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说海淘征税是为了“保护本国产业”,那谁来保护本国消费者呢?

作者:田君潇
人文经济学会特约研究员、新媒体主编

近日,据报道,财政部等部门公布了《跨境电商零售进口商品清单》,对海淘产品的税率做了新的规定。笔者粗粗看了一眼这个清单,惊讶得半天合不上嘴巴。常用品中最低的税率也要10%以上,大部分是30%以上,而且有一大批如烟酒、钟表、日用洗护、化妆品等产品的税率居然征到了60%,真是令人大开眼界,哪有这么征税的?十几年前,中国为了加入WTO费了那么多周折,做了那么多承诺,如今却在为了一点蝇头小利而自毁名誉。

有经济学家曾经举例说,在战争中,我们会用军舰封锁敌国的口岸,因为禁止贸易会给敌国带来麻烦,让敌国民众生活质量下降。而现在,我们却在构建贸易壁垒,这岂不是把自己的百姓当敌人来对付吗?周其仁教授在上个月的人文经济讲座中也说,国际贸易问题有很多虚虚实实、纷纷扰扰,这要政治家去处理,但从经济学家的角度看,还是应该相信自由贸易理论,相信自由贸易可以更好发挥各国的比较优势,从而让参与交易的总产品量和总福利提高,这个大方向是没错的。

我们知道,经济学界向来是以吵架著称的,但自由贸易理论却是例外。自亚当斯密发现分工效率以来,就很少有人对国际贸易提出异议,后来李嘉图提出的比较优势原理更是被认为是经济学说史上最天才的发现之一,彻底解释清楚了我们为什么要交易,为什么禀赋再差的人也能通过交易获利。

改革开放前,中国经济和美国比处于全面落后状态,可以说各个产业领域都一无是处。但是李嘉图的理论告诉我们了,即便如此,我们也有相对落后程度不那么大的产业可以发掘,因此我们从这里发力,和美国做生意照样可以获利,可以改善自己的生活。于是,我们和美国可以做生意,和坦桑尼亚也可以做生意,在互通有无中都有所发展。上述原理由两代大师奠基后,经过后世无数学者的补充,无数史实的证实,已经是非常成熟,绝少争议了。这么个经过无数大师证明,牢不可破的定理,难得不值得信赖吗?

更何况,中国可谓是比较优势原理的最大受益国。三十年之间,借助对外开放从一个全面落后的农业国变成了世界经济第二强,在今天,中国人不但解决了温饱问题,还享受到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商品和服务。而其他国家也因中国的发展而受益,物美价廉的中国制造品风靡全球。既然如此,中国对全球化、自由贸易的好处应该领会格外深刻才是,为什么会出台这样明显提高壁垒的政策?

有一个非常蹩脚的理由是,有些国内产业太脆弱了,而外国的竞争者太强大,所以要课以重税来保护民族产业。

如果当初邓小平也这么想,那大部分中国人估计到今天还在饿肚子。因为改革开放伊始,中国的各种产业跟美国比就没有不脆弱的。

短期来看,外国有些优质商品进来,一些竞争力差的国内企业可能因此破产,该企业的员工会有失业。多征关税,打击外国企业似乎能保护本国员工。但问题是,竞争力差的企业的员工是人,消费者就不是人了么?提高关税,打击的何止是外国企业,更是本国消费者。他们原来的最优选择凭空被提高了价格,要么被迫多出钱,要么只能放弃这个最优项。尤其在某些敏感产品上,比如奶粉,某些国内企业的产品质量实在是让人放心不下,哪个初为人母的妈妈不想让孩子的饮食更加安全,她们宁愿多花钱买进口奶粉难道不在情理之中吗?有时候经济规律真是蛮残酷的,那条需求曲线永远朝向右下倾斜,海淘奶粉贵一点,就会有一批消费者被迫放弃。当然,我并不是说国产奶粉就是不好,只是因为出过严重的问题,加上国内厂商不那么让人满意的操守,实在是令人放心不下。那些谋财害命的国内厂商,需要的不是保护,而是破产和审判。

实际上,从长远看,所谓被保护的“民族产业”也不会因此而得到发展。真想提高企业效率,应该鼓励竞争才是,而不是提高关税,偏袒某一方。这样只能抑制竞争。当然,现行的抑制竞争的政策有很多,这只是其中之一。一边是这么多僵尸企业靠各种形式的补贴续命,中央天天要求要“调结构”,另一方面这种新的阻碍竞争的法令又在出台,真是匪夷所思。如果阻碍竞争就能让民族企业发展好,那明清闭关锁国时经济发展的如何,改革开放前的经济发展又如何?

出台这样的法令,最直接的动机当然是要增加税收充盈国库。巴斯夏有篇名文,叫《看得见的与看不见的》。短视之徒只看到了提高关税可以捞一笔钱充盈国库,看不到这笔钱是以损害消费者利益为代价捞到的。从长远看,损害消费者利益对于提高经济活力显然不是什么好事,竭泽而渔只能一直爽快。

况且,如此大规模提升税率就真的能大发横财吗?我觉得并不见得。能预料到的是,走私现象必然会增多。大家都知道,走私被抓到是要坐牢的,但如此提升关税,不就是在鼓励走私、逼良为娼吗?政府在谴责、打击走私时不妨想想,商旅往来不过是为了赚点利润,如果不是税率太高,谁会闲来没事铤而走险呢?明朝所谓的“倭患”就是个绝佳的案例,现在不少学者发现,“倭患”的猛烈程度,是和朝廷的海禁政策高度相关的,所谓的“倭乱”并不是什么外敌侵略,而是政府厉行海禁断绝沿海不少从业者的生路激起的官民对抗。其实当时就有官员指出:“寇与商同是人,市通则寇转为商,市禁则商转为寇。禁之愈严而寇愈盛。”这么简单的道理,当局者真不明白?为什么一时财迷心窍,就看不到阻绝贸易带来的其他风险和执法成本的上升呢?

至于某些企业出于自身利益,游说相关部门提高关税以“保卫国家经济安全”,就只能用无耻来形容了。别人的产品跨越半个地球运进来都比你有竞争力,这说明你的管理水平、公司效率差到了何种地步,你还有什么脸面留在市场上呢?这时候赶紧破产改行难道不是最佳选择吗?为什么恬不知耻地要求政府多征关税,用打劫竞争对手、坑害国内消费者的办法来“保护民族产业”?

总之,无论从什么角度看,出台这样的政策都是非常短视,非常不明智的。现在中国经济下行的压力如此之大,实在是不该弄个这么不得人心的政策来给自己添堵。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