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住的是酒店,不是角斗场

其实本不想写这篇东西的,因为类似可写的东西太多,总会有各种各样的事件象死水里的泡泡一样,在水面上膨胀,炸开,吸引一下大家眼球,然后很快,就被下一个泡泡淹没了。这些事件里,照例都会有牺牲者,但是用不了多久,必然是“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的。连帮助这个泡泡炸开的,那很少的感同身受者,也多半早把这件事情忘却掉,继续为了那“三十亩地一头牛”的简单梦想而追逐吧。

一同被淹没的,当然还有我的文字,我的人微言轻的文字。写了又有什么用呢,我永远无法知道,下一个牺牲者是谁,我也无法阻止它被淹没。但是,见到多了,多少有些不吐不快的吧。

这一次酒店遭挟持的事件,之所以能吸引很多人关注,可能是因为它发生在帝都,它发生在帝都的朝阳区,它发生在一个帝都朝阳区的高档连锁酒店里。酒店的里有完备的安保设施,有不刷卡不能使用的电梯,有数量不少的保安和服务人员,酒店的外面,有抓黄抓毒真忙的朝阳警察,有见义勇为热情高涨的朝阳群众,这里又是这个国家理应最为安全的城市。说实在的,对一个普通的没有特权的女性来说,出门在外,如果连这里都不安全的话,实在想像不出还有哪里更为安全了。

但是谁知道呢,她以为自己住的是酒店,却没想到住的是角斗场。她以为回到酒店,就可以放下心来,却不知道,那只是斗智斗勇的开始。在角斗场里,你将有一个或多个敌人,你必须拼尽全力去斗,你要打败他们,你必须比他们更凶猛,更拼命,才能赢得生存,同时赢得自由。

是的,那不是酒店,那是角斗场。很多人都在传授角斗场的生存法则,比如在电梯里不首先按楼层,呼救时不喊救命,喊着火了,破坏消防设施,甚至,带上辣椒水,脱下高跟鞋,练习防狼术,等等。在角斗场里,传授角斗场生存宝典是没错的,但,那里不应该是酒店么。在酒店里,不应该由酒店保证客人的安全么,而报警后,不应该由警察把犯罪嫌疑人抓起来么。什么时候,住帝都的高档酒店里,还必须自带空手道的黄带或红带证明了?

再说了,那些角斗场生存法则,就真的能保证生存么,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防贼的工具越先进,贼的水平也越高,你永远无法想像出敌人下一次会怎么进攻。不首先按楼层,别人仍然可以随便按个很高的楼层,然后等你出电梯。呼救时,喊救命别人也许不敢相帮,却至少知道你有麻烦,但喊着火了,人家只要一句话,“回去吧,别闹了”,就能让那些人恍然大悟的离开。消防设施不一定在身边,而如果能脱身去找消防设施的话,也就能脱离魔爪了。辣椒水可能在上飞机时被没收,穿的也不一定是高跟鞋,防狼术可能会遇到擒拿手,而且所有的这些,都只适用于仅仅动手动脚的小流氓。仅仅动手动脚,还能在包包里掏出东西喷过去,但一上来就被挟持控制了,你怎么玩?如果这个受害者不是坐到地上,人都被拖走了,哪有时间去从容应对?

这可能也是为什么这一次,有这么多的女性感同身受了吧。波伏娃曾对萨特说,无论你怎么同情女性,你永远不会知道女人走在街上时刻提防流氓的感觉。只有女性,才会感同身受地体会到,面对这样的情况,自己实在是没有法子可想,地点是一个安全得不能再安全的地方,而那些角斗场生存法则,却未必真能让自己生存。

一味指责周围男人们太冷漠是没什么用的,那些人有家有口,有妻儿老小,有几十年的房贷要还,那些东西早已如套在头上的枷锁,让他们根本没有精力去路见不平一声吼。而且犯罪成本太低,而见义勇为成本太高,扶持了,殴打了,连个案都立不了,但抓小偷的如果不小心打伤小偷,却是要负法律责任的。见义勇为输了倒好,无非受伤流血,赢了的话可能不光要负法律责任,还会面临更猛烈的报复。报复了之后,谁替他们养妻儿老小,谁替他们还房贷?

人总是环境的产物,挺身而出的固然少见,但泯灭良知的其实也是极少,民风淳朴或是民风猾黠,不过是世事推移的结果。要知道,仅仅在三十年前,如果有谁在街上喊一声抓小偷,多半有不止一个男人追上去,而如果有女性喊一场流氓,那个上下其手的小混混多半会被一帮人扭送到派出所。三十年过去了,同样的这些人,发生了什么?坏人都集结起来了,而好人却越来越如一盆散沙。

更何况,如果犯罪都得指望路人的话,要警察干什么?指望路人不计后果地制止犯罪,就好比打仗的时候,正规军躲到后方,却指望手无寸铁,也无组织无训练的村民跟鬼子血拼一样。

男人们能挺身而出当然是好的,保护别人,其实也是在保护自己,正义多一分,邪恶就会少一分,他们的冷漠也并非无可指责,他们其实可以报警,可以大吼,可以声称看不惯男人打女人,上前出头,这些都是有用的,正如女人学习防狼术,学习角斗场生存法则当然是有用的一样。但是,这都不是问题的重点,问题的重点是,这里不应该只是酒店么,而警察不应该是抓罪犯的么。就好比小区里如果经常有人破门抢东西,不应该首先由小区保安和警察负责么,难道应该首先指望邻居挺身而出,首先告诉你,家里应该换锁,换防盗门,加强安保么?

这起事件的受害者,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后面会不会遭受到报复不知道,至少在当时,还有一个女性同胞救了她。而且,可能是因为发生在帝都的高档酒店吧,这事发了微博后,被大V转发了,然后人尽皆知了,酒店高层不得不三易其稿进行公关。

但是,有太多不幸者,却是不为人知了。我们都住过酒店,都知道在很多酒店里都有小卡片派送,都知道如果单身男性或两个男性入住,常会有搔扰电话打进来,而且是打到内线分机,但如果是夫妻入住,就不会有这样的电话。而在南方的有些城市,常常会有小面包停在路边,车门半开着,里面坐着三四人,只等单身漂亮的女性路过,有些甚至还是我们认识的人遇到过的事。我们都听说过三四个人有男有女,上去一个耳光,直接把单身漂亮女性骂成二奶然后拖上车的。我们很多人都听说过有裸体跳楼而不了了之的,有富豪把水边的女子抱到水库里淹死的,有校长带着小学生开房的,有被拐卖之后,却被讴歌成最美女教师的,以及,有很多只成为每年近百万失踪人口的一个数字的。

是的,这些都与我们没多大关系,我们不去南方的一些城市,我们也会随时注意路边,不会遇到小面包,我们的孩子不会在四五线小城市或小县城读书,不会遇到禽兽校长,我们不坐在水库边眺望,我们不胡乱应聘,我们不衣着暴露,我们夜里不外出,我们不露富,我们懂得太多的角斗场生存法则,我们相信自己不会陷落进去。但是,你永远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你也不知道属于你的角斗场什么时候到来。

就在前不久,倒卖疫苗的案子还没有结束,一帮专家在拼命地说,其实疫苗过期是没有关系的,无非是失效,这就好比你生病了,打针吃药,药有问题,然后有专家说,你放心好啦,你打的针其实是生理盐水,你吃的药其实是面粉丸子。而也在前些天,北方某大城市在推行一种挫骨扬灰的安葬方式,并且告诉大家,这就是进步,这就是文明,挫骨扬灰,从我做起。还是在前几天,南方的某大城市,有人在拼命收缴快递小哥攒钱买的电瓶车,而原因据说是因为在宽阔马路上,无数漂亮的小轿车里,夹杂着几辆电动三轮,堵得慌,而谁让我一时堵得慌,我就要让他一辈子堵得慌。

是的,我们不是快递小哥,我们的孩子没有打二类疫苗,挫骨扬灰的安葬方式暂时也没有推行到我们身上,所以我们心安理得,心存侥幸。我们还随身带着验钞机,我们了解每一种骗术,我们不占小便宜,我们不去穷乡僻壤,我们买进口奶粉,我们任何时候至少有两个大人看着孩子,视线永不会离开孩子,我们清楚的知道,路上哪一块砖是陷阱,并且深信自己不会掉进去。

但是,我们永远也不会知道,每一块砖都有可能会变成陷阱,而每一块地,都有可能陷下去,如果我们不努力的话。正如这一次,我们谁也没有想到,帝都朝阳区的高档酒店,会忽然变成角斗场。

http://blog.tianya.cn/post-3338214-114126455-1.shtml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