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总有一天我们会反攻进入美国

在华为召开的主题为“铁血荣光,决胜疆场”的市场大会颁奖典礼上,华为宣布:2016年的销售收入挑战目标是818亿美元!

818亿美元的收入,将有可能是腾讯、阿里巴巴、百度收入总和的两倍。这三家公司是目前中国最大的三家互联网公司。华为凭什么敢喊出818亿美元?我们这里特对任正非战略思想做一次梳理和解读。

时代逼着我们变革,我们要有所作为

公司长期推行的管理结构就是一个耗散结构,我们有能量一定要把它耗散掉,通过耗散,使我们自己获得一个新生。我提一个问题,什么是耗散结构?你每天去锻炼身体跑步,就是耗散结构。为什么呢?你身体的能量多了,把它耗散了,就变成肌肉了,就变成了坚强的血液循环了。能量消耗掉了,糖尿病也不会有了,肥胖病也不会有了,身体也苗条了,漂亮了,这就是最简单的耗散结构。

那我们为什么要耗散结构呢?大家说,我们非常忠诚这个公司,其实就是公司付的钱太多了,不一定能持续。因此,我们把这种对企业的热爱耗散掉,用奋斗者,用流程优化来巩固。奋斗者是先付出后得到,与先得到再忠诚,有一定的区别,这样就进步了一点。我们要通过把我们潜在的能量耗散掉,从而形成新的势能。

因此,我们总是在稳定与不稳定、在平衡与不平衡的时候,交替进行这种变革,从而使公司保持活力。你们吃了太多牛肉,不去跑步,你们就成了美国大胖子。你们吃了很多牛肉,去跑步,你们就成了刘翔。都是吃了牛肉,耗散和不耗散是有区别的。所以我们决定一定要长期坚持这个制度。

而且,整个商业生态环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个时候我们不能不考虑适应,我们必须要以此推动变革。包括技术环节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从话音时代走向宽带时代,从宽带时代走向信息时代。这些变化未来带动的空间是不可想象的。就像云计算一样,云计算到底有多么广阔,又有多么深刻,我们根本就不知道,也难以预测。

未来的信息社会会是什么样子?根本不可能设计出一个完美的商业模型。但是有一件事情我知道,就是信息流量越来越大,又越来越不赚钱,但只要这个流量基础在,我们总有一天能找到我们赚钱的商业模式。这个方向是什么呢?就是以客户为中心,以奋斗者为本。

“揭开面纱,穿上西装,走进世界”

G20会议时,我去了一趟日本,我在日本有很多感受,海尔进步很快。海尔为什么进步快?海尔在日本招聘了大量的日本优秀的人员,来改进海尔的东西,改进后大规模出口日本。那么日本的媒体就像美国的媒体炒作我们一样:为什么日本人不爱国?为什么就爱中国?他们的日本工程师就说:我也有老婆和孩子,要吃饭,你们都不给我工作了,海尔雇我,那为什么我不去海尔工作呢?

我就产生一个想法,我们为什么不加强在全球建立不同的能力中心,比如说在英国或荷兰,我们为什么不可以建立审计共享中心。当我提出能力中心建设来的时候,人力资源部打出全球能力中心建设表格,全是以研发为中心的,他们还是狭隘的技术导向,还没有走向综合均衡能力的提升。

我们的融资风险控制中心项目管理的风险分析和风险控制为什么不可以利用华尔街?我们公司已经有很多的院士了,有些是海外的非常年青的优秀院士。我就不知道你们经营管理部门、融资部门、审计部门不能搞几个“院土”回来吗?人家搞个院士,你们搞个“院土”不行吗?所以在能力中心建设的过程中,我们还是狭隘的以技术为中心,还是没有形成全面的管理能力提升。

迪拜的文化就是建立一个开放的社会,借用全世界的智慧,使用别人的钱,建设一个全球最美的城市。它开国时的一句口号,“揭开面纱,穿上西装,走进世界”,对世界文明是一个启迪。十六年前,我路过迪拜时,写了一篇文章,资源是会枯竭的,唯有文化才能生生不息,就是指迪拜这种开放性。我们为什么不向迪拜学习,建设一个强大的华为。

随着公司的发展和变化,我们的商业环境会变得越来越困难,我们也要有很多化解商业困难的措施。我们虽然已经强大,但内部还存在着不少问题,我们要学会“恃强示弱,内刚外柔。”别得意便张狂。学会处理好内部关系与外部关系。表面的强大,不是强大。

没有什么能阻挡我们前进的步伐,唯有我们内部的惰怠与腐败

我们要欢迎那些胸怀大志,一贫如洗的人进入华为公司。他们将是华为公司一支很强的生力军。在这种情况下,华为公司会有更强的战斗力,有更强的战斗力我们就可以抢到更多的粮食,有更多的粮食我们就更大的投入,有更大的投入我们就有更大的实力,我们这几个更,就成了良性循环。在通信行业上我们要追赶超过他们,我们在信息领域上为什么不能全面超越美国呢?

我们提出了新的历史使命,在信息领域里与美国公司正面竞争。我们过去的观点是比较韬光养晦,尽量回避与美国公司正面竞争,能让就让一把,不要去和美国产生直面竞争。

那一天是我接到胡厚崑的一个短信,我们Sprint项目丢了,在美国商务部直接干预下,我们Sprint项目做不成了,美国三大运营商三大T都没有了。胡厚崑说美国的团队在哭,我笑了。为什么笑?我终于放下精神包袱了,终于敢于直面和美国公司正面竞争了,不再顾忌什么了,不再向他们妥协了。

以前总一直抱有希望,美国这么优秀的国家,会公正的。我们在西西里岛的会议精神其实已经隐含要全面竞争这个意思了,但我仍然不敢最后决定。但美国的团队在哭的时候,我们最后的希望没有了,美国的傲慢与偏见,反而使我们挺起了胸脯,直面竞争了。

所以这个时候我们呼唤大家都要挑起重担,努力改造自己,克己复礼,提升自己的能力,使自己适应这个世界,潜在的能量要发挥出来。我们未来新一届董事会,和未来5-10年的努力,可能我们在信息行业就要全面超越了。这个超越就需要我们大家所有人的共同努力和共同牺牲。

我们象双翼的神马,飞驰在草原上,没有什么能阻挡我们前进的步伐,唯有我们内部的惰怠与腐败。

总有一天我们会反攻进入美国

美国为什么能形成创新的土壤?

第一,美国保护创新,FaceBook如果是在中国早就被抄袭千百遍了;第二个,美国人不怕富,人不怕张扬,否则哪有乔布斯?美国对乔布斯很宽容,乔布斯如果是换个地方他的早期是不被认同的,没有早期哪来晚期。我们要学习美国的创新精神、创新机制和创新能力。

要打破自己的优势,形成新的优势。我们不主动打破自己的优势,别人早晚也会来打破。我们在学术会议上要多和爱立信、阿朗、诺西……交流,并在标准和产业政策上与它们形成战略伙伴,就能应对快速变化的世界。

华为过去市场走的是从下往上攻的路线,除了质优价低,没有别的方法,这把西方公司搞死了,自己也苦得不得了。美国从来是从上往下攻,Google和Facebook都是站在战略高度创新,从上往下攻。

我们现在打仗要重视武器,要用武器打仗。以前因为穷,所以我们强调自力更生,强调一次投片成功,强调自己开发测试工具,现在看来都是落后的方法。我们要用最先进的工具做最先进的产品,要敢于投入。把天下打下来,就可以赚更多的钱。

我们要舍得打炮弹,把山头打下来,下面的矿藏都是你的了。要敢于投资,为未来做准备。我们公司的优势是数理逻辑,在物理领域没有优势,因此不要去研究材料。我们要积极的合作应用超前技术,但不要超前太多。

我们要用现代化的方法做现代化的东西,敢于抢占制高点。有的公司怎么节约还是亏损,我们怎么投入还是赚钱,这就是作战方法不一样。

我们的优质资源要向优质客户倾斜。什么是优质客户?给我们钱多的就是优质客户。让我们赚到钱的客户,我们就派少将连长过去,就把服务成本给提高了,少将带个连去服务肯定好过中尉连长的服务。

我们要以客户为中心,在技术上不应该持有狭隘的立场,我们不知道世界未来怎么演变,也不知未来谁胜谁负。

我们要学会给盟友分蛋糕,用开阔的心胸看世界,世界慢慢都是你的。

我们要走向开放,华为很快就是世界第一,如果只想独霸世界而不能学会给盟友分蛋糕,我们就是成吉思汗,就是希特勒,就将以自己的灭亡为下场。

不舍得拿出地盘来的人不是战略家,你们要去看看《南征北战》这部电影,不要在乎一城一地的得失,我们要的是整个世界。总有一天我们会反攻进入美国的,什么叫潇洒走一回?光荣去走进美国。

坚持主航道的针尖战略

历史上多少大公司是在非常成功之后走向大衰弱。70年代日本电子工业很成功,钱多到可以把美国买下了。日本在模拟电子很成功,但在数字转型的时候保守了,让美国超越了。美国CT领域也保守了被华为超越了,但后来,美国又从IT领域重新打回CT领域,今天甚至可能颠覆CT领域。

我们怎么能对应这个时代?我现在不知道。当我们最早提出管道概念的时候,大数据的思维描述刚发育,管道有多粗,流量有多大我们还不知道。我觉得无线比有线更有希望搞明白最终客户需求,因为无线在离客户最近的地方,比较贴近人的基本需求。

我们的客户应该是最终客户,而不仅仅是运营商。运营商的需求只是一个中间环节。我们真正要把握的是最终客户的需求。最终客户需求到底是什么?怎么引导市场的需求,创造需求。不管企业、个人市场……,真实需求就是你的希望。

未来世界信息的发展是无穷无尽的。互联网时代不是指网络,一定不要把互联网时代理解成了网络时代。互联网已经成了人们的基本需求,网络只是一个承载工具,端到端连起来,老百姓也是互联网的组成部分。瓦特发明了蒸汽机导致了英国的工业革命使得英国强盛,但蒸汽机不是基本需求,只是代表水的动力发生转变,因此它只是一个工具。网络这个工具和蒸汽机一样带来世界整个生产方式的改变。

将来像太平洋这么粗的数据流量,核心交换以什么方式?谁占据了制高点?但不要以为核心层是制高点,所有不可替代层都是战略制高点。前年我们决定让日本的能力为我们所用,在日本建立一个终端工艺研究所,把日本短薄精小的工艺能力聚集起来了,日本研究所就做得很好。我们在日本构建大规模的工艺能力,应用软件让想象丰富的中国人来开发,正好对应人们未来对软件的需求。这两个能力结合起来,世界不就是你的了吗。

现在有人在网络上描述华为的战略是针尖战略,我认为他说出了真理。我们收窄战略面,在针尖领域,踩不着别人的脚。我们在主航道上是针尖战略。针尖战略就是冲到最前面。不与别人产生利益冲突。

资本主义就是因为开放走向成功,中国以前闭关自守没有成功,所以我们也要走向开放。现在很多人希望把国门关起,说中国会强大。错了!中国关门的时间已经很长了,从来都没有证明中国强大过。美国是最开放的国家,所以美国现在还是最强大。不要看美国有时出现的暂时的落后,但美国是火山喷发式的创新,一会儿冒出一个Apple,一会儿冒出Facebook来,只要美国持续开放,谁能阻挡美国前进的步伐?

我们还要走向世界级。现在我们缺思想家和战略家,只停留在将军层面。如果我们都只会英勇奋战,思想错了,方向错了,越厉害就越有问题。所以我们希望你们中间能产生思想家,不光是技术专家,要产生思想家,构筑未来的世界。

我们应该演变,即便有了长远的战略思想,也是在今天的思想上逐步演变,逐步改进。不要妄谈颠覆性,认为革命一定会被接受,不见得。苹果的成功是四十年的积累成功的,个人电脑就是苹果发明的,图形界面也是苹果发明,后来进入MP3音乐也成功了。

MP3时我就说了一句话,这个加个通讯不就更厉害了吗?果然加了通讯,第一代就卖了900万台手机。你看苹果iphone的成功是四十年积累的突破,并非一日之寒。有时候我们不要总想用革命性思想使自己颠覆,人类需要的不是颠覆,人类需要的是技术高质量的继承与发展。

只能聚焦在主航道上,或者略略宽一些。产品创新一定要围绕商业需要。对于产品的创新是有约束的,不准胡乱创新。贝尔实验室为什么最后垮了,电子显微镜是贝尔实验室发明的,但它的本职是做通讯的,它为了满足了科学家的个人愿望就发明了这个电子显微镜。发明后成果丢到外面划不来,就成立了电子显微镜的组织作为商业面的承载。所以无边界的技术创新有可能会误导公司战略。创新应该是有边界的,不是无边界的。

我们没有不成功的理由

·要敢于在战略机会点上,聚集能量,实施饱和攻击。

当前4K/2K/4G和企业政府对云服务的需求,使网络及数据中心出现了战略机会,这是我们的重大机会窗,我们要敢于在这个战略机会窗开启的时期,聚集力量,密集投资,饱和攻击。扑上去,撕开它,纵深发展,横向扩张。我们的战略目的,就是高水平地把管道平台做大、做强。

企业业务要抓住成功的部分,先纵向发展,再横向扩张。智慧城市、金融行业的IT向云架构转型、电力行业的数字化、政府和企业对云服务的需求,都是重要战略机会。平安城市是智慧城市的一个抓手。千万不要大铺摊子,失去战略聚焦大机会。

“一切为了前线、一切为了业务服务、一切为了胜利”,也许会成为变革时代的一个标志性口号。我们要在10年内实现大体系支撑下的精兵战略,逐步实行资源管理权与作战指挥权适当分离。指挥权要不断前移,让优秀将领不断走向前线,灵活机动地决策。以代表处为利润中心,对结果承担责任,指挥权、现场决策权首先移至代表处。

当然监督权也要不断前移,子公司董事会经过几年的发展,通过立足一线,不断摸索,在内、外合规的管理上已经逐步成熟,效果开始显现,我们在个别国家可以开始对一线业务部门实施授权试点。要扩大在代表处审结的内容与范围,这就是权利的下放。流程要纵向、横向打通,要让听得见炮声的人能呼唤炮火,能呼唤到炮火。

·不要随意否定一个冲锋的干部。我们一定要促使千军万马上战场。

我们要对各级优秀干部循环赋能,要在责任结果的基础上,大力选拔干部,内生成长永远是我们主要的干部路线。我们要用开放的心胸,引进各种优秀人才,要敢于在他们能发挥作用的方面使用他们。

我们要不拘一格的选拔使用一切的优秀分子,不要问他从哪里来,不要问他有何种经历,只要他适合攻击“上甘岭”(各部门、各专业、各类工作……不要误解了只有合同获取才是上甘岭)我们对人才不要求全责备。求全责备优秀人才选拔不上来,“完人”也许做不出大贡献。

精英我们不要理解为仅仅是金字塔塔尖的一部分,而是存在于每个阶层、每个类别,有工作的地方,就有精英。做面条有面条精英,焊接精英、咖啡精英、支付精英、签证精英、仓库精英……。我们的政策要覆盖激励所有精英,形成组织合力,千军万马搞好质量,提高效率,增加效益。

我们要精减非主航道、非战略机会点项目的编制。要千军万马去抢夺战略机会窗开启时期的胜利。我们要的是胜利,不是过程。各主战场部门,不要排斥其他项目调整进入的骨干,不要借口他们的专业不合适。颠覆往往都是外行人干的,年青人从事的工作往往与他所学的专业无关、颠覆旧中国的是两个医生。

在一些战役关键时刻,战略预备队也打光了,常常是卫生员、炊事员、理发员、警卫员、通信兵……组成的杂牌部队投入进去,是赢得胜利天平的最后一根稻草。各级主管要有全局观,让干部循环流动起来,你不放一些优秀干部走入主战场,让他们失去立功的机会,结果,比他们更年青的人升为将领,他们会真心拥护你吗?你辖区的新生力量没有了晋升机会,他们会拥护你吗?你以为扣住人你就会成功吗?

君不知二十多年来,华为走出去多少优秀青年,留下我们这些“傻子”,他们不走有我们这些”傻瓜“的机会吗?他们把胜利的光荣让给了我们,我们不是受到家人的表扬了吗?我们既然胸怀世界,就要敢于气吞山河,团结一切你不愿意团结的人,反对过你而且有反对了的人,也包括反错了的人。

·我们要坚定不移的在主航道上奋勇前进,一旦战略方向及布局确定后,我们要坚定不移前进,绝不动摇,毫不犹豫。

未来二、三十年的世界会爆发一场巨大的技术革命,这是人类社会五千年来不曾有过的,其深度、广度我们还想象不到。但是过去的二十多年,我们十几万人一同努力划桨,已经把华为的航母划到起跑线上了。我们要力出一孔、利出一孔,密集炮火攻击前进,努力进入无人区。当我们逐步走到领先位置上,承担起引领发展的责任,不可以自己为中心,不能以保护自己建立规则。我们要向ITU\3GPP\IETF学习,建立开放的架构,促使数万公司一同服务信息社会,以公正的秩序引领世界前进。没有开放合作,我们担负不起为人类信息社会服务的责任,所以,我们要像3GPP一样的开放,像苹果、谷歌一样的链接数十万合作伙伴,持续建设和谐的商业生态环境。以自己为中心迟早是要灭亡的。

我们也绝不在困难面前退缩,也不再负议论中犹豫,不然大军突然转向会一片混乱。千军万马必须谋定而后动,大战役也无密可保,我们现在就是征求意见:方向对不对;时间是不是到机会点了;二十多年来我们储备的能量够不够;战略后备部队的前仆后继有没有准备好;有没有挫折时的预案……

我们即使有了正确的战略,我们现在的各级主管与专家有没有胆略。当然我们也会在行进中不断完善,从机制和制度上,全面构建自我批判的能力,通过自我批判不断纠正方向。特别是决心形成的未来两、三年中,我们会不断地听取所有批评,不断纠偏。

我们的组织变革,流程变革要支持我们的战略。变革应使到达目标更简单,更快捷,更安全。

胜利鼓舞着我们。我们一定会胜利的,因为我们的面前是“蚊子龙卷风”、“牵手”……背后是十几万英勇的员工,我们没有不成功的理由。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