是秀一秀就过去了。

先谈军事,”戴高乐“号开出来转悠一下,加大一下轰炸力度。这个已经在干了,能炸平isis?你信吗?法国人信吗?其实都不信,就算姑妄信之吧,炸得isis遭受重大打击,又如何呢?isis的强大之处不是它的疆域、八百万人口,而是它的宗教意识形态。这可不是轰炸能解决的。那么,地面部队进入呢?可能性不大。欧盟处于一种什么状态?讲好听些,就是见不得血的”绝对和平主义“,讲难听些就是彻头彻尾的绥靖主义。这不是什么新鲜玩意儿,二战前夕已经表演过一遍了,其后的越战、朝战、两次伊战争,哪次不是反战反得理直气壮?反得声泪俱下?即便一时打了鸡血、亢奋一下,高炉”雄鸡“的部队真去了。人员伤亡的”止损点“也会低得吓人,这个没有直接的参照,可以比较下美国。越战伤亡五万撤的,伊战伤亡五千撤的,美国右翼嘲笑说:下次多少?五十?这还是美国,换作歌舞升平、软玉温香的法兰西只会更低。这个仗怎么打?再有,一旦开战,枪炮无眼,战区附带的平民伤害是少不了的。和isis这种不讲游戏规则的组织打正规战,“平民伤害“的可能性还特别大——你分得清谁是平民谁是军人吗?那还了得,老美的无人机精确打击那点误伤率尚且被欧洲正义人士骂得灰头土脸,轮到欧盟自己了,其中的风险不问可知。地面部队不进入也就罢了,一旦进入再无功而返,打个不了了之,那就更鼓舞了”圣战士“了。这样的结果不是风雨飘摇的欧盟可以承受的。而法国尤甚,请不要忘记法兰西已经不是拿破仑时代的雄鸡,而是二战以来的阉鸡。一个多少年没有独立赢得任何战争的国家,要打一场惨烈的非常规战争是很难的。欧盟不是没有强大的武装,而是根本没有动用武力的勇气。这不只是军事问题,还是一个政治问题。因此,戴高乐号闪亮登场,其实是一场掩盖尴尬的走秀。空袭轰炸算是轰轰烈烈地给民众一点心理安慰,关键是可以避免重大伤亡。只要伤亡表不蹦跶,剧院里的血迹总是会被时间冲淡的。

欧盟不是没有武装,也不是武装没有力量,而是没有动用武力的勇气。军事问题只是表面的,底子里是个政治问题。欧盟的价值观已经固化,”人道主义“反战的绝对政治正确根深蒂固。真是人道主义吗?一个”难民“婴儿的疑似摆拍照片直接可以击溃国境线,看上去真是满溢出来的人道情怀,可是当年萨达姆政权倒腾婴儿奶粉导致大量婴幼儿惨死时,欧盟的伟光正们又是怎么说的?小布什的伊战有千般不对,在人道理由上是绝对不缺乏的。美军驻扎伊拉克有诸多不好,在人道理由上也是不缺乏的。但是,反战在前,促撤军在后,欧盟正义之士的人道主义尺度怎么就缩水缩到没影子了呢?一个孩子死在眼前,泪流满面。千万个孩子死在千百公里之外,便熟视无睹。这哪里是人道主义,分明是齐宣王见牛不见羊的蠢钝。这种世故的”人道主义“在欧陆不是第一次表演了,希特勒在迫害犹太人时、在积极战备时,英国的罗素勋爵提出英国应该解除武装免得希特勒起杀心;法国的萨特去德国溜达一圈回国说德国和我们没啥两样嘛。至于漠视前苏的古拉格系统、乌克兰大饥荒,欧陆的高尚人士选择性失明是由来已久的。顺便再说说萨特,他对毛太祖迫害知识分子,非但没有物伤其类的愤慨,而且高兴、赞成得不得了。此公执法国舆论之牛耳垂二十余年,能指望法国的政治正确有多正确呢?笑笑而已。是故,不是因为人道主义而反战,恰恰是因为反战而谈谈人道主义。反战是绝对的政治正确,人道主义么……就要看情况了。这里不得不提提中国昆明暴恐事件后法国媒体的表现了,有心人可以去查查的。有这种绝对政治正确加持,真正的军事行动可期吗?况且,现代战争不只是政治的延续,还是社会经济的总体产物。这就不能不说说欧盟的经济了。
欧盟打不起,这是个很奇怪的问题。欧盟主体的法德都是高度发达的国家,按理说不存在打不起的问题。可是剥开鲜亮的外表,里子却是很不堪的。法国是福利制国家的典型,高税收、高福利,突然来场大战的话,钱从哪里出,还真是个问题。从哪儿腾挪点军费呢?打从冷战时代,全世界都声讨美苏的军费高昂云云,欧洲正义人士没有少骂当年还是铁杆盟友的老美。其实老美真是被骂得胸闷,欧陆各国混在北约保护伞下都去搞高福利了,山姆大叔不多掏点腰包,北约是散伙呢?还是散伙呢?最典型的例子出在北欧,冷战期间北欧某国的军情系统统共两人——一个是某某局长,另一个也是唯一个特工。无怪乎很多欧洲政客入阁,垂涎的是卫生部教育部,对国防部就兴趣缺缺了。长此以往,预算结构也就固化了。别以为欧盟大国政要对老美带着北约动武的指手画脚真有多少义愤,经济考量不是全部也是大部,因为即使老美拿个大头出来,小头还得北约各国摊点。那么,预算扩张吧,事到临头总不能在乎点小钱吧。道理是对的,操作性很成问题。因为维持高福利制的欧盟国家,政府财政膨胀早就到了极限。法国整体税负占GDP近一半,这个数字是非常惊人的。能有多大扩张空间呢?奥朗德嘴的话不少,可是手上的牌实在不多,因为口袋里的票子真是有限。

那么,其他后续政治解决呢?奥朗德已经宣布全国戒严了,看上去煞有其事的。实际上,可以指望的也不多。荷兰发生过一起惨案。梵高孙子迪奥·梵·高是个电影导演,倒腾了部对神教大不敬的片子,在街头被信徒刺杀。这还没完,其妻儿被恐吓,被秘密转移。另有两个反神教的议员,一个保护性监禁,另一个逃亡北美。凶手么,进监狱度假去了。丹麦也很神奇,自打画漫画的老是招惹神教闹出妖蛾子后,丹麦索性禁止漫画讽刺神教了。这种反恐措施,不流血、不花钱,不就是牺牲一点正义、法治和言论自由吗?廉价得很。法国这次会如何?多血质的法国会气势汹汹一下,这和荷兰、丹麦之流肯定不一样。但是后面呢?极右翼真能上台,上台又能如何?驱逐移民、难民?不谈根深蒂固的政治正确,在经济角度讲,这也是不可能的。事实是,低生育率、经济低增长率的高福利制度就是一个庞氏骗局,必须靠增加”老鼠会“的成员来维持其运作。欧盟诸国普遍就是这么个状态,西班牙生育率1.1。法国还好些,1.8左右,但是维持人口基数则要达到2.1。欧盟大规模吸纳移民,和”人口自杀“的状态有莫大的关系。谁上台都改变不了这个事实。因此,神教移民是赶不走的、得罪不起的,而且是必须进来的。这种状态下,所谓极右翼也就是以打嘴炮为主,最严重的也不过是搞点泄愤式的政治暗杀而已。

军事上没有多大施展空间,经济上捉襟见肘,政治上自我牢笼,还能有多大动静呢?我绝对相信法兰西的多血质,更相信法兰西的表演欲。但是归根结底,法兰西也就只能吞下这口苦果了。秀完了,坐等结局吧。估得准的,有几个典型——西班牙,1.1的生育率,多半是悄无声息地化为地理名词——真的不需要再炸了,那是浪费子弹。希腊,生育率比西班牙高不了太多,稍微有戏剧性一点的是长期执政的左翼败家有功,最后骗不下去上演一场经济总崩溃的大戏。至于法、德这样的大户不太好说,大方向却是可知的:廉价的天堂正在垮塌。

http://www.weibo.com/p/1001603909648821390771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