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死 or 降低预期

辉格

我对基国前途和某党内部运作都没多大兴趣,不过基本判断还是有的,最近与朋友吃饭常有聊起,有些看法在饭桌上不容易说清楚,这里罗列一下。
1)基国未来一二十年经济衰退乃至整个文化萎缩的前景,似已明朗;
2)但依我看衰退不会以某种爆炸性方式发生,而是慢慢萎缩;
3)我也看不出什么理由可以预期政权会在可见未来崩溃;
4)许多人在谈论习作死和什么时候死的话题,我倒觉得习的做法可能是明智的(就维持政权而言);
5)经济衰退给政权带来的主要问题,不是民众变穷或挣钱机会减少而激起民变,在现行体制下,压制民众是相对容易的任务,慢慢衰退不会让该任务超出其能力极限;
6)主要麻烦将来自统治机器内部,衰退将减少用来供养这部机器的资源;
7)所以,假如衰退已成定局,那么合理的选择就是压缩财政供养负担;
8)在激励资源缩减的条件下,压缩财政供养负担而同时又不能削弱效忠激励,怎么办呢?习王似乎找到了一条出路:a)转变统治方式以缩减机器规模,同时,b)降低马仔预期;
9)先说第一条,自江朱以来当局的基本策略可以称为“鸟笼自由”,即容许一些最能立竿见影的刺激经济增长和物质繁荣的自由,同时确保政权不受威胁,而为了做到后一点,须精心构筑一个鸟笼;
10)结果是,随着经济规模和社会复杂度大幅提高,鸟笼的规模和复杂度也在加速膨胀,甚至膨胀得比前者更快(表现为财政开支比GDP增长快几倍);
11)只要经济仍在快速增长,鸟笼负担就不是问题,但现在不行了,所以必须缩减鸟笼规模;
12)缩减鸟笼意味着减少已经释放的自由,但这会损害经济进而减少财政收入,所以合理的做法是:优先削夺那些容易危及政权,管制成本很高,但财政敏感度较低的自由;习作死所针对的主要几个方面,互联网、言论、公益、民间组织,貌似都符合这几个条件;
13)对照社交网的自我审查容易理解这一点,新浪和豆瓣代表了两种审查风格,微博为了保留了更多言论空间,同时将风险控制在生存线之下,就不得不构造了异常复杂的审查机制,问题是成本太高,豆瓣负担不起,只好用简单粗暴的审查方式;
14)同理,为了将鸟笼成本控制在可负担水平,习必须改用简单粗暴的管制方式,管起来太麻烦的干脆简单封杀了事;
15)再说第二条,缩减统治机器成本的另一个办法是,先大规模降低马仔们的预期,然后用已经缩减了的激励资源去满足被迫降低了的胃口,以继续维持效忠激励;
16)所谓反腐,首先就是降低马仔预期:大开杀戒,让所有马仔都吓得尿裤子,心想能把命保住就不错,能捞多少油水以后慢慢说;
17)其次,杀掉一批最肥的马仔,可以腾出大量可供重新分配的资源,用来供养和激励剩下的马仔;
18)当然,尽管我觉得习王基本策略对头,但执行过程要掌握好适度和平衡也不容易,不小心玩死也不是没可能,我的判断是可能性不大,不过因为我完全不了解习王的具体背景和手腕,这个判断也只随便一猜而已,反正死活关我屁事。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