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病人

author:王海滨

我有时候后悔回到上海,偶尔想起在滇西北和东南亚厮混的日子,只是这些年双廊已经嘈杂,清迈也热闹非凡。
话说回来,哪里不人多呢?
2013年我和几个投资人在美国忙了大半年,地产项目无疾而终,几个投资人都对我自身的缺陷看的很清楚。所以在前年我开始上海的新公司时,一个投资人语重心长的对我说,创业是九死一生的艰难,你要忍得住几年的亏损和孤独,那种折磨会痛彻心扉。
我其实已经失去了勇气和坚持,去面对实体血粼粼的挣扎。
这与我年龄有关,与有了家庭,女儿逐渐长大有关,也与我每天在宏观经济里打滚有关。
过多的放纵,无论是穿衣吃饭,还是游玩出行,我的发须乱蓬,衣裤破旧,鞋子穿了三年没换,偶尔赤着脚,访客进来惊讶的看着我。
这是心理的悲伤,已经让自己放弃现实的虚荣与梦想。
只是守着家人。
那天在医院里,妻子的手机没电,她们先下车,我去停车,回来到医生那里找不到她们,问医生,医生极其冷淡和不耐烦地把我赶了出去,因为她是特许门诊,急着赚钱。我到下车的地方,到附近的肯德基和永和豆浆,到每一层楼的每一个诊室寻找。再回到特许门诊三次,冒昧的再去问医生,再被医生赶了出来。到大厅问讯处,小护士冷淡的说,你去汇合点。
我浑身大汗淋漓,去问下车的地方,问保安是不是看到过,甚至问有车祸发生吗?保安像看神经病一样的对着我。我神经过敏的看旁边停着的车,低头靠近贴膜的车窗,试图在黑暗里看到什么。
之后再上去,终于在一个诊室护士那里查到妻子挂了号,但仍旧没人,再冲到楼上,才看见妻女在特许门诊那里排队,她挂了特许的号,但医生拒绝告诉我。然后她下去挂其他科,我错过了。
我不知道医生是为什么,或许我看着像坏人。
知道此事的群友说,老王,如果你是这样的状态,就算你开私塾,我不会把孩子给你。我苦笑,那只是帮朋友问的,我怎么会去做?投资失败了可以止损,教坏孩子怎么止损?
是的,他们说的是,老王,你没有安全感。
在这样的一个朗朗乾坤的时代,一个美好兴旺的世界里。
我很想找一些安全感。
就像家里老人被人忽悠去买各种保险理财屁头屁,我想心理安稳些,没问题吧,这美好世界,他们又没有去买E租宝。
我不知道为什么恐惧,也可能知道,因为我做的这个狗屎的宏观分析师工作,我知道这个社会处于什么样的边缘.
爆仓的E租宝据说九成的投资人是老人,这些钱血本无归.我知道大多数的老人都像我父母一样,每顿饭蒸几个馒头,一锅稀饭,一碗咸菜,或蔬菜.买水果只找便宜的,每周去一次医院配药,固定的时间去银行,交纳水电费或看一看工资,于是被埋伏在那里的诸色人等抓住.或者在超市里被那些推销保健品、直销的。或者被亲戚熟人怂恿去各种高利贷。
在城镇,在三四线城市,在二线城市,在上海这样的一线城市,无处不在上演这一幕幕,豺狼虎豹流窜于衰老的羊群之中,流淌着口水和鲜血,眼睛里闪耀着贪婪和冷酷的光。
庙堂正在宣扬孝道和养儿防老,正在开启计划生育之后的二胎鼓励生育,正在建议退休老人也要交医保。
这不仅仅是一个老龄社会的景象,这是一个吃人社会开启的末日征兆。
这不仅仅是地方债的展期转低息过程,这不仅仅是外汇储备因资本外流带来的消失,这不仅仅是维持汇率带来的外贸制造业停滞,这不仅仅是房地产高库存下的产业链和信贷危局,这不仅仅是名义汇率高企、负利率时代的一线城市房价高涨,这不仅仅是经济衰退带来的结构性镇痛……
这是整个旁氏骗局里的诸色妖魔鬼怪,在寻找了整个经济体里的牺牲品之后,伸出爪牙,撕咬那些拿着养命钱的蹒跚的老人羊群。
我很想找些安全感,只是我有些病了,看出去的天空,不仅仅密布着着雾霾,还有末日漫天飞舞的吸血鬼。

http://rubbervalley.blog.hexun.com/104732343_d.html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