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社区:钢铁行业淬炼升级漫谈 听熟手侃宽厚板

一般在国际上大家的共识是:在产品宽度方面,对于 5000mm 或 5500mm 以上的钢板订货量有限,五米左右的宽厚板主要是用于制造大口径直缝焊管,而国外使用的UOE直缝焊管管径一般在 1500mm以下(多数 1400mm 以下),因此要求最大板宽在4500~4800mm即可满足最宽产品的要求。宝钢、张家港等新建和正在待建的宽厚板轧机规格定在 5000mm ,即是为覆盖该产品尺寸段的规格范围。

而对于船板而言,国外造船厂在生产中为减少船体焊缝,在制造6~15万吨级船时均用 4000mm 以上的宽板(大多数为4000~4500mm)。今后随着我国造船能力的扩大,在造船级别及吨位上的不断提高,船板的使用宽度也将相应有所扩大,这样不仅可减少船体焊缝,还可缩短工时和造船周期,降低造船成本。因此新建中厚板轧机的辊身应具有足够的宽度,其窄规格可通过纵切完成,这样,既可提高产品覆盖面。又充分满足了市场的需求,这就是当前宽厚板行业及专家教授的共识。

话说乱侃宽厚板,侃是很容易的,大家谁都可以侃,专家、教授可以侃、设计院的家伙可以侃,连钢厂的家伙也都可以乱砍,就连象鄙人这样的市井‘混事之徒’都可以出来乱侃宽厚板行业,看来这个行业是发展得有些过热了。说归说,侃归侃,最终是要把这东西落实到图纸上,出来真实的设备,设备还得好使,轧出世界一流的船板和X120的管线钢,诸如用于海上石油平台的厚板的‘Z’向性能很卓越,到这时候再问:还有人吗?会议桌边上是空空荡荡,一个遥远的声音从远方传来:找洋人。

我们经常愿意说的一句话就是:洋人发展得早,所以我们赶不上!这话说的没错,洋人发展得是早,美国卢肯斯公司的5230建成投产于1918年,它的产品广泛用于大型的战列舰和航母,日本和前苏联在40年代也都建有自己的宽厚板厂,分别都是5300的。

为什么我们总是跟在后面?这有历史的原因,也有文化上的原因。早年的东西我们就不多说了,它可以被追溯到太后、战乱、蒋介石的腐败、文革等因素。现在总该是升平年代了吧?国家又有用不掉的钱财,怎么还跟在洋人后面跑呢?

说到上面这个问题,就和我们的文化传统、搞工业的习惯、人员的素质、行业分工、学生学习的专业宽窄都有很多的关系,以至于我们整天跟在洋人后面学习,洋人用我们的钱发展他们自己的经验和水平,再把这些东西用在中国市场继续盈利,获得利润以后继续发展技术,成了良性循环,造成我们永远都跟在他们后面跑,老也追不上。

我们的行业分工分成钢厂、钢铁用户、设计院、重机厂,钢铁用户用的材料要按国外标准执行,即使我们有标准,也基本是套来的,没有自己的冶金冶炼体系。重机厂制造设备,但不熟悉冶炼和轧制工艺,设计院可以做工厂设计,但设备设计能力比重机厂还差,因为重机厂给洋人干过活,有零散图纸,这就造成整个行业链的脱节。

再看德国和日本,他们的循环体系是连续的,许多的船厂和钢厂是一体化的,属于一个大的财团,需要什么类型的船板,会和钢厂共同研制,使用的好,以后这就是标准,并推广到世界范围,大家都得照着这个炼,照着这个轧,这无疑又为钢厂找到了世界性的出路。

而在设计、制造行业,洋人本身就是一体化的企业,早年有美国的麦斯塔,从水压机到轧机,统统地做了,后又有SMS—D,也是属于统统吃下型的,从表面上看,他们设计能力比我们设计院高,制造能力比我们重机厂强,许多人都不解,这是为什么,难道洋人有三头六臂不成,其实,洋人也是逐渐练出来的,80年代的时候,西马克远还没有今天这样强大,如果不是我们把宝钢项目给了他们,今天你就见不到世间还有个SMS—D,它是在实战中成长起来的,其大部分经验也是来自于中国市场,我们成就了它,把它推上世界级的钢铁行业承包公司。只是可惜了,我们自己却没能积累下什么宝贵的经验。

设计院的家伙和洋人谈判非常吃力,尽管他们熟悉工厂的布置,知道‘水,电、风、气’的管路走向,但洋人和你谈5500牌坊的应力分布、液压AGC的大缸、大的锥齿轮箱、轧辊的辊型控制及原始辊型的磨削、冷却的方式对板型的影响,热处理的方式及辐射式全氮保护加热和淬火机等东西,你就打心底里佩服洋人知道的多,生出由衷的敬佩之情。洋人行吗?说行也许行,但细看,侃爷是也!不过就是见得多罢了,他们知道蒂森就是这般轧钢、这般冷却罢了。

洋人翻过头来可以再战我们的重机厂,重机厂的家伙不懂轧钢工艺,洋人说要多大的力才可以矫直厚钢板,你也只能听着,等洋人作技术设计,有了技术设计再拆成详图干活,挣的就是辛苦钱。

洋人把我们各个击破,再统一整合起来,美其名曰叫‘技术总包’,核心的东西是给你用,但不告诉你实质内容,你能琢磨就琢磨,琢磨出来他也不告你,许多国人还害怕有什么知识产权的纠纷问题,有些是有,有些就是根本没有,为什么?洋人自己也是知其然,而不知所以然!

洋人卖给我们的5000宽的矫直机,接轴可能会因为过载而断裂,而安全装置并没有起作用,矫直后的钢板的板面会有很深的痕迹,外行人看了不解,洋人疏忽了吗?不是疏忽,洋人很认真的,只是这设备是世界上的第一台,有些理论问题他们也不明白,但他们有一定的技术功底,看到现象以后就知道是为什么了,洋人可以很快提出修改方案解决这个问题,并从此获得经验而进步,再卖同类东西的时候就没有错误,使你以为洋人很神,神乎?依然是侃爷,只是用你的钱长了他自己的技术。

以前,因为某设备的冲击力解决不了,洋人设计那个东西的最专业人士到场,大家讨论这是什么问题,其实就是简单的数学问题,数学学地差不离再有点想象力就可以安然处理这东西,有难度吗?有点,但不多,唯一的差别就是洋人的这种类别技术专家的技术服务费是每天1600美元。

有一点,洋人比我们强,就是他们的行业整合能力,有大的项目时,可以整合出一个新的专业项目财团,为你做这件事,可以由商务人士先支应着,陪你乱侃,侃什么都行,和你水平类似,你侃不倒他,他也侃不倒你,大家侃着。到有实质进展的时候,专业人士上场,在你的知识范围外乱侃一气,你立时就服了,因为他侃的东西你没听说过,但你要是觉得他们这批人有深度就错了,有深度的家伙也许在家里没来呢!只有你可以侃倒了眼前的这批家伙,侃得他天天往家里发传真问问题而感到惭愧的时候,真正的家伙才会出马,可以当面问他什么东西是不是这样,你保密没关系,我说什么样?你告诉我是不是这样,这总不牵涉知识产权吧?有产权也是我的知识产权呀!只有在这种时候,你其实才有和洋人平等对话的条件。因为是我们在雇你干活,特别需要人家知道的就是这一点,在大多数时候洋人以为我们就是买个设备,技术不技术的并不很重要。

翻回来再看5000以上的宽厚板轧机,未来几年内,我们就是世界第一,日本仅有的那几套也基本过时了,听一个家伙兴高采烈地说:美国佬最终不行了吧?起码在宽厚板行业不行了吧!

其实,我没有他那么高兴,你翻翻资料就知道美国在干什么,你翻翻世界上5000以上的厚铝板是谁轧的,都用到什么地方去了,当我们许多人兴高采烈地庆祝中石油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公司的时候,他们从未听说过诺斯罗普—格鲁曼和洛克希德—-马丁是干什么的,人家钢板的需求量不算大。

一个教授看阿拉乱混,问俺说:“你觉得什么是你最不可能混的东西?”

“那就是火星车,有生之年没机会玩那东西了!”我说,人家笑了,大概是笑我的浅薄和无知以及不知世界的天高地厚。

细看5000以上的厚板设备,我们现在可以浇铸830吨的精练钢水,轧机牌坊无论是整体的,还是分体的都不在话下,我们现在浇铸直径2300的支撑辊也应该没什么问题了,但我们加工不了模数16以上的锥齿轮,对于冷却控制、热处理、矫直机等也都有问题,按现在的趋势发展,洋人会一直‘技术总包’到我们将宽厚板玩完了,再开展一个新的行业。

我们现在不缺钱,我提议过一个方案,假如哪家有钱,拿点钱出来,大家彻底玩一下宽厚板,我替大家组织方案,穷全国最有名的专家论证,直到大家对方案无话可说的时候就可以加工制造,当然象油膜轴承这样一时解决不了的东西还是可以买摩根的产品,我们轧一次中国的钢板,和世界比一下,真的不行,大家就认了,证明我们玩工业玩不过德国。

我没死心的、想玩的东西还有大的滚动轴承,想从冶炼、精练、滚锻一直玩到成品,装到大轧机上去试试看,到底疲劳寿命为什么就不行?是不是就只是氧含量的问题?其晶粒组织到什么程度就可以堪比SKF了,但估计是没什么戏了,听说SKF 又要在中国建新厂了。

就像千古名句唱的那样: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一样,在历史的长河中,我已经很难在宽厚板行业里再见到象蒂宾斯机械公司和UNITE及在当时大名鼎鼎的麦斯塔机器公司了,就连日本的石川岛和三菱也不再在宽厚板行业晃来晃去了,我有石川岛各种项目的详细介绍,很厚一本,那天无意翻了一下,我估计那家伙也没准在玩涡扇,为他们的大飞机在做准备。

浪花淘尽的好象都是洋人,但不知道为什么?

在钢铁行业里混,假如你想玩,可以玩许多种不同的东西,从采矿、选矿、烧结、球团、冶炼开始,可以一直玩到热带、棒线,还有许多乱七八糟的‘玩意儿’都可以玩。但我敢和你打赌,你想玩的‘玩意儿’里宽厚板这一项是你最不可能玩到的东西,它对于你的机会太小了,特别是从4300–5500这一类的宽厚板,可能你一辈子都没有机会玩到它。

玩一次是你人生的幸运,机会不会很多的,一个国家,无论它有多强大,我相信都不会上10套5500轧机的,除非外星人来了。我玩过不少的东西,天上飞的、水里跑的都玩过,但还是渴望有机会能全面而彻底地玩一次双机架的5500轧机,以销人生之憾,就像我们这个年纪的女士,遥想她的少年时代,日日翘首东方等待着她的‘白马王子’,随后二人同乘一骑驶往风光如画的海滨,共乘帆船去往遥远的彼岸。只有这样,到老了,再也爬不动了,也还有些可以回忆的东西,现在是很难有这种感觉的。

尽管我们许多人可能一生都没机会玩这东西了,但你闭上眼睛还是可以清晰地体会到这东西是怎么玩的,当然,具体到个人就和你身处的位置和状态有关。

假如你在大型的设计院,玩这东西就很轻松,不说是弹指一挥间也差不多。按可能的投资额,你可以立即就知道一期上什么,二期上什么。要讨论的问题就是先上粗轧还是先上精轧,是否彻底放弃钢锭的方案而全部使用连铸坯,有钢锭的方案就比较复杂,牵涉冶炼的东西也特别多,是否有合适的锭型也是一个很难决断的问题,当锭型都还没有的时候,我劝你趁早放弃钢锭而先上精轧机,400的开口度,300厚的连铸坯,出100–120的成品厚度,这是世界的一个定式,等挣到钱了,也想明白了锭型和特殊成品板的关系以后再上粗轧机,但做基础的时候最好是把粗轧机的基础做了,以后省事。

这之后就是想好要轧什么品种,考虑以后可能的发展,这样基本就定了轧机的类型,要多大的轧制力?多大的电机?再和世界上现有的东西一比较,轧机就定了。之后就可以定炉子类型和座数,根据成品厚度和材质定剪子的类型,根据市场需求定热处理线和冷床等设备,设备基本都定了以后,就可以再翻回头来看投资额是否超了,超了就砍设备,这就是我们历来的习惯,什么工业规律不规律的,一律见鬼去吧!

有了产品大纲,再有了初步的工艺布置,这时就可以喊洋人来了。其实不管你嗓门多大,能喊来的也就那么几家,不外乎是SMS—D、 S—VAI、 埃–爱吃–埃、密苏笔洗、有时还有丹尼利,实际上有可能干活的就是SMS—D、 S—VAI,虽然石川岛和三菱早年也曾叱咤风云,毕竟这些年干的少。

像业内比较牛的SMS—D,一般小企业喊人家根本就不搭理你,最多找个人跟你侃一阵了事。人家还不玩二手设备,可能觉得有失面子,没钱趁早别找人家,找也不见得有什么回音。当看你没大谱的时候,也是怠答不理的样子。只有把钱放它脚下的时候,那家伙才肯弯腰拾起来。当然,它要是确实知道你要上新线而又有钱的时候,立时就拿你当爷一样给供起来了,你说咋办就咋办,什么都好说。

技术上当然是洋人总负责,你自然不用担什么太大的责任,洋人其实他自己也没什么大的责任,一个东西玩好几遍了,都玩熟了,就象你每天回家,会迷路吗?只要花钱,什么都好玩!

洋人有了合同以后,按合同分包出去,肥活自己留下了,中饱私囊。难干又没什么技术含量的东西都留在中国制造,假如你想抢点有技术含量的东西自己干,洋人就吓唬你,或者弄个你从来没干过的技术设计给你,因为你的见识少啊,没见过,立时就吓得退缩了。洋人或者把螺伞的模数弄大,你也就吓跑了,你敢把它弄小了吗?你不敢!因为你担不起责任。洋人乐呵呵地把东西都集中起来,攒好,监督你安装一下,试车,说OK! 你的任务完成了,洋人也奔下一站挣钱去了。

假如你在重机厂,景象就和在设计院完全不同,你不必知道这东西是轧什么的?它到底有什么用途,你只关心洋人的技术设计是否做完了,洋人慢悠悠地把技术设计的图纸通过快件寄来,你就照着它拆零件,洋人定多大就是多大,不必知道是怎么来的,根本没时间考虑和学习什么东西。有零件图以后,工艺科(处)就日夜加班做工艺,从加工、铆焊、一直到装配工艺样样俱到,那叫一个忙,比洋人忙多了。下次再干的时候,重现再来一遍,理由就是不知道洋人改了什么地方,反正我国的劳动力比较便宜。

即使这样,你还是应该感到庆幸,不是什么规模的厂子都可以得到鬼子的青睐的,你厂子小,洋人根本就不搭理你,说你没资格,玩不了这般的大件。

我见过一些小规模的厂子,也试图凑上前来玩点什么,但宽厚板的设备都非常大,辊道的辊子你就玩不起,很重的合金钢锻件,即使包给你,你都没有协作厂家。一般你就给人家干点焊接件什么的,说起来就两个字:辛苦!

到了你是私人小公司的时候,想掺和宽厚板就很难了,基本是什么都玩不动,也玩不起,大家开玩笑说:私人公司就只能等着以后发了,自己投资建厂子。

但假如你专业特好,洋文也棒,可以做翻译,无论是给洋人或是甲方都可以,因为专业翻译非常少,即使洋人公司的翻译也不见得说得清楚专业里深层次的技术细节。这样,你就可以挣不少钱,还捎带手可以混吃混喝。你再行!可以帮助甲方对洋人谈判,问得洋人张口结舌,甲方一高兴,赏你一大把钱。但这活儿非常难干,你得知道世界上所有宽厚板的情况,什么年代的,什么布置形式?使用情况什么样?问题在何处?新上设备应该具有什么水平?你还得知道工艺问题,加热问题,热处理问题等等东西。你得比甲方自己的工程师强5倍,否则人家干吗用你?反正这活儿鄙人是干不了,尽管想挣钱,但能力差就没办法,时时畅想假如当年多念些书就好了,但来不及了,似乎从来就没有来得及过!

但我端详一下你,你就成,怎么看你都比我强。

还有一种生存方式就是给洋人干活,收拾得好好的,体体面面的,鞋擦得铮亮,用T 系列13吋的本本,笑眯眯地坐在洋人的身边,用平静的语调说:“密斯特 肯–冯–汉斯先生是这个行业中最著名的专家,请他为大家讲解淬火线的工作原理和水量及水压、流速对淬火后钢板表面硬度和内部韧性的影响关系,大家欢迎!”

洋人公司其实也不错,挣钱多,福利好。日系原来多盘踞于长富宫一代,德系聚集于亮马德国商业中心一代,而SMS—D以前在建国门,可能是进来的早,但那时候还没有D,有D 以后好像比原来厉害了。

尽管你可能没机会干宽厚板这个行业,但有个了解也许是好事,第一可以看看这东西是否好玩,第二可以看看你在这个行当里干点什么,说不定有出路呢?也不一定的事。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