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学校在毒土地未批先建:500学生生病 有人得白血病 这届土地也不行啊

呵呵 也算本地贵族学校了 家长的能量比较大 CCTV都报道了 换其他学校 就只能呵呵了

常州外国语学校是江苏省内较好的一所中学,因为教学水平高,是不少家长择校的首选。然而,自2015年年底开始,很多在校学生不断出现不良反应和疾病,家长怀疑与旁边的化工厂污染土地有关。

昨天,环境保护部、江苏省政府召开专题会议进行研究,并成立联合调查组,将尽快赶赴常州进行现场调查,并及时向社会公布相关情况。

数百学生体检异常个别人检出白血病

2015年9月,常州外国语学校迁至位于新北区龙虎塘街道的新校区,新校区与常隆污染地块仅一路之隔。常州外国语学校现有初、高中部58个班级,约2800名师生员工。

2015年12月,有家长在接送孩子时闻到学校周边有刺激性气味,后得知是常隆污染场地在进行土壤修复施工。该污染场地原址是几十年的农药厂、化工厂,家长得知消息后一阵恐慌,纷纷质疑常州外国语学校选址不当。

3月下旬,记者来到常州外国语学校。有学生反映,自从去年9月份搬到这个新校址后,很多学生因为环境污染,出现了各种不适症状。

12岁的学生小曾从去年以来,一直咳个不停,皮肤上出现了多种异常反应。

13岁的小金也出现了大面积红疹,还伴随剧烈头痛,一直查不出病因。从今年1月17日以后,他被迫让父母转到了另一所学校。

据了解,常州外国语学校先后有641名学生被送到医院进行检查。有493人出现皮炎、湿疹、支气管炎、血液指标异常、白细胞减少等异常症状,个别的还被查出了淋巴癌、白血病等恶性疾病。

附近曾建有化工厂废物直排污染严重

这么多学生同时出现不良反应,家长们把问题指向了学校北边的一片工地。据他们反映说,这个地块上原来是三家化工厂,怀疑污染来自对土壤进行的开挖作业。

在这三家化工厂中,最大的化工厂叫常隆化工有限公司,紧接着的是常宇化工和华达化工。一名在常隆化工工作了30多年的老员工说,在他记载的生产日志上,像克百威、灭多威、异丙威、氰基萘酚这样的都属于是剧毒类产品。而厂里的职工有时候为了省事,不光将有毒废水直接排到厂外,还将危险废物偷偷埋到地下,对环境带来了很大隐患。

由于长期在车间里接触污染产品,一些员工患上了皮肤病等职业病,在被开具相关的诊断证明后,很多人被要求提前离厂。后来,这几家企业也陆续搬离,当地政府准备在环境修复后将该地块用于商业开发。

在一份项目环境影响报告上,这片地块土壤和地下水污染以氯苯、四氯化碳等有机污染物为主,萘、茚并芘等多环芳烃以及汞、铅、镉等重金属污染物普遍超标严重,其中污染最重的是氯苯,它在地下水和土壤中的浓度超标达94799倍和78899倍,四氯化碳浓度超标也有22699倍,其它的二氯苯、三氯甲烷、二甲苯总和高锰酸盐指数超标也有数千倍之多。

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潘小川指出,以上这些污染物都是早已被明确的致癌物,长期接触就会导致白血病、肿瘤等。而当地在短时间内出现这么多群体性的症状,且发病率这么高,应该与该地块的严重污染有一定关系。

环评报告缺陷严重学校属于未批先建

常隆化工是国家重点高新技术企业,2015年,江苏省靖江市一养猪场被曝“地下藏毒万吨”,其中就有常隆化工出来的化工垃圾;2014年12月,常隆化工旗下的常隆农化等6家企业因倾倒废酸污染河水,被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判罚1.6亿多元。

常州外国语学校为什么非要选址在污染企业地块旁边呢?按照教育部门的解释,是因为学校原来的整体建筑存在安全隐患,要另建校区。他们表示已做过相应的环评。

“这个地块的土壤,包括检测都是达标的,也是符合规范的,是符合学校用地的。”常州市教育局副局长纪忠说。

然而,记者经过调查发现,当地官员认为符合规范的评估报告其实存在严重瑕疵。北京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刘阳生就指出,这份环评报告中只考虑了氨氮、重金属、pH值等常规的污染物指标,却没有考虑到农药的成分。

更让人不解的是,已经确认符合建校规范的环评报告最后还指出,项目北侧场地“土壤和地下水已经受到污染,存在人体健康风险和生态风险”。报告还建议,为避免“所在区域地下水受到二次污染”,“本地块严禁开发和利用地下水资源”。而实际上,建校所用的正是抽上来的重污染地下水。

这份环评报告还指出,常隆地块场地开展修复后,会产生一定的空气污染,常州外国语学校如果在修复验收完成前投入使用,“必须注意”“修复产生的污染对在校师生的影响”。对此专家指出,这份报告仅仅只是提到了“必须注意”,但却没有明确提出,学校搬迁应该是在污染场地修复完成以后,这是环评的重要缺陷。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建校依据的这份环评报告批复时间是2012年3月31日,然而学校奠基施工的时间却是2011年8月21日,也就是说,学校开始施工的时间比环评批复时间整整提前了7个多月,属于典型的未批先建。2015年9月大批学生入校,但此时北边的污染土壤还正在开挖修复中。

校内存多种污染物与邻近污染地吻合

由于很多学生出现了身体异常,家长们委托检测公司对常州外国语学校里的地下水、土壤和空气进行了检测。空气检测结果显示,该校教室、宿舍、图书馆等处测出了丙酮、苯、甲苯、乙苯、二氯甲烷等污染物质,专家认为,这与邻近的常隆污染地块上的污染物质对应吻合。

根据国家规定,大气环境防护距离一般认为至少在300米以上,项目厂界大气环境防护距离之内不应有长期居住的人群。但记者在现场看到,常隆地块离学校只隔一条马路,实际距离还不到100米。

今年1月起,学校旁边的常隆地块原定的修复方案由土壤开挖变成了用黏土覆盖,原定的商业广场用途也被改成了生态休闲公园。对于这样的土壤修复,有专家认为,污染物质并没有消除,它在地底下早晚还是一颗生态炸弹。

据报道,就在今年1月11日,常州市环保局会同新北区环保局对常州外国语学校周边地区开展排查,特别是对常隆地块土壤修复工程覆膜情况进行了现场检查,并出动了无人机对工程整体情况进行航拍巡查。官方消息显示,从现场检查情况来看,常隆地块土壤修复工程处于停工状态,覆膜取得明显成效,常州外国语学校周边区域基本无异味。1月10日晚间,常州市新北区政府表示,经对六项关键空气质量指标检测,均符合国家标准。

名词解释

氯苯

农药工业用氯苯制造DDT,涂料工业用其制造油漆等。氯苯对环境有严重危害,可污染水体、土壤和大气。对人体中枢神经系统有抑制和麻醉作用。慢性中毒常有眼痛、流泪、结膜充血,重者引起中毒性肝炎,个别可发生肾脏损害。

——————————

要我说这事儿不赖学校,明显就是ZF辣鸡!!
出了事就是镇压镇压,学生不让转学,常州其他学校一律不收,不让体检,在常州医院体检一律合格,老师不能辞职,辞职你就别想再在常州当老师!家长不能抗议,抗议你领导直接找你谈话!这是要逼死的节奏啊!

我就想问问我转学不行么不行么不行么?我还没有转学的自由了!?

要我的孩子在里面读书我真的直接要全家搬迁出常州了!还留在常州这是药丸

补充一下吧:
1,这件事情真的不能怪学校,至于前期为什么选址在这里,中间有多少利益关系我们不好说,但这也不是最重点的!因为事情已经发生了,老师校长不都是受害者吗!我想校长老师也很惜命吧可是迫于强权他们有什么办法?
2,ZF的行为已经不是不作为了,这是为了那点面子和政绩在害人!ZF真的把“逃避责任”演绎的淋漓尽致了,不承认,踢皮球,试图掩盖,不让你议论,谁议论镇压谁,这样的ZF还有什么希望?在这种环境下,人人都会变得缺乏“承认错误和改正错误”的勇气!想想现在中国,从ZF到人民不是到处都是这种风气吗?一出了事不是认错改正,而是试图掩盖,掩盖不了就逃避!要么把责任推给别人!也不知道思想品德书上的东西都是写给谁看的…..
3,只能说这件事情不发生在谁身上谁不腰疼,如果我孩子在里面读书我一没有钱而没有权,不然我一定想尽办法转学然后去上海做检查,所以我除了去抗议指望学校搬迁,要么就是离开这里!这就是贫民老百姓的心酸!

——————————

常州毒地建学校的缘起和祸害

过去报道被污染的河流和地下水导致癌症村时候所谓的城里人和社会精英都不在意,觉得离自己很远。这事儿发生时候在常州这么一个发达地区,当地最牛的中学基本上囊括了当地精英家庭,一样被毒害被封口,在大环境被破坏时没有人能独善其身,警醒吧。

当体制倒逼政府部门营营碌碌打着发展的旗号一心挣钱,而把老百姓的利益甚至安危都置之度外的话,恶政恶行就无可避免,当这样的事例一再出现,民心将再难挽回,执政者,请警醒!

知情者都来爆料了,看完后只有一个疑问:这还算是人间?之前我一直觉得自己该待在国内,等局势变好,可能的话做点贡献。然而现在这种疯狂的势头真让人难以招架,我没法再肯定地说会留下来、想留下来了。

太恐怖了!不许体检、不许转学(公务员的孩子转学就开除公职)、政府机关报公然造谣掩盖真相……该市政府领导一定是跟常州人民有仇,跟日本鬼子一样,拿常外儿童做毒气试验。PS:最后那张最后一条说在化工厂工作35年从未处理一滴废水……

7

5

3

2

1

d979e57742646202e861e9b2f7919a4d_b

 

@八大山债人

我们还是以问答的方式来写文

1、为什么要在化工厂的毒地上建学校??

答:(1)化工厂的土地不能直接卖给房地产开发企业,因为是毒地,可能被趁机压价,卖不出高价;也有可能卖出去了,后来被房地产开发企业发现后,走诉讼程序,土地出让款指不定拿不到。和没卖一个样。

(2)化工厂毒地,如果有学校进来,1个学生就是1个家庭,带来的人流量那是杠杠的,引入学校后,周边的土地就可以卖高价啊!

(3)为什么土地要卖高价?? 因为常州的地方负债比较高,需要更多的资金才能还钱,才能借钱,土地出让是最快来钱门路啊。

2、出事后,为什么有传闻要冻结学籍,不让转学?

答:(1)1个学生跑路了,就是1个家庭跑路了,人口从流进变流出,地皮价格就炒不起来了啊!

(2)怎么能冻结学籍?哎,你们不懂啊,只要教育局不盖章,学籍就永远没法流动的,转学的程序里面,必须要教育局盖章的。

(3)不要学籍,能不能到别的学校上学?好像私立学校是可以的,给钱就行吧。但很多私立学校的教育质量肯定不如外国语,费用高质量烂,难以接受。

3、传闻说,体质内家长被约谈?还有传闻说体制外被暴力机构约谈?

答:前者是可信度是很大很大,毕竟体制内,就是山高皇帝远,领导说什么就是什么。为什么说可信度大?因为哥有经验啊,工作组这种由体制内人员组成的,做亲属工作的方法,太正常了。

被 暴力机构约谈,这个我觉得有点狠了,但可能性也是很大的。

4、怎么评价整个事件?

整个事件,就是地方zf借钱太多,还不起钱,必须通过土地出让款来还钱,只能炒高各个郊区地皮的土地价格。

怎么无风险的炒高地皮?就是用学生的生命,用家长的前途,去把学生和家长,禁锢在这个毒地上。

等 这些人都习惯了在这篇毒地上生活,zf就可以昭告天下:你看,这块毒地其实一点事没有,大家都能生活,也没因此生病。地的价格就炒起来了。

至于对ccav的回应,就更简单了:你说这些学生是因为毒地生病?医院没说他们生病啊,他们没病死,怎么能说有病呢?再说了,他们有病,怎么证明是毒地的原因,毒地在他们学校隔壁啊。专家组都说环保没问题了,就是没问题。

真是上哪里说理去?!

—————————-
家长呼吁央视进行报道

尊敬的焦点访谈栏目组领导,你们好!
我们是常州市外国语学校的家长,迫不得已向你们求救,肯请你们快来救救我们3000个孩子远离毒坑!
常州外国语学校,作为常州名校中的翘楚,一直都是学龄孩子们心中的求学圣地。
然而,常隆化工土地修复项目的再次盲目施工,让一路之隔的常外师生饱受毒气侵袭,很多学生已经出现不同程度的中毒症状!准备搞商业开发。2014年偷偷开展土地修复,遭到常州国际学校(常外高中部)家长们的反对而停止。2015年,刚刚建成的常外迎来3000学子,政府竟然无视学生的健康,再次进行土壤修复,强烈的毒气触动了常外师生的底线!我们要问:
1. 常外的选址已经违反《城市普通中小学校校舍建设标准》第九条“远离污染源、集贸市场”的规定,当时选址的环评怎么通过的?政府是否要为此负责?
2. 官方回复的检测报告中 ,第一次称“有机物为零”,第二次不再说为零,但却说达标!这些报告的可信度有多少?为什么家长和孩子的鼻子依然闻到的是浓浓的农药味?如果认为什么都达标,请政府不要停工,大胆的继续修复施工呀?现在在毒土地上盖一层薄薄的膜就有用了吗?
3. 2014年因家长反对停工后,政府承诺不再施工。时隔一年政府却又偷偷施工,这次一会说不经学校同意不再施工,一会又说在寒暑假施工;一会说建设商业综合体,一会说建设绿化?政府出尔反尔,百姓到底该相信谁?
一个孩子、一名老师对社会来说可能忽略不计,但对一个家庭来说却是全部!我们不忍心把3000孩子的健康当赌注,不忍心把3000家庭的希望当儿戏,不忍心把常外的未来当筹码!为此,常外的老师们、家长们只有一个小小的请求:
搬迁至其它校区过渡,家长们将全力配合,待学校周围环境得到整治后再回迁!!!
我们的反映是真实的,我们的诉求是合理的,我们3000家长的联名上书已上报市级政府,可事发一周了,当地政府却掩耳盗铃敷衍塞责,用一层薄薄的膜来覆盖偌大的毒土地,就说采取措施彻底解决问题了!焦点访谈栏目是贴近民生、敢于监督的王牌栏目,在全国乃至全球都有着极高的口碑!肯请贵栏目组关注此事,救救我们的孩子!
跪谢!

常州外国语学校3000学生家长
2016年1月11日

——————————
常州政府“高度重视”的是毒地吗?

【财新网】/火线评论(记者 于达维)几个月前财新报过的旧闻,因为央视的一则报道被再次引爆。江苏省常州市一间重点中学的新址由于和农药厂遗留的毒地相邻,造成许多学生身体出现不适,免疫力出现下降,493名学生检出皮炎、血液指标异常,甚至出现了淋巴癌、白血病等严重疾病。

原本以为把自己孩子送进了重点中学,让他们半只脚迈进了大学校门的学生家长,却没想到自己把孩子送到了险地。

根据4月17日央视播出的“不该建的学校”,常州外国语学校新北校区属于典型的未批先建。其毗邻的农药厂地块土壤、地下水主要污染物包括氯苯、四氯化碳等有机污染物、萘、茚并芘等多环芳烃、汞、铅、镉等重金属污染物,其中一家化工厂地下水中氯苯超标达9万多倍。

针对央视的报道,当地政府的反应是“高度重视”。根据常州市政府连夜发布的通告,曝光常州外国语学校新址周边存在污染问题后,常州市委、市政府连夜召开紧急会议,成立联合调查工作组,宣布“对环境污染‘零容忍’”。

但是,常州市政府究竟是不是在央视报道后才知道,这座学校是建在污染地块之上?

早在财新记者在做常州外国语学校毒地调查时,就曾联系过常州方面。常州政府新闻办的人也曾尝试就此事与财新记者沟通,但财新向有关部门提出的采访申请和问题一直没有正式答复。

2月29日,《财新周刊》发表《名校与“毒地”为邻》,首次揭露常州外国语学校附近的污染问题,直指校方选址合法性、农药厂老工人举报地下埋有危险废物的可疑性和目前替代修复方案的合理性。

2015年9月,常州市外国语学校2400名学生搬入其位于常州市新北区的新校区后,集中出现甲状腺结节钙化,白细胞数下降,淋巴结节等症状。家长们认为,这与学校对面的一块“毒地”,即被污染土地有关。

报道首次引用了一份被部分公示、未标注编制日期的建校环评报告称,总投资达3.1亿元的常州外国语学校项目,其北侧地块原为三家农药化工厂用地,已经受到污染,存在人体健康风险和生态风险。

在此次央视的报道中,常外周围的污染还被提及与白血病、淋巴癌这样的疾病相关,也是这件事情再次刷爆朋友圈的原因。然而这样的说法有些言过其实,白细胞数下降,淋巴结节距离白血病和淋巴癌还非常遥远,白血病和淋巴癌也不是那么好得的。

无论如何,种种迹象显示,常州当地知道这个问题不是一天两天,甚至不是一个月两个月,但这么久以来,他们并没有高度重视,也没有连夜召开紧急会议,更没有“对环境污染‘零容忍’”。

4月17日,在常州市政府发布的通告中,强调的是“学校教学秩序正常”。

这样的通告并不陌生。很多次,在爆炸事故、污染事故之后,记者从宝贵的采访时间中挤出几个小时去新闻发布厅门口等待,所等来的几乎都是这样的几句话:“领导高度重视,有关部门反应迅速,家属情绪稳定。”只是没有一点,有关真相。

实际上,对他们来说,“零容忍”的是“学校教学秩序不正常”,是“家属情绪不稳定”。被他们高度重视的,不是毒地,而是毒地被很多人知道。

中国处在转型升级的过程中,土地资源的转换用途不可避免。但是在许多钢厂、化工厂被腾笼换鸟搬迁走了之后,留下了笼子是一个毒笼子,但是很多地方政府就迫不及待的把新鸟装了进去。

要知道,要把这个毒笼子消毒,少则要一两年时间,多则要三五年时间,这个时间看上去不长,但是对于任期有限的地方官员来说就太长了,花那么多时间做基础工作,难道留给下届的领导来摘桃子?

当年中国最早的一次大规模土壤修复工程,就是2010年上海世博会的工程。在世博会的场址上,过去是上海的老工业基地,分布着从钢厂、船厂到电厂了几十家企业,土壤中包含大量的重金属和多环芳烃有机物。

当时他们采取的主要办法,就是把有重金属的土壤挖走,异地处理。把含有多环芳烃污染的土壤,利用生物降解。整个工程处理的土壤达到30多万方,从2005到2008年,用了三年时间。在工程结束后,他们还在园区场地进行健康风险评估,找到污染物有暴露风险的极少数点位,提出了规避风险的控制措施。

在举行“盛会”不计成本的情况下,修复一块土地即便是花好几个亿,也可以承受,更何况,后来这块地还有巨大的升值空间。

而现在中国对于各处爆发的“毒地”,就受困于谁来支付土壤修复成本。政府倾向于采用谁污染谁治理的方法,但是怎么能够指望那些已破产倒闭农药厂、化工厂为你买单?环保学者曾经呼吁学习美国的“超级基金”治理方式,但是由于各种利益纠葛,这种方法也一直推行不下去。

现在的问题是怎么办。对全国的毒地,确实没有一个统一的办法。但是对于常州这件事,一个环境媒体的同行开了一个玩笑,就是把市政府和外国语学校对调,这样既保护了孩子,又方便市政府现场办公,显示领导高度重视。

——————————

谁把学生送上有毒的土地?

常州外国语学校是当地位列前茅的名校,拥有58个班级、近3000名师生,以初中部为主打,囊括大量品学兼优的学童,承载着数千户家庭的希望——谁能想到,它的新校园竟选址在被严重污染的土地近旁,一街之隔就是三家曾生产剧毒农药的化工厂旧址,多年来偷排偷放前科累累,除了有毒废水直排,甚至将危险废物偷埋地下……

新址启用仅仅半年,近500名学生被查出血液指标异常,个别学生查出淋巴癌、白血病等恶疾,环境监测结果显示,该地块土壤及地下水污染物超标近10万倍……新闻曝光后举国震惊,这哪里是学校,分明是731、是万人坑,这得跟这个民族有多大仇恨,才会把孩子们送到这里做牺牲品?

最令人愤怒难平的是,当地有关部门并非对此一无所知,在当初环评报告中,就已经指明了临近污染土地存在人体健康风险,学校建设仍强硬上马。这份报告,老百姓可能看不到,但那些负责审批项目的官员无疑心知肚明。

除了临近化工厂旧址以外,新校园的选址颇令人玩味,它远离常州市中心,几乎位于城市最边缘,坐落在大片的工厂区中间,再往远即是广阔农田……中小学不是大学,通常具有明确的服务半径,尤其作为主打初中部的名校,生源主要来自市内,学生尚都难以自立,显然不适宜选址在这样的偏僻地带,每日穿越工厂区上学归家,也绝非令家长放心的路线。

然而在一名“城市运营者”眼里,将名校布局此处意味深长。从卫星图可以发现,学校北侧的很多地块已经被拆迁为平地,并已经有几片新建的高层住宅小区崛起——显然,在老城区土地资源日益枯竭的背景下,这里是一片待开发的热土。

然而,在北上广以外的二三线城市中,居民对老城区黏性很强,城区充足价平的二手房源,也使得居民感觉没必要舍近求远,在此情况下,先行布局名校无疑是筑巢引凤的高招,毕竟中国人,一切都要考虑孩子,名校是最有效的房产广告,已经被业内屡试不爽。

而把搬迁名校作为新区“开路先锋”的做法,也在全国各地屡见不鲜。这样的做法并不符合教育规律,也给学生和家长带来诸多麻烦,上个学比上班还远,寄宿还是走读两难,连教师都会怨声载道,甚至带来师资流失问题,这样的地方对学校来说,除了宽敞一点以外,几乎一无是处。然而,名校对新区引流人气很有帮助,因此,即使没有常州外国语,也会有一中之类的好学校被搬迁到这里。

决心就是动力,成为压倒一切的力量,既然已经无视了种种不利于办学的因素,更不会因一点污染土地改弦更张,因此面对生态风险坚持上马,事发之后当地政府牵头遮掩,足足博弈了几个月才终于走上央视引爆舆情,这一切令人难以置信的怪象都自有其动因。

为了土地财政,他们走的是断子绝孙的路线。

纸上建筑 出品
2016年4月19日
微信:zhishangjianzhu
微博:http://weibo.com/paperarc

———————————–
常州终于把祖国的花朵做成了花圈

文/郁风

若不是央视4月17号的一则报道,常州外国语学校的近500名学生还将在病痛中继续挣扎,而连同他们的家长在内,还将伴随着有冤无处伸、被噤声被当做“敌人”对待的愤懑与绝望。

根据报道,常州外国语学校自从去年九月搬迁到新址以来,陆续有493名学生出现皮炎、湿疹、支气管炎、血液指标异常、白细胞减少等异常症状,个别学生还被查出患有淋巴癌及白血病。而该学校新址的附近,正是三家化工厂,而该校区的空气及地下水均检出了大量剧毒污染物。其中污染最重的是氯苯,它在地下水和土壤中的浓度甚至达到了合格标准的9万4799倍和7万8899倍!

央视曝光后,常州地方政府迅速作出回应,表示对环境污染“零容忍”,将本着对师生健康高度负责的态度,迅速认真调查核实并依法处置,对存在的问题绝不姑息。

看着这些似曾相识的文字,你是不是又一次被感动到了?先别急着擦眼泪,我们可以看一下,常州地方官员之前是如何对“师生健康高度负责”的:

随着大量学生接二连三的身体出现问题,该校自今年1月12日开始停课,后转入省常中校园上课。YouTube 上有视频显示,1月15日“逾千学生家长”在常州市政府门前集会抗议,要求学校搬迁。

1月13日,澎湃新闻曾对该校学生存在多种身体不良反应,及该校附近化工污染隐患进行报导。

1月20日,当地官媒常州日报回应称,“1月6日至今,与土壤修复相关的关键空气质量指标的检测结果均符合国家标准,处于正常水平”;报导还称,“绝大多数学生检查指标正常。”

2月29日,《财新周刊》发表题为《名校与“毒地”为邻》的文章,揭露与常州外国语学校一路之隔的农药厂旧址“被证实为污染土地,且地下疑有危险废物。”

3月21日,常州市环保局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3月18日夜间,市环保部门组织对常州外国语学校周边环境开展巡查巡测, 常州外国语学校周边环境无异味。”

常州外国语学校网站4月15日发表声明称,“由家长和学校分别委托”的上海实朴检测公司和澳实检测公司对该校土壤、地下水和空气质量进行检测,“土壤及地下水检测结果满足学校环境质量要求”。

直到4月17日央视新闻发布专题报导,此事才在网络上引起更大范围的广泛关注。当地政府急忙祭出了“高度负责”“认真调查”“绝不姑息”的公关稿。

当我们知晓了之前的一系列闹剧,现在常州的回应是显的那么滑稽可笑,数百学生受到病魔的折磨,不幸罹患癌症的学生更是挣扎在生与死的边缘。在这个时候常州政府再跑出来做一副“无比关切”状,仿佛事先残忍的杀了人,之后再在那人的葬礼上痛哭流涕的送上大幅花圈,更具讽刺意味的是,这些花圈还是用那些“祖国的花朵”做的。

更可怕的是,根据当地网友的爆料,在家长们团结起来提出合理诉求的时候,地方政府派出了特警弹压,在政府部门任职的家长被以开除公职相要挟,更耸人听闻的是,为了隐瞒真相,当地医院被下令拒绝接收该学校的学生检查身体。更有坊间传闻,此事之所以被央视曝光,是因为有家长凭借关系上报上层的缘故。

我们很难不去做恶意的揣测:倘若此事没有被央视曝光会是怎么样?而全国又有多少类似的案例得不到曝光,而受害者只能选择默默的承受苦难呢?

从这件事可以看出,常州地方官员之所以一而再再而三的隐瞒真相,封锁消息,无非是害怕此事一旦传出去,定然会遭到上级的问责,自己头上的乌纱帽将不保,为了一己私利,政府机构,地方媒体等各级部门完全沦为了替个人背书、欺上瞒下的私器。而数百名学生连同他们的家长则成了被肆意牺牲的羔羊。

有人说常州政府是装睡,但从这一系列事件来看,常州政府岂止是装睡,它完全是清醒的,而且清醒的把一个地方政府所能发挥的暴戾与专制发挥到了极致。有人厉声斥责常州官员的自私自利,把民众生命安全视若无物。但是,换了新的官员,就能保证他们不自私不自利吗?又或者下一届官员是个清官,那再下届呢?下下下届呢?

再来看学生家长们,常州外国语学校是当地的名牌中学,师资雄厚学费不菲,能送子女上这所学校的,不是大富人家也是中产以上的家庭。这些家长们平日里不见得在城管打人时会停下脚步,不见得在偶然翻到强拆新闻时会皱一下眉,然而,有这样经济基础的家庭,在强权面前依旧成了牺牲品。这让我想起了刚刚落马的“河北王”张越,无论是身家数亿的富商,还是位居一方的地方官员,亦或普通民警、冤案受害者,无不是张越一手掌握的河北政法系统刀俎上的鱼肉。常州家长们的遭遇也正应了一句话:你不去尝试改变不正常的环境,不正常的环境就会把你改造成不正常的人。这种不正常包括身体上的不正常和心理上的不正常。身体上的不正常在受害学生身上已经得到了验证,而心理上的不正常则表现为面对强权与不公,选择的是逆来顺受唯唯诺诺视而不见,甚至主动去为其辩护,等到自己的身体受到伤害,已经不正常的精神反而会令自己对抵抗更加无能为力。

我这么说学生家长可能有失偏颇,他们也是受害者,而且他们也曾站起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过,一次次媒体报道的背后也有他们的身影。但是,在学生家长们为自己的孩子奔走呼告的时候,又有多少人在冷眼旁观?又有多少人在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又有多少人在嘲笑家长们是“鸡蛋碰石头”?

常州外国语学校的的百科介绍上,“办学追求”一栏赫然写道:专注于有生命力的教育,让每个生命尽情绽放。在这个“梦开始的地方”,在这片毒土地上,一切显得那么滑稽,一切又显得那么可笑。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