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南到北的二次下岗潮对普通人可能的影响极其对策

2015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后,人民日报已多次就“僵尸企业”的处置问题发声。1月4日,人民日报针对供给侧改革的七问中,一名“权威人士”向人民日报表示,当务之急是斩钉截铁处置“僵尸企业”,让“僵尸”入土为安,腾出宝贵的实物资源、信贷资源和市场空间。这名“权威人士”还表示,旧的不去,新的不来,这是事物新陈代谢的客观规律,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竞争性原则的要求,要敢于和善于进行这种“创造性创新”。1月11日,人民日报18版刊发题为《别让“僵尸企业”挡了路》的文章,罕见地再次提到了“下岗”的话题。此前有声音称,新一轮的国企改革将掀起“新一轮下岗潮”。此次人民日报再提“下岗”,释放出了何种信号?1月11日,新华社也援引中金公司的报告分析称,钢铁、煤炭开采、水泥等过剩行业若减产30%,将造成裁员300万人,仅小幅推升失业率。

财迷早在解毒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报告的时候就指出:上面已经放出风来,让下面的猴崽子们早点闪人了。现在刮完风了,开始下毛毛雨了。从这些信号中我们可以看出,又一轮下岗潮是真的快到来了。这轮下岗潮到底有多大规模?如果大家仅仅相信一份报告,那财迷只好笑而不语了。这种下岗潮的实际规模很可能是这样的:

首先:300万人下岗,会造成300万个家庭会受影响,即使以最保守的一家三口计算,也有接近千万人受影响,这相当于一个天津市的人口,或者欧洲国家葡萄牙的人口。而且会受到影响的还不止这300万个家庭,为他们提供服务的餐饮、物业、教育、家政等从业人员都会受到影响。

其次,300万就是下岗人数的真实数据么?不是。因为这些媒体只是提到了“僵尸企业”可能的下岗人员。这些僵尸企业,说白了就是拿补贴但是并不产出效益的国企,都是自己人。而不是“自家人”的南方的电子行业和外贸企业的下岗人员都没有被提到。

南方的电子行业和外贸企业的下岗情况如何?答案是也不容轻视。比如世界工厂东莞:《东莞新一轮企业倒闭潮电子制造业比2008年还糟》摘要如下:

2015上半年,台资企业万士达、联胜关闭东莞工厂,诺基亚东莞工厂关停,为三星代工的万人大厂东莞普光停产,东莞圣心食品有限公司董事长失联,东莞市美儿德塑胶有限公司老板跑路。2015年7月,东莞素艺玩具有限公司大门上出现法院封条和民事裁定书,证实了这家韩国企业高管跑路的消息。时隔7年,又一家大型玩具企业关门了。
还是2015年1月,主营代工东南亚手机品牌的东莞兆信通讯公司因倒闭遭到供应商围堵,董事长高民自杀并留下一封绝笔信:“已动用所有资源,但仍无法经营好工厂。”员工称,从2014年11月份开始,工厂已经严重开工不足。这让外界开始关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东莞是不是出现了新一轮“倒闭潮”。
2014年,市场流传东莞有超过4000家企业关门,这一数字没有得到官方承认。但据东莞市长袁宝成介绍,去年东莞倒闭了428家企业,也可能存在一些企业倒闭后没到工商登记的情况。
东莞台商协会顾问袁明仁则强调:“不止东莞,全国(制造业)的情况几乎一样。宁波、常州、无锡、昆山、苏州、无锡、天津,这些地区做外销和内需的工厂,业绩普遍下降四成或以上。”

所以大家可以看到,下岗潮的规模是从南到北,而且远远不止300万人。

这种下岗潮的原因,在本期的另一篇推送里,陆坏熊的文章,大家可以去看看。下岗潮可能的影响是什么?财迷可以帮你解读一下:

第一:这次下岗,总的来说还是对北方的钢铁、煤炭开采、水泥等过剩行业国企的影响更大。原因如下:1)南方的电子行业和外贸企业地处南方沿海经济强省,这些省份民企发达,产业类型多样,劳动力吸纳力强。工人们这个行业不行了可以干别的行业,比如东莞虽然外贸企业倒了不少,但是华为,大疆无人机这些企业由于不堪深圳高地价的重负纷纷把工厂转移到东莞,又能吸纳一批工人。而北方各省产业单一,东北华北都是以能源和重工业为主,下岗分流的人能去哪里是个难题。 2)很多在电子外贸企业打工的人都是农民,对企业期望低,可以做到有事则来,无事就回家种田。而人民日报提到的“僵尸企业”工人大都是国有或集体企业工人。很多人几代人为企业奉献,就图稳定和可以养老,心理期望高,一旦下岗,不但无处可去,而且由于期望破灭更容易走极端。

第二:这些“僵尸企业”的工人很可能又会遇到1990年代的窘况:首先,说不定又有一次国企的私有化过程,工人们在践行承诺奉献了青春之后正需要国家践行承诺时被低价“买断”,养老,分房等福利不再,工厂设备被贱卖。其次,随着宣传机器的开动,“工人”说不定又会和“公知”一样被污名化,会从国家的先锋队变成好吃懒做的代名词,然后就又可能有一个演员厂长跳出来在春节联欢晚会上说“工人要替国家想,我不下岗谁下岗!”号召国企工人为国分忧,主动下岗成为正能量。或者有一个胖子跳出来唱“看成败,人生豪迈,只不过从头再来!”。这些事件,相信1990年代懂事了的人都还记得。国师厉以宁前段时间都发话了:90年代是神州经济不够好,现在如果再来这么一出,只能说有的人吃相太难看,欺负神州下岗职工老实!

第三:下岗密集地区治安会恶化。这是财迷早就提到的事情。经济低迷会影响人的情绪,一旦一堆年轻人无所事事游手好闲则各种寻衅滋事偷抢拐骗必然爆发。不懂的可以去看看孔二狗同学的《东北黑道三十年》,就会了解没有工作无所事事的年轻人能疯狂到神马程度。而中年及以上男人背负着养家的压力,又由于有家庭拖油瓶不敢走太远,只好各种想办法,铤而走险者估计也不会少。

至于对策,财迷其实也已经在以前的文章中提到过:第一,如果您有亲友在这些行业,赶紧让他们早点系鞋带跑路吧。第二,一定要充实自己,不要轻易相信某种忽悠。不知道为啥我们很多普通人从来就是记吃不记打,以为只要天天学习了表忠心了就可以稳定地工作下去,然后真真假假地各种伟光正。可惜,你也配姓赵?90年代下岗期间不乏厂长把自己不务正业的小舅子留下,把业务骨干8级钳工踢出工厂的例子,何况你还只会背一点核心价值观。。。。。第三,各位也不必悲观,相对于90年代,现在神州底子确实更厚了,很多地方的经济也还不错。只要肯学习、肯钻研,有技术、有脑子的人到哪里都会有饭吃的。财迷相信市场经济的力量。就现在看来,这种下岗是市场经济的胜利,必将让更多地人清醒地认识到独立、技术和创新的重要性,哪些除了弄材料折腾核心价值观啥都不会的人们会越来越少。等到有一天神州的资源都被用来投资于实业、技术和创新了,神州的经济也就会继续发展了。

90年代的下岗,财迷也有亲友经历过。曾看到有帖子说:“下岗前,工人是一种高福利低工资的待遇。这种待遇,其实是跟国家签订了一个契约,就是工人拿低薪,国家负责工人的一切,包括养老。很多工人原本是东部城市的,为了建设国家来到山沟沟。两代人扎根在这里,可以说工厂是他们的,他们是真正的建设者和奉献者。然而契约被撕毁了。而且,那时候,动用了一切宣传机器,对下岗工人进行污名化。他们曾经是国家的主人,一下子变成国家的负担。‘我不下岗谁下岗’,其实等于戳工人的脊梁骨:你们曾经是国家的蛀虫,现在是你们改过自新的时候了。你叫王铁柱,叫李建国,或者叫刘解放,有时候,你一不小心,就成为了绊脚石,谁又能幸免呢?”前段时间在网上还看见一个帖子。一个女生说她妈妈一听见“工人要替国家想,我不下岗谁下岗!”就莫名掉眼泪。这个女生说:“哪些跟着骂工人好吃懒做只能下岗的人,我只能默默祝你们不要成为国家的负担”。

是的,财迷也和大家一样,希望自己千万不要一不小心成为了“国家的负担”。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