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后政策文件失灵的情况将会增多

from 安邦咨询

2015年中国经济不好,2016年的经济形势可能更糟。这是很多市场人士不希望听到、却又不能不面对的事实。为改变经济困局,在中国还是要靠政府出台政策。中国是大政府国家,同时也是个“政策大国”——这主要是指政策文件发得多,背后则是政府支配的资源多。

过去中国经济高增长时期,政府调控经济比较简单一些,速度太快就搞宏观调控,经济不好就搞投资和信贷刺激。在经济政策重视需求侧时,这种操作基本上还算管用,出台政策文件就能影响市场。不过,现在与过去不同了,要素红利消退了,很多产品过剩了,政府债务大量增加,再加上外部经济环境不好,中国的宏观调控环境变得异常复杂,这时候出台政策就不象过去那样管用。市场对政策的反应似乎比过去更“迟钝”。有分析人士曾表示,现在即使出台“四万亿”政策,也砸不出过去的响动来。就是指的这种“政策钝化”。

安邦咨询(ANBOUND)研究团队在内部讨论中表示,今后经济大环境中的一个特点就是政策文件失灵,至少也不像过去那样灵光了(陈功,2016年2月初,《战略观察》)。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有几个原因:一是中国有一支政策面的“亲军”,都是由国企那样的亲生儿子组成的。民营经济中的一部分不是政府的亲生儿子,但不是亲生儿子的,也要设法拉关系,搞腐败,设法成为“干儿子”。这样做的目的,无非是抓资源,上项目,占政策便宜。这部分“亲军”在中国经济中很火,它们把持了大部分的增长效益,日子过得很滋润。但问题是,如果好处都由“少数”企业(“亲儿子”和“干儿子”)给占了,那别人吃什么?等到要用到“大多数”民营企业的时候,发现这个“大多数”早就快咽气了,使不上力了。第二个原因是,国内政策的系统协调性越来越差,这与腐败、利益集团和政策官员的素质有关系,套路的事情好办,花钱的事情好办,精打细算节约的事情就不好办了。所以,本来剩下的资源就不多,没什么人愿意协调,但愿意做梗的人却不少。第三个原因是资源短缺,过去政策有影响力,那是因为后面的资源充足,带着好处。现在如果资源短缺,影响力会立刻下降,就只剩下号召了!

如果今后政策失灵的情况增多,政府调控经济和干预市场的情况可能会发生变化。一是政策的严肃性将会降低,完全有可能出现“你发你的政策文件,我做我的事情”,套用中国科技界的一句话,政策与市场变成了“两张皮”。二是资源利用会出现不同程度的阻滞。过去以政策调配资源,大家都抢着要;现在资源好不容易拨动了,但用起来麻烦,或者政府系统之间彼此不协调加剧,于是大家爱用不用的,导致资源利用的效果下降。

以鼓励消费为例,近几年政府在政策上鼓励消费拉动经济,但坦率地讲,我们并不会玩消费,过去还以为出出文件就成,有的连文件可能都出不来。实际上,促进消费与投资不一样,发展消费这是从上到下的系统工程,难度很大。长期以来,中国经济就是以投资为主,什么叫投资?在政府而言,就是花钱。所谓“能干实事的干部”,其实也就是“会花钱、敢花钱的干部”!什么都不干的干部,意思是只拿钱不干事的干部。现在提倡消费,刺激消费,鼓励消费,这就要求干部要为别人花钱去创造条件,为别人提供服务。同样是这支队伍,自己花钱是一回事,让别人赚钱、花钱那就是另一回事了!陈功表示,中国的事情不好办,难就难在这里。当中国的干部真的开始“为人民服务”了,中国的消费肯定不用刺激就上去了。

最终分析结论(Final Analysis Conclusion):
2016年对中国经济是个坎,对中国政府调控经济也是不小的考验。今后靠发政策文件来影响市场的情况,将会变得越来越低效。要想使中国市场重回活力,还是要进一步深化市场化改革。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