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静不夏:如何遏制绝望所致的恐怖活动温床?

撰文丨墨黑纸白
微信公众号:moheizhibai726
微信私人号:moheizhibai

这不是第一起,也不是最后一起,在我们的社会体系不健全的时代里。这不是我第一次评这类报复社会性恐怖事件,但我希望这是我最后一次评这类事件。我从未为这些报复社会的人开脱过,但我确实在评此类事件时思考过,为什么这些人知道首恶在何方,却还要伤及无辜?这是我所不理解的,但又是我所知道的社会。正如有些人还在与我侃侃而谈,民主对于我们这样的大国,慢一点真的没什么,但惨烈的社会报复面前,我真的觉得越慢越让人揪心。正如我所期望的舆论和“丝法”可以真正为民所立,若此,是否可以减少此类恐怖活动?是否可以让一个人不用去绝望的带走其他无辜生命?

我不是赵家人,所以我希望有一个公平的、民主的、法制的、言论自由的社会,以避免此类事件再发生以及无辜的人不用沦为牺牲品。在此,我还是希望我们每一位普通公民,如果你遇到了绝望的事,请保持一颗积极乐观的心,如同你已经丧失了理智,请不要为难和自己一样苦逼的普通公民,也请普通公民可以善待自己身边的弱势群体,为自己有一个不用不知道哪天就会沦为牺牲品的社会环境而做些思考。

新闻事件

事件一、银川市公交公司301路由贺兰县天骏花园开往银川火车站的公交车,行驶到109国道贺兰县金盛国际家居广场门口时,突然发生火灾。经核实,目前事故已造成17人遇难,另有32人受伤,年龄最大者65岁。5日16时30分许,在与警方僵持两个多小时后,犯罪嫌疑人马永平在贺兰县被抓获。相关资料显示:马永平在事发前半小时发“我为什么直面死亡”,并贴出欠条和“绝笔信”,称三年被拖欠20多万元工资,找贺兰县、洪广镇和工头被反复推脱。

事件二、1月5日早上7点多,新乡市解放路上中国农业银行门口围着很多人,一位老汉吊死在银行大门前,民警拉起了警戒线。知情人说,死者姓熊,50多岁,周口人,儿子在新乡上大学。一个月前,熊老汉来到新乡,准备做烧饼挣钱贴补家用,并供养儿子上大学,来时从家里借来一万块钱做本钱。由于还没有看好做生意的地方,老人就把钱存到了银行,没想到前两天他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 发现自己的钱被骗,昨天下午,熊老汉先后找到银行和警方,得到的答复,让老汉心灰意冷。对于熊老汉的突然离世,大家心里都感觉很不是滋味。

事件评论

这两天还有很多五mao在苛责我对甘肃“巧克力事件”评论的态度,认为我是一个不懂得尊重法律的人。包括我一个新闻系的同学也在我的博客上留言质问:“你认为超市老板应该赔偿那个跳楼的女孩家里85万吗?这应该吗?”对于五mao们这里我就不再做搭理了,我对我这位同学说:“发现了,若无怜悯,把东西留下来,让小女孩走,不要跟穷人斤斤计较,他们是光脚的,你个穿鞋的至于吗?最后的结果是郑虎背负着社会性不仁,商家背负社会性不义,穷人则只能选择自杀,相比起来哪个更应该?问题不要单一来看 。”

我并不是一个不尊重法的人,只是我每天写时评,看到了太多社会不公的事,我所感受到的是,中国在目前这种法制社会没有完全构建成,社会监督依然羞羞答答,民众权利以及维护自身利益相对薄弱,弱势群体定义为2亿国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的时代里,我们真的不应该仅仅以法为中心,而不去讲理,请注意这个理并非人情,我厌恶中国的人情社会,我所说的这个理是公理。一个“丝法”不独立的国度,人们如何去相信这个“丝法”是公正的?一个社会的“丝法”不是简单的对犯罪分子判刑,或者对官老爷们法外开恩,“丝法”存在的意义应当是营造社会公平的范畴,甚至是更多的关注底层人的诉求,给予他们需要时的低门槛。对于穷人,对于绝望的人,我们不能为他们搭建一个至少可以感受到生命尊严存在的社会环境,我们每一个人都难以逃脱这种人性之罪,以及规避不知何时会发生的恐怖活动。

当很多人在责问我对那位少女太过宽容的时候,宁夏发生了公交纵火案。当很多人在纠结为什么有些底层人如此暴虐的时候,新乡一位上当受骗的底层人只能选择死亡。有人说:“生命就是这样,竞争就是这样,不残酷不足以体现人类社会的进步。”我不知道有些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丧失了对人性的反思,对社会温暖的期盼,当然我所知道的是也许是他们习惯了这个冷酷无情的社会,也许人与人之间不需要那么多的温情,于是回到了我开篇所提到的问题,“为什么这些人知道首恶在何方,却还要伤及无辜?”

宁夏事件,与之前的厦门事件,以及更多类似事件并没有太多不同,他们把所有的不满推脱给这个社会,他们把所有的怒火发泄在和他们一样为生活奔波的人们,他们认为这个社会不应该对他们如此冷酷……有人说:“这类人不足以去同情。”但问题不在于事后他们的恶值不值得原谅,问题是已经有很多人在他们的手中丧失了生命。底层人何苦为难底层人,这是我最不愿看到的一幕,也是我极为心痛的一幕。当这类事件频发的时候,还不能引起我们的反思,我们已经在无形中为高墙添瓦。

可怕的是不仅仅是会产生这类走极端的人,还会产生很多思想走极端的人,譬如那些吆喝着回到“矛时代”的人。国人的心魔应该如何解释?刘瑜说:“人们习惯于用郑智或社会的压制来为自己的沉默辩护,却往往忘记了正是自己的沉默在为这种压制添砖加瓦。我们尽可以堵上自己的耳朵或者捂上自己的嘴巴,但是当房间里有一只大象时,它随时可能抬起脚来,踩碎我们天下太平的幻觉。”

我们的心魔依然既是对权力的恐惧,又是对权力的崇拜,是无法走出权力至上的千年怪圈,也正是五mao们所谩骂我的“夹带私货”,我知道这些五mao们赚的是歌功颂德的钱,但大多数普通公民并没有去赚这些钱,为什么被拉去垫背的不是这些五mao们而是普通公民?因为他们比普通公民更懂得如何去规避风险,他们比不愿意思考我们社会应该如何正常化的普通公民更懂得因此所制造出来的人性之恶。所以他们寡廉鲜耻地选择为高墙添砖加瓦,普通公民也要和他们一样吗?

相关资料显示:纵火者马永平在微信朋友圈贴出今年元旦手书的“绝笔信”,“想不明白事情怎么会到这一步,我想我不是一个冲动的人,也不是一个神经病患者,更不是一个嗜血的恐怖分子。这都是你们逼的,逼得我活不成了。”马在信中直指包工头丁某,还有洪广镇政府、贺兰县政府,称三年被拖欠20多万工资。马永平曾自述,因为这些债务和利息,他“妻离子散,有家不能回”。他还表示,他曾找过洪广镇镇长,镇长说跟丁某协商,没了下文。他找到贺兰县政府,门卫听说原因不让他进;他找劳动监察大队,丁某不接电话;他找贺兰县法院希望起诉,法院人员告诉他首先要交起诉费八千,他感叹,“天啊,现在我连80元的生活费都没有”。

于是有了这样一种声音:“当人连最基本的权利都不能保障时,他有权利采取措施争取,为了中国几百万在寒风中受欺骗和暴力胁迫的农民工。”知道当我听到这样一种言论的时候我的心情有多么沉重吗?如果这样一种方式被其他绝望的人效仿,我们的社会会成为怎样一种状况?禁言和禁止评论可以阻挡这种来自绝望者的恐怖吗?不仅不能,反而还会有更大的伤害。那么为人最基本的权利做保障的人或者集团忙什么去了?马永平要让这个社会为他背负活不下去的责任,但马永平这样的人永远不知道其实大家并没有什么不同,如同王宝强这厮要全国人为他做主,他自己却去玩磕头一般,全国人自己有主可做吗?为什么我们都是到最后的时候,才会怒骂老天不公,甚至是报复社会?有人经常说我谩骂郑虎不对,请放心,总有一天我也得被闭嘴,你可以继续歌功颂德,你可以继续捧他们的臭脚,但我们大家还是一样的,在一个火药桶一般的时代,每个人都充满了火药桶的气息。

甘肃巧克力事件,我在争取弄明白一件事,我们普罗大众何时可以不以暴虐来对抗冷漠?无论是围攻超市的民众,还是辱骂孩子的商家,抑或当众打骂孩子的父母,顺便提一下挨打的市长。从曾经的麻木,到后来的群情激奋,再到一个人的恐怖主义,我们真的只剩下暴虐来消除这个社会不公的办法了吗?不,不应该如此,只要底层人不要再为难底层人,这样松散的力量才可以凝结起来,倒逼他们为我们的社会营造一个公平的,不必绝望的,让他们感受到不改变就被改变的问题严重性。我所说的这种并不是去火烧赵家楼,而是要用最基本的公民心态,来让赵家人知道,我们并不是只会欺负同类。

有读者劝我说:“不要写这么多讲理的文字了,现在中国人大多都是暴民,义和团意识浓郁,你这样忧心不会有人心平气和的去看,反而会招致灾难。”我很了解这位读者的意思,但我无法选择去沉默,尽可能的去影响到一些人,就可以让更多的一些人为社会的进步做一份尽己所能的努力,哪怕依然恐惧不敢发声,但已经可以开始思考,这种进步也许看起来是微不足道的,但却是意义重大的,来自我们每一个人心中对社会最基本的观察。

也请绝望的人,给中国人再多一点的时间,大家觉醒还需要一些时日,我们并不是不关心你们,有时候确实能力有限,但你要相信,正确的路即便太他妈的艰难,我们的选择依然是,难,他妈的也要走下去。宁夏公交纵火事件,我想争取弄明白一件事,当我们明白了“绝望阶层是社会恐怖活动的温床” 这件事后,尽己所能的去打破这样一个温床,对于我们每个人来说都是一件值得去思考的事, 以免继续底层人为难底层人的灾难重发。

其实和我交谈过的一些赵家人也很关心这个社会的安全问题,他们也希望我们的社会可以和平发展,不要有那么多的无论来自官老爷还是来自普通公民所制造的人祸,他们也跟我说“民主不能太快,否则会乱”,他们也在关心底层人的生活喜悲,但是他们无法舍弃至高无上的权力,从而无法为真正构建一个和平、理性、不放弃任何一个人的社会去做一些质的改变。但是我明显能够感受到他们也需要这样一个社会,即便他们是赵家楼里的人,包括胡叼盘。连看门狗都有这样的摇摆之心,可见赵家人也是很纠结未来是怎样一种结局。我们都不希望战乱,我们都不希望不稳定,那么我们每个人的思考,每个人的声音,每个人理性的对社会事件进行传播,都是促进赵家人自我改良的一种力量存在,让他们不得不禁锢权力,不得不受民众监督,不得不为这个社会人的基本权利进行保障。就坡下驴也是一种创造历史,这是我一直对赵家人说的话,也是一直想对普通公民说的话。

所以掀翻这样让一个人在绝望中去制造恐怖的温床,虽然不可能从赵家人做起,还是要从我们每个人做起,吃饭、赚钱、娱乐,这不是生活的全部,时刻关注社会的动态,关注我们生存的环境,这是生存之外最为重要的事,当然这算我一家之言。有人说:“你以为你写几个破字就可以改变社会?图样图森破。”不管你信不信,我做到了一些改变,让权力者曾经傲慢的头颅低下过,也摘过一些富商、恶吏的王冕,我作为一个90后坚定的认为,这个社会绝对不是人们要去适应它,为它改变,而是这个社会应当与每一个人共同存在,相辅相成,单纯的要人们依附于它的时代应当终结了,前提是你的意识里不再将你视为一个卑微的个体,你时刻相信自己的坚持是可以改变这个社会的一些不公。

一个人的力量太过于渺小,渺小到无法改变就要去打破这个社会,这种情绪是不可取的,一个人的恐怖主义只会让它们笑得更加猖狂,一群人的理性思考才能让它们瑟瑟发抖!底层人,不要让底层人畏惧,不要让权贵们兴奋,这个社会才会有质的进步。

对于新乡那位自杀的熊老汉,我相信大多数人都会为你的无奈离去而感到惋惜,当然大多数人也会感谢你并没有像马永平一样去伤及无辜,虽然你无法被这个国家的正史所记载,但我这样和你一样在底层的人会在我的文字中记录你的离去,王侯将相们的光辉历史交给那些御用文人们。艰难地活着的大多数普通公民会为这个社会的未来尽量争取到一个不必让你这样绝望的人只能选择死亡,虽然这个路很长,但有人一起坚持就一定会迎来一个真正和谐的社会!

2016—1—6落笔于墨辩閣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