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标局因“没纸” 7个多月未发证

新华社记者潘强强勇

因为“没纸”,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7个多月未发出过一张商标注册证,这一事件近日曝光后引发各界广泛关注。相关部门回应并致歉,称纸张供应已到位,正加班加点印制,积压的商标证5月底前可全部发放。

缺的是“责任心”

商标是产品的身份证,是企业打造品牌的“生命”,也是保护知识产权的“法宝”,对企业生存与发展至关重要。商标不能按时注册,产品就不能正常入市流通,企业就不能正常开展生产经营活动,每拖延一天,都会给企业带来巨大损失。可相关部门大半年竟然发不出一张商标注册证,而且连个公告、解释都没发布,不但反映出服务效率低的问题,也反映出作风不实和慵懒散漫的问题。

商标局在近日的公开回应中称,“没纸”的原因是“采购环节手续繁琐,部门衔接不畅”。可缺“纸”去年8月就出现,为何缺“纸”的原因不能及时向企业和社会公布?归根到底,商标局缺的不是“纸”,是服务社会的责任心。

记者梳理发现,缺“纸”的不仅仅是商标局。近年来,类似的“荒诞剧”在全国各地时有上演。例如,在河南偃师、贵州贵阳等地,多家医院曾因缺“纸”而无法为新生儿办理出生医学证明,令孩子上户口、办独生子女证等受到影响。

“拖延症”得治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拖延症”折射出服务效率的低下,不仅会削弱百姓“获得感”,还会降低政府公信力,损害政府部门形象。值得注意的是,当前我国正大力推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数据统计显示,全国每天新增企业上万家,商标注册的申请量不断增加。在简政放权、供给侧改革等加速推进的背景下,如果一些部门的作风不改、服务效率得不到提升、“服务责任心”得不到加强,无疑会影响经济转型升级和改革成效。

“拖延症”是病,得治。一方面,积压的商标注册要尽快发放,尽可能减少企业损失,对相关责任人的“拖延”行为要予以批评处理;另一方面,政府职能部门要吸取教训,不能等到媒体曝光才整治,要增强为民办事的服务意识,真正按照今年政府工作报告的要求,建设人民满意的法治政府、创新政府、廉洁政府和服务型政府。

(据新华社北京4月10日电)

——————————–

商标局官员没手纸蹲多久

王文志

因为“没纸了”,自去年8月下旬始,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七个多月来没发出过一张商标注册证。这事不幸被媒体捅开,于是成为新闻事件,引来嘘声一片。昨日工商总局出来回应并致歉,说纸张供应已到位,正加班加点印制,积压的商标证5月底前可全部发放。

比起某些“鸭子死了嘴还硬”的部门,工商总局态度还是不错的,没纸就是没纸了,有点让人忍俊不禁,倒也实在得有几分“可爱”。只是这场“没纸风波”,来得很不是时候。工商总局作为“两会”后李克强总理考察工作的首选地,刚刚被勉励当好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先行官,却随即来了个“一张纸难倒英雄汉”,有点掉链子的意味。

没说缺人手、缺资金、缺技术,缺的竟然是纸张,公众不被雷倒都不行。网上唾沫飞溅,调侃铺天盖地。情绪化的批评固然不会少,这原本就是桩不大能摆上台面、让人气不打一处来的鸟事,怪不得大家指指点点,纷纷要向商标局一“拖”成名发去贺电。

作为纳税人,我也很生气,心情比上厕所忘带手纸还糟糕。打印商标证无纸可用,工商总局的解释是由于“采购环节手续繁琐、部门衔接不畅”。这或许是客观事实,但说到底是你们内部的问题,衙门里那些个扯皮拉筋、争功诿过的烂事,公众素来懒得关心,也不会买这个账。由此造成的严重后果就摆在这里,怎一句轻松道歉了得?

七个月就这么按部就班地拖过来了,再拖三个月,孩子都可以生出来了。难道推进供给侧改革,把全国的纸张都卖光了?假设国家七个月不给工商总局的干部发工资,你们也那么淡定吗?假设工商总局的干部如厕没带手纸,岂不要在茅坑一直蹲下去?如果是在私营企业打工,这种工作效率会被开除多少回?

对于商标局来说,缺个纸不过小事一桩,反正证书迟早会发给商标注册人。而商场如战场,商标是企业开展经营活动的必要条件。一纸薄薄的注册证书的迟发,绝对关乎一大批小微的生死存亡,关乎一大批民众的就业失业,进而关乎“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成本。这个玩笑确实开得有点大了,后续会不会起诉讼纠纷,我真替商标局捏把汗。

好在纸张已到位,发证也有了明确的时间表。我在网上看到不少曾经望眼欲穿的商标注册人留言欢呼:感谢商标局,终于要拿到证了!那种激动,那种兴奋,让我也受到感染:评选“感动中国年度人物”,我们都投商标局长一票,好不好?

商标局的做派,让我想起一句俗语:“三斤重的羊,七斤重的卵”——拖啊,拖。话有些俗,但似乎没有更为贴切的语言,能够对这个事件进行更加形象的概括了。因为印刷纸的问题,可以让注册证发放停摆半年多,在机关“拖延锦标赛”中一举拔得头筹,恐怕会成为机关病故事集锦中的经典。

我揣测,对于公众的不满,工商总局会一肚子委屈,什么商标注册量剧增啊,什么注册证书印制材料工艺要求特殊啊,什么纸张招标涉及多个部门啊。总之,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打印纸,你让我怎么打印证书呢?似乎比拿不到这个证,商品被下架、订单被取消、维权官司没法打的商标注册人还要苦逼。事实上,商标局这种拖拖拉拉的恶习,不是一天两天、一回两回了,网上输入关键词,不难发现商标局闹出的一些动静,早在企业和知识产权界传为笑谈。

网上的爆料说,2014年,商标局一个数据系统升级搞得跟要了半条命似的,花了大半年时间才端出来,竟然三天两头地瘫痪。怎么做的测试?为什么没有备用系统和备选方案?更可笑的是,系统有故障,商标局的受理和审查曾全面停工,216万商标申请受阻。包括此次纸张招标,为什么事先没有考虑新旧版注册证的衔接和应急方案?人家专利局也有数据系统,也升级过系统,也要发专利证书,且工作量也不小,咋就没叽叽歪歪,拖拖拉拉?说到底,其拖拉、疲沓、慵懒的机关病,早已不在腠理了。

有网民把“纸张风波”跟反腐败和整治“四风”联系起来,怀疑商标局干部因为礼不收了、饭不吃了、红包不拿了,要做的不做,该办的也迟办了。这不乏认识高度和可能性。但就事论事,商标局打印纸张断档,更像是官僚们一贯拖拉推诿的做派卡住了哪个环节,结果搞得整个工商总局都下不来台。

不论怎样,因为一张纸的缘故,注册证停发七个月,说来是行政效率低下和不作为导致的一场“公地悲剧”。推进商标注册便利化,服务“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该给商标局动动阉割手术了,割除它身上滋生“懒惰症”“拖延症”的“病灶”。不动这个手术,下回它可能因为缺签字笔、缺印泥、缺打印机,该办的事仍旧办不好,再度拖累社会。不少初衷良好的改革不缺顶层设计,也不缺可行的路径,却总是落不了地,或许问题就出在一个“拖”字上。

制度是国家的良知,规则是群体的智商。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