固化的日本:寒门再难出贵子

在日本,上大学不是唯一的出路,短期大学、专门学校和高等专门学校的学生可以学到各种实用的技能。不上大学的人绝不会受到歧视,每个人都会根据实际情况理性地选择去路。

部分社会学家将按部就班的就业方式以及完备的教育体系归结为日本社会能够保持相对高度发展和稳定社会环境的秘密。

但是,这样的教育制度否能够保证日本社会的长期稳定?是否能保持日本社会的长期活力?也许从三田和竹内的故事里能看到日本社会的缩影。

竞争激烈的精英教育

已过而立之年的三田,刚刚结束同僚下班后的聚会,虽然经历了一天的忙碌后满身疲惫,但是为了不成为同僚中的异类,他几乎每天下班后都要陪着同僚们吃吃喝喝。

三田是我在日本当志愿者时认识的朋友,他出身自东京的一个普通家庭,父母经营了一家小酒馆。“我还有一个弟弟,家里的酒馆就只需要一个人继承,我就想着靠自己好好学习自寻出路”,靠着自己的聪明和勤奋,三田从国立小学考上国立中学,最终考入了东京大学法学部。

按教学内容而言,国立和私立学校实行的是精英教育,公立学校实行的是类似于中国的素质教育。

“其实最难考的还是国立小学”,竹内回忆“接近1,000人报名,抽签刷掉一半的人参加一试,通过一试的大概300人参加二试,最后合格的70、80人再进抽签刷掉一半”,所以能进入国立学校绝对是实力加运气。

国立学校是国家出资的教育机构,但是作为大学的附属学校,国立学校是各种先进教育方法和内容的试验地,国立学校的教学内容有明显的学校特色和老师特征。一般而言,国立学校在校生有机会接触比较难、深的知识,这一点普通公立学校无法望其项背,也是好学生都想挤破头进入国立的原因。

国立小学总数仅占日本小学总数的一个零头,根据日本教育部(文部省)2011年5月份对各种学校的调查,日本小学中,国立仅有74所,私立213所,而公立有21,713所。

私立小学入学也要经过选拔考试,多是有名的重点小学和名门贵族学校。

多数学生在小学的时候会选择普通的公立学校。公立学校的标准化程度很高——硬件标准化,师资标准化。笔者在日本交换留学时,曾到几所小学向小学生们介绍中国,发现每所学校的教室、图书馆、宿舍、运动场等都差不多,午餐也都是牛奶、鱼、蔬菜和米饭,硬件条件应该说相当不错。

我在日本时,一起打工的竹内就是上的普通公立小学。出身单亲家庭的他很懂事,从小就想好要上公立学校,他说,“这样一来能给家里省钱,二来,只要认真学,基础知识可以很扎实。”

普通人的素位而行

一路上公立学校的竹内在高中毕业后选择了短期大学,他认为,“与其费时间考大学找工作,不如直接到职业学校学习会计,这样经过2年的学习就能出去工作,能尽早赚钱,照顾妈妈。”

这也是与他有类似教育经历的学生普遍想法。

日本的职业教育体制相对完备,有2年或者3年制的短期学校,以传授和研究高深的专门技艺知识、培养职业或实际生活中所需的能力;1年制或2年制的专门学校以培养职业和实际生活所需能力的;还有高中加短期大学的5年一贯制的高等专门学校。

家境一般、学历一般的竹内应该算是日本社会金字塔偏低端的人,他工作勤勤恳恳,每个月有固定的收入,可以满足基本的生活需求,按他的话说“生活也算自得其乐”。

而毕业于东京大学法学部的三田虽然考上了国家公务员,但从社会地位来说,只能算是进入了金字塔的中层,“我家里没有什么背景,能成为一位普通的国家公务员,有稳定的工作和收入,以后自己的孩子能有比自己更宽松的条件就很好了。”

事实上,即便考上了国家公务员,三田也很难打破阶级划分枷锁,除非有高人指点,否则他只能继续安分守己。

日本工会联合会的调查显示,日本青年最关心的事情排名前三的是金钱、朋友和圈群文化(漫画、动漫、游戏等)。只有不到40%的日本青年表示关心自己的未来。可以说,日本人的人生轨迹大多是“按部就班”的。

固化的日本阶层

三田虽然出身普通,所受的教育却一直是精英教育,但是“同学不同命”,他东大的同学很多非富即贵。

日本有一个名词叫做“精英路线”(elite course),指的就是精英们按部就班的成才之路。大家都默认进入这样学校的人今后就会有个好前途,高质量的教育保证了他的素质,而家庭的背景保证了他的见识和社会地位。

在日本,像医生、律师、政治家等金字塔顶端的职业几乎都是世袭的。以政治家为例,日本前首相小泉纯一郎是从祖父小泉又次郎、入赘的父亲小泉纯也那里接下选举地盘的,小泉纯一郎卸任后,让二儿子小泉进次郎接班,小泉家的政治香火因此不断延续。

不仅是社会公认的精英职业,子承父业是日本很多行业的普遍现象,比如寺院方丈、花道(插花)、茶道、相声表演者、日式建筑的木工、各种作坊及各种传统手工艺者都是世袭的。甚至有学者称,正是因为日本各个阶层的人都会主动选择相应的工作,才使日本社会能够正常运转。

一般来说,教育应该是打破这种各阶层缺乏流动性现状的最好办法,但是,在日本,拥有各种“地盘”的寡头们把持着各种资源,包括社会地位、收入、人脉等等,并有意地将这种资源让后代继承,这种“大家守大业,小家守小业”的模式是社会上默认的。这也是日本各行各业的人都能自动选择自己的人生道路的原因。

如今,已过而立之年的三田仍是个普通的国家公务员,而和他一起考国家公务员的三位官二代已经有两位都做到了课长(部门主管,可以说是中国的科长)的位置。几天前,三田的课长在下班后领着下属们去三田家的小酒馆喝酒,这样的日子还在继续。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