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贵的低贱:阿Q的命与“赵家人”的电线杆

撰文丨墨黑纸白
微信公众号:moheizhibai726
微信私人号:moheizhibai

我的文字从始到终一直在阐述一个问题,中国人对权力的依赖是超出了自己的生命,是可以交出自己的灵魂。读者可能看到这句话的时候,觉得这是一个无所谓的事,谁还能不听父母的话?谁还能不听“郭嘉先生”的话?但这恰恰是最要命的,以前有人来找我谈说:“你的文字应该多关注社会事件本身,而不是从社会事件中衍生出很多你子虚乌有的歪理。”什么是他嘴下的子虚乌有歪理?就是任何一件不公平社会事件的本质,其背后所讲述的权力无耻。所以读者们可能觉得无所谓,而他们会觉得很有所谓。

相关事件

事件一、微博热段子,周末和一个在省委萱萱部工作的朋友吃饭,我问他:“你们这些正规军怎么看网络上那些自干五?他回答:“就像赵太爷对阿Q那样——你哪里配姓赵?”

事件二、王小波先生在一篇文章里说:七十年代发生了这样一回事,河里发大水,冲走了一根“郭嘉先生”的电线杆,有位“无知青年”下水去追,电线杆没有捞上来,人却淹死了。这位“无知青年”受到了表彰,成了烈士。这件事在“无知青年”中引起了小小的困惑“我们的一条命,到底抵不抵得上一根木头?”(引号称谓为我个人修改)

事件评论

在我的公众号上,几乎每天都会有来骂我的五mao和自干五,当然他们骂完一般很自觉的就取消了对我公众号的关注,即便他们不取消我也是要拉黑的,省得整天举报我,幸而微信官方还算不错,并没有完全听信于这些五mao和自干五的举报,甚至还表示要严惩这些无耻的人,我感到很欣慰。但即便如此,我也无非是认为他们是一群没有膝盖的人,习惯了跪着,倒是“赵家人”比我还狠得认为他们是不配姓赵的人,这是令我惊诧的,毕竟古人云:打狗看主人。而今打狗连主人都懒得管了,主人还会帮着你去打,这实在是怪哉。那么事实是主人要帮你打狗了吗?我想并非如此。

我们仔细斟酌一下,什么叫他们不配是赵家人?这句话的含义不是他们不配享有和权力者同等的身份和待遇,当然这个他们是肯定享受不到的,最根本的含义是这样的人太多了,自然没必要把他们当人看,书上说:有权能有黄金屋,有钱能使鬼推磨。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丐帮的打狗棒也不过是在你眼前晃一晃,还没傻到真的要去打狗,狗打完了,这赵家人还怎么听万岁之词?又怎么让犬吠来抵挡民众的声音?有些人拿这个说事说这些五mao和自干五是“做狗都没资格的东西。”他们是听不进去的,毕竟有骨头在,有没有做狗的资格是无所谓的,重点是有骨头可以啃。

那么既然他们没有做赵家人的资格,普通民众有没有做鲁迅的资格?也是没有的,我连着写过两篇对鲁迅不逊的文字,很多人都来骂我,说我不尊重鲁迅先生,我想如果你尊重鲁迅先生那么你应该去学会质疑他,而不是去膜拜他。首先赵家人不会再让鲁迅拥有当年的万丈光芒,毕竟牌坊总是要因地制宜,因时改变其安放的,过了那个村,过了那个点,这牌坊就要移去了。你还抱着鲁迅的大腿希望有新的鲁迅出现,这实在是对鲁迅最大的侮辱,他骂了一辈子,死了还能发现,原来全他妈的白骂了,他能不伤心流泪?所以赵家人现在会说:“没有人有做鲁迅的资格,全民也没有听鲁迅骂的资格。”那么赵家人现在希望国人做谁?或听谁说?我想应该是胡适,但他们不是要让你学胡适的独立思考精神,也不是让你学胡适的“争取自己的权利/自由就是捍卫国家的权利/自由”这样对社会高度认知的视觉,而是让你学胡适宽容的态度,对于民国郑虎要学会宽容,要让他们循序渐进,而不是搞强行拆迁,这是赵家人希望你做的。

赵家人这种想法我是不反对的,不是因为我加入了赵家,打算跟赵家穿一条裤子,而是我不希望中国有任何大规模流血事件爆发,无论赵家人胜,还是别家人胜,或者庶民们胜,这个过程都是惨烈的。我支持民众宽容,但我更支持民主独立思考和对社会与自己的关系有高度的认知,在这种个人思维的不断进步中,社会的任何一种变革都将是平和的,是理性的,是不用畏惧被宵小们摄取成果的,也许改变很漫长,但却值得我们去追寻。

我们国人活得都太现实,现实到无法改变落后的思维而死心塌地地去依附权力,紧跟着赵家人的步伐,听他们家的留声机怎么播放优美的音乐,看他们家的戏台怎么演太平长安的戏码,或者是演别的国家多么的霍乱,品他们家剩下来的残羹剩饭,或者说随便丢一个财富的陷阱,然后人们拼命的蜂拥而上。我们习惯了服从,习惯到大多数人是相信他们家的留声机是最权威的声音,习惯到大多数人都相信他们家的戏台演的戏都是最真实的,外国人生活的太惨烈了,整天打仗。习惯到相信他们给的残羹剩饭是美味的,是可以享用的,而无法去思考我应该先吃美味的,他们应该吃残羹剩饭。

有人可能认为我这些话是个人臆测,昨晚有一位读者很苦闷的告诉我,他被套牢了几十万资金,是听了他们家的留声机轰炸般“稳狠赚”的宣传才投资的,但没想到他们的留声机突然戛然而止了,他们把渔网收走了,太欺负人了。我说:“你脑子里习惯了权威,目前这个阶段不适合做大规模投资,只适合做以小博大的投入。”他说:“是的,就是太他么相信他们了。”

有朋友前段时间问我:“借贷宝已经狂轰乱炸了农村,你怎么看?”我说:“我从不做任何投资或理财,因为我不相信他们,如同我不相信赵家人一般,如果他们打的旗号是都上了赵家人的留声机,屌吧?那我是打死也不会相信他们的,哪怕我的钱生了毛,我也不会给这样一家理财机构。”听说郎咸平也被殴打了,还是被中国大妈打的,这事闹的,妇女之友不是那么好当的,投资这个事儿都习惯服从权威,出了事才想到殴打为权威站台的人,早干嘛去了?当然,我们不认为我们的水平多高,所以才要相信所谓的经济学者也好,相信所谓的权力部门也罢,总归来说,我们是习惯了将自己的一切交给权威者,无论他是搞经济的,还是搞“郑智”的,这真不是个好习惯。所以你也别问我,那该相信谁,我不懂经济,也不瞎指挥,我只相信目前这个阶段不适合做任何大规模投资,别的不知道,哦,对了,还有我知道的就是我从来不相信他们。

前段时间还有人找我说:“你应该也是一个高尚的,爱国之人。”我很干脆地回答他说:“我不是一个高尚的,更不是一个爱国之人,我是一个自私的,一个效忠于自己权利的人,一个捍卫自己合法自由的人,同时也会给更多人灌输这个观念,这才是我写作的初衷,而不是所谓的爱国高尚分子。”是的,我不是赵家人,那么我应该爱“郭嘉先生”吗?答之曰:“有所爱,有所不爱。”一个不爱我的“郭嘉先生”,请不要跟我谈我应该爱你,凭什么?凭你高高在上?凭你泥菩萨一樽?凭你的荣誉身份?这些你可以去忽悠80后以前的人,请不要来忽悠90后以后的人,行不通。虽然你极力蔑视和宣扬仇视西方社会,但你不能否认你的教育和科技等等领域都在受他们影响,既然事实是这样的,你再去蔑视或拉仇恨,意义并不大,不如实实在在的做一些提高公民权利和福利的事,才是意识形态对抗也好,“郭嘉先生”们之间的对抗也罢,能够从中取胜的硬道理。谈爱国就不是一件精神上的买卖了吗?目前中国人就是这么现实,虽然大多数效忠于权力,但到了我们这代就只效忠于自己了。

那么我会为“郭嘉先生”的一根电线杆去玩跳水游戏吗?我需要通过这个来表达我是多么高尚的一个人吗?不会,爱谁谁,无论这个世界怎么变,一个不尊重国人的赵家人,永远只能被是被淘汰的一群人,我不仅仅坚信这个理念,同时还相信这并非是一个愿望。我相信赵家人比我更懂得这个道理,但他们不愿意把这些道理一遍一遍又一遍的说叨给普罗大众听,我愿意一遍一遍又一遍的说给读者们听,是因为这是他们想做却又不敢做的事,因为他们自己也知道没有任何改变的结局有多惨烈。既然他们得端着身姿,那我这没有身姿的人只好帮他们做了。昨天看了一篇评卢梭的一篇文章,该文章称:“卢梭文如其人,人是出身平民的“小人物”,对社会的不平等十分敏感,这是他写任何东西、表达意见的出发点。”我在给读者们分享这篇文字时说:“越是小人物,越要用你的思维进步,尽量去影响社会。”因为没有权力者会去心疼你一个小人物,更不要指望总会有人帮你去发声。

我不喜欢中国绝大多数圣贤的原因,就在于绝大多数的圣贤在教人怎么去服从权威,怎么去保护皇帝。我只喜欢杨朱和墨翟这两位圣贤,因为他们总是在教我怎样自由思考,怎样兼爱平等。目前咱们赵家人里大多是教你怎么去服从他们和保护他们的圣贤,实在是玷污了圣贤这两个字。可悲的不是他们想做圣贤,可悲的是即便他们不想做圣贤,还会有一群自觉从意识里去服从和保护他们的国人,这些人不仅仅是五mao和自干五,而是绝大多数普通公民,他们的理论依据是高尚的爱X情操。古语流传:上智下愚。大抵如此吧。

为什么不少人要选择高贵的低贱这种有名无实的高尚呢?单纯的归罪于无知,或者是对权力者的膜拜是不负责任的,简单的推罪于千年中国的基因流传也是不科学的,实质上来说是,人们不知道他们有权拒绝一种虚伪的高尚。是渔民教育的问题?还是社会大学的问题?人们为什么悟不到他们有权拒绝呢?大抵是习惯了将自己置身于罪卑贱的位置吧,从古至今中国普通国人都将自己处于最卑贱的位置,所以没有太多的奢望,但却有高贵的低贱这种高尚,没有太多的权利意识,而有太多的权力意识,我们以为权力只是赵家人的?不,是所有中国人的,赵家人只是享受权力,而所有中国人则是臣服权力,大家都在共享一个夜壶,分得出彼此吗?如果说可以分得出赵家人和普通公民,那么唯一可以思考到的是,他们在使用夜壶,而大多数人在端着夜壶,那么大多数普通人端着夜壶,是倒了里面的腌臜之物?还是洗了留在外表的尿渍?这都是旁枝末节了。

当然,我的理论也很卑贱,没有爱国者们高尚,但我却希望我的同胞可以拥有或争取更多的社会福利和公民权利,这既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赵家人,省得赵家人将来绝嗣,赵家人怎么看?普通公民又怎么看?请原谅我多年来,习惯性地远离高尚的不煽情文字,与诸君共勉,也与赵家人共勉。

2015—12—20落笔于墨辩閣

Advertisements

2 thoughts on “高贵的低贱:阿Q的命与“赵家人”的电线杆

  1. “中国的资本市场,是一个四层结构:散,庄,财阀,赵家人。财阀,就是人们经常听到的某某系,某某大鳄。而财阀背后,各有各的老板,这个比财阀还大的终极大老板,通常,被称之为赵家人。”

    随后,赵家人这个梗就华丽丽地出现了!话说赵太爷的儿子进了秀才,锣声镗镗的报到村里来,阿Q正喝了两碗黄酒,便手舞足蹈,说他和赵太爷原来是本家,因而这事儿让他也很长脸。BUT第二天,阿Q就被地保唤到赵太爷家里去了。

    见面的场景如下(画面略美你敢不敢看?):

    太爷一见,满脸溅朱,喝道:“阿Q,你这浑小子!你说我是你的本家么?”

    阿Q不开口。

    赵太爷愈看愈生气了,抢进几步说:“你敢胡说!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本家?你姓赵么?”

    阿Q不开口,想往后退了。

    赵太爷跳过去,给了他一个嘴巴。“你怎么会姓赵!——你那里配姓赵!”虽说老赵家在咱们算是稀有物种,名门望族,但毕竟也是一大家子人,平时你看不惯我我看不惯你的事情还是有的。这一家人,难免会出点小摩擦,有些时候,还会引发分门别派的家族纠纷呢~

    不过,毕竟是老赵家出来的,家庭纠纷自然不会像街头混混群殴一般直接而粗暴,而是移动棋盘上的棋子。表面上,赵家人自己只是摇摇扇子泡泡茶而已——毕竟,一家人嘛,打得太激烈成何体统?

    到了讲钱的场合,赵家人当然就更不可能让铜臭味直接沾染自己干净的手。此时,企业和财阀就成了那些可以移动或是被吃掉的棋子。

    看起来坐拥金山银山好不风光,可这些人是没资格做赵家人的——血统使然。不信你去问问马家人,就算光棍节一天能刷出来一千个亿,他敢说自己是赵家人了?

    2013年以来,赵家人们下了好几盘大棋,数了一下,棋盘上被吃掉的棋子好像已经有了三十多颗,说不定还有更多。

    当阿Q大着胆子,陪着笑脸战战兢兢地向村长赵太爷提出自己也想姓赵的要求后,赵太爷勃然大怒:“丫的!也不撒泡尿照照你的鳖形!你也配姓赵!“拂袖而去,撇下呆头呆脑的阿Q,怔怔地立在当场!浑身一阵阵地发冷!

    就是啊!即便你祖祖辈辈都活在土谷祠的隔壁,哪怕你家来赵庄时间与开天辟地一样早,只要你不是赵太爷一脉的红色基因,这村子哪里有你们立脚的份,头顶的是赵家的天,脚踩的是赵家的地,喝的是赵家的水,让你活着,已经是赵家天大的恩典!你还要姓赵,不是给鼻子蹭脸吗?

    唉!生来就是贱命,就是一个连个“姓”也没有的贱命!这赵庄人分三等,物分五类,你阿Q岂止无姓,连个名也没有,谁让你们是最下等的人呢?其他的好商量,唯独这个级别,岂是你可以逾越的?无奈的阿Q,除了感恩赵太爷让自己活着的恩典,似乎没有其他选择!

    妄议赵太爷?他是活腻歪了?

    时事移易,前几天,一个叫谢作诗的据说是个教授的提了这样一条建议:低收入者与穷困之人,可合娶妻子,简称共妻!是的,你生来是贱民,身份上烙下一个深深的印记,永远铭刻着,属于你的,除了认命,只有顺从无奈,还有惶恐不安,恐怕没有第二种选择!毕竟,你的父亲不是李刚!哪怕你患有间歇性精神病也好呀!什么玛莎拉蒂法拉利,茅台轩尼诗,香奈儿戴梦得……那永远是你可望不可即的!请你注意,想都不要想!

    你忘不了,儿子生下来时入户口,赵太爷死活不给盖章,难过得你跪在他家大门前两天两夜,还差点被他家的黑狼狗咬掉大胯上的肉!儿子考上大学时,你找赵太爷盖枚贫困生证明还要偷偷塞给那老毕养的两条香烟!

    你不会相信这世上还真的有平等这个词汇!

    所以,当谢作死说你不配拥有老婆,需要与人共妻的时候,你的泪“哗”地流下来了:“说得多好啊!这么真实的话,亏得只有教授才说得出!”

    所以,当谢某人告诉你就是社会最下等之人,比当年的阿Q还不如!你再有才华再有能力,也要晓得人分三六九等的事实,要正视自己处于社会最底层的现实,不要妄想着吃天鹅肉!

    一下子唤起了你的共鸣!你知道找到了知音!

    于是,你写信给大学毕业后在南方工地上扛水泥的儿子:别相信世上有平等一词,也别怪爹没本事,康师傅娶上几十个,令主任娶上几十个,就连咱村的假洋鬼子娶上十来个,那是他们的应该的!龙生龙凤生凤,咱只有打洞这个命!孩子,媳妇不好找就与别人合娶一个吧!看这样子上面领导提倡这个东西。记住,别不满意,你没看见那个徐纯合吗?还有一个叫秤砣给打死那个啥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