扯扯票据一点事儿

农行的票据门风波未了,信行的票据门又开始折腾。过敏时代的a股又被折腾了一次。关于农行和信行的两个事情,本质是有很大不同。
先来说说信行的事情。从目前报道的看,是兰州的信行发现了票据没法兑付的事情,票据中介是杭州的(心中碎碎念一下),两个地方隔了辣么远,到底是为啥折腾那么大?
说起票据,按照票据法,分为汇票,本票和支票。当然实践中还有两个,信用证和不可撤销保函,涉及的法律关系更加复杂点。本票银行发的,见票即付,支票,恩,看看外国电影,大佬潇洒的签个字,一张白纸当钱用。其实在国内,这两个玩意在市场上不多见,原因也复杂。一个是要求严,一个是期限短。当然用的最多的是汇票。
甲公司现在向乙公司买一批原料,但是手上没有闲钱,就开了一张3个月的汇票给乙公司,表示3个月后可以拿着这个汇票到银行拿钱。如果甲公司是茅台,是五粮液,是国投电力,可能乙公司就拿着走了,但是,这样大拿的甲方还是少,连茄子都靠不住的时代,如何让乙公司把一张白纸当真金白银用呢?找银行承兑,就是银行用自己的信用为这张白纸到期后能不能拿钱做担保。当然,银行不会白白的这么做,它要收钱。另外,这基本等于对甲公司进行了一次贷款,也需要担保。担保方式很多,房产,保证金还有大额存单啥啥,善于专研的人民还发现比如古董,紫砂壶以及莫奈啊梵高啊的画,你真以为有的人买个鸡缸杯就是拿来喝茶吗?图样图森破。因为银行总是高大上,乙公司就拿来这个汇票走了。然后,乙公司要向丙公司付款的时候,他会在汇票后面签名,然后转让给丙公司,这个叫背书。以此类推。当汇票后面空白填满以后,还可以粘单继续。等到了最后一家公司手里,他可以拿着这个汇票找银行承兑。假如无法承兑,他可以向前面任何一家签字的单位或个人进行追索。当然,还有个情况就是三个月时间里面,汇票从乌鲁木齐辗转到了齐齐哈尔,你让齐齐哈尔的公司跑乌鲁木齐银行兑付显然不现实,咋办?找齐齐哈尔本地银行。如果是一个行,问题还不大,要是两个行,那就要进行贴现。银行以低于票面金额的代价支付款项,最后一手持票人交出票据,获得款项。这个是汇票基本流。以我们聪明的大脑,怎么能满足这样的小儿科呢?
比如,东部银行存款不少,但是放款渠道不畅,总是完不成利润指标,然后西部银行经常头寸不足,无法满足资金需求,所谓有需求就有供给,另外的套路来了。
假设兰州某公司开出一张6个月汇票,然后以存单做抵押,找信行开具承兑汇票,这里面就要内神同外鬼了,然后信行承兑,汇票跑到了杭州,杭州这里的票据生意还是很火热的,转来转去,OK,时间到了,贴现了,杭州银行通过央行系统进行清算,兰州信行就必须给钱,给完钱了回头找某公司算账,一看,当初抵押的存单都是假的,于是就搞大了…….所以,这次本质上是一个信贷放贷过程中的坏账问题,至于坏账,10亿级别对兰州信行估计是要命了,但是对总的信行来说,问题不是特别糟糕。当然,我心中碎碎念一万遍,我可是6.8买的信行股票,丢渠老母啊。
农行北京行的问题,不是信贷的问题,而是盗窃,这个不属于银行系统性风险。所以知识多是有好处的,当初河北邯郸农行(为啥总是农行?)金库盗窃案,折腾很久才偷了5000多万现金,哪有北京农行那么潇洒,一个小包包,39亿…….
两个票据门的问题本身,并不是特别糟糕,但是,去年年底最后一天,银监会出了个关于票据风险的提示,这就意味着,在票据市场上,问题远远比我们想象的糟糕。票据的灵魂在于信用,票据的功能在于流通,因为票据,尤其是银行承兑的票据,在交易活动中的地位,就是现金。2015年前三季度,银行承兑票据规模大概是15万亿,考虑到其中有三个月,六个月的期限,大致上,流通领域的票据在10万亿左右(毛估估的,肯定不精密),其中大量的是股份行,城商行,信用联社行承兑的。如果这一块开始收紧,我只能说,央行从2014年开始的大放水,已经被银监会终结了。加上今天,农行又(我为什么总是说又?)出来一个关闭P2P接口的事情,已经不能用二来形容,只能说农总行的井货比较多。
至于兰州信行票据的钱是不是进了股市,这个我不知道,因为不进股市,高利贷也是一个很有前途的行当,东部资金需求大,一直以来年化36%都不是特别高的价码。关于股市里面银行资金有多少的问题,我觉得意义不大。货币是特殊种类物,进了我的口袋的钱,就是我的钱,至于是银行贷款还是朋友出借,没有多大区别。假如我贷款炒股,也是我承担风险,对于银行,如果我贷款100万,但是有价值300万的房产做抵押,对于它也是安全的。
最后顺带说点。那就是谁是中国股市的大空头。这一波牛市来源是资金流动性的释放。也就意味着,流动性是推动股市上行的基本动力。那咱们来回头看一看,是谁,以清理配资为由,消灭流动性;是谁以清理伞形信托为由,消灭流动性;又是谁以救市为由,冻结股票流动性;是谁不断发新股,稀释流动性;是谁要搞熔断,消灭流动性;又是谁放任那个喜欢爬山泡三流女演员的董事长恶意停牌,又搞得保监会频频提示险资,堵截流动性进入的?所以,敌不在莫斯科大学数学系,不在上海外贸公司,不在深圳喜士多小卖部,不在中信证券总部小黑屋,不在跨海大桥高速路,不在达沃斯那个八十几岁的老头子,就在金融街。

http://xueqiu.com/7474731631/64302635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扯扯票据一点事儿

  1. 看看这个。一开始,大家骂股指期货,后来把股指期货阉了。还是跌。
    后来,大家骂境外热钱,公安部出动查了境外公司。 还是跌。
    再后来,大家骂高层内鬼,把证监会副主席抓了。 还是跌。
    再后来,大家骂无良庄家,把徐翔抓了。 还是跌。
    再后来,大家骂熔断制度,把熔断停了。 还是跌。
    再后来,大家骂大股东减持,出个规定不允许了。 还是跌。
    再后来,大家找不到人骂了,挠挠头,就把二十年前的索罗斯再拎出来让大家骂骂吧。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