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宏观经济总结和2016年猜想

author: wxmang

先说一句,我没有更多内部信息来源,所有数据都来自于国家统计局,人民银行和国家发改委网站的公开数据,至于我的结论和判断,也仅仅是一家之言,不可能全部正确。你就当玩笑看看吧。

一、2015年宏观经济总结

1、2015年GDP真实增长率可能不超过5%。

先看实证数据:

近20年来,我们的投资和出口增速大约都在20%以上,消费增速在15%以上,这时GDP增速在10%左右;

近三年来,投资增速为18%,消费增速为14%、出口增速为7%时,GDP增速是7.5%;

而2015年前三季投资增速16.9%;消费增速10%;出口增速是负1.8%。所以GDP增速不太可能是7%,仔细计算的话,GDP增速在5%是比较合适的。

其实如果单纯用用电量、铁路货运周转量、大宗商品进口量和库存量计算,GDP增速可能只有4%。

2015年前9个月,发电量只增长了0.1%,其中9月已降至-3.1%,前9个月的铁路货运量降至-11.4%,9月当月降至-15.6%。

发电和运力数据与经济增长率正相关。而产业结构决定这两个数据与经济增长关系,但不管是经济学理论还是世界各国工业化的历史经验都证明,建立在社会实物基础上的产业结构不可能快速变化。

其实实证数据也证明我们产业结构没有发生什么变化。例如2010年工业用电占比为72.0%,2014年为72.3%,2015年前9个月由于工业萎缩,下降到70.2%,所以今年工业用电量比例下降,是工业生产总量收缩导致的(其中近3年重工业用电占工业用电的比重一直保持在83.2–83.3%之间间,2015年前9个月略微下降到82.7%,这说明,在工业内部并没有发生显著的结构变化,这说明发电量的下降不是出于结构原因)。若是由产业结构变化带来的节电效应,宏观经济增长就不可能萎缩。所以那种认为中国用电量下降是产业升级,尤其是服务业大发展的说法都是自欺欺人。

他们自欺欺人的方法其实很简单:服务业在宏观经济中比重大幅度上升了,服务业耗能远低于工业,所以经济增长率与发电量的关系就不对了,这是中国经济从工业化社会转向以服务产业为主导的“后工业化社会”的主要标志。

但是真实情况是什么呢?2000年到2014年,服务业占GFP比重年均提升0.6个百分点,其中2012–2014年均提升0.9个百分点,2014年显著提升了1.4个百分点,2015年前三季度又猛升了3.2个百分点,以至于出现这种奇怪数据:2015年以来的新增GDP中,有85.6%是来自于服务业。但是详细一看数据,造假就露陷了:服务业的贡献率主要靠金融业,贡献了新增服务业增长的30%(在2015年股市跌汤起伏状态下,先不说对不对,假设能够说过去),重点是另一个贡献了服务业42%新增额,以及全部GDP新增额35.8%的是“其他服务业”,具体问包括什么,所谓专家一官员全部装聋作哑或者语焉不详。

2、2015年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趋势发生扭转。

中国经济增长长期靠三架马车拉动:投资、消费和出口。

先看投资,在产业不升级情况下,增大投资只会导致更大的产能过剩。同时我们目前投资收益率也在不断的降低,也即投资的边际回报下降,其实目前我国的投资边际回报几乎为零。也就是说,新的投资已经不能带来新的GDP的增长。再靠投资拉动经济已经不可行。

而且这种长期靠投资拉动的经济增长模式的后遗症是在传统制造业我们产能严重过剩,导致现在经济调整更为困难。再照方抓药,只能是饮鸩止渴。

中国制造业有两个支柱,一个是东南沿海的劳动密集型的制造业集群,特点是低技术、低成本、低附加值,主要通过解决大量就业岗位和出口创汇支撑宏观经济增长;而内地(东北、西北、西南)的资源型的重工业(包括煤炭,钢铁,水泥,玻璃,氧化铝,电力等等),为东部提供廉价的资源和电力,支撑整个宏观经济发展,同时支持国家基础设施投资。

现在这两个支柱产业都出了问题。东南沿海的制造业因为劳动成本开始上升,已经失去竞争力。过去十年民工的工资大概年均增长10%以上,长三角十年前民工的工资大概是1200一个月,现在是5000。其实不光是工资水平提高,摆房地产经济疯狂的影响,土地租金提高更快。总体成本上升,但是产业没升级,产品附加值没有增加,企业就很难维持了(想摆脱这种困境,产业升级是唯一出路,高附加值、高技术的产业才能吸收这种高成本)。

内地的重工业过剩产能的问题非常严重,东北个别地方其实已经不是断臂求生能够解决的了,可能需要断腰求生,GDP和财政收入都可能必须腰斩才能去过剩产能,轻装上阵,恢复元气。

至于消费,在三座大山没有搬开前,大规模增长的可能性不大。而三座大山是目前政策基础,无法动摇。目前我们消费占GDP的比重大约55%左右(西方国家在80%以上,一般发展中国家在65%—75%)。

再看出口,现在世界经济疲软,复苏乏力,导致我们出口疲软,出口增长率大概平均不到5%(而过去30年我们出口的平均增长率一直在25%左右)。而且就算是世界世界经济复苏,中国的出口增长情况也很难改善了。因为中国靠剥削农民工的低附加值低成本的制造业已经没有生存空间。(2015年前9月中国虽然还有超过4000亿美元的贸易顺差,但形成顺差的原因已不是出口的实物产品大幅度超过进口,而是由于进口大宗商品价格水平猛降,从出口工业品收购值看,前9月下跌了1.1%。所以在贸易顺差猛增的背后,却是后继出口乏力的现实)。

3、目前一部分企业靠安定团结贷款维持。

目前很多企业已经靠银行贷款来发工资,上交各种税费。实际数据也支持这个结论。例如2009年,居民净储蓄18.3万亿元,企业仅仅只有2万亿元的贷款净需求(企业贷款减去企业存款),而2015年9月末企业贷款净需求是23.9万亿元,21.9万亿元的新增额当中,有超过六成是2012年以后新增的。这说明企业的盈利能力严重下降。

这也就是2015年前9月经济增长下滑,而财政收入却增长了7.6%,其中非税收入增长率高达26.3%,贡献了同期财政收入新增额的51%,9月财政收入增长更高达9.4%的原因。(财政第一税源是增值税,第三大税源是营业税,都是从价征收的,即只要企业有销售收入就要缴税)。

这实际是财政部门通过非税途径,对企业搜山填海,竭泽而渔来完成任务,把多年来放水养鱼在从企业的财政结余全部收入到今年的收入。这种行为不可持续,因为财政收入必须建立在社会新增财富增长的基础上。

二、2016年猜测

1、2016年宏观经济增长速度会继续降低,其实这种减速状态会维持几年,不会在短期内改变。

2015年前三季施工项目总投资增速在5%以下,新上项目总投资增速在3%以下,按照投资惯性规律,在外部需求没有根本好转和财政政策没有特别转向情况下,明年投资增速很可能降到5%以下(实际上,9月的投资增速已经到7%以下了)。2015年出口前三季是1.8%的负增长(目前世界经济没有复苏的趋势,波罗的海干散货指数BDI10月末已经从8月初1220点再次跌回6月中旬的730点以下,所以出口的负增长很可能将在明年持续)。

如果上述明年上半年投资增速可能会降到5%以下,出口继续为负,消费增速也可能会从目前的10%以上下降一点,例如降到8–7%的假设成立,那么明年的总需求(按现价计算)增速不会高于7%,所以明年上半年GDP增速很可能进一步下降。

2、中央政府会继续在培养和发展新的支柱产业和产业升级上下大力气,给出更多财政和金融资助政策。

至于资助和支持的产业,其实大部分我都介绍过:智能装备制造和智能制造,核能产业和装备制造,轨道交通和装备制造,深海工业装备和深海油气勘探开发,卫星导航和通讯产业和装备制造,大飞机产业和装备制造,新材料,新能源,半导体材料和芯片,精细化工等等。

目前这种全民创业,全民创新的闹剧,不过是长江的一朵浪花,瞬间就会在大家记忆中消失,无足挂齿。

3、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并行发展的模式可能走不通了,国资委体制可能会发生巨大变化。

相当一部分国有企业会脱离国资委监管,国资委以后将主要是统计分析、数据预测和监事会职责。大量国企的运营模式将不再是政府一个部门或钱袋子,而只是政府参股的一个企业,而政府通过一些控股公司参股,退出对企业运营干预,也退出企业管理。这样未来的国企将获得真正的市场竞争地位,与民营企业平等竞争,除去国企承担的非经济责任和包袱,不然国企只有死路一条。东北国企尤其如此,承担太多的社会安定团结责任。其实十八届三中全会讲:要让市场机制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的作用,这是双刃剑,既是给民营企业机会,也是给国有企业松绑,最后谁得益还很难说,因为正面竞争,民营企业的技术储备,人才储备和管理水平,是无法与国企抗衡的。

4、2016年可能金融改革会真的起步。

要点是:降低准入,让更多的机构进来;利率、汇率、国债收益率逐步市场化,放开政府控制;加强金融监管,甚至可能统一成立金融监督委员会(合并银监会,保监会和证监会的建议,在2004年我们就已经给最高提出了)。

5、随着宏观经济增长继续下行,2016年货币政策扩张和财政政策扩张是不可避免的。

6、2016年可能去过剩产能将进入实施过程。

煤炭,钢铁,水泥,玻璃,氧化铝等等严重产能过剩产业将出现大量企业关停并转。其中巨型国企的产能退出将非常艰难,2015年一个二重,一个龙煤集团去过剩产能就搞得几乎山摇地动。(最近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宣布:年产超过7万亿元GDP的中国钢铁行业全面亏损,前三个季度大中型钢铁企业实现销售收入2.24万亿元,同比下降19.26%,实现利润总额为负281.22亿元,其中主营业务亏损552.71亿元)。

7、2016年将可能出现一部分制造业企业倒闭和失业情况。

因为就业指标是滞后指标,企业成本费用开支优先次序是:原材料、燃动力、工资、基本的管理费用、税收、利息、折旧、企业利润。当企业面临经营危机时,首先减少利润、利息、税收和折旧支出(这可能就是9月份现价工业增加值负增长,工业企业利润-1.9%,增值税-3.5%,企业所得税-4.4%,倒闭关门的工业企业还不多的原因)。但是如果继续产能继续过剩,需求萎缩,企业必然会走到连工资都发不出去,也没钱购买原材料和付电费的地步,工厂关门就是必然的了。

在目前的工业总产出中,工业增加值占20%,其中工资大约10个百分点,企业盈利占5个百分点,税收占3个百分点,旧占2个百分点。自2012年到今年9月PPI持续43个月的下行中,工业增加值已累计下跌了10%,即已经跌掉了工业增加值的一半,所以工业的税收与利润均为负数,可以预见,如果市场需求继续萎缩迫使PPI下行趋势不改,工业增加值就不能创造工资了。

实际上,2015年1、2、7、8、9这5个月工业创造的GDP现价环比出现负增长(其实按照西方标准,连续出现三个月的环比负增长,就已经可以被认为是构成了未来经济衰退的趋势);而且9月当月的PPI下落幅度超过了当月工业实际增长率,所以9月同比的工业现价产出,也首次出现了负值。由于工业是最重要的实体经济部门,工业的增长趋势,迟早也会引导整体经济向负增长过渡。

8、中国宏观经济未来几年存在从通缩转通胀的可能。

如果大量企业倒闭,大批生产能力被消灭,生产过剩将向生产不足转变,而我们已经向经济中注入了庞大的货币量(目前M2是GDP的200%),这些货币不可能被危机消灭,所以就将成为爆发严重通胀的诱因。

结论就是,2016年,我们还得熬,年年难过年年过,放眼世界,其他国家状态还大大的不如我们,我们应该还算可以安心的。当然微观上有的人会失业,会很难过。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