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巴西“大萧条” 你需要理解的一切

三季度GDP同比萎缩4.5%,个人消费同比下降4.5%,固定投资同比下降1.5%,财政预算赤字超过GDP的9%,雷亚尔兑美元今年累计贬值46%……12月1日,随着巴西地理统计局(IBGE)三季度数据的出台,曾经的“金砖之国”终于从“衰退”迈入了彻底的“萧条”。

“连续两年出现经济衰退,这是自1930年以来就没有发生过的事情。”CIL物流公司CEO方明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作为长期在巴西经商的中国企业家,方明对于经济衰退有着切身的体会——“巴西经济都在加速恶化。银行和金融机构紧缩银根,企业流动资金、居民消费信贷都在不断萎缩,由于恶性通胀预期巴西央行不得不将基准利率水平调至9年高点14.25%。巴西居民的消费信心也极度萎缩,除食品、教育、医疗等刚性需求外,其他诸如改善居住、添置家电、购买汽车、出国旅行、节假日派对等消费基本处于冻结状态。”

“成也商品,败也商品”

昔日金砖一夕衰退,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美联储加息预期导致外资流出、雷亚尔贬值固然不容忽视,但透视巴西经济,“命门”之一依然是大宗商品。

作为自然资源极为丰富的“未来之国”,自1500年葡萄牙航海家佩德罗·卡布拉尔抵达巴西起,甘蔗、黄金、咖啡、石油、铁矿石、大豆、牛肉等大宗商品都曾轮番驱动出口增长,而至今巴西经济也仍未走出“成也商品,败也商品”的怪圈。事实上,正是2000年后中国经济超高速发展等国际需求带来的大宗商品“超级周期”,缔造了巴西长达10年的“黄金时代”,但随着2011年后中国经济逐步迈向“新常态”,商品熊市也随着国际需求放缓悄然降临。

方明指出,“巴西经济主要的支撑来自于基础矿产品、大宗农产品原料、禽畜肉产品以及少量原油的出口。随着全球经济进入调整期,特别是中国经济发展的放缓,且美元回归强势,导致了国际大宗商品需求的下降和价格的大幅回落。虽然雷亚尔已经大幅贬值,但并不能弥补商品国际价格腰斩,以及需求连续低迷对巴西出口的影响。”

对资源的需求一旦放缓,巴西产业结构的问题就立刻暴露了出来。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研究员岳云霞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巴西内部供需结构的不合理长期存在,本身产业结构就有问题——大宗商品相对发达,但是制造业比较弱。”方明也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证实,“巴西国内工业体系不完整,除了直升飞机、卫星等面向国际市场的产品可以出口外,其他产品基本都是面都向国内市场以及周边邻国的消费产品,包括汽车、家电等。巴西并没有完整的冶金、机械制造、化工、电子、信息行业等,大量的基础产品,包括很多轻、重工业产品严重依赖进口。”

“未来之国”并未投资未来

大宗商品一枝独秀,制造业踟蹰不前,正是商品繁荣的幻梦消磨了诸多结构性投资、改革的动力。

至今,巴西的交通基础设施仍较为落后。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2014年巴西全国范围硬化路面占比仅有13%,但约60%的货运和45%的客运都需要通过国家高速公路网络进行运输,直接导致塞车、拥堵时有发生,不仅拉低物流效率,商品的交货时间和交货质量也难以保障。

同时,作为 “未来之国”,巴西也并没有对真正的未来——年轻一代的教育付出足够的投入。根据OECD的数据,尽管2013年巴西教育投资占公共投资比例已经达到17.2%,但巴西为基础教育阶段学生每人每年的花费为3000美元,几乎只有经合组织国家平均水平的1/3。巴西的辍学率也非常高。2013年,在25岁至64岁的巴西人中,有54%没有完成高中教育,受高等教育的比例也仅有14%。

教育和科研的落后抑制了劳动生产率的提高,相形之下,中产阶级的“收入膨胀”多少也掺杂了一些水分。2006年,巴西工人的平均收入大致与墨西哥相同,但是到了2012年二季度,巴西劳动力成本已经超出墨西哥80%。“在2000年以来的大宗商品超级周期中,巴西政府获得的大量出口收入使其有能力进行转移性支出。本身的收入增长加上社会政策,使得巴西的中产阶级规模迅速扩大。”遗憾的是,“在当下的巴西经济基本面中,过去10年成长起来的中产阶级可能将面临代际传承的困境,甚至存在回归贫困的风险。”岳云霞指出。

“万万税”与高利率背后

对于外国投资者而言,除了拉美第一大经济体的地位,巴西最大的吸引力就在于2.01亿人口所构成的庞大市场和消费潜力。但如今,失去了这一最重要的吸引力,在世界银行营商环境指数中全球排名仅为120位的巴西恐怕会赶跑许多的投资者。

号称“万万税”的税收制度和常常达到30%的借贷成本正是巴西经商环境的缩影。方明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巴西历来是全球资金成本最高的国家之一,国内信贷资金匮乏且借贷成本极高,银行流动资金贷款年息高达30%十分普遍,个人信用卡消费贷款的年息更有高达250%。因此巴西经济还有个很有效的观察指标,就是外资进出巴西的平衡情况。”方明表示,“不幸的是,美国和欧洲近几年对巴西的投资一直在减少,甚至不断撤出巴西市场,一直以稳健著称的汇丰银行今年宣布出售其所有在巴西和土耳其的资产,由此可见一斑。”

当然,巴西政府也有自己的苦衷。税收复杂和利率高企,恰恰证明了巴西财政和货币政策的捉襟见肘。岳云霞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巴西税率本来就已经不低,但由于财政赤字巨大,罗塞夫政府甚至还酝酿着提高税收。经济基本面不好和大宗商品的出口收入的急剧下降,卡住了财政的收入来源。最近几年巴西又计划用保护手段发展国内工业也加剧了财政支出。”岳云霞指出,“在目前的情况下,罗塞夫提高税收的努力无异是杀鸡取卵,因此财政政策已经没有空间。”

同样迈入死胡同的还有货币政策。“巴西从上世纪90年代以来实施的货币政策就是盯住通货膨胀。所以在当下通胀高企的情况下,提高利率的目标其实就是降低通胀。”但在大宗商品出口收入骤减,美联储加息预期强烈的国际环境中,大量外资出逃导致的雷亚尔贬值,反而加剧了输入性通胀的压力。高利率非但没能降低通胀,反而增加了企业和消费者的借贷成本。

政治危机打击投资信心

直接打击投资者信心的,还有巴西的政治和腐败危机。罗塞夫总统支持率的下滑和巴西石油公司腐败窝案的持续发酵,都在不断消耗这个国家。“由于工党的连续执政,反对党以及民众对工党执政期间的贪腐和虚伪越来越不满。在今年年初,罗塞夫连任不到半年,各地甚至出现了上百万人的游行要求工党下台、弹劾总统。人们怀疑罗塞夫的执政能力,支持率一度跌到8%。”

“年初爆发的腐败调查也与工党、上届总统卢拉和本届总统罗塞夫有关。”目前,波及深广的巴西腐败大案,涉及到的企业已经包括巴西最大国有企业巴西石油、AG公司在内大型基建承包商及巴西最大投资银行BTG。“据巴西当地机构测算,今年这些牵连腐败案件的公司至少给巴西GDP带来了2.5%的负面影响,是最近几年来全球罕见的政治腐败直接影响全国经济的恶性事件。”方明表示。

褪色金砖巴西何时才能走出困境?目前恐怕谁都没有答案。“总体来说,现在政府也好,经济学家也好,研究机构也好,面临的是一个错综复杂的巴西经济现况,没有速效药能够立竿见影地挽救巴西经济。或许还是要用巴西人的传统思维‘巴西是永远有未来的国度’来等待巴西经济的未来吧。”方明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