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你愿不愿意,2016年货币危机都会开始

财政总赤字率和国际收支是左右一国汇率的根本因素。
欧债危机的时候,欧盟决不放松对希腊债务的管控,一定要求希腊采取紧缩财政的措施,就是正确的选择。对于欧元区来说,应对未来的债务危机不是用更大 的泡沫覆盖前一个泡沫,唯一的出路是解决各国财政的可持续性问题,欧洲央行采取的量化宽松措施,不过是为欧洲弱国解决财政债务的问题提供了一个窗口期。
美国从2013年前后开始,就在压缩国债/GDP的比例,欧元区严控弱国的债务上升,而日本安倍晋三希望通过增加消费税来逐渐实现债务的可滚动,大家对未来都很清醒。
当然,欧美日有自有的优势,那就是他们的经济对投资的依赖性比较低,无论经济增长率如何,当经济增长对投资的依赖性低的时候,压缩负债对经济的冲击小得多。
可是,大部分新兴国家的经济增长严重依赖投资,当投资下降之后经济增长就会出现问题,这将带来失业等一系列严重的社会问题。最典型的是巴西等大宗商 品生产国,当资本流入的速度下降以后,国际收支平衡就出现了问题,此时,就面临两难选择:第一,继续加大负债增加投资,推动用本币表示的经济增长。这可以 暂时掩盖一些因为失业上升等带来的社会问题,但是,将走向长期的滞胀的道路,这种情形下的“胀”完全是因为货币贬值导致的,和需求根本无关,结果自然是本 国货币加速贬值。第二,紧缩财政,这有可能立即带来社会问题,预计只有很少数的国家可以做到,必须有各种特定的有利条件相匹配。到现在为止,只有俄罗斯在 卢布危机以后适度采取了收缩财政支出的手段,根源在于在西方制裁的情形下,俄罗斯的这个民族更加团结,而普京的支持率一直维持在高位,在这样的情形下,俄 罗斯可以采取一些极端的措施,民众也可以和普京一起共度难关。
即便如此,估计俄罗斯的财政收缩措施也难以持续下去,据报道,有很大一部分俄罗斯人已经买不起食品,这就是贫富差距恶化的国家当财政收缩以后的必然结局,当俄罗斯人的肚子顶不住的时候,普京如果继续收缩财政,就面临执政危机。
具备俄罗斯那样特定条件的国家终归是少数,注定无法通过紧缩财政的措施,最典型的是巴西,虽然巴西的货币已经下跌了四年,2015年更成为主要经济 体的货币中跌幅最大的货币,经济在萎缩,但从媒体报道来看,巴西依旧在寄托于扩大投资以便恢复经济增长,这注定是徒劳的,而且问题会越来越严重。
2016年中国开市的第一天,至下午两点左右,马来西亚林吉特兑美元下跌幅度约0.98%、印尼盾兑美元跌幅超过0.8%、人民币兑美元离岸市场跌 幅近0.76%、南非兰特兑美元跌幅超过0.7%;韩国按说已经跨入发达国家的行列,但韩元兑美元的跌幅超过1.3%(因为和亚洲国家的经济联系比较紧 密,在和亚洲的邻居“沾光”)。实际上预示着绝大多数新兴国家的货币在未来的一年中,无论你愿不愿意,都很可能遭遇货币危机,这本质是债务危机的爆发。
对于新兴国家来说,并没有很多的选择,一边是改革经济体制(背后自然是政治体制),一边是向深渊坠落。没有第三条路,委内瑞拉、阿根廷已经通过大选做出了选择,未来,更多的国家都将会做出自己的选择。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