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山矛盾为中国核电安全拉响警号

author: 黎广德
from 端传媒

今年1月27日中国国务院首次发表《中国的核应急》白皮书,公开承认目前“面对核能事业发展新形势新挑战,中国核应急在技术、装备、人才、能力、标准等方面还存在一定不足”。根据中新社报导,在北京出席白皮书发布会的中国国家原子能机构主任许达哲表示:“台山核电建设,EPR机组的建设略有推迟,这是属实的,为什么推迟,把核安全放在重要的位置,只要有问题,就一定要把它搞清楚再进行后续的工作。”根据《南华早报》报导,许表示台山核电厂“暂停建设”,但不会放弃建设。

台山核电站距离香港国际机场只有100公里,拥有两台全球最大单机容量175万千瓦的核电机组,采用尚未有成功经验的法国第三代核电技术。国家官员如此斩钉截铁地表示以安全为先“暂停建设”,对于一直担忧的港澳市民来说似乎是难得的喜讯。

就在同一天,负责投资兴建台山核电站的中广核集团通过新华社广州分社发出新闻稿:“截至2015年底,台山核电站一期工程建设进展顺利,安全、质量和进度控制良好,全年重要里程碑按计划如期完成,目前1号机组已经成为全球首台开始冷态功能试验的三代核电技术EPR机组并全面进入系统联调阶段,2号机组处于安装高峰期。在外界看来,这标志着中国自主建设三代核电技术能力稳居世界前列。”

中广核的新闻通告完全没有提及“暂停建设”甚至推迟建设的字眼,是否表明这家中央企业根本不把国务院官员放在眼内,对于北京监管部门所谓“安全考虑”嗤之以鼻?

安全监管黑箱作业

中国核安全监管一向黑箱作业,资讯极不透明,今次监管部门与企业之间讯息矛盾,是前所未见的警号:究竟核安全谁有最终决定权?谁可确保商业利益不会凌驾人命安全?影响所及不仅是台山核电站,而是全国正在运行的27台和正在建设的25台核电机组(数字截至2015年10月),其中近半在香港方圆几百公里之内。

为何台山核电站安全问题浮面?这得归功于法国核安全局而非中国核安全局。

事缘去年4月,法国核安全局通报,正在法国兴建、与台山同样采用EPR技术的弗拉芒维尔核反应堆的压力容器顶盖和底部的钢材,由于碳元素含量过高,冲击韧性远低于安全标准。该压力容器重达410吨,高12.7米,直径5.7米,是用来承载核燃料的圆柱型钢结构,需抵受极端温度(摄氏351度)、压力(175bar)和核辐射,是防止核燃料外泄的关键设备。由于EPR反应堆装载的核燃料辐射量属全球最高,例如台山厂每台内含幅射物质总量是福岛第一号机组的三倍,所以一旦容器破裂,后果不堪设想。

出事的压力容器顶盖和底部均在法国锻造,它用同一套程序锻造供货给台山两台机组,所以法国出事等于中国出事。经过进一步测试,法国核安全局主席Pierre-Franck Chevet表示:“这是影响核电站关键部件的严重异常情况,除非有令我满意的解决方案,我可能会终止项目。”他去年中亲身访华,将安全问题向中国国家核安全局官员通报,但事后双方均没有向公众交待讨论结果。

法国技术自身难保

直至上月27日的北京记者会上,香港有线电视台记者提出了尖锐问题:“去年中广核一个通告中说了台山核电厂推迟使用了两组EPR第3代核压力容器。在2014年的时候,国家核安全局年报说台山厂两组机组工程建设推进基本顺利,安全与质量管理状态良好,但是出现了压力容器不合规格的问题,是谁验收的?是不是我们国家把关验收的能力不过关,国家核安全局在当中是不是也有责任?现在台山的核电厂是继续建还是停建?”

身兼国家国防科技工业局局长和国家核事故应急协调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的许达哲,没有正面回答国家核安全局是否失职,但他有关台山核电厂的一番说话代表国家部委发放出与中广核矛盾的讯息,为全国拉响警号。

事实上,EPR技术的安全风险持续恶化,去年6月法国侦查网站Mediapart披露了一份由核安全研究院IRSN呈交法国核安全局的文件,显示正在弗拉芒维尔核电站安装的一系列阀门出现故障,可能会出现一如1979年美国三里岛核泄漏的意外。去年9月法国电力公司EDF宣布改组管理架构,核电站完工日期由原定2012年再推迟至2018年底,投资成本由33亿增至105亿欧元。

由此可见,如果中广核真心尊重法国核安全局提出的警示,台山不能排除更换反应堆压力容器,甚至终止项目的可能性,但现今宣称“全面进入系统联调阶段”,显然与北京官员的谨慎取态背道而驰。

正当负责提供EPR技术的法国公司自身难保之际,如果中广核集团倚仗核工业的庞大势力一意孤行,漠视国务院的安全考虑,是否暴露出中国核电监管的漏洞?

国际专家揭发隐患

最吊诡的是国家核安全局对中广核的新闻通报至今一言不发,这种乱象恰好印证了六年前国际专家的忧虑。

2010年7月,国际原子能机构派遣了由22名国际核能专家组成的考察团到中国,执行一项名为“综合规管检查”的任务,评价中国核安全监管的绩效。这是至今为止唯一的公开报告,足可窥见中国核安全的种种隐忧。

专家报告内容长达130页,虽然用上十分客气的外交辞令,但当中详列出39项改善建议,并且亳不讳言:中国政府须尽快制定全面监管核安全的政策及法规,监管机构与核工业的关系过度密切,很多监管人员从企业借调,人手不够,资源不足等等。但偏偏中国就在此时开展全球野心最大的核电计划,全球65台在建核电站逾四成在中国。建设速度越快,安全规管分摊开来的资源越薄弱,台山的矛盾可能是冰山一角。

梁振英政府推行中港融合不遗余力,但对融合的后遗症──地区核电安全风险采取驼鸟政策,不敢提上粤港合作的讨论议程。保护人民生命安全是每一个政府的基本责任,当北京官员显得软弱无力的时候,特区政府对于在港上市的中广核集团所兴建的台山核电站,难道真的束手无策,任由它变成珠江三角洲几千万人的心腹大患?

(黎广德,公共专业联盟创会主席及现任政策召集人)

欧洲压水反应炉(EPR)

欧洲压水反应炉(EPR)是一种第三代压水反应炉(PWR)设计。它主要由法德两国公司设计和开发。压水反应炉核电站优点是运营效率高、使用寿命长,但不时出现故障的消息。现时有四个EPR机组正在建设中,其中在芬兰和法国的前两个机组,都面临着工期延误(至少到2018年)。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