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家的困境

author:王海滨

今天去医院,小女的眼睛终于被医生认为是治好了,这是件开心的事情。去年一年是我近年来压力最大的一年,除了新公司经营、基金的不顺和家人健康问题的突然浮现,很多事情不是主观能够决定,最终我放下自我,去基督教会寻求了神的帮助。我宁愿相信这是神的见证,妻女的身体都大好。
于是晚间和群友们聊起,就说经营的艰难,我付出12年的代价,6年还债,另外6年用来跨行,实践经济学;又二年来陪伴家人治病,恢复健康。而这些健康问题都是当年创业失败的代价。人们需要交智商税,那就是自己对生存的哲学不了解,世界观限于错误的青春教育系统,通过血淋淋的生死来获得重生,这个代价都未免太大了。群友问你会回头去做实业吗?我说不会了,但我如果回头,我会知道怎么做。
当年我经营地板业,应该把木材视作大宗商品,有周期性波动,因而在原材料上要把握周期。另一方面,则因为地板必须顺应家居时尚,设计风向的变化会导致产品滞销,库存积压成废料,消耗资本。那么必须要选择抗时光的品种,经典而不是时尚,比如柚木。单一品种的好处还在于资本不会耗费,柚木是一种昂贵的原木,涨多跌少。同时,大规模的扩张单一品种,也意味着房地产商在选择精装修房时,议价能力在地板商这里,而不是通常的遭遇强势压价。能够供应大批量地板的,只有大的地板商。
但麻烦也在这里,中国的木材进口都存在低报税问题,行业都存在原罪问题,也意味着海关缉私随时都可以抓你。好在我当年并不是做原木进口的,没有这种原罪。这里面是什么意思呢?这就像最近某个行业因配额的问题,一些企业家陷入牢狱之灾。其实那个行业都是官吏要捞钱,差点搞垮了整个下游产业,又让行业个个都有原罪。
我回顾这一些,是我们大多数作企业的人都很悲惨,不仅仅是经历商场的残酷竞争,忙于生存而忽略家庭,同时还个个都危机四伏,处在原罪之下,刀剑随时加身。所以,如果我回头,我会做外贸,纯粹作出口,因为国家鼓励这个,避开很多麻烦。作单一品种。如果工厂本身不赚钱,就通过货币套汇差息差。或者通过融资,去投机,做高利贷或其他泡沫资产。这就是所谓生意所有的奥秘。
我们回不了头,回头无比清晰,当M2每年投放20%,CPI超过5%,实际利息9-12%,财政收入13%+,你的资本周转率要达到多少,才能够满足这接近50%的货币成本?更不要说其他人工、房租、电费等等浩瀚的运营费用。这就是99.99%中国企业创业死亡率的源头,二年死亡率过9成的原因。
即使如此,我们仍创造了三十年经济奇迹。为中国民营企业家的骠悍干一杯,为中国民营企业家的宿命和悲伤再干一杯,因为你们终究会成为被献祭者。为我曾经的惨败垂一下泪,为逃离而微笑一下,为惨淡而无望的未来,点一盏灯,照亮昏黄的前程。

http://rubbervalley.blog.hexun.com/104567391_d.html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