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观察:大选后的未来

author: :王海滨

蔡英文不出意外的当选为台湾“总统”,且在立法院总计113个席位中占到66席,从而在行政和立法实现了民进党的全盘控局。

那么未来是什么?
前不久我和同事、朋友谈一个国家和族群的富强与幸福,民主体系并不是必然的选项,当然君主制、政教合一共和制、独裁政权也未必能够带往富强的路径,但在发展经济与国民福祉这一方面,初级民主体系实际上不仅仅是效率更低下,而且会困于多数人暴政的囚徒困境,国民既不愿意失去自由,也不愿意失去福利,同时更不愿意让经济发展的代价由自己承担,这就是所谓的邻避主义。
福山羡慕中国有强有力的政府,但诟病中国缺乏民主和法制。这是中国以后发展的问题,但对于台湾地区而言,目前民主体制却是它的噩梦。
东亚文明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儒释道精神一体化之后,带来的士大夫阶层的家国天下的使命感,因此即使他们是腐败的,但也会带着个人的入世成就感,以国家和国民的命运为自己的责任。
所以,在日本上世纪自民党控制政经的四十年里,韩国朴正熙独裁时期,蒋经国控制台湾地区的二十年里,新加坡李光耀时期,都极力发展经济,并认为这是国民利益的最大化。
他们对民粹化的群氓运动有深刻的理解,因此或强硬或温和的控制了民粹的发展,这是过去日韩台新这些地方经济腾飞的重要基石。
换言之,这就是福山所认为的有远大志向的政治家和有效率的官僚体系队伍组成的强有力的政府。这个政府的强有力不是单指对国民的管控,而是对整个社会效率集中的控制力。
当日韩新完成了经济增长的使命之后,他们的国民在开放的民主体系下,仍保持了良好的发展态势,是因为具备了福山强调的法制。
但台湾没有。
台湾在李登辉推动民进党顺利进入政坛,并从此开始多党治国的局面之后,台湾民主就丧失了法制。民进党起家于草根,善于忽悠民粹,缺乏有家国情怀的政治家,以短视的撕裂族群和街头运动方式,为反对而反对的政治运动方式,几乎摧毁了台湾。
实际上,台湾应该以强有力的法律约束和禁止街头运动,从而从民粹选举方式转向英美式的院内民主方式,选举出真正符合台湾国民利益的政治家。
这却是不可能的,因为选举文化决定了台湾走向最糟糕的街头运动和族群对立的方式,这是亚非拉民主体系一直陷于国家瘫痪,经济崩坏,贪腐满地的最典型状态。
蔡英文是和李登辉一系 的台独意识,她或许因为身处的位置,不会轻易的把台湾绑上战车,但她丝毫没有掩饰过的台独情绪,会让两岸关系、中美关系、中日关系都处于错综复杂的高风险地带。
同时,蔡英文完全不具备引领台湾经济走上正途的能力。目前的台湾,经济增长仅有1%,养老金支出占财政支出7%,未来十年内老龄化将超过20%,年轻人失业率超过12%—这是愤怒台湾青年的源头。
然而马英九政府没有做到的,寄希望于蔡英文政府的台湾年轻人注定会失望。
一个国家或地区的经济取决于一个地区是否能够顺应市场,同时也取决于政府和领导人有没有远大的战略眼光和执行力。
台湾经济必然要融入大中华经济圈,但民进党出于民粹需要,渲染族群仇恨,把马英九时期签订服贸协定堵在门外。岛内,又处于民粹需求,阻止了大量的投资项目上马。
在和中国经济圈制造了人为的割裂之后,大量商业精英出走大陆和东南亚。实际上,台湾已经不是一个适合创业的地方,其未来难道依赖旅游业和农业吗?
这真的难以想象。
正如一些观察者所说的,台湾正流向乌克兰化和希腊化,在亚细亚注定仍成为孤儿。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