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真不是一种食品,而是一种经济掠夺与宗教扩张的手段

这两天看到两会上有人推动清真食品立法,网上讨论的很激烈,忽然就很想说两句。

昨天转载了中国道教协会梁兴扬教长的帖子,觉得他老人家的帖子有点标题党,并且,内容说得不够贴近群众,不就此说两句我憋得牙疼,故,决定自己开个帖,跟大家唠唠这码事儿。

闲来无事,从昨天到现在,在超大,天涯,知乎等网站看了十几个相关的帖子,并且,所有的回复都看了一遍,为了省事,此帖中的一些段落是直接复制过来的。帖子是用来讨论的,不是用来赚钱的,故,请段落的原作者不要给我扣一顶抄袭的帽子。若哪位作者认为我侵犯了他的作品,告诉我一声,删掉某段就是。

言归正传。

此前和网友聊天,说到网上有人提出抵制清真食品一事,不得不说,现在街上清真食品确实多,伊利,嘉多宝,今麦郎,鲁花,康师傅红烧牛肉面等等,那天我在超市买了一袋酵母,牌子叫“丹宝利”,中法合资,广西生产,竟然也是清真的,网友说,清真酵母不叫什么,广东都生产清真口香糖了,甚至,清真矿泉水都有了,看来清真已无处不在了。

朋友说,你要有机会去北京最大的批发市场“回龙观”转一圈,就会发现所有冻鸡类产品都是挂清真的。后来,我便留心了一下,在超市里,果然看到的冻鸡产品都是清真的,什么六合,华都,当时记了好几个牌子,时间久了都忘了,都是清真的,有兴趣的朋友去超市时可以关注一下。

以前我只知道一些地方的牛羊肉市场被回民垄断,总以为那是一种个别地方的个别现象,没想到鸡类冷冻品市场都被清真垄断了,这一刻,我下意识的想,这一现象是否意味着,我在某个快餐店或是大街上吃了个炸鸡腿,也间接给伊斯兰教捐了款呢?之所以有这种想法,是因为我知道,挂清真牌可不是免费的。

以前,我对“伊斯兰教”与“清真食品”一无所知,并没有觉得这样的人与这样的食品与我们有什么不同,新疆七五与昆明火车站事件发生后,网上的两个帖子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至今我都记得那两个帖子的名字,《穆斯林的路线图》《对德州三三一事件的思考》,从那时起,我开始知道了这一宗教,知道了穆斯林这个词。

伊斯兰是个敏感话题,故,请各位理智讨论,别动不动就相互攻击与谩骂,大家都是上过幼儿园的人,都斯文点儿好吗?

中国有2000万现在或祖上信过伊斯兰教的,可是,吃饭时专找清真餐馆的可不止是这个数,而且,其中大部分是汉族,聚餐时尤甚。比如,你家有人结婚,你单位有同事是回民(此处的回民,不是指回族,而是指回教),或是家里有亲戚是回民,有时可能只是为了照顾那么三两个人,你也会不得不选择去清真饭店,毕竟,红白事,人家随了份子,总得让人家吃饭吧?再比如,你们宿舍或是你们科室你们公司十个人中有一个回民,吃饭时也得找回民餐馆吧。

于是,一种现象出现了,在回汉混居的地方,20年前大饭店基本都是普通饭店,现在10家倒有9家成了清真的,原因就是回汉混居,一单婚丧嫁娶的生意便是十几上百桌,但凡随份子的人中有回民,哪怕只是三两个,主家也会选择在清真饭店招待亲朋的。只因挂个清真牌,然后三两个回民便夹携着几十甚至几百个汉人选择在此就餐,换你是汉民饭店老板,你也不愿意放弃这一巨大的市场是吧?怎么办?找个回民挂名当法人代表,饭店的牌子便可以换成清真的了,然后便可以有婚丧嫁娶的大客户上门了。

于是,问题来了,清真饭店,哪怕是汉族经营的,也会有伊斯兰宗教人士常去检查的,尤其是本身就是回民经营的那种,更是无论是米,面,油,盐,酱油,等等,所有东西都要用清真的,如此,你便知道,为什么现在市场上清真面粉、清真盐、清真油都出现的原因了。一个清真饭店每天少则几十人吃饭,多则几百上千人吃饭,这巨大的市场不止汉民饭店的老板不想放弃,汉人生产米面油的老板也不愿意放弃啊。于是,怎么办?很简单,米面油也弄成清真的好了,再于是,便有了清真鲁花花生油、清真五得利面粉、江苏清真盐之类的情况。

推动清真食品立法,然后,回民进入执法者的队伍,名正言顺的去检查各清真饭店,名正言顺的要求清真饭店的所有食材如米,面,油,盐,酱油,醋,淀粉,面酱、麻将、茶、饮料等等,都用清真的,这种情况持续下去,不出10年,国家的整个食品产业链便不知不觉中都挂上了清真牌。也许你会说,全国毕竟还是汉民饭店多,怎么可能整个食品产业链都挂清真牌呢?在此,以食用油为例,如果,你是生产食用油的企业,你不挂清真牌,就会失去2000万回民的消费者,以及几万家清真饭店的数以亿计的消费者,你会怎样?反正汉族人和汉族饭店又不在乎是不是清真,挂个牌好了,这样回汉所有的市场便都有机会了,不是吗?

这还真不是我太乐观,试想,10年前,有多少人知道清真是何物?10的后的今天,天朝大地上有没吃过清真食品的人吗?也许你没进过清真饭店,但那又怎样?你敢说,汉民饭店中就没有用清真的食材吗?买包酵母吃包口香糖都有可能吃到清真,还有什么不可能的?甚至,你在家做个可乐鸡翅,好了,冻鸡翅是清真的。

现在,大家讨论一下,为什么会出现越来越多的清真企业的原因,为什么一部分人要拼命推动清真食品立法。请大家理智讨论,不要骂什么中共是伊斯兰教的乖孙子,回民都是邪教徒等等脏话。中共虽然喜欢扮圣母,但大部分回民尤其是中东部地区的回民都是普通人,和我们一样上有老下有小,起早贪黑的挣钱养家,甚至其中大部分和我们一样从不信神不信鬼儿的,你这动不动就将人家打进恐怖分子的行列去了,还讲不讲理啊?咱都斯文点,理智讨论,不乱操帽子,不说脏话,成不?

我仔细想了这个问题,然而百度了一些帖子,综合一些帖子中网友的观点,发现一个问题,那便是,清真不是一种食品,而是一种经济掠夺与宗教扩张的手段,由于许多观点都是从各个帖子中摘过来的,难免偏颇,不妥之处,还请知情者更正:

1:清真饭店或是清真企业,哪怕是汉族人开的,也必须有个回民当法人代表。法人不是白当的,挂名是要每月给开工资的,如此,全国假设有一万家汉人经营的打着清真旗号的清真企业或清真饭店,就有10000回民可以靠挂个法人的名儿白吃白拿,解决了10000人的就业。事实上,全国汉族人经营的清真企业和清真饭店可不止是10000家。

民委,民宗局,伊斯兰协会,清真执法队,民族大学,民族医院,有多少人靠着回民的身份便有了饭碗,恐怕连中共也不曾统计过吧?

2:批准挂清真牌的伊斯兰教协会不是白批准的,也是需要给钱的,如此,全国有多少人靠着伊斯兰教协会这个牌子吃饭?可想而知。还别说伊斯兰协会,挂清真牌的人多了,会写清真字的人都能靠写牌匾吃饭,换你,你不喜欢坐着写字赚钱而愿意站着扫大街的当事业编?加之,平时清真寺或伊斯兰教协会有个大事小情找你来要捐款,越是汉人开的挂了清真牌的企业越积极,生怕一不小心露了馅儿,引来“民族问题,宗教问题”。清真企业越多,清真寺和伊斯兰教协会便越肥,腰包越鼓,气越横。中华大地上,凡回汉冲突,无论大小,都是以回民沾光了事,为什么?答案是有组织撑腰。汉人如一盘散沙,遇事事不关已便是旁观者,于是,只要回汉冲突,便立即会演化为一个家庭对抗一个民族。

3:清真寺和伊斯兰教协会有了钱,可以建更多的清真寺、穆斯林文化研究中心,穆斯林学校等等,吸引更多的人尤其是汉族加入,扩大自己的队伍。队伍越大,吃清真食品的人就越多,吃清真食品的人越多,清真食品企业就越多,清真食品企业越多,清真寺和伊斯兰教协会就越有钱,妥妥的正循环。

4:回民组织越有钱,回民遇到事情他们就越卖力气的出面帮着解决,如此,回民的向心力就越强。尤其是遇到回汉冲突这种事情,清真寺越有钱,组织能力就越强,当年中牟事件,山东河北西北的回民大规模千里驰援,说背后没有人组织,你信么?每一次回汉之间有个大事小情,警察都向着回民,以汉族人吃亏为结局。为什么?警察怂么?不是,警察怕丢饭碗,一来是国家那个脑残的两少一宽,二来,警察办事要是不让回民沾光,立马就有回民组织去给他们的上级施压,然后上级便开始出来和细泥,警察便有可能成为某一事件的替罪羊,从而丢了工作,换你是警察,你不怕下岗?

5:清真饭店或是清真食品厂要求采购与生产线等关键岗位上的人必须是回民,如此,解决了回民的就业,并且,整个厂子里回民都要占一定的比例,而如果一些人因为自己是回民的身份而得利,那么,他会更加在意自己的身份,而如果汉族看到这样的身份可以让自己沾光,回汉通婚的后代便都会成为回族,详情请参照高考加分。

已有的先例:《河南省清真食品管理办法》中规定,生产单位的少数民族从业人员,一般不得低于本单位从业人员总数的15%;经销单位的少数民族从业人员,一般不得低于本单位从业人员总数的20%;饮食服务单位的少数民族从业人员,一般不得低于本单位从业人员总数的25%——看清楚了,这是省级条文的硬性规定,为回族就业提供了充分保证,甚至不排除未来有汉人或满人等其它民族的人为了一个饭碗改民族的可能。

名正言顺的用利益将一部分人捆绑在一起,团结扩大了自己的群众,让越来越多的回民走进政府的执法队伍,这便是为什么回民拼命想推行清真食品立法的一个重要原因。

6:清真食品企业多了,回民组织有钱了,就有足够的钱来支持回民中的士绅阶层,会有更多回民的孩子考进高等学府,挤进公务员的队伍,然后,利用公职为自己的民族谋私利。民委/民宗局就是个例子,全国只要有民委/民宗局的地方,基本上都有回民,这些人的作用就是遇事给回民张目,没事儿时管国家要钱。能让财政拨款建清真寺就建清真寺为子孙争地盘儿,建不了清真寺挣个牛羊肉补贴也行啊。反正是用全民的钱为自己人谋福利,还能刷刷存在感,何乐而不为呢?

7:当回民的公务员多了,有权的多了,搞文化的多了,就会抢占社会资源,抢占文化宣传阵地。兰州大学伊斯兰研究所所长丁士仁公开鼓噪八百里秦川是伊斯兰开垦的,好象回民进入中国之前,800里秦川是不毛之地、周秦汉唐都不存在似的。不要小看了这种鼓噪,现在这些观点被汉人骂娘,被回民“认为”是一种“有争议的说法”,数百年后,这些书中的观点便是可以引的“经”,可以据的“典”,未来,随着人口的增多,一旦国家有难,难免会有人振臂一呼,大吼一声“自古以来”……

8:一个地方,原本一个回民没有,来了一家开拉面的之后,不久就会出现第二家,第三家,然后便开始想着建伊斯兰教协会,想着管政府要地要钱建清真寺,清真寺一旦建成,这辈子甭想拆了,拆一个你得补我俩,拆个小的你得补我个大的。并且,做为祖产,一代代传下去。

他们一点点的蚕食着其它民族的地盘,但他们的主盘永远是他们的,只有他们蚕食别人的份儿,别人休想蚕食他们的。

9:吃清真食品的人多了,不止回民在生产环节就业率高了这么简单,清真企业越多,伊斯兰教协会清真寺等等就越会拼命推动清真食品立法,为什么?因为立了法,就得有执法者,再小的执法单位其执法者里都必有穆斯林,这样全国范围内便可以有几万名穆斯林拥有了行政或事业编制,不但解决了穆斯林的就业,最重要的是,在天朝,执法权意味着什么,就不用说了吧,参考一下城管,那可都是有一定身份地位的兄弟们啊。

一下子便让数万自己人端上了铁饭碗,换你,你不拼命给清真食品立法?

10:每一天,13亿中国人中有超过一半儿人不知不觉中吃着“清真食品”,间接为伊斯兰教捐了款而不自知,你或许不是故意的,但你吃的鸡肉冻制品全国范围内已没有非清真的了,全国每天有多少人吃冻鸡肉制品,可想而知。不止冻鸡肉,面粉,食用油,酵母,牛奶,方便面等等,稍稍留意一下就会发现,中国人的餐桌,已经慢慢被清真食品侵占了。

11:清真食品让回民沾了这么多光,如果你认为它对回民全是好事,那就大错特错了。沾光的只是少数人,大部分人则是牺牲品。不信教的回民,出去吃饭时,也不敢吃非清真的,怕惹来闲话。加之现在越来越多的企业招工、甚至一些学校招生时也不愿意招回民的孩子,为什么?惹不起啊。没见过回民打架的,请自行补脑。

少部分人的得利让大多数人成为了牺牲品,从这一点儿上讲,不让伊斯兰教在中国坐大,也是在帮那些不信教的回民同胞脱离苦海。

宗教是高尚的,是用来律已的,而不是用来利已的,不是吗?在此,奉劝那些伊斯兰教的长老们,远离红尘,闭关念经修身养性去吧。别折腾了,多闭关念念经,神清气爽,多活几年不好吗?瞎折腾个啥?老百姓只愿意过自己的小日子,你拼命折腾的结果或许你自己沾了些便谊刷了存在感,却让越来越多的人厌恶回民这一群体,让大多数无辜的回民同胞受宗教之累。你一信奉宗教的高尚人士干损人利已的活儿,脸红不脸红啊?

12:清真食品,是维回等民族和汉藏满等民族之前的一道隔离墙。回民的孩子,即使不信宗教,也会因为不吃猪肉而不自觉的和其它人有了身份的区别。然后,利用非穆的善良心理,10个人中有一个穆斯林时,大家也会去清真餐馆吃饭,于是,钱让回民饭店的老板赚了,让生产清真食用油的企业赚了,让生产清真面粉的赚了,让生产清真酱油的赚了,宗教也可以利用这一渠道捞钱,让自己慢慢坐大……

以前我看炎炎南风的帖子《对德州三三一事件的思考》中这样来形容回民的宠大网络:“在这个对外界封闭的网络组织内,他们的各种信息每天在迅速流动、高效传递。清真寺自成网络,“者马体”以学习、宣教的名义在各地进行串联,年轻穆斯林的QQ群遍布各地,小学、中学、大学生一到寒暑假都要参加坊上的宗教知识培训班,穆斯林商界、学界、教界车来车往,交流频繁,探讨会、交流会如雨后春笋,阿訇**联盟、回族联盟方兴未艾,穆斯林志愿者组织在各地积极禁酒、清查清真市场,乃至建立各地牛羊肉屠宰市场的垄断地位,一期又一期的内部刊物在网上迅速传递发送……”当时读这段文字时我就纳闷儿了,他们不工作了?天天玩这个?哪来的钱呢,现在我知道了,十三亿人捐的,直接或间接的,通过清真食品捐给了清真企业,捐给了伊斯兰教。

此前在超大看过一个帖子,讲《宁夏回族自治区肉品质量溯源备案登记办法》,浏览一下便知,牛羊肉的清真化为回民解决了多少就业。如果此法在整个中国实施,十三亿人的牛羊肉都清真化,会怎样?听上去好象不太可能实现是么,但现在的问题是,中国人的餐桌正在迅速的清真化,而且不止是牛羊肉的清真化……

当13亿中国人每天有许多人不知不觉的为这个宗教捐了款,这个宗教在中国坐大只是时间问题,我虽然对这一宗教不太了解,但我看到了伊拉克与叙利亚的今天,看到了许多信这个宗教的国家的现状。过去的2015年,叙利亚人民背井离乡、孤苦无依的凄凉一次次触动了我,海滩上漂着的幼儿尸体一度让我泪流不已,发自内心的,我不希望这一宗教在中国坐大,遗祸我们的子孙。我希望这个宗教在中国消失,希望维族同胞能像一千多年前他们的祖先那样,重新信奉佛教,希望世界回归普渡众生、尽行善不杀生的和谐安宁。

跑调儿了,回到刚才的话题上来,此前,网上有人以“清真是一种民族食品而非宗教食品”为由,强迫国家就范,这根本就是在偷换概念。事实上,清真不是一种民族食品,而是一种宗教食品,环视全球便会发现,坚持吃这种食品的民族都是现在信或是祖上曾经信过伊斯兰教的。我们周围的回民兄弟中,不虔诚的可以去汉族同学同事家吃饭,虔诚的那可是连汉族的一口水都不喝的。说清真是一种民族食品,还有一个打脸的例子,比如,如果一个汉族信仰了伊斯兰教,是不是他因为自己是汉族,便可以一边信教一边吃猪肉呢?答案肯定是不行的,放下刚刚吃了红烧肉的碗,然后便去清真寺礼拜,这是干嘛?莫非想把阿訇大哥气成脑溢血不成?

清真食品像一道隔离墙,从幼儿园起便将一些孩子与另一些孩子隔开,让这些孩子从小便知道,“我们”与“他们”不一样。国家为清真食品立法,便是从法律层面上确认“我们”与“他们”确实不一样,“他们”不遵守“我们”的餐桌,“他们”便是违了法。

国家的认同,说到底是文化的认同,身份的认同。国家的长治久安,需要的是融合而不是区分,更不是隔离。国家法律应该是将“清真食品”更改为“穆斯林专用食品”,这样即可以保证穆斯林不会吃错,又可以解放那些无神论的回维兄弟。以法律的形式确认某种食品是专供伊斯兰教宗教徒吃的,而不是要求非宗教徒也必须吃的,即,如果某人父母信伊斯兰教,而孩子不信,孩子是可以吃猪肉的,从法律的层面上解放那些“无神论”的回维同胞,尤其是世俗化了的年轻人,让他们可以摆脱宗教的束缚,名正言顺的过上与其它人无差别的世俗生活,这才是国家应该做的。

当无神论者越来越多,当大家不再区分你是道教徒,他是佛教徒,他是穆斯林,他是基督徒时,甚至,最终,大家不再区分你是汉族,他是壮族,他是苗族,他是回族,他是满族,而统一为中华民族时,我们的国家才能最终成为一个团结、统一、和睦的大家庭……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