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万亿催生的民间怨气

author: 施化

2008年11月中国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一项投资计划,用于应对2008国际经济危机。这个计划总规模约4万亿元人民币,约合5860亿美元,投资分十大类,简称四万亿。据说是当时的总理温家宝力主推动的。

8年时间过去,到了2016年的开年,我在几个中国大中城市探访亲友的旅途中,无处不感到这项计划的深刻影响。中国的最高政治当局,几乎每隔几年就要宣传一项或几项政治大计,“三个代表”,“科学发展观”,“社会主义文明”,“中国梦”等等。不过没有一项真正在社会各阶层产生实际影响,都无疾而终。也就是说,一个靠庞大专政工具维持的中央政府,在政治上对底层社会竟然是没有多少影响力。唯有这个政府掌握的货币产生的冲击力,才作用到每一个人。这是自毛时代这一页翻去过以后,中国最为显著的一个变化。回想文革当年,老人家每说一句话,都要当夜传达到每一个乡村角落,认真学习,贯彻落实。相对比,足以让当今的最高领袖难堪。难怪会忍不住亲自跑到电视台播音室,反复强调:党媒要姓党。

我所看到的实际影响,除了雾霾下不尽的高楼群和纵横交错的高铁路轨以外,一个重要的指征是普遍藏在人们内心的怨气。有人会跳出来反驳我,证据呢?哪个媒体哪篇文章说过中国人有怨气?

这就对了,外表看是没有。我刚看到一个微信段子讲了个中原因,顺手抄一下。据说是王朔的原创,不知真假。段子这样说:对毛先帝留下的烂摊子,第一代领导人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不管病有没有治好,感觉还不错。第二代领导人头痛医脸,脚痛也医脸,痛还在痛,但面子好看了许多。第三代领导人头痛堵嘴,脚痛堵嘴。不论有没有病痛,反正听不见呻吟就是没病。这里的几“代”不确切,但几届下来的领导人,都是按这个模式做的。邓小平和接着的江泽民朱镕基,只是选择性地整改某个具体领域,胡锦涛温家宝只做到大面上光鲜,比如奥运和四万亿,而习近平到目前为止,还在堵嘴。不信问问任志强。

当然段子归段子,真正想了解实情最好还是自己去体验一下。绝不是那种预先通知的领导视察,而是体验每天的日常生活。旁观者清,像我这样难得回去一次,用新鲜的眼光看人家熟视无睹的社会现象,很容易看到不正常。简单一句话概括,凡是跟你没关系的人,我指的不是家属亲友,绝不会给你好脸色看。视而不见也就算了,搞不好就拿你当出气筒。比如我好好地在停车与行人共用的过道走路,后面一部车会冷不防地按我喇叭,因为妨碍他。要是到银行医院去办事,哪怕再低三下四也难免看人冷脸,好像上辈子欠了他似的。如果刚好在微信里有几个朋友圈,那就更感到这种气氛。有些不仅是嬉笑怒骂,还上升到生死存亡的高度。比如说中国的决策层已经被美国派出的第五纵队控制,必须采取果断措施等等。

高企的房价物价和崩盘的股市,是怨气的两个主要来源。东西在涨,钱包里的钱却没了。在同学聚会时,我向他们推荐我自创的健康早餐,每餐加一小盘新鲜快炒的杂蔬菜。他们听了面面相觑,“蔬菜这么贵,哪里吃得起?”补充一句,我的同学愿意来见面的,都属丰润的中产人士。蔬菜水果的惊人价格,连我自己也感到了。8块钱一斤的青菜,比美国还贵,而基本收入只有人家的六分之一。住房和副食品价格过高带来的不满,同每一个人的政治立场无关。贵就是贵,任你做再多的宣传还是贵,无法改变。而不同政治立场的人一旦有不满和怨气,发泄的目标只是一个,执政党。因为只你有权力,无法推卸责任。

华尔街日报曾有分析文章, 认为近年来的中国消费品和房价上涨,与2008以后的过量货币供给有关。国内也有人认为此刺激计划的资金实际上进入了房地产行业、地方融资平台及产能过剩行业,还有部分资金被用于还本付息。这些资金在中国的金融体系内部空转,没有进入到实体经济。部分与政府有关的机构如地方政府及国有企业获得资金相对容易,资金流入到这些机构的低效高风险项目之中。一般常识都知道,过剩的货币进入没有实质性增长的市场,结果只能是通货膨胀。

最近在读米塞斯,惊讶地发现,这个结果早在大半世纪前就被他洞察了。这位奥地利学派的创始人证明过,“货币增量”并不是一古脑撒进经济中,增发的货币总是注入经济体系中的某一具体的点。当新钞票在经济体中像波纹一样扩散开来,会导致各种商品价格上涨。“通货膨胀”(货币数量的增加)的巨大吸引力恰恰在于,并不是每个人同时立刻得到了同等数量增发的货币;相反,政府本身及幸运地享受政府采购和政府补贴的那些人首先得到了增发货币,在很多商品价格上涨之前,他们的收入先提高了;而在这一货币传导链条最末端的不幸的社会成员,却必将蒙受损失,因为他们所购买的商品的价格在他们拿到增发货币之前就已经涨起来了。简而言之,通货膨胀的吸引力在于,政府及受政府照顾的集团,可以悄悄而又非常有效地获取好处,其代价则是牺牲无权无势的民众的利益。通货膨胀——货币供应量的增加——是一种征税和财富再分配的过程。

这里要强调的是,政府主导的增发货币,看起来像是为了刺激经济,而实际上对实体经济一点作用都没有,最终实现的是一次财富的再分配,让有钱的人更有钱,穷的人更穷。看起来好像在撒钞票,结果却成了洒向人间都是怨。由于制度原因,民间一些即便得到了少许好处的人,看到有政府背景的大户比他更有钱,心里还是不满。这些不满都化为无处不在的怨气。

有人预见,中共人口红利的盛宴告终了,而长期无序管理累积的社会矛盾和经济问题越积越深,绝不是党媒所宣传所能有效化解和控制,天量的M2被房市这个巨大海棉吸附着,债务沉重产能过剩由来已久,现最深刻的矛盾是权贵阶阶层和政府国有企业控制绝大部分利益,经历股灾被消灭的中产阶层不断充实底层群体,若房地产泡沫近期破灭,那绝不是经济危机而是社会危机。我认同这个预见。

不仅如此,我还预见到,下一次革命的胜利者假如还实行同样的社会主义,仍旧同途同归。 由大政府控制的社会主义,对自由创造的市场经济完全无能为力。这与什么党执政无关。这种主义的计划,不是为了市场中的每一个利益人,而是为了自己,为自己的权力和利益相关者。这已经被事实证明得再清楚不过了,可惜一般的人看不到,或者心里明白而不说。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