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春节回乡见闻总结

编者按:在微博上做了以 “回乡见闻” 为主题的草根调研后,作者从人口、城市化、房地产、产业、互联网这五个方面分析了调研结果,总结出城乡发展的些许变动与趋势。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向小田(xiangxt1984),作者向小田。

从2013年开始,每年春节期间,我都会在微博上发起讨论#回乡见闻#话题,发动城市青年利用春节回乡的期间,做一些力所能及的草根调研,关注家乡经济社会的变迁。虽然观点各有偏颇,主观性较强,但是由于参与的人数很多,达到了一定的量级,我们也可以从这些大数据中提取出一些县域或者农村经济社会发展的模糊特征出来。

这几年下来,效果很好。一是参与的人越来越多,微博阅读量从一开始的几百万,到2016年超过了一千万。发表#回乡见闻#的人数,也从数百人到了成千上万人。覆盖的范围,也基本包括了除少数民族地区以外的主要省市。

可以说,回乡见闻活动作为一个公益的自发的协同项目,是令人满意的。尤其是在活动发展的过程中,唤起了许多人对于家乡社会无论是经济、环境还是公共治理问题的重视,甚至引发了不少人身体力行进行乡土改造,这件事就算是意想不到地成功了。

读完网友发来的回乡见闻,我感慨甚多,有许多大的趋势,或者说大时代大格局的变动,正在潜移默化地重复出现在一个又一个个体的见闻细节中,我总结下来有如下几点:

第一、人口

凡是说回家车多人多路堵的,基本上都是人口流出的县城。这些县城往往人口在五十万以上,有的甚至达到七八十万或更多。如果观察车牌的话,除了北上广深,你会发现大约三分之一是来自其所属的省的省会城市。人口流出的县城共同交通建设是按照常驻人口设计的,一到春节,返乡人数众多,道路自然拥挤不堪,停车场地都难寻。春节期间我们开车在川渝中间某个县城转了一圈,道路周边停满了汽车,根本找不到停车位,只好又开回了酒店。

从农村的见闻来看,除江浙沪珠三角一些外,内陆地区许多农村或乡镇人口都是净流出的。如果不是春节,平时基本上只剩下老人妇女和小孩——年轻女性都可能没有了。对县城或者不设区的县级市而言,人口基本上是从本地乡镇农村过来,外地来的很少。

省会城市吸引全省移民,地级市市区吸引辖区内县域移民,这和北上广吸引全国移民一样,都是“核心化”的趋势。人口从分散到集中,从集中到越来越集中。如果没有规模化,县城和市区很难保持住目前的人口。前几年开始,回乡见闻里面就有在家乡火车站看到标语,当地政府打出来号召回家乡打工的横幅比比皆是,争夺人口劳动力是地方政府一大工作。

第二、城市化

如果说人口流向呈现核心化没有直观感觉的话,我给大家举个例子。湖北省总人口5800万,而武汉市常住人口就超过一千万。也就是说,五个湖北人,基本上就有一个去武汉了。

那么,再看地级市。湖北经济排名第二第三的城市是襄阳宜昌,常住人口分别为550万和405万。其他经济排名在后面的地级市例如十堰随州黄石等人口大约在150万到350万之间,平均200万左右。而按照国家统计局的数据,中国劳动年龄人口(16岁-60岁)每年净减少200万。这是什么概念呢?也就是说,中国每年要消失一个类似湖北经济排名中游的地级市。

还是以湖北省为例,为什么襄阳宜昌的人口还在增加呢?经济强劲是一方面原因,还有一方面原因是襄阳和宜昌距离武汉超过三小时的铁路/公路路程。这种距离降低了“人口核心化”的威力,这两个城市成为了省域副中心——它们分别从各自附近的地市州吸引人口,保持住了其人口优势和经济规模。

在省会或者类似省域副中心城市三小时车程内的中小型城市就难以幸免了。这些核心城市就像黑洞一样吸引周围县域农村的人口——人口流出地一方面受到全国总人口减少趋势的影响,一方面又被核心城市引流,那么随着时间推移,我们大胆的预测,在距离核心城市三小时车程内的,现在人口在200万的城市会逐渐变小。许多城市变成县城,县城变成镇,镇变成居民小区

第三、房地产

有了上面这个预测,一个很自然的结论就是,省域副中心以下的城市房地产基本上是没有希望的。这也正如我们在回乡见闻中所看到的那样,从2012年开始,县域房地产就触顶了——2012年是全国人口总拐点。一旦没有增量,只看存量的时候,比拼的就是城市间对人口的吸引力。县域房地产马上触顶,一个直接的原因就是人口没有增量同时存量也在流失。

然而,这个如此明显的趋势居然不能被地方上的开发商所了解。他们的视野太过于局限,其投资选择严格依赖于过往的职业路径和发家经验,这也是导致其破产衰败的原因。无止境的住房供应和中小学合并现象是极大的矛盾,明显背离,对比鲜明。

第四、产业

与开发商对大格局视而不见,投资县域房地产反而深陷泥泞类似的,是在内蒙陕西山西河南等地投资于煤炭的老板们。除了房地产和煤炭,在钢铁、矿产、化肥、光伏等等产能过剩领域财富被消灭的富豪也延续了相同的逻辑——他们发家发迹的经验毁了他们多年积累的财富。

正是由于对自己发家的行业太过于深入,太过于专注,抱着“再赚最后一笔就走”的心态,他们一把扎了下去,埋头苦干的同时却忽视了头顶上宏观经济和政策态度的变化。这和炒股票极其类似,曾经在某只股票上赚了钱,甚至太过于了解你所持有的股票,往往会拿着不动舍不得斩仓,在市场大幅波动的时候,持仓跟随大盘一起下跌,越跌越不舍得卖,最终越亏越多。还有借钱抄底的,结果杠杆被击穿爆仓。

股市上所谓的“浮盈加仓,一把亏光”,就是这么来的。在产业中,许多在房地产、煤炭等行业赚的钱的,为了赚更多,又到处借钱投入,最后一把亏光的不在少数。这还不是单值老板。

从回乡见闻中来看,在那些煤矿产地的城市,经济上产业上的倒退还是其次,许多居民积累的财富也通过各种各样的民间借贷方式流入了房地产和煤炭业,最后资金链断裂还不了钱,多年积攒的财富也灰飞烟灭了——相当于产业上被洗了一遍,然后金融上又被洗了一遍。感觉和2015年的股市极其类似。

第五、互联网

旧的产业/秩序崩塌了,但是新的产业正在成长起来,互联网是最明显的例子。智能手机的普及带动了移动互联网产品的广泛使用。我们暂且不说今年微信红包发放三百多亿次这一数据,就光看春节联欢晚会,你就会发现,最大的赞助商是阿里巴巴,几乎整晚春晚主持人都在给支付宝打广告。至于说数百亿次移动支付背后有什么,那就是强大的移动互联网基础设施,包括IDC机房、光纤宽带、云计算中心等等。

然而,即便是在互联网领域,留给后来者的机会也不多了。除了BAT京东小米外,2015年,美团和点评合并,滴滴和快的合并,携程和去哪儿合并,58同城和赶集网合并,新经济中产生的诸侯正在联盟形成垄断集团。金融和互联网的创新加快了利益集团固化的速度,也拉开了阶层和阶层之间的差异。如果没有在未来十年抓住金融和互联网创新的步伐,传统资本想要保持住已经积累的财富都相当困难。

最后,写了这么多,许多都是琐碎的话。与其坐而论道,不如身体力行。我的一个湖北老乡,回到老家农村后,发现乡村环境破败,他发动同村的青年,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整修村路,新建垃圾收集点,竟然也给乡村带来了许多新鲜的气息。我想,未来怎么样,还是要靠我们自己去做。你所在的地方,便是中国的希望。

(本文作者介绍:生于湖北省西南部。他的作品风趣幽默不拘一格,深受人们所喜爱。)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