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蛊之城——深圳经济的真相

所谓养蛊,就是将各类毒虫放在一起,让它们相互残杀。最后能活下来的,就是蛊。
————题记
AUTHOR: 月冷蛮荒

一、 神奇的零负债
我们先从这样一组数据开始挖掘深圳:截止2015年末,深圳的地方政府债务只有159亿,这已经包含了所有的直接债务和间接债务。相对于深圳每年2500亿的地方财政收入,这点地方债务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这个债务水平真是低得令人难以置信。我们来对比一下,2015年末广州的地方债数据,仅直接债务就有2141亿,至于间接债务,则在800亿至1千亿之间。上海2015年的最终地方债数据还没有公布,但2014年末的直接债务已经达到了5812亿,2015年又新发了642亿的地方政府债券,想来就算这一年还了些本金,直接债务总额也应该超过了6000亿。至于北京就更可怕了,2014年末的地方直接债务数据为6517亿,2015年北京又发行了734亿的地方债券,还了315亿的旧债,合起来的债务总额应该接近7000亿了。这么一对比,北上广深这四个一线城市,深圳的财政情况无疑健康得都算是过分了,让其他三个城市相形见绌,简直连头都抬不起来。然而,我们必须要深入挖掘的是:这种债务水平上的高度差异,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深圳,到底有何德何能,令其可以轻装上阵,在我们这个高债务杠杆时代,还能保持几乎是零负债的高傲姿态。在这个问题背后,或许,隐藏着一些极其深刻的经济规律。

上面这组债务数据之后,接下来我们再来看两组数据。第二组是人口数据。2014年末,深圳的常住人口为1078万,其中户籍人口仅332万人,户籍人口占常住人口的比例仅为31%。对比一下广州,2014年末广州常住人口1308万人,而户籍人口高达842万人,户籍人口占比达到了64%。 另外两个一线城市,上海的2014年末的常住人口2425万,户籍人口1429万,户籍人口占比59%。北京在2014年末的常住人口2152万,户籍人口1333万,户籍人口占比62%。这么一对比,我们可以清晰的看到,广深的常住人口规模差距不大,1千来万人;而京沪的常住人口则达到了两千万人的规模,是广深的两倍。在户籍人口占比问题上,广州上海和北京的户籍人口比例都在60%左右,而深圳仅为31%,只相当于这三个一线城市的一半!获取深圳户口的艰难程度,由此可见一斑。
第三组数据,是GDP数据。2015年深圳的GDP为1.75万亿,广州为1.81万亿,上海为2.5万亿,北京为2.3万亿。以经济规模论,广深是处于同一个水平线上,而京沪的经济规模则超出广深约30%的幅度。
上面这三组数据,大致就勾勒出了我大中国的四个一线城市的经济状况。广深之间的差异比较小,常住人口和GDP规模均非常接近,而京沪则联手将广深抛在了后面。考虑到广深之间的经济规模和常住人口规模比较接近,我们在下面的文章中,将主要将广州作为深圳的参照系。

二、养蛊
在2013年前,深圳和广州政府的整体收入水平依然相差不大。以2013年当年度为例,来源于深圳的一般预算内总收入(主要是税收)4818亿,除去上缴中央的部分,留在了深圳的收入为1731亿,再加上当年度深圳的政府基金性收入(主要是土地出让金)498亿,合计2229亿。2013年来源于广州的一般预算内总收入4430亿,除去上缴中央和省的部分,留在了广州的收入为1142亿,再加上当年度广州的政府基金性收入946亿,合计为2088亿。注意,虽然广州的一般预算收入要同时上缴给中央和省里,所以留成比例只有26%,而深圳的收入只需要上缴中央,对广东省用负上缴义务,所以留成比例达到了36%,但是广州的政府性基金收入(也就是卖地收入)较深圳高,这使得两者的收入水平长年维持着大致均衡的局面。当然了,2014年后深圳推行旧村改造得力,卖地收入飙升,以致深圳的整体收入大幅度超过广州,不过这也就是这两年的事,不影响我们对于两地债务余额差异起因的判断。

城市政府高负债的根源,其实在于借债搞基础设施建设。基建主要有四个方面的内容:交通运输;水利、环境及公共设施;教育设施;卫生及社会福利设施。前两者旨在改善城市的基本面貌,而后两者则在为市民提供基础服务。生活在城市中的每个人,都能切身感受这四类基础设施投资的成果。交通投资高,那大家出行就方便了。水利环境类投资高,公园绿化漂漂亮亮的,大家周末就有了地方和异性网友约会。教育设施投资高了,作为约会成果的宝宝就有了地方读书,不至于成为留守儿童。卫生类福利设施的投资高了,大家就能把家乡的老父母接过来养老。

image

如附表所示,我们列出了2004年至2013年,广州和深圳在这四个方面的全部固定资产投资额。这么一对比,我们可以清晰的看到,

广州政府的基建投资额,比深圳多出了足足2857亿,这也约等于广州政府的负债总额。
要知道地方政府借了债,也并不都是贪腐或挪用掉了,绝大部分总是会投入到各种基础设施建设之中,修缮道路,美化环境,改善教育,提升医疗。广州10年来在交通运输上投了3653亿,大幅超过深圳的2664亿,所以广州在运行的地铁线有10条,而深圳只有5条;广州投入了2737亿的水利环境类设施投资,深圳只有1498亿,所以广州的公园绿地面积有2.11万公顷,深圳只有1.77万公顷;广州在教育设施上投了701亿,深圳只投了微不足道的202亿,所以广州有941所小学,深圳只有可怜的335所;广州在卫生类福利设施上投了273亿,远远超过深圳的145亿,所以广州有224家医院,深圳只有区区122家,至于上海有338家医院的事,咱们就不说了。这么一比较,广州市民的生活幸福指数,远远超过深圳。
然而我们必须看到这些数据背后的奇特现实:即便是深圳的市民再怎么出行不便,再怎么没书读,再没医院看病,再没地方养老,深圳的人口增速和经济增速,都依然能与广州保持同步发展。这真是一件非常奇特的事:深圳政府不把自己的市民当人看,从不愿意为他们提供足够的基础设施配套服务,甚至连户籍都不愿意提供,但是,全国人民却依然像打了鸡血似的涌入深圳。他们觉得这个拥挤而又贫瘠的城市充满了机会,能让他们实现梦想。他们明明面对的是一个冷酷无情的城市,却依然对这个城市感恩戴德,觉得是全中国最伟大,最开放的城市。他们为了这个城市抛洒青春和热血,付出智慧和汗水,却从来没收获到过足以与他们的付出相匹配的公共服务。

这种情形,就如同养蛊。深圳是中国所有城市中,独一无二的养蛊之城。它编造了一个梦想的神话,将全国的年青人哄到了这座南边的蛊罐之中,让他们激烈的拼杀。每年都会有数以百万计的年轻人怀着各种梦想涌入这座城市,然后又遍体鳞伤的离开。能够在这种惨烈的竞争中残存下来的,当然就是精英。这类精英神话当然又会激励新一批的蛊虫到来。

我无法从道德角度评价这座养蛊之城。如果前面的数据不能让大家理解深圳的生存环境有多么恶劣的话,我可以再提供一组数据作为对比:珠三角的二线城市佛山,2015年的常住人口只有743万,显著低于深圳的1078万。但是佛山有407所小学,显著高于深圳的335所。在医院数量上,佛山102家医院,虽少于深圳的122家,但是佛山的医院规模比深圳的大得多,佛山医院总共有3.44万张病床,比深圳的2.88万张病床多得多,至于广州,医院病床数高达6.9万张呢。

这就是深圳,一座不折不扣的养蛊之城。它享受着市民血与肉的供奉,却从来没有为自己的市民提供过相应的服务。它的管理者更换得很快,能任满两届任期的长官屈指可数。但是这种养蛊的管理理念却一脉相承。或许,在这个城市的历任管理者的心目中,温情与人性,都是一种弱点,是需要抹杀掉的吧。惨烈的、毫无人性的底层竞争,就是深圳的城市基调。而这种基调,是我们进一步挖掘深圳经济数据的前提。

三、 萧条下的钱潮
2015年深圳的年度统计公报至今未能公布,是四个一线城市至今尚未能公布年报的唯一一个城市。我们现在只能在深圳统计局网站上查询到2015年度的简报。表面看来,各项数据均非常华丽。然而我们必须知道,经济下行是2015年中国经济的主基调。在制造业全面萎缩的背景之下,任何华丽的数据背后,都可能隐藏着阴暗萧条的现实。深圳2015年的各项简报数据中,有一项吸引了我的注意。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数据,或许,足以揭开这个国家在经济层面一些长期掩藏的事实。2015年末深圳全部金融机构本外币各项存款余额为5.78万亿,虽然深圳市统计局宣称增长幅度只有15.6%,然后,作为一名高度敏感的数据狂,我毫不犹疑的就点开了深圳2014年的统计公报,从中查到了2014年末的深圳的存款余额数据:3.74万亿。这么一算,2015年,深圳的存款余额暴增了足足2万亿,增幅高达54.5%!这个数值真是匪夷所思,实在是难以置信。足足两万亿的资金潮,在一年内涌入深圳,这足以改变一个城市的生态,让整个城市的资本市场陷入疯狂。

在此我提供一组参照数据以便各位加深理解。2015年末广州的各项存款余额为4.28万亿,较2014年末的3.55万亿,增加了7千来亿而已,增幅固然高达21%,算是历年来增幅最高的一次,但是比起深圳来,也是远远不如。单看2014年的话,深圳3.74万亿对比广州的3.55万亿,两者大致相等,还处于同一个水平线上。到2015年,深圳的资金规模,直接就把广州远远的抛在了后面,5.78万亿对4.28万亿,超出了足足35%。此外,我们必须注意到另一个匪夷所思的现象:这2万亿的存款余额的增加,是纯粹的净增量,并非是银行加大放贷力度类的资金杠杆行为引发的资金虚增。2015年深圳的全部金融机构本外币贷款余额为3.24万亿,较2014年的2.79万亿,只增加了4500亿罢了。伴随着存款量的暴增,深圳的银行根本没来得及放贷出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海一般的资金躺在账上睡觉。当然了,对于这笔两万亿巨款的来源,国内的经济学界虽然三缄其口,但其实大家都知道,无非是从地下钱庄逃出国去的游资,留在国内的尸体罢了。地下钱庄的交易模式,是在国内接收客户的人民币,同时在境外付给对方美元。从地下钱庄逃出去的游资越多,深圳的银行系统接收到的人民币存款就越多。如此而已。当然了,2015年,中国另外一个金融城市,上海,同样遭遇到了这种巨额出逃资金的冲击,以致其存款余额同样出现了暴涨。不过这两个城市的洗钱路径,还真不太一样。深圳的地下钱庄走账大量使用的是个人账户,而上海看起来则高大上得多,主要通过公司账户走。以后有机会分析上海的话,我们再来进行详细的阐述这其中的差异吧。

然而,在这两万亿的钱潮涌入深圳的同时,深圳的实体经济也并没有什么了不得的兴旺表现。虽然统计局号称2015年的GDP增幅达到了8.9%,形势不是小好而是大好,但是作为制造业高度依赖出口的港口城市,深圳2015年的出口规模萎缩了6%,这还不是第一年萎缩了,2014年的出口规模就萎缩了7%。对比广州,2015年广州的出口还有13%的增长呢。至于消费方面,深圳更是一塌糊涂。2015年深圳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增幅仅2%,恨不得得还没跑赢通胀率。2万亿的钱潮涌入的结果,也就是推高了房地产这类资产价格,令深圳居民为了每个月的按揭贷款疲于奔命,再也没钱拿去消费。比较有趣的是各类消费的增减幅度,家用电器下降2%,通讯器材下降2.9%,所以华强北的生意不好做了。而降幅最大的一种,居然是体育娱乐类消费,降幅高达51%。可见处于房价焦虑之中的深圳人再也娱乐不起来,也不愿意做健身了。数据需要对比才说明问题,在全国范围内,2015年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幅也有10.6%,虽然这增幅是历年最低值,让经济学界相当不满意,认为中国的消费对经济的拉动作用太小,但总比深圳的那若有若无的一点增幅要大得多。这时候我们当然也还要拿广州出来做对比:2015年广州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幅也还有11%呢。整体来说,2015年深圳经济的主要特点,可以用“萧条下的钱潮”来概括。实体经济那是一片萧条,工业领域的数据难看得要命,工业企业的主营收入增幅竟然只有1.3%,你都不知道应该怎么评价这事。也就是第三产业中的金融和地产行业的数据稍微好看点。金融这事就不多说了,两万亿的新增资金潮,带来了2543亿的增加值,增幅高达16%;而房地产业增加值1627亿,增幅17%。单单这两项第三产业的增加值加起来4170亿,就占到了深圳2015年17502亿GDP的24%。这两个产业的增加值较2014年的增量合计为492亿,而深圳2015年的GDP较2014年也就是增加了1500亿,这么一看,金融和地产加起来,对深圳GDP增长的拉动作用,竟然高达33%,足足三分之一。至于看起来很美的以腾讯为代表的互联网行业,创造的增加值只不过756亿,连房地产业的一半都没有,根本谈不上啥支柱型产业地位。

接下来,我们来重点阐述一下,2015年深圳火爆的地产市场。2015年深圳的商品房销售面积高达831万平米,较2014年的533万平米,升幅高达56%。至于均价的提升更是可怕。2014年深圳商品房的销售均价只不过2.47万,但是2015年深圳全市均价剧烈攀升到了3.4万,至于重点区域更是恨不得翻了一番还不止。而广州全市2015年的均价只不过1.5万出头,对比起来简直连头都不敢抬。

要理解深圳的房价问题,我们现在必须回头来看。在前面我们已经详细的介绍了,深圳这个城市,本质上就是一座养蛊之城,政府压根就没打算过为市民提供充足的生活配套。购买房产,买的是什么?恰恰就是配套!完善的教育资源,高端的医疗资源,优美的环境资源,这些生活配套水平的高低,才是房价的本质,才是决定房价高低的核心因素!然而这些东西,在深圳的房地产市场,根本就不存在。和一个深圳人谈论房地产的价值投资,基本上属于对牛弹琴。在蛊虫们的眼中,拥有一套深圳的房产,是从蛊罐中脱颖而出的成功表现,是一种身份的象征。而这套房产如果还能产生什么其他实际作用的话,当然就是拿来炒卖。蛊虫们用房产作为搏杀工具,你卖我买,斗智斗勇,赢家将会通吃所有的筹码,而输家则会黯然出局。这种独一无二的养蛊型城市文化,令深圳的房地产市场成为了一个纯粹的投机型市场:决定它的涨跌的唯一因素,就是资金。一套罗湖的房产,在配套上也并不比宝安好不了多少,无非就是30个人抢一个学位和50个人抢一个学位的区别,基本上都抢不到,不如干脆就别把配套的事放在眼里,大家专心的炒房好了。恰好,2015年两万亿出逃资金涌入深圳,沉淀在银行的账户里,走投无路。而这个时候,从香港又来了一笔以百亿计的炒楼资金,看上了自贸区的利好,开始在蛇口片区大量收购不动产,在2015年的前三个月,就把自贸区范围内的房价拉高了50%。体现在数据上, 就是在2015年外资纷纷撤离中国的背景下,深圳的固定资产投资中的外资投入竟然出现了106%的增幅,令人目瞪口呆。深圳的蛊虫们因此闻风而动,加入到炒房队伍之中。要知道这时候钱潮汹涌,一个小小的中介,都能轻易的借到钱,给客户进行配资,有没有钱付首付,根本都不重要,至于按揭贷款,更是随随便便就能申请到。几种因素叠加,终于令局面一发不可收拾。

行文至此,关于深圳,已经基本上讲清楚了。我将以一组数据和一个问题,作为本文的结尾:2016年2月,深圳统计局公布的数据快报显示,存款余额5.92万亿,较2015年末的5.78万亿,只增加了1400亿,这增幅较去年已经大大降低。中央对于地下钱庄的打击越来越彻底,资金借道深圳出关也越来越困难。在这种背景下,今年一季度,深圳的房价已经丧失了增长性。对此,我的问题是:作为深圳的蛊民,你们是希望这钱潮继续汹涌而来,还是希望这钱潮平息呢?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