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经济观察:临沂

先声明下这个只是我自己的一些观察和很肤浅的认识,不负责任,我观察的也是周围一些普通的生产生活状态,不一定有广泛的代表性。

我生活的城市是山东一个革命老区城市,长期以来非常的落后,交通尤其闭塞,在90-10年代筑路大潮之后,该市才有了非常便利的交通条件,正是这段时间,这个城市的经济腾飞了。

很多人,尤其是在2002-2006年之间来这个城市的,最深刻的感受就是城市的飞速变化,每天都有新的工业区,高层建筑以及道路修筑,大批企业进驻,逐步完善的服务体系和飞速增长的经济。以及令人瞠目结舌的豪华市政府。

但是这一切的核心都是政府借贷。

和一些老三线城市复兴一样,这些城市,比如我市、比如大同,他们的经济发展就是集中在政府持续借贷,不断地重复的投入资金进行拆迁,工业园建设,基础设施建设以拉高GDP,这种在短时间内能够获得巨大收益的政策,正成为经济崩溃的源泉。早在07年,不只是市区,我所在的县状况就已经非常不容乐观,经济政策制定十分混乱,当地政府曾经三次修筑同样的一条沿河公路,每次间隔时间仅有半年,公路在沥青完好的情况下被反复多次扒开浇筑浇筑扒开沥青硬化,在修筑过程中,拆除和毁坏了六十年代就已经使用的阶梯式河堤,并且至今没有修复。在县周围进行大规模的征地,要知道该县城属于山区,只有城市周围很小的一块平原(和市区差别甚远,市区多平原),些仅有的土地被征做工业园。包括后来11年左右,又有大批土地被征做建设豪华县政府配套设施(当时新法院仅仅使用了五年左右,又新建起十几层法院大楼)。在这种重复建设,浪费建设的情况下,政府借贷风险正在累积,经济尽管还在飞速的发展,但是在我们看来,这犹如冰轨上的火车,完蛋似乎只是早晚的事情了。

11年左右,政府违约现象开始严重,具有代表性的就是群众集会空前增多,在市区,常常因为政府性项目欠债严重而导致群众讨薪集会,这是候底层建筑工人工资已经不能保证一年十个月左右的量(工资从没按时发放过,一般集体企业大概是一年八个月到十个月之间,流动性较强的临时工和效益好一些的私人企业大概是十个月到十二个月之间)。这是候信贷风险已经初步展现,08年以及以后三年的疯狂投资,透支掉了国民财富,政府似乎相信“即使把玻璃打碎,玻璃工人也能挣钱”。在这种情况下,实际上财政收入的成倍增长根本无法满足政府的投资需要,而日益庞大的政府设施和重复建设,伴随着货币的飞速贬值,消耗掉了所有的财政增加红利,最终导致大规模的财政赤字和拖欠的严重化。

但是在这时候(11-13)年,底层的财政风险还没有爆发,原因是,在80年代之后,招商引资矿产开发企业建设的老本还没有吃光,该地的许多产业,比如纺织、建筑、加工等制造业及其下游产业还有一定底子,政府还能拿企业借贷(以企业为抵押借贷),在这时间段内,政府违约情况已经逐步增加到无法遏制的情况,随着汇率进一步上升、投资额继续加大、乘法效应减弱和财政赤字,政府的违约已经达到了非常可怕的程度了。

在这种“车轱辘账”情况下,一旦政府违约,所有的企业将会瞬间垮塌,政府违约,建筑企业拿不回资金,企业所投资完全基于银行信贷(部分企业还承担的政府借贷,一般是国企和集体企业),商业贷款的利息极高。如果政府不付款或者延迟付款,商业贷款的利息瞬间会把企业压垮,而在你没有担保的情况下,银行不会给你新的贷款,这样资金流就断裂了,两栋楼一年的投资利息一百多万,瞬间会把你可怜的盈利吃的一干二净,而政府违约不用承担任何负担—-因为地款税都已经付清,财政收入是稳定的。然而倒闭是连锁反应,一旦建筑垮掉,连在他上游的金属和加工行业也会垮掉,最终导致整个行业链垮塌。

在这个行业内只有两个赢家政府和银行。他们不承担任何风险,但是这样的竭泽而渔,在11,12,13,14吃了四年的企业老本之后,15年,连锁倒闭反应爆炸了。企业职工两千余名的国营棉纺厂倒闭。大批乡镇企业,倒闭。非资质建筑单位,消失。工业园,几乎全面熄火,除了少数几个企业,宛如鬼城。站在雾霾里,感觉如同在寂静岭中。仅以这所在的二级资质建筑企业为例,下面七个工区,盈利的只有两个,一个盈利二十万,一个仅能保住工人工资发十个月,这是最好的两个工区,而总公司。欠薪十七个月。

原因固然有管理方面的原因,但是大部分还是源于政府欠薪,打比方,下面一个工区给政府盖得两个小工程,一个三百万,一个一百五十万,一分钱要不到,要不到,没钱进料开工,工人没工资,每月贴息,看着钱进入银行手里,只有等死、这只是今年两个小工程,往年盈利项目,都是这么拖死的。
第二个原因就是营改增,原来营业税百分之三,现在增值税百分之十一 。将近四倍。别说什么原材料增值税抵扣,到基层建筑行业来看看,最轻的计算方法税额都提高了三倍。企业只有破产,根本没有任何办法。

今年几乎所有的人都是那句话 要到钱了吗?在车轱辘债断裂之后,所有的债务风险被推向企业,而营改增彻底断绝了企业盈利希望,这种情况下,2016年,应该会和2015年一样,经济崩盘,直到崩尽,底层制造业和建筑企业彻底崩尽。国民积累的数十年的财富会在一夕间被银行和政府吞噬,在这些尸骸上长起来的,是那些巨型的国营企业,上次我路过新开盘的一个小区,CSCEC蓝色的旗帜在北方的十九县小城的雾霾中迎风招展,旁边是衰败的,破旧的住宅和倒闭的工厂和商店,在这个灾难片一样的环境中构成一种巨大的无声讽刺。

而我们将何去何从。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