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经济上谈俄困局

本文试图从经济,而不是政治和军事角度来分析和研判一下,当苏-24被击落之后,俄罗斯会怎么办?
因为政治太复杂,军事太简单,而经济,才是支撑战争进行直到胜利的根本因素。这就是为什么在计算战争潜力时,要把钢产量作为一个重要指标的原因。
土耳其如此高调,毫无隐晦地发动袭击,没有什么疑问,就是在干一件事情:要以西方马前卒的身份,跳出来挑战俄罗斯的底线,让俄罗斯出丑,彻底打击俄罗斯的政治底气,削弱俄罗斯的国际地位和影响力。
现在,战争的信号已经发出,该俄罗斯出牌了。
然而,这一次不是决定打不打嘴仗,而是要不要甩开膀子真干。打嘴仗容易,唇枪舌战随便放不花钱,而真要干,实力当然没问题,钞票够吗?
假设,俄罗斯要发动一场小规模,报复性的打击行动,这个打击行动规模大约为30天周期,30架战机和其它飞行器,5条4000吨以上的军舰,3000人规模的地面部队,那得需要多少钱呢?
1990年,美国发动了第一次海湾战争,在38天的空袭中,投弹量超过了10万吨,花了将近1000亿美金。请注意,这只是战争一方的开支,并不包括对伊拉克带来的损失。
而到了2003年,第二次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国人花了6400亿美金。
如今,10多年又过去了,如果俄罗斯要想出这口气,恐怕花的钱不是个小数字。保守的估计,也在300亿美金以上。实际上恐怕远远不止这个数字。那可不是像现在打击IS一样,完全不对称打击,自己可以精打细算,掌握财务的主动权。
种种迹象表明,俄罗斯的经济比外界报道的要糟糕得多,尽管俄罗斯政府竭尽全力地控制通货膨胀,但美金对卢布的汇率仍然上升到1比65左右,比年初上涨了35%以上。有专家预测,这个汇率很有可能到年底达到1比70 。
同时,俄罗斯的贫困人口在不断增加,月平均收入在1000元人民币的贫困人后已经达到了2300万以上,达到了全国人口的16%以上。——而这些,还仅仅是俄罗斯官方公布的数字。
俄罗斯的军火生意似乎也并无起色,虽然前段有传言中国斥资20亿美金,购买俄罗斯战机,但从2013年到现在,俄罗斯的军火生意并不好做,几乎没有接到什么大的订单。中国加快了国产武器的研发,已经逐渐形成体系,不需要那么多俄罗斯武器。而委内瑞拉、埃及这样的小兄弟购买力不强。加上当年分家的时候,军火本身也被乌克兰拿走了几个大头,如今俄罗斯的军火已难成支柱。
如今,唯一可以维持俄罗斯国家经济命脉的,只剩下广袤的土地和能源。中国预支了900亿人民币的天然气石油预付款,可以帮助俄罗斯在寒冷的冬天增加几分暖意。但是,900亿,还是人民币不是美金,也只能是对迟滞俄罗斯经济下滑起到一些帮助,并不能气温回升,更不可能足够支撑一场战争。
也正式因为这样,当战机被击落以后,我们并没有看到俄罗斯强硬的表态,也没有看到普金像跟日本人说话一样目光如炬,声如洪钟。
土耳其的挑衅,让我们看到了一个跌份、掉价的俄罗斯,俄罗斯武装力量的总参作战部部长,甚至还在反复地解释:我们没越界,我们没越界。委屈地像个孩子。
在镜头面前,普金也失去了前段时间训斥日本记者的硬汉形象,甚至都没有表示强烈的谴责,而是在说:“我们在打击恐怖势力,却有人在背后向我们捅刀子。”仍然是以悲情为主基调。
在2015年的冬天,俄罗斯已经不是那个曾经强大的俄罗斯,它已经虚弱得让人怀疑,他当年是否真正的强大过。土耳其扮演了一个调皮孩子的角色,他在其他大人的怂恿下,突然出手,掀开了俄罗斯的裙子,结果让全世界都看到了,俄罗斯没穿内裤。
而这件事情对于中国来说,再一次用生动的事实教育中国人,要想有地位,就要拿实力说话。今天如果不埋头搞经济,天天说大话,就不可能实现我们的中国梦,强国梦,强军梦。
牛皮总有破的一天,俄罗斯就是例子。这颗被土耳其打掉的牙齿,估计多半也就是吞回自己的肚子完事。最多搞点小动作,摩擦一下算是对国民有个交代。

—————-

晨枫:土耳其为什么击落俄罗斯战机?

11月24日上午9:24:05,两架俄罗斯苏-24战斗轰炸机在叙利亚-土耳其边境轰炸叙利亚反对派武装的时候,试图高速穿越土耳其领空。这是一个不大的突出部,俄罗斯飞机在土耳其境内的时间为17秒钟。两架苏-24进入土耳其境内处离突出部顶点分别为2.13公里和1.85公里。至少一架(有可能是两架,因为土耳其新闻报导中用的是复数)F-16发射了空空导弹,一架苏-24逃脱,另一架被击中,飞机在叙利亚境内坠毁,两名飞行员弹射成功,但至少一人丧生,另一人下落不清楚,有说法也已丧生。这是土耳其的说法。俄罗斯的说法是两架苏-24都在叙利亚空域飞行,没有进入土耳其领空。

这是土耳其公布的雷达图像,天蓝线为土耳其国境,粉红线为苏-24的飞行轨迹

BBC根据土耳其国防部数据,也绘制了苏-24的飞行轨迹,并标明苏-24被击中和最后坠毁的位置

同样来自BBC,土耳其和俄罗斯双方声称的苏-24飞行轨迹比较,深灰绿和浅灰蓝代表土耳其方面声称的两架飞机的轨迹,红色是俄罗斯方面的轨迹

普京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土耳其方面说,在开火之前,曾5分钟10次警告苏-24,但没有说明苏-24是在什么位置的时候发出的警告。应该不是在进入土耳其空域后再发出的警告,由于苏-24在土耳其境内一共只有17秒,从警告、观察反应到发射的时间不够。可以认定,这是一次有预谋的伏击。否则,正常程序应该是:发现外国飞机入侵,警告,观察并给机会让其自动离开,继续入侵的话再予击落。在这次事件中,土耳其肯定没有给俄罗斯飞机自动离去的机会,更严格的说,土耳其根本不让俄罗斯飞机自动离去。

9月23日,俄罗斯飞机突然借道伊朗,进驻叙利亚拉塔基亚附近的空军基地,然后马上开始对叙利亚境内的ISIS和俄罗斯认定为恐怖武装的基地发动打击。打击重点在叙利亚-土耳其边境,这是受到土耳其支持的叙利亚反对派武装土库曼旅的根据地,也是对叙利亚仅有的地中海海岸地带(包括拉塔基亚)威胁最大的地方。从一开始,俄罗斯飞机就有穿越土耳其领空的事情,也是这样很短时间的一穿而过。高速飞机要沿不规则边境飞行和攻击而且保证炸弹不落在境外,要绝对不穿过对方边境很不容易做到。正是这样,土库曼旅才尽量往边境龟缩,至少增加俄罗斯飞机打击的难度,投鼠忌器。土耳其早就对俄罗斯发出过警告,再有穿越,定当击落,这一次果然说到做到。

俄罗斯飞机可能经常这样穿越,对土耳其的警告视若无睹。土耳其设定空中伏击,在俄罗斯飞机穿越的短短窗口里,果断发射空空导弹,击落穿越俄罗斯飞机。根据土耳其的雷达图像和BBC根据土耳其国防部数据的图像,这应该是AMRAAM中程空空导弹导弹,侧面拦截发射后做典型弧线追击,最后击中,而不是响尾蛇那样的近程空空导弹,射程不够。即使如土耳其所说,发射时俄罗斯飞机在土耳其境内,击中点也在土耳其境外、叙利亚境内,土耳其这样做的国际法依据不是没有问题的。

俄罗斯飞机如果入侵土耳其领空,警告后依然拒绝离开,对土耳其造成威胁,击落的话没话说。但俄罗斯飞机在做迅速穿越,意图不是入侵土耳其,对土耳其没有威胁,土耳其有权自卫,但击落属于防卫过当。这和歹人入侵民宅一样,歹人闯入卧室了,自卫击毙是正当防卫;但歹人只是穿越院子一角马上离开,击毙就属于防卫过当。如果那不是歹人,是好人在追打坏人,穿越你的院子一角,你非但不提供方便,还一枪把人家打死了,那就更成问题了。这正是俄罗斯的立场。

这些法律上的争辩或许在最后判断对错的时候有意义(在这件事情上,土耳其和俄罗斯都不100%占理),现在的问题是:
1、土耳其是蓄意击落俄罗斯飞机,为什么?
2、俄罗斯不会对于土耳其擦枪走火毫无思想准备,那俄罗斯的预案是什么?
3、北约和西方国家的态度和反应是什么?
4、这事件对叙利亚乃至大中东的影响是什么?

俄罗斯飞机不听警告、反复穿越土耳其领空,时间虽短,也是视土耳其主权如无物,是可忍孰不可忍,必须制止。更令土耳其恼怒的是俄罗斯在叙利亚肆意轰炸,危及土耳其的势力范围和民族感情。土耳其是奥斯曼帝国的残余,叙利亚曾经是奥斯曼帝国的一部分。土库曼人(Turkmen)是生活在叙利亚的土耳其人,他们成为“外国人”纯粹是奥斯曼帝国在一战后被肢解的缘故。土库曼人居住在叙利亚北部和沿海地区,人口没有确切统计,一般估计为150-300万人,阿莱颇、霍姆斯、大马士革一部都是土库曼人聚居的地方。在阿萨德的统治下,土库曼人不作为突厥人少数民族,而是当阿拉伯人处理,突厥语言和文化被禁止。在阿拉伯之春后,土库曼人在土耳其支持下首先武装反抗,阿莱颇、霍姆斯等也是阿萨德和土库曼武装激烈争夺的地方。土耳其政府与阿萨德已经不共戴天,俄罗斯帮阿萨德打土库曼人,自然激起土耳其的巨大愤怒,这是可以理解的,决心要把俄罗斯影响挤出去。

叙利亚北部更大一片地方是库尔德地区,库尔德武装成为事实上的反ISIS主力军,得益于美国和欧洲“本地人打本地人”的政策。但库尔德人的壮大对土耳其是严重威胁,库尔德人已经在伊拉克建立事实上的独立国家,要是叙利亚库尔德人与伊拉克库尔德人连成一体,土耳其库尔德人很难不受到鼓动,土耳其的东部国土就永无宁日了。可巧,历史上苏联是唯一支持过成立独立库尔德共和国的国家,如今俄罗斯飞机和导弹也是借道库尔德地区打击叙利亚目标的。

俄罗斯是以打击伊斯兰极端主义为名介入叙利亚战事的。俄罗斯从没有说专打、只打ISIS,而是打击“一切伊斯兰极端主义恐怖力量”,ISIS肯定算,但还有谁也算,这只有俄罗斯说了算了。在俄罗斯的账册上,土库曼武装的地盘也算,尤其是这离是外高加索(包括车臣、达吉斯坦)恐怖分子的聚集地,外高加索本来就是沙俄从奥斯曼帝国割出来的,在种族和文化上与土耳其比与俄罗斯要近何止十万八千里。把外流的恐怖分子消灭在外流地,这是世界上所有有国内伊斯兰恐怖威胁的国家的不言共识,但俄罗斯眼中的恐怖分子可能就是土耳其眼中的骨肉同胞。

埃多安是以伊斯兰主义和泛突厥主义旗号上台的。在凯末儿之后,土耳其推行世俗化,埃多安的反对派也很强大,但他们对弘扬民族历史辉煌的泛突厥主义并不排斥。要是成功地敲俄罗斯一棒,有助于埃多安在泛突厥主义的大旗下压制反对派,进一步推动他的伊斯兰主义进程。有一个时候,埃多安甚至试图将修宪,将土耳其改成伊斯兰共和国。土耳其甚至与ISIS暧昧不清,动机颇费思量。但是,ISIS号称要建立哈里发,这是伊斯兰教中政教合一的最高领袖,而历史上最后一个哈里发不是别人,正是最后的奥斯曼苏丹麦麦德六世。大中东的伊斯兰世界里,有阿拉伯人、波斯人和突厥人三支力量什叶派主要是波斯人,但也不一定,阿萨德所在的阿拉维派也是什叶派的一支;逊尼派就杂了,但在大中东,伊斯坦布尔曾经是理所当然的中心,沙特成为逊尼派的中心还是后来的事。在伊斯兰主义复兴的土耳其,与沙特暗中争夺逊尼派世界的主导权,这是一股不容忽视的暗流,也可以解释土耳其与沙特既联合又斗争的问题。纵容ISIS不仅可以把什叶派的“祸水”剿灭,还可以把逊尼派世界搅乱,然后就是土耳其出面收拾残局、坐拥天下的机会了。

但敲俄罗斯一棒是不负责任的豪赌吗?埃多安并不鲁莽。

土耳其是北约成员国,对土耳其的攻击就是对北约的攻击,这是埃多安有恃无恐的基本原因。北约并不愿意被拖进埃多安的游戏,在2012年叙利亚击落一架土耳其穿越飞过的RF-4侦察机时,北约派驻德国和美国的“爱国者”防空导弹营,但在俄罗斯飞机进驻叙利亚的时候,竟然不顾土耳其的反对而撤走了,理由是叙利亚空中威胁已经不再存在。尽管如此,土耳其与俄罗斯爆发大规模冲突的话,北约也很难找到理由置身事外。另一方面,当年奥斯曼帝国被肢解的时候,正是西亚病夫病入膏肓的时候;现在俄罗斯病夫也病得不轻,乌克兰那档子烂事还没有搞定,叙利亚这边实际上是机会主义的冒险,俄罗斯没有干劲真的和土耳其打一仗。

土耳其以俄罗斯飞机入侵的名义击落之,在技术上,这已经构成土耳其遭到外力入侵,可以援引北约宪章第五款。如果北约虚与委蛇,不肯出手相救,土耳其在军力上不是无力自保的。土耳其有近240架F-16C/D,在北约框架下训练有素;俄罗斯在理论上有近700架米格-29、苏-27/30/35,实际上具有良好机电状态并配有训练有素的飞行员的一线战斗机一半不到,最新的苏-35可能还没有达到作战状态,所以派往叙利亚的是苏-30SM(也可能是苏-30M2),挂载的也是老旧的R-27半主动雷达制导空空导弹,对付并不存在的ISIS空中威胁自然没有问题,对付主动雷达制导的AMRAAM就容易吃亏。在叙利亚的俄罗斯空军毕竟力量较小,大打出手的话,反而可能成为土耳其枪口下的人质,而不是两面夹击的劲旅。然而,北约不肯出手相救的话,加上早先欧盟和欧元区拒绝接纳土耳其的羞辱,也可以成为埃多安敲打亲西方的世俗反对派的有力把柄。

对于俄罗斯来说,确实可打的迅速而又有力的牌不多。俄罗斯有力量敲打土耳其,但在军事和政治上逼北约出手并不符合俄罗斯利益;在经济上敲打土耳其可以通过俄罗斯拿手的天然气外交,土耳其天然气55%的用量来自俄罗斯。不过俄罗斯在石油价格暴跌后,经济已经受到重挫,不一定舍得丢失这笔稳定、丰厚的外汇收入,尤其乌克兰天然气预付款眼看又要没有着落、俄罗斯可能又要“被迫”切断对乌克兰的供气。中国正在增加从俄罗斯的天然气,但这是远水,救不了近火。普京不是一个默默吃亏的人,但更不是一个情绪化行事的人。事件之后,普京直接称土耳其为“恐怖主义的同谋”,誓言要有严重后果。当今世界上,恐怖主义是人皆可诛之的同义词,这就打开了各种反应的大门。眼下可以用巡航导弹、图-95地毯轰炸甚至TOS-1云爆弹火箭炮等手段报复土库曼武装,但直接报复土耳其本土目标的可能并不大,过一段时间出黑手报复的可能性更大,只是他的黑手是什么,外界只能猜了。土耳其没有认错的可能,俄罗斯也不像认错的主,但对于普京来说,高调僵持一段时间并非坏事,中东的紧张局势必然推高石油价格,事实上,今天的石油价格已经上涨了。如果能进一步上涨,而且维持一段时间,对俄罗斯的经济压力反而是好消息。这同时可以争取时间,安排黑手反刺。

美国和西方的反应很有意思,美、英、法、德等主要北约盟国没有一个立刻高调支持土耳其、警告俄罗斯不得乱说乱动的,这不一定说明西方国家反对土耳其的行动,至少说明土耳其的行动没有事先得到西方默许。奥朗德呼吁双方冷静,卡梅伦呼吁安卡拉和莫斯科直接对话,德国提议双方谨记各自责任,奥巴马在泛泛地支持土耳其保卫主权的同时,也呼吁各方冷静、避免进一步冲突。美国国防部在土耳其国防部公布雷达图像和北约认同土耳其立场之后,依然说“无法确认俄罗斯飞机(在整个过程和各个时间点)的位置”。美国依然在叙利亚空中活动,叙利亚-土耳其边境和拉塔基亚地区是热点中的热点,时刻监视俄罗斯空军的行动,了解俄罗斯空军的战术技术水平,至少避免与在战区活动的美国飞机在空中意外过度接近,精确掌握空情是最起码的,美国空军如果对眼皮底下热点空域的空情到现在都不知情,这美国空军就白混了。但不知道是出于谨慎,还是另有用意,美国并没有简单地重复土耳其的立场。

这次时间是北约历史上最大的考验。过度反应不符合美国与欧洲利益,反应不足则危害北约作为集体防御军事同盟国的信誉。巴黎恐怖攻击之后,奥朗德出访美国和俄罗斯,试图打造更大范围的反ISIS同盟,正好在华盛顿,马上要前往莫斯科。如果普京在奥朗德到达莫斯科之前还没有做出强势军事反应的话,估计在近期内不会与土耳其有直接军事冲突,但如何安息俄罗斯国内舆论是一个考验。对于土耳其来说,见好就收也是最有利的事情,首先要做的是压土库曼武装交换俄罗斯飞行员的尸体,向空中射击跳伞的飞行员是令人不齿的事情,也说明了土库曼武装的残忍和无法无天,土耳其在这个时候与土库曼武装走得太近于自身不利。。尽管如此,未来24小时是关键窗口。

——————–

沙俄扩张牺牲品,苦大仇深土耳其–九次俄土战争

第一次:1676-1681年,俄罗斯为同土耳其争夺第涅伯河右岸的乌克兰而开战。始终没能分出胜负,到了1681年,双方都无力再战。签署了和约,土耳其承认俄罗斯对第涅伯河左岸的统治。但俄罗斯没能实现夺取右岸的计划。

第二次:1695-1696年,这时土的力量已经衰落,俄罗斯决定乘机打通通向亚速海的道路。俄军取得了战争的胜利,占领了亚速夫要塞。取得了进入亚速海的立足点。

第三次:1735-1739年,俄罗斯刚同土耳其宿敌奥地利签署互助同盟条约。于是放开手打土耳其,俄军在付出巨大伤亡后,获得了胜利。占领了黑海北岸。在随后签署的和约中,又把亚速还画归俄罗斯。

第四次:1768-1774年,这时叶卡特林娜大妈已经主政了一段时间。俄罗斯刚参与了对波兰的瓜分。实力得到进一步加强。为控制黑海以及获得土耳其两海峡的通航权再次对土开战。俄军取得了最后的胜利,土耳其被迫承认克里木汗国独立(其实就是画给俄罗斯),俄罗斯还占领了高加索的部分地区,同时获得了两海峡的通航权。

第五次:1787-1791年,俄罗斯和奥地利按照“希腊计划”,共同出兵支解土耳其,俄罗斯再次取得胜利,正式合并克里木,并控制格鲁吉亚。占领了整个黑海北岸。

第六次:1806-1812年,当时俄罗斯正遭受拿破伦的入侵,土耳其企图利用俄罗斯的收复旧河山。同时,他们得到了拿破伦的支持,于是对俄宣战。可惜土军再次战败。俄罗斯则占领了巴尔干的比萨拉比亚。以及南高加索的大部分地区。

第七次:1828-1829年,为响应希腊人民得起义,俄军出兵土耳其。在此前的1827年,俄罗斯已经同英法两国海军将土耳其舰队全歼于那瓦林港。这次又将土耳其陆军击败,占领了多瑙河口和黑海东岸的广大地区。另外土尔其再支付俄罗斯1000万荷兰盾赔款。

第八次:1853-1856年,也就是克里木战争。俄罗斯认为法国刚经过大动乱,不会干预。使其可以集中力量对付土耳其,但他们对形势的判断出现了错误,英法参战。俄罗斯战败。最后签署的巴黎和约使俄罗斯丧失了几乎历次对土战争的成果。这也是土耳其在对俄作战中取得的唯一一次胜利。

第九次:1877-1878年,俄军在克里木战败后进行了大规模的军事改革。军队战斗力较以前有了一定的提高。8176年,塞尔维亚人的起义被土军镇压,俄罗斯逼迫土军立即停火。被土耳其政府拒绝。于是俄军出兵干涉。在出兵前,俄罗斯得到了德国的支持并利用外交手段使奥地利保持中立。俄军在这次战争中取得了胜利。俄罗斯得到了巴尔干的比萨拉比亚地区,以及在亚洲的阿尔旱达尔,卡斯,八桶等地区。

这也是俄军最后一次辉煌,此后他们分别在日俄战争和一战中一败涂地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