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俊山大案背后的较量(完整版)

1401192247322320--ss4

谷俊山河南“将军府”

2015年8月10日,中共官方宣布前总后勤部副部长谷俊山犯贪污罪、受贿罪、挪用公款罪、行贿罪、滥用职权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中将军衔。这个系列报导披露谷俊山在一张遮天蔽日的关系网中令人震惊的贪腐细节,以及总后勤部政委刘源等人为拿下谷俊山几经磨难的曲折经历。

谷俊山大案内幕系列之一:惊人的贪腐细节

谷俊山案情刚曝光的时候,媒体称他是军史上最猖獗、最疯狂的“军老虎”,并封他为“军中第一贪”。但随着徐才厚郭伯雄案情的曝光,显然谷俊山还不够格“第一贪”。即使这样,其贪腐程度也足以骇人听闻。

抓捕和抄家

2012年2月3日下午3时,谷俊山在北京军用机场乘坐军用专机到山东视察基建时,被守候的中央军委直属警卫部队拘捕。谷俊山当时故作镇静说:“不是在开大玩笑吧!”当谷看到中央军委签发的拘捕证时,语无伦次地说:“是徐主席(当时的军委副主席徐才厚)签发,是廖部长(总后勤部部长廖锡龙)、刘政委(总后勤部政委刘源)派人来抓我……”

谷被押送中央军委在松山军事拘留所途中,人已瘫软、失禁。此事成了军方高层的笑料。这是《动向》杂志2015年4月文章中披露谷被抓捕的细节。而《凤凰周刊》披露,在移交司法候审的日子里,关押中的谷俊山有段时间每天都会“哭上好几个小时”。

2013年1月12日深夜,谷俊山的老家被查抄。20多名身着便衣的武警,排成长长的两排,相对而立。一箱箱军用专供茅台,通过这条人手流水线,被传送到门前两辆绿色军用大卡车。

此外,被查抄的还有一艘寓意“一帆风顺”的大金船,一个寓意“金玉满盆”的金脸盆,以及一尊纯金毛泽东像。

查抄从下午1点开始,连续两个晚上。各种财物装了整整四卡车。抄家的武警白天清查登记,夜里装车,“怕老百姓看见影响不好”。

这是财新网2014年1月长篇报导中披露的抄家细节。

而《凤凰周刊》2014年4月披露,“谷俊山老家抄出的1800多箱茅台原份酒,有100年陈,有50年,有15年的,还有11张东北虎虎皮,几十根非洲象牙,这些东西都是谷俊山不要的东西,在北京会所住宅放不下,才派人放在老家藏匿。”一接近专案组的人士说,“办案人员起初搞不清谷俊山财物藏匿何处,后来由为谷俊山豪宅服务的当地人带领,才从别墅墙基等处挖出大量赃物,仅黄金就足有400公斤。”

400公斤的黄金是什么概念?2015年7月18日,中共自己公布黄金储备为1658吨。

送礼搞关系

官方资料显示,谷俊山1956年10月出生,是农家子弟,其父谷彦生1990年去世,有六个孩子。

谷俊山是河南省濮阳市孟轲乡东白仓村人,小时候就读东白仓小学,初中在南里乡中学就读。谷俊山初中毕业不久17岁入伍,在沈阳军区服役。

根据财新网的报导,谷俊山“会来事”,会搞关系,在当时部队的全团有目共睹。报导引述战友的话说,谷俊山工作能力和技术水平一般,不踏实,爱走上层路线,为很多战友不喜。在全团党员评议中,谷俊山曾多次获得“差”评,曾遭到时任团副政委张龙海的公开批评。

但谷俊山对张龙海的女儿张素燕展开爱情攻势,得到张素燕的欢心,虽遭张龙海反对,两人最终成婚。

1985年6月,中共“百万大裁军”。为避开裁军,张龙海通过关系将谷俊山调到河南濮阳老家军分区。谷俊山被安排搞第三产业,擅长迎来送往的他如鱼得水。

“如果不调回濮阳军分区,还在16师,以他的水平和能力,顶多也就是排级干部转业,干不上去。”一位谷俊山昔日的老上级说。

报导说,谷俊山凭藉地方支援部队建设的政策,跟中原油田有关人员很快拉上了关系,从中原油田购进大量平价钢材、木材、原油,然后高价倒卖,获利颇丰,然后到处送礼,赢得了军分区领导的赏识。

一位曾与谷俊山相熟的濮阳老干部对财新表示,谷俊山最大的才能就是走上层路线、拉关系。“他到领导家去一趟,就知道人家缺啥。会这一手,多硬的领导,都能让他腐蚀了。”

谷俊山早年在河南濮阳军分区还是个副营职军官,为了顺利晋级,谷俊山不惜借高利贷送礼买官,最后当上军分区后勤部部长。据谷的战友对《凤凰周刊》透露,“谷的人生哲学,只要有钱,没有办不成的事,几乎都可以做到路路通。”

1994年济南军区有首长来濮阳军分区检查工作,谷俊山负责后勤接待,受到首长的赏识,当年谷被调到济南军区生产办公室任副主任,正团级职务。从此平步青云。谷俊山后来升任济南陆军指挥学院副院长,副师级职务,并得到国防大学进修的机会。

2001年7月谷俊山调到北京,担任总后勤部基建营房部副部长,两年后晋升为少将军衔。

2007年6月他出任总后勤部基建营房部部长,全军房改办公室主任。

2009年底,谷俊山升任总后勤部副部长,2011年“八一”前夕,晋升中将。

谷俊山还被指为了升官做假履历。一封揭开谷俊山案黑幕的“就谷俊山案无法深入致全军指战员的公开信”指谷俊山的档案有五处造假:

一是年龄造假。他的出生日期先后由1952年改为1954年,再由1954年改为1956年,先后改了三次。

二是立功受奖造假。1993年他的任免表格上填的是1992年立了第一次三等功,而1995年又填的是1988、89、90、91、92年连续五次荣立三等功。

三是学历造假。他没多大文化,却填为空军第二技校毕业,后来又填成河南濮阳教育学院毕业,再后来又改为中专、大专、在读研究生,直到成为教授、博士生导师,一连串的头衔都有,但都是假的。

四是子女造假。他档案里只有一个女儿,可是总政干部部门电脑上,能查到他还有个儿子,都大学毕业了,按规定超生是要“双开”的。全军每年都处分造假的人,怎么到谷这里就没人管了?特别是他职务升高以后,要改档案,必须经过相应的领导和干部部门,如果没有领导发话、干部部门操作,他能改得成吗?对这些问题,军纪委不断地进行敷衍,在通报上只发了一个他是1954年出生,一带而过。

五是家庭出身造假。谷俊山的父亲是个普通农民,有次他在南京雨花台烈士名单上,看到有个烈士的名字与他父亲相近,就让濮阳民政局给他发烈属证,说他父亲是烈士。雨花台上的烈士,都是1949年前牺牲的,谷俊山是1952年出生的,何况后来又改为1954年、1956年,他父亲去世多少年才有他?世上有这样的逻辑吗?但是有军委领导撑腰,他就可以瞪着眼睛说瞎话。

《凤凰周刊》记者2013年曾找濮阳市华龙区等部门核实其为父亲办理烈士身分的细节:谷俊山亲自打电话给河南和濮阳市民政系统落实此事,并在濮阳为其父修建了烈士墓,修书立传。

全军土地一人审批

北京玉渊潭公园樱花节,是这座城市最绚烂的景色。在玉渊潭北岸,坐落着北京城最贵的楼盘——钓鱼台七号院,这一楼盘曾在2011年夏以每平方米30万元人民币的天价声名大噪。

据财新网8月10日披露,这一地块在当初征地时,使用的竟是国家重点综合科研项目“军盾一号”的名义。这是谷俊山的“遗作”之一。当时谷俊山强拆民宅,低价征收125亩土地,竟将一半土地以每平方米3500元的价格卖给开发商,这片被“军转民”土地,后来盖起了超豪华商品公寓“钓鱼台七号院”,2011年开盘每平方米价格高达30万元,创下全国纪录。

报导称,谷俊山曾定下规矩,地产商从他手里拿地,中间差价的利润,六成归他所有。

不仅如此,谷俊山还要求开发商,在“军盾一号”项目的另一半地上,帮忙建设11幢豪华别墅,被称为“钓鱼台六号院”,当中有一套就被谷行贿送给徐才厚。2014年3月15日,军方调查人员就是在该别墅——2000平米豪宅的地下室,抄走了徐才厚疯狂聚敛的财物,其中仅现金就重达1吨。

《人民日报》去年11月11日称,谷俊山多次在有关军方的土地出让中收受回扣。在其河南老家濮阳,谷俊山家人攫取的土地和开发的楼盘“远近闻名”。他与地产商的“六成约定”,一经披露,便引得舆论大哗,不少人感叹:“难怪房价这么高。”

前述的“军盾一号”只是冰山一角。全军所有土地的所有人都是总后勤部和中央军委,审批往往就是主管基建的副部长谷俊山一支笔。于是军队的房地产成为军中硕鼠最丰盛的美食。中国房地产黄金十年,也是谷俊山等人把持军队房地产开发、疯狂敛财的十年。

凤凰记者钟坚2014年因谷俊山案采访了一位上海资深律师。他谈到部队的房地产是军方价值最为丰厚的资产之一,其来路复杂,比如部队用地大多是国家无偿划拨或调拨的;有的是建政时期从国民党政府和军队中接管;有的是“文革”前政府拨给部队使用的,甚至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部队搞农副业生产借用或征用地方的山地、农田和草原。

无论在北京、上海,还是广州、杭州、青岛,甚至远在新疆的某地城市,军队的营盘几乎占据了这座城市的最佳黄金地段。六十多年过去,这些庞大的地产资源以几十、甚至上百倍的几何数增值。

在这些军队房地产“军转民”的过程中,开发商需要向军方缴纳一笔土地补偿金。分管军队营房基建和土地开发的谷俊山,实际上是这笔天量土地补偿金的支配和使用人之一。谷俊山集房产开发和土地审批与一身,大权独揽。属下各军区、军兵种部队想要申请营房修缮基金,谷俊山都要雁过拔毛,调拨经费需要向他上香进贡。

钟坚举例披露,总政歌舞团向总后申请扩建歌舞团的排练厅和排练楼,预算为8000万元,谷俊山下拨资金1.9亿元,同时向该歌舞团基建负责人索要500万现金和5公斤黄金。

《动向》杂志称,2009年7月至2011年1月,谷俊山在出让北京、济南、杭州、上海、福州、武汉等地58个城市黄金地段的军方土地,从中侵吞独占近300亿元,分别存放在私自开立的32个账号内。

将军府和数百套房产

谷俊山家族在河南濮阳的“将军府”和别墅群被曝光后曾轰动一时。

2014年初财新网报导,濮阳闹市区的“将军府”系谷俊山小弟谷献军占用东白仓村13亩集体土地所建,名字是谷俊山所起。

这座被当地人称作“故宫”的“将军府”气度非凡,由故宫设计院的工程师亲自设计,仿照故宫建筑建造。主楼三层,配楼两层。门前回廊、室内的精美雕梁画栋,也出自故宫画工手笔。从2009年动工直至2011年夏天初步竣工,耗时两年有余。

整个“将军府”空中了望很像一把手枪。主楼阶前,有两尊站立的汉白玉大象,偏房前是金元宝造型的喷水池;后院有亭台、花园,长长的回廊蜿蜒期间;靠南围墙边的一溜房,专供管家、佣人住宿。

而相对静谧的谷氏马颊河别墅区亦是奢华无比,占地约20亩地。该建筑群有七栋别墅,六栋分属谷氏家族六位兄弟姊妹,余下一套谷献军小弟计划送人。

2011年秋,别墅修建装修完毕。搬家之时,濮阳市多位领导登门捧场,盛况空前。

据介绍,每套别墅都是独立的四合院,主楼三层错落,红柱回廊,飞檐峭壁;置身其中,宛如古色古香的老北京城。庭院里种着从外地运来的各色名贵树木,院里车库、电梯以及佣人房和食堂等一应俱全。

七套别墅中,谷献军家的那套占地约三四亩,尤为奢华:一层六卧两卫两厅,客厅约80平方米,餐厅也有30多平米。楼上谷献军住的卧室,号称总统套房,仅红木家具就价值数百万。

2014年11月22日,中纪委官网发布文章谈“遏制房地产领域腐败”,首次曝光谷俊山有数百套房产。

据《凤凰周刊》披露,靠近北京万寿路一带的太平路22号总后设计院内有谷俊山的一处隐秘会所。一位曾到过该会所的知情人士描述:“谷的住宅在设计院内一个角落,原址是一个假山花园。为了不引人注意,设计者在通往谷俊山住处的外围和小路两侧种上碗口粗的竹子,生性喜温湿的竹子原本不适合北方水土,设计者特意在竹林下铺设了热力管道,以便竹子生长。高大的竹林将谷俊山的住宅遮得严严实实,若不是有人引路,外面很难发现这里还有住所。”

据悉,竹林深处的住宅旁边是一座礼堂式样的会所,两者相连,谷案发后,住宅和会所已被办案人员查抄。

这仅是谷俊山在京城众多房产的一处。北京紫竹院公园附近谷的一处会所位置优越,环境幽雅,院落外观呈现古、现代混合风格。谷俊山这样的会所不止一处,对外以“将军府”或“将军俱乐部”相称。

知情人士对《凤凰周刊》称,谷俊山不仅在老家藏匿大金船、纯金毛泽东像等物,还用受贿所得金条铸造了三尊几十公斤重的金佛,放在北京会所,其中两尊已送出。在受贿后期,谷不收金条而只要金粉。


谷俊山家族在河南濮阳老家的别墅区。马颊河别墅区,占地约20亩地。(大纪元资料室)

罕见的行贿罪

谷俊山因为他揭发他人犯罪行为,“具有重大立功表现”,免遭一死。相比其他落马的“大老虎”,谷俊山有一条罕见的“行贿罪”。军报在公布谷案当天批谷俊山作为总后勤部原副部长,“官至中将,位高权重,自认为是座‘山’,背后还有更大的‘山’,没人扳得倒他”。

这些官方报导证实了海外之前的报导:谷俊山落马咬出了徐才厚、郭伯雄,徐、郭二人也是谷俊山行贿的主要对象。谷俊山之所以能在8年中升5级,由校官升到中将,晋升至解放军总后勤部副部长之职,正是他向徐、郭奉上了巨额的贿款买官。下面是谷俊山行贿徐、郭二人的一些内幕。

四川日报报业集团旗下的时政类月刊《廉政了望》2015年1月22日报导称,“谷俊山被正式宣布调查前,尽管自知大势已去,但仍欲作最后一搏,多次送给徐才厚贿金,共计达4000多万元。”

报导称,但谷“进去”后,被挖出的问题越来越多。谷也越来越感觉到,“没人能像承诺的那样保自己,开始如实交代问题,包括几次行贿徐才厚上千万元的情况”,牵出了徐才厚。

一知情人士对《凤凰周刊》称,谷送礼方式是“准备一辆12缸的奔驰600,里面放上上百公斤的金条,车钥匙直接给送礼对象。”“谷得知其主要靠山X(徐才厚)对女儿十分怜爱,就一次送了几套豪宅给他女儿。”

“凤凰”还称,谷俊山用在军队房地产开发中的获利进贡徐才厚等人买官,每一次行贿的数字都在千万以上。

而《动向》杂志2014年5月称,谷俊山交待,在存有挪用、侵吞公款的帐号中,开出100万元至2000万元现金支票110多份。其中,在2009年11月给徐才厚女儿结婚礼券2000万元、徐才厚生日开了200万元现金支票,直接打入徐的帐号,另为徐的情妇在杭州买了一幢近800万元的别墅等。

谷俊山在2009年至2011年转让军队土地中获利后,用其中16亿元、222套住宅分送给各军兵种、各大军区上层。

2010年10月初,谷俊山还挪用侵吞公款2000万元人民币外汇,从香港市场买入1盎司重枫叶金币、白金币各200块,从瑞士订购劳力士手表200块,用作“欢送退休将军的纪念品”。

在《凤凰周刊》披露的徐才厚案中,某行贿人找到徐才厚的老婆赵某表明心迹,一开始,赵某认为是普通的上海房产,表示不要。但对方安排其到上海实地一看,这是四套打通的师职军官经济适用房,房间装潢豪华,地段也很不错,赵某这才欣然收下。事后查明,该房产是谷俊山弟弟“进贡”的。

谷俊山在郭伯雄身上也没少花钱。2014年4月,“总政机关几位干部”的公开信揭开了郭伯雄案的黑幕。其中披露,“越到后期谷俊山巴结郭伯雄更(越)卖力,他在总后营房部招待所专门给郭家设了个特供点,郭的亲戚朋友来京都在那里接待,山珍海味随时供应。郭的女儿下海时,郭同谷俊山说,你要帮她起好步,谷很快给她送去300万现金,并给她帐上打了2000万元。后来,他看到总装的人帮郭伯雄女儿做买卖,一次就赚了几个亿,不好意思地向郭保证,每年让她包赚3000万元。郭的警卫员陈风泗对谷说手头紧,没钱花,谷俊山让其开个公司,每年包他赚1000万。谷俊山当总后勤部副长是郭伯雄提的名。事后谷俊山曾对人说,这次提名费给郭伯雄送了8000万。”

用女人行贿

前军事科学院军建部副部长杨春长曾对媒体直言,谷俊山太不入流,不上层次,居然当了总后勤部的副部长中将。

2013年1月初,大众网副总编姜长勇在微博披露:“谷涉案金额200多亿人民币,房产300余处。住7000多平公尺房,聘60多人管理房院。有5个情人:1个歌星,2个影视小星,1个主持人,1个高级白领。”

2014年12月13日台湾《中国时报》报导,“女少将高小燕是中共十八大以来第一个落马的女将军,她被拔官固然是因为涉嫌工程收贿而遭调查;另有一说,高小燕是谷俊山的情妇,她能够晋升少将,则是向徐才厚买来的。”

网民还流传谷俊山的一句“名言”:“中国的女星我都玩腻了,用钱搞定她们。”

有“军中妖姬”之称的公共情妇汤灿,被指是谷俊山为升官送给徐才厚的女人,众多江派高官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2014年有一篇广泛被引用的博文——《徐才厚发迹史及其小伙伴们的勾当》,里面提到诸多江派高官组成的“大阴谋集团”。文章说徐才厚、郭伯雄利用军中歌星汤灿的美色笼络大批军政人士,并点名谷(俊山)、(李)东生、焦利、(徐才)厚、郭(伯雄)、薄(熙来)、周(永康)、(刘)志军、(许)宗衡等都和汤有染,腐败队伍蔚为壮观。

谷俊山早年与徐才厚在这方面的勾当被《动向》披露:1998年3月,谷俊山是濮阳军分区营级军官,军衔大尉。时任济南军区政委的徐才厚到军分区视察,谷招待周全,特安排两名年轻女护理员陪同徐观看节目、唱歌、跳舞等。此后,不到一年时间,徐四下濮阳军分区视察,谷俊山心知肚明内中原由,就将其中一名女护理员调到济南军区党委办任机要员,后该名机要员随徐才厚到总政治部,直至中央军委副主席办公室任副主任、军衔上校。

2001年初,谷俊山被上调到总后勤部任处长,军衔中校正团级。谷赴任前又从军分区推荐二名从省军区分调到军分区的女文艺兵到总政,被徐安排为机要员、资料协理员。2001年9月徐才厚因和机要员关系异常被举报,在中央政治局内部做检查。

明报月刊2015年6月刊登《徐才厚传》,报导说谷俊山为了笼络徐才厚,拍马屁用尽美人计,先是送上妖艳的按摩少女,继而“把汤灿等女演员献给徐才厚消受”,最后连只有20岁的亲生女儿也押上,“据说徐才厚和他女儿在里屋云雨的当儿,他就在外屋坐着,脸色平静如常”。知情者骂谷俊山为畜牲,“用畜牲骂他,是污辱了畜牲”。

其卷首语中说:“以美人计拍马屁最管用,自古有之,但是以亲女儿做押注,则匪夷所思,可见今日道德之沦落。”

“今世何世,”作者慨叹,“眼下由长年累月发酵而酿成的大酱缸豢养出遍地蛆虫,如不及时捣破,不国破人亡几稀矣!”

下文会陆续介绍谷俊山与徐才厚之间令人震惊的关系。

谷俊山大案内幕系列之二:“遮天蔽日”的关系网

谷俊山在薄、周、令、徐“遮天蔽日”的关系网中如鱼得水。他的靠山,山后有山,以致于中共两任总书记一时间都难以奈何他,案情拖延两年才办下来。本文为你揭开这张“遮天蔽日”关系网中的一些惊人的勾当,以及谷俊山和徐才厚、汤灿的特殊关系。

谷俊山和徐才厚的隐秘关系

谷俊山的后台是徐才厚,两人关系密切,媒体已经广泛报导,但香港《明报月刊》2015年6月披露的内幕还是让人吓一跳。

1995年,谷俊山被调到济南军区生产办公室,任副主任,正团级。1996年徐才厚调任济南军区政委,两人有了交集。谷俊山为了送礼,曾在徐才厚住的招待所门口整整站了一夜,等徐才厚早上开门时,谷俊山满眼血丝,一脸堆笑,徐才厚感动得叹了口气,从此谷俊山傍上了徐才厚。这和郭伯雄在江泽民午睡门口站岗有异曲同工之效,甚至技高一筹。《明报月刊》说,“谷俊山献媚的功夫,天下一流。”

徐才厚1999年上调进京,谷俊山2001年也跟着进京,从总后部营房部副部长、部长、升到总后部副部长,8年连升5级。

谷俊山行贿经常是大手笔,送礼送得你心惊肉跳。谷俊山还用“连环美人计”搞定徐才厚:先是送上妖艳的按摩少女,继而“把汤灿等女演员献给徐才厚消受”,最后竟然把20岁的亲生女儿送给徐才厚玩弄。

总后勤部政委刘源后来听说了这事,说“徐才厚太无耻了,他也不想想,做了这事,他该管谷俊山叫什么呢?谷俊山又该管他叫什么呢?”

其实谷俊山私下叫徐才厚“爸”,虽然徐只比他大13岁。香港《新维月刊》报导,谷俊山很会来事,拜徐为干爹,私下场合亲热地叫“爸”,脸不红心不跳。

据说,谷俊山送按摩女的时候,徐才厚老婆发现了生气不干,谷俊山拉着他老婆出去吃饭,晚上回来时,两人勾肩搭背走进屋,气早消了。所以谷俊山不但搞定徐才厚还能搞定他老婆。《明报月刊》引述徐才厚一个秘书的话说,“全军将士像狗一样围着徐才厚转,徐才厚全家像狗一样围着谷俊山转。”

文章说,谷俊山把徐才厚拔拉得团团转,以致于军队都听谷俊山指挥。徐才厚每次下部队,都由谷俊山来决定。谷俊山想提拔谁,就怂恿徐才厚到哪去,然后向部队领导透风,徐才厚就是冲着某某去的,结果那个干部不久就被提升。于是军队出现一个怪现象:很多官员不怕徐才厚,怕谷俊山。甚至在军委层面,也有人向谷俊山献慇勤。

关键棋子谷俊山

谷俊山在军委的“靠山”,除了政工军委副主席徐才厚,还有常务军委副主席郭伯雄。中共军队实行所谓“军政双首长制度”,所以谷俊山升官必须徐才厚、郭伯雄同时批准,因此谷俊山也没少给郭伯雄送礼。谷俊山落马打开了查处徐、郭二人的缺口。其实郭、徐背后还有靠山,大家都知道是谁。

谷案曾被认为是中共“十八大”后军中第一大案。凤凰网报导谷案牵连广泛,军方总部机关、海军、空军和二炮等单位有40余军官接受审查。

“在总后机关,上上下下,人人都知道谷俊山上面有靠山,不止X,还有Y、Z等,特别是前者更像是谷俊山的世纪伯乐。”接近总后高层的北京知情人士告诉凤凰记者。

这里提到的X指徐才厚一般无疑议,而Y、Z则有猜测是前总政治部主任于永波和前一届的军委副主席张万年。

今年1月14日张万年去世,香港《经济日报》称张为“谷俊山恩师”。报导称,谷俊山为将自己包装成“红色后代”,凭空编造其父谷彦生的“红色血统”和“雨花台烈士”的假身分并撰写成书《生死记忆:周镐与谷彦生的故事》,还请张万年为这本“假传”写序背书,亲手帮谷俊山“染红”。

张万年在序中表示,翻阅本书,心中久久不能平静。他称“书中故事跌宕曲折,真实感人,饱含着战友深情、人间真爱,洋溢着伟大的爱国主义和革命英雄主义的壮烈豪情”。官方媒体和军报随后铺天盖地宣传,把一直在家务农的谷俊山父亲吹捧为“革命前辈”。

中国大陆敢言的《炎黄春秋》在2015年新年第1期,大曝追随江泽民20多年的大秘——贾廷安在军中打造“河南帮”的内幕。报导指贾曾庇护军中巨贪原海军副司令王守业,并曾以“江办”的名义打电话给总后要求提拔王守业。王守业包养情妇,受贿金额达1.6亿人民币,2006年底二审被判处无期徒刑。

贾廷安与王守业、谷俊山均是河南人。早在2006年王守业落马时就有传言称,王守业、谷俊山背后都有贾的影子。

时事评论员李林一称,谷俊山后来死抱徐才厚、郭伯雄的大腿往上爬,但早期却是依靠军队河南帮大佬而上位,而贾廷安正是河南帮的重要人物。

博讯年初披露,贾廷安在参加完张万年追悼会后,立即被中纪委带走协助调查谷俊山案,调查结束于2月11日返回家中。

时事评论员李林一表示,谷俊山凭藉郭伯雄和徐才厚两座“靠山”以及郭、徐背后的“大靠山”,加上善于拉关系的本事,在军中贪污腐败如鱼得水。徐才厚和郭伯雄十几年来手握军权,替江泽民架空胡锦涛,倒行逆施,网罗亲信,按杨春长少将的话说,军队成了他们家的了。而谷俊山恰巧是这二人的亲信和在军中做权钱交易的中间人。所以谷俊山是江泽民集团在军中把握“钱袋子”的关键棋子。

“十八大”后落马的首位女将军高小燕就是典型的一例。大陆官媒透露她是谷俊山的情妇,通过贿赂徐才厚晋升为少将。

2014年12月12日,人民日报社主办的《环球人物》报导称,网上曾流传过谷俊山视察309医院的照片,高小燕眉飞色舞地站在谷俊山的旁边介绍情况。她甚至被疑有可能是谷俊山的多名情妇之一。报导指,高小燕可能是通过买官搭上了军委原副主席徐才厚的“末班车”,最终才晋升为少将。因为女将军在中共军内凤毛麟角。


知名军队歌手汤灿。(大纪元资料室)

“核心纽带”汤灿

提起军中腐败,不能不提“公共情妇”汤灿。2011年底,汤灿传出因涉贪腐、性贿赂被中纪委带走调查后,她就再也没有露面。涉汤灿性丑闻的众多中共军政高官都已落马,官媒还没有透露一字汤灿的情况,可见讳莫如深。

海外有报导说汤灿是谷俊山贡献给徐才厚的,也有说她是李东生献给周永康进行权色交易的。二者都对,因为她是“公共情妇”。

据江雪所著《新公共情妇汤灿》一书称,汤灿被控制后,“中纪委只是向汤灿问了两个方面的问题:一是焦利案件,二是军中高层的腐败案件。这两个方面问题,中纪委对于焦利案件似乎并非真的感兴趣,只是公式化地问了一些基本情况。但是对于军中高层的贪腐问题,就了解得十分详细。”

2014年有一篇广泛被引用的博文——《徐才厚发迹史及其小伙伴们的勾当》,里面提到诸多江派高官组成的“大阴谋集团”以及汤灿如何成为他们的“核心纽带”。

文章说,2003年,汤灿和刚买来少将军衔的谷俊山相识,汤灿开始被谷包装、引荐到诸多江派高官床前,并最终成为那个有大阴谋集团的“核心纽带”。徐才厚、郭伯雄利用汤灿的美色笼络大批军政人士,在此后将近8年的时间内,汤灿成功为该集团拉拢了不少于两位数字的“忠诚恩客”。文章点名谷(俊山)、(李)东生、焦利、(徐才)厚、郭(伯雄)、薄(熙来)、周(永康)、(刘)志军、(许)宗衡等都和汤有染,腐败队伍蔚为壮观。

2010年,汤灿在徐才厚的亲自安排下,被特招进北京军区战友文工团,授大校军衔副师级待遇。自此,她已经不是简单的“公共情妇”,而是频频有意或无意插手恩客们的军务、政务,她乐此不疲玩权术,并最终导致锒铛入狱。

大纪元此前的独家爆料称,汤灿并非只是徐才厚、薄熙来、周永康等的情人,而是卷入薄熙来、周永康政变的核心人物,为薄周政变拉皮条。汤灿透过卖身监督中共高层,为薄熙来和周永康收集高层情报和“打通”要害关节。

周永康就是通过前公安部副部长、610办主任李东生而上了汤灿的床。李东生此前任央视副台长、广电局副局长、中宣部副部长,捧红了汤灿。李东生把汤灿和央视美女献给周永康后,深得周的欢心,被从宣传部门调入周的嫡系公安部。

而汤灿游走在江派十多名高官的床第之间,成为这个“大阴谋集团”的“核心纽带”,可谓是中共腐败史上一大奇观。

器官移植利益链

前文提到江派“大阴谋集团”涉及政变,涉及集团贪腐等,他们还涉及一项隐秘而令人发指的罪行。2015年3月中共“两会”期间,媒体曝出了其中一些敏感信息。

3月15日,《人民日报》原副总编辑周瑞金在财经网发文称,“周永康被指与薄熙来、徐才厚、令计划案都有剪不断理还乱的牵连;他伙同李东生、蒋洁敏等部属,更是或串联,或并联,组成了一张巨大的贪腐网,到了几乎可以遮天蔽日的地步。”这张遮天蔽日的贪腐网自然少不了军中谷俊山。

3月16日,前中共卫生部副部长、现任中央保健委员会副主任黄洁夫在电视节目中表示,中国引发争议的死囚器官移植制度与周永康有密切关系,周永康落马后,死囚器官交易利益链才被打破。

被问到为什么打大老虎,就能把这个死囚器捐给推翻时,黄洁夫说,这太清楚了,周永康是大老虎,周永康是中共政法委书记,是原来的政治局常委,死囚器官的来源在哪里,不是很清晰了吗?

他还透露,宣布取消死囚器捐得到上一届最高领导胡锦涛和温家宝的支持,以及这一届的习近平与李克强的支持,不然很难完成。

《苹果日报》今年3月7日报导,退休军医蒋彦永接受香港有线电视访问,踢爆军队医院拉死囚争抢活鲜器官内幕。

蒋彦永表示,大陆的肝移植源全部来自被处以极刑的死囚,包括301医院、北京军区总医等都设有“器官移植中心”,这些部门主要是做器官移植和买卖等违法勾当,经济效益很高,也是医院和医护人员灰色收入的主要来源。为了能弄到器官,他们和公检法等串通,只要有死囚被枪决,就派车到刑场接尸。有的犯人一枪还未被打死,就被拉回医院手术台摘除器官,然后向患者移植。其手法惨无人道,令人发指。

蒋彦永称,徐才厚在位时,军队后勤系统乌烟瘴气,腐败横行,死囚器官移植泛滥只是冰山一角。

以上信息显示,掌控军队后勤系统的徐才厚、谷俊山与掌控公检法的前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在肮脏的器官移植利益链中有同谋牟利之嫌。

《三联生活周刊》2006年4月报导称,“中国98%器官移植源控制在非卫生部系统”,也间接证实军队和政法系统控制器官来源。

追查国际的报告显示,将法轮功学员作为活摘器官供体的命令直接来自前军委主席江泽民。

明慧网在《江泽民军事化活摘器官的罪恶产业》一文中指出,按照江泽民“肉体上消灭”法轮功的指令,中共以总后勤部为核心,以军队为主导,由武警、政法系统、卫生系统和器官黑仲介配合,建立起规模庞大的军事化活摘贩卖器官的一条龙产业,系统地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群体灭绝,制造了“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他们将进京上访和在全国各地被绑架、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造册、验血体检、输入电脑管理,建立庞大的活体器官库,进行全国调配。一切按照军队特有的隐秘、集权方式进行。

评论员李林一称,总后勤部是活摘器官的核心管理机构,作为前总后副部长谷俊山在活摘罪恶中绝对难辞其咎。

谷俊山大案内幕系列之三:刘源和谷俊山“刀刀见血”的搏斗

前文讲到谷俊山在一张遮天蔽日的权力网中如鱼得水,他的靠山,山后有山,以致于总后勤部的主管查处他需要“几经磨难”。本文讲述总后勤部政委刘源和副部长谷俊山、徐才厚等“刀刀见血”的生死搏斗。

双方剑拔弩张

谷俊山案被曝光源于2011年初军内的一次例行审计。军方审计署在对某大单位营房基建和土管部门的审计中,发现某大区级的营房局长在该工程项目中涉嫌贪污,军队纪检人员带走他后,很快牵出一名行贿的港商,此人供述出谷俊山。

谷俊山2009年已官至总后勤部副部长,2011年升为中将。刘源在2011年调入总后勤部任政委,成了谷俊山的上司。 刘源了解到谷俊山的劣迹后,开始调查,而谷俊山仗着后台硬,毫不示弱,双方剑拔弩张。

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罗援少将2014年11月6日对凤凰网披露,刘源和总后勤部党委一班人,以党委的名义举报谷俊山的贪腐问题,没想到谷俊山在某些人的指使下反而很猖狂,说“我后面也有人”。

时任中央军委委员、总后勤部部长的廖锡龙听到这话据称大怒。刘源当时也怒不可遏,拍案而起说,“我刘源没上过战场,但也死过几回,活过几回。我宁可乌纱帽不要了,也要拿下这个贪官!”

谷俊山仗着背后有人,不可一世。他嚣张到什么程度?据《凤凰周刊》称,谷俊山曾指着总后部长廖锡龙说:“别看你是军委委员、总后部长,我让你离开,你就得离开,你别挡我的道,我也不挡你的道。”

他还以同样口吻要挟刘源:“我下一个职务是总参第一副总长、上将。四个中央委员中,也将有我一个。咱们各走各路,你不挡我的道,我也不挡你的道。”

谷俊山嚣张的态度激怒了刘源。这名红二代决心扳倒谷俊山。

刘源越级“上访”

由于时任军委副主席徐才厚和郭伯雄的袒护和阻挠,对谷俊山的调查被通风报信,证据被销赃灭迹,军委一度对此不了了之。刘源于是越级“上访”,与总后部长廖锡龙携手向时任军委主席胡锦涛、副主席习近平报告谷俊山的贪腐证据。

中共军事科学院军队建设研究部副主任公方彬,于2014年4月2日在新浪博客发表题为“谷俊山贪腐案证明了什么”的博文,披露了刘源等向胡锦涛汇报的细节。这篇博文引起媒体广泛报导。

公方彬说,总后领导第一次向时任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汇报情况,讲了两个多小时,“原来向胡主席建议把谷俊山调离总后,胡主席不同意,认为这样的人调到什么地方都是祸害,是胡主席下决心惩处谷俊山,才将其绳之以法”。

而习近平接任军委主席后,对谷俊山案也十分重视,曾十多次点名谷俊山,而且特别下达指示,要求对谷案“一直查到底”。

另有报导称,习近平当时任军委副主席,为了查办谷案,先后进行了12次批示,但徐才厚等人掌控的军委始终无动静,仅勉强发了3次通报,对谷俊山案轻描淡写带过。

谷俊山做了三件事

刘源上告的同时,谷俊山也没闲着,《明报月刊》说他做了三件事。

其一,一次次找徐才厚。他把宝押在徐才厚身上。他没有任何鲜招儿,只能送钱。其实这时候,钱对徐才厚只是一个数字了。全军将领都向徐厚和郭伯雄送钱,他俩早已盆满钵满。

其二,谷俊山安排了一个杀手,准备刺杀刘源,开价两亿人民币。谷俊山向杀手提供了刘源在颐和园附近的详细住址和生活规律。指示杀手,待刘源的专车到住宅门前鸣一声喇叭,即动手。刘源惊醒得很,身上总揣着一把小手枪。杀手无隙可乘。刘源感慨道:“反腐不易啊!可以说刀刀见血。”

其三,那些日子,谷俊山在裤兜里装了一块小桃木,“桃”即“逃”,意在躲逃一劫。谷俊山相当迷信。他还总戴着毛泽东像章,认为死去的毛泽东可保佑自己。他专门用纯金铸了三个毛泽东全身像,送给徐才厚和郭伯雄各一个,自己也留了一个。

香港《凤凰周刊》也曾披露,专案组发现谷俊山在被调查期间重金收买黑社会杀手,筹备刺杀一位高级将领。文章称,谷俊山不仅向杀手提供了该将领在颐和园附近的详细住址和生活规律,还帮助准备了作案工具。

而《争鸣》杂志9月号披露,谷俊山自2010年5月起,即组织政治诬告、策划暗杀总后政委刘源、总政治部主任张阳等人。据查出,谷俊山组织罗列罪名诬告刘源、张阳等的信函达273件。谷还策划待刘源、张阳等下部队工作期间制造交通伤亡事件,雇凶放冷枪暗杀,或在下榻招待所搞火灾焚烧,或在餐饮中下毒等。

刘源在今年3月5日中共两会期间,对港媒亲口承认“有黑社会,也有事,但是没有他那些情节”。这是刘源在接受港媒采访,被问到因力主查办谷俊山而被黑社会杀手企图暗杀的传闻时做的答覆。

刘源炮轰三巨头

2011年12月28日,在北京近百人参加的军委扩大会议上,刘源突然脱稿发言,提到一张网上流传的“将军府”照片。他指一名军官在北京耗资上亿元,占地20余亩,建有三座别墅群,极度奢侈。并指这样的案例在军中不止一例,这样的贪腐规模还不算最大的。他从贪污军产、盗卖军火、卖官鬻爵等方面一一道来,让众人瞠目结舌。

据现场目击者指,谷俊山与刘源同时在场。刘虽没点名,但在场的高级军官们心知肚明,“终于有人敢动谷俊山了”。

刘源当时突然对着主席台上的军中三巨头——郭伯雄、徐才厚和梁光烈说道:“你们三位军委负责人,在领导岗位上已经多年,对于军中的严重腐败,更是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一时间,所有人都不知所措,全场沉默很久,之后大会变成了无数个小会,整个会场乱成一团。

当时, 主席台上的胡锦涛和习近平面无表情、不动声色,显然是早已知情,众人看到胡、习二人的表情,心中也都明白几分。

不到两个月,2012年2月11日人民网刊出消息称,“国防部官网近日证实:55岁的谷俊山中将已去职总后勤部副部长,但并未透露其新去向。”

徐才厚起杀机 刘源“刀刀见血”

刘源在军委扩大会议上的举动使徐才厚慌了神,徐才厚为谷俊山紧张活动,为自己、当然也为谷俊山留后路。据报导“他曾试图以金钱、美女为陷阱诱惑刘源未成功,遂起杀机”。

谷俊山被撤职后,徐才厚就动手了。《动向》杂志披露,徐才厚涉嫌4次买凶谋杀刘源。

2012年3月下旬,刘源座驾行驶在京津高速公路途中,油缸突然焚烧,驾驶员伤重死亡,警卫员为保护刘源被烧伤。

2012年7月下旬,刘源到青岛休假,一天深夜,突然有人向刘下榻的206套房扔燃烧弹引发起火,而刘源因提前三天结束休假并不在房中。

2012年9月初,刘源在陕西省西安军库检查工作时,突然遭遇多发冷枪,刘源警卫和军区警卫立即回击,击毙凶手。

2012年9月下旬,刘源到济南军区检查工作,其下榻的军区招待所402房的浴室煤气爆炸,当时已近午夜12时,刘源正和助手在招待所园庭谈工作,无意中逃过暗杀。

谷俊山去职的消息2012年初就公开了,但有徐才厚、郭伯雄这样的人在背后拚死掩盖,谷被调查的消息,官方一直没有公布。

直到2013年8月1日,国防大学教授、军事科学院军队建设研究部副主任公方彬大校,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时,才透露谷俊山涉及贪腐的问题。

公方彬说,“谷俊山及其前任犯罪,连续两个军队高官出现犯罪,老百姓不满意。” 这是官方高级将领首次公开披露谷俊山因贪腐被调查的消息。

2013年底,谷俊山的贪腐案情陆续在大陆媒体曝光,但旋即又悄声无息。

到2014年3月15日,中共决定对徐才厚进行调查。2014年3月31日晚,新华社才公布谷俊山案件称:军事检察院以涉嫌贪污罪、受贿罪、挪用公款罪、滥用职权罪向军事法院提起公诉。这是谷俊山去职两年多后,官方首次发布谷的涉案信息。

期间,刘源与巨贪们的斗争“可谓刀刀见血”。这是刘源的挚友兼智囊张木生2014年8月8日在大风网撰文中说的。

这篇题为“山西出了个牛辉林”的文章说:“2013年春夏之交,我终于见到了神交已久的牛辉林。那时,我的处境并不好。由于‘十八大’之前讲了几句实话,天降无妄之灾,好像误入白虎堂,被无形的势力打了一百杀威棒⋯⋯我的挚友刘源上将也在承受着巨大压力,由于他掷地有声地宣言:官可不当,命可不要,也要掀翻军内巨贪谷俊山,揪出他背后的黑后台,挖绝产生贪官的土壤。刘源与巨贪们的斗争,可谓刀刀见血,在真相彻底大白之前,我们暂且放下,敬候下回分解。”

罗援少将2014年10月28日军报微博上的文章也称,“刘源政委查谷俊山的贪腐问题时,几经磨难。”

刘源本人在今年3月12日对媒体公开说,抓出徐才厚、谷俊山这样的大贪巨奸,是习近平主席决定、督办的,而自己即使起了点小作用,也是尽点本份。

腐败军团山后有山 胡习联手

刘源发誓要拿下谷俊山的时候,背后有军委主席胡锦涛和军委第一副主席习近平的支持,为何还要“几经磨难”“刀刀见血”?难道胡锦涛、习近平都没有军队实权?

确实如此,军事科学院退休少将杨春长今年3月向媒体公开,徐才厚他们垄断了军队权力并架空当时的中央军委最高领导人。

《南华早报》3月11日也报导,习近平2010年成为中央军委副主席,亲眼见证了另外两名副主席徐才厚和郭伯雄是如何夺过军队人事权、架空胡锦涛的。报导引述一名退休的资深上校的话说:“徐才厚和郭伯雄是江泽民的代理人。他们令胡锦涛孤立。”

时事评论员李林一说,徐才厚他们架空胡锦涛、习近平,这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中共一向讲究“党指挥枪”,作为中共总书记的胡锦涛失去了指挥军队的权力,这是一场不见血的政变,是江泽民在权力交接的时候埋下的手段。江泽民担心被清算,为了延续迫害法轮功的政策,他揽权干政,拉帮结派。习近平所批评的帮派和团伙,其实根源在江泽民身上。

8月10日中共官媒公布谷俊山因“贪污罪、受贿罪、挪用公款罪、行贿罪、滥用职权罪”,被判死缓。中共军事法院负责人解释说,谷俊山归案后揭露他人犯罪行为,有“重大立功表现”,且赃款赃物全部追缴,因此判处死缓。

李林一表示,这里说的揭露“他人犯罪行为”无疑是指徐才厚、郭伯雄。谷俊山案是打开两名军委副主席徐才厚和郭伯雄案件的关键钥匙,也真正开启了军队反腐的序幕。江泽民集团是抱团腐败。他们必定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他们一起贪污腐败,一起玩弄女色,一起迫害人权,一起镇压法轮功,甚至一起活摘器官牟利。

也是今年3月,原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对媒体公开承认,周永康落马才打破了器官移植的肮脏利益链。黄洁夫并称:“(打破利益链)这件工作是得到了上一届的胡锦涛总书记和温家宝总理的支持,这一届得到了习主席跟李克强总理的支持,不然是很难完成这件事情的。”

为什么谷俊山、周永康的落马是胡锦涛、习近平两届总书记联手才能做成?李林一说,他们是江泽民干政一手安插在中央的代理人,光靠胡锦涛的力量还摆脱不了江泽民的干政。直到胡锦涛全退,把军权交给习近平,双方联手接力,习近平和王岐山开始反腐,才打开缺口。习近平要取得全胜,关键看他怎么拿下江泽民。

(全文完)#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