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的退出

author: 王海滨

我和一家公司的老板娘闲聊,她提及公司面临的困境。这是一家做展示柜的公司,为一些大型的连锁店提供服务,其年纯盈利可能在一百多万,但却有300万的营收账款。因为我提及在缅甸的新兴机会,他们家早年是做油漆的,所以对新型国家市场是非常有兴趣的。

问题是什么?退出。实际上,连锁企业利用这些供货商的策略,在整个行业里比比皆是,那就是延迟付款。比如说年关会给他家结算一百多万用于支付工人工资和材料商货款,但仍旧会拖二百万,到明天再继续上新的项目。而这个工厂也就被迫继续赊账,并依靠拖延工人工资和材料商货款来维持现金流。所以当他们决定要转行退出的时候,下游连锁公司极大的概率是不会结款,拖延或者干脆赖掉。而他们会被工人和材料商逼迫结账。最终这个过程就变成破产告终。

好,这是个小公司的境地。那么大公司呢?放之其他行业皆准,对于地产业更是如此。比如说大型的房地产商,成立一个项目公司,所谓自有资金三成,其实是上一个项目腾挪来的资金,向政府买地,支付地款在不同的背景下,会不同步。以土地抵押向银行做开发贷,建筑公司垫资入场,材料商和包工头赊账给建筑公司。于是这样一个链条形成了。如果房地产业萧条,房屋卖不掉,房地产项目烂尾,整个建筑业往后的链条全断,所有的企业和人都会体无完肤,退不出去。

大中型制造业也同样如此,在整个供应链条上,赊销造就的陷阱,当一个个大型企业陷入困境,后面就是一连串的供应商陷入困境。外贸制造业算境遇比较好一点,他们往往有信用证支付体系,或者信保收付款体系。所以,当经济发生萧条,就会发生踩踏,银行竞相诉讼,申请封存标的公司资产,供应商和工人四处讨债,寻找一丝生机。相互交织的整个市场体系陷入一团乱麻时,神仙也正救不了。

于是死一批企业,死一批人,市场萧条几年,重新启动。前不久看美国经济史,1800-1900年间每隔二十年就会发生一次大的经济危机,基本上都是因投资过剩,引发债务危机踩踏,消亡一批投资人、企业,然后重新启动,从而建立了一个强大的美国。直到1900年代初有了美联储,经济危机才会形成大规模的崩溃,可以导致一个国家一半人失业,最后要依赖世界大战来重新启动经济。这样的退出,是更糟糕的。

上世纪的美国和中国婴儿潮在世纪末和新世纪初都结束了,美国依赖一次次的货币潮汐,席卷其他经济体的能量又生存了上百年。到这个世纪,2008年之后,四大央行释放的货币宽松,承接了经济体里大多数可能的坏账,并让投资和生产过剩加剧,拖延整个经济在弱复苏和震荡中到了现在。负利率已经无济于事,你回到题头的那个真实故事想一想。

比如说这个连锁企业遇到了消费萧条,实体商店被电商挤压,有个银行决定支持它,给了它很多资金,于是它继续开了无数家没有效益的店,拖欠这个展柜制造厂的货款越来越多,展柜厂拖延工人和材料商的钱越来越多。某一天银行再也支撑不住,断了连锁店的资金,整个崩塌比原来会更严重。所以,当我们今天问世间所有的央行,你们钱还印的动吗?其实你知道了也没有用,如同文中所写的,这些企业主的退出都是致命的。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