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百度内部员工如何看待魏则西等和百度相关的事件?

本人曾在百度工作过一段时间,就职于百度某直销分公司(北京,上海,广州,深圳,东莞五家直属分公司,其他的一些公司都是代理商,不和百度签直接劳动合同),任客服岗位,现已从百度离职。自认为还算有点良知,所以觉得有必要说出一点自己所知道的不那么光彩的一些东西。当然,所有的信息都只限于百度直销体系,也是直接能够接触百度广告投放的部门,了解最多推广内幕的部门。

我眼中的百度是一家对客户非常不友好,唯利是图,为了钱不择手段,毫无节操可言的公司。可以说整个百度直销体系的主流价值观都是扭曲的。百度总公司对于直销分公司及其员工的考核指标主要是客户的消费完成率,为了钱,基本是没有一点道德底线。

员工及管理层为了业绩,明知客户是做假机票、火车票(付款后不出票),照样给客户开绿灯,内部的监察部门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曾经我所在的分公司就有一个假机票户,一天在百度消费3万元,分公司总监和监察部门都知道客户是做网络诈骗的,照样推广了3个月。
而且更加无底线的是某个假车票的客户被监察查到拒户之后,所在部门经理主动联系诈骗的客户,协助他换资质在百度继续开户,继续危害社会,前后总共开了6个之多。最最极品的是,全公司的知道手段不干净,居然还让这种小人在总结会上分享成功的经验,他们自己还觉得自己老牛逼了,非常自豪。价值观之扭曲,从高层到员工。这是在违法啊!!!

对客户不友好,体现的地方就更多了。
比方说,为了业绩点击客户广告,因为完成不了当天的消费任务,经常整个部门建一个群,把客户的关键词发出来,轮流点击,没有一点基本的职业道德。很多客户不懂后台,都是客户在帮忙管理,消费不出去怎么办,调匹配,私自调整移动比例,多少创业的小公司就死在了他们的手上。
当然上面说的还只是基层的小领导,小员工。但是公司做决策的上层也没有高尚到哪里去,突然开放了一个新的匹配模式,默认就开启了,客户的消费突然之间就增多了,连自己的员工都不知道。以前广告和正常搜索结果好歹还是分开的,现在移动端的搜索和广告都是混到一起的,基本移动端首屏都是广告。这就是所谓的百度的商业产品经理做出来的产品,一切向钱看。

说到百度的无节操,前段时间百度推广本地直通车的手段真的是体现的淋漓尽致。
各地分公司为了“做”出好看的数据给总部交差,整个直销分公司,从总监,到经理,专门组织员工私自修改客户密码,用客户权限进去后台给客户开通本地直通车,还专门培训被客户发现之后的应对话术。反正营业执照之类的资质后台已经有了,没经过允许拿来用,门头照片就靠PS,我还能吐槽什么,这个是整个公司有组织的造假啊,不是一两个员工的个人行为。本来这个产品就不适合很多行业,你让一全国范围内卖挖掘机的客户去你百度糯米上面开个账户,你觉得有意义吗?当然这件事在北京地区有少量见报,不过最后被压下来了,百度的公关还是很强大的。

当然百度做了婊子还立牌坊的事情也没少做。
百度客户推广的物料是有审核规则的,但是实际情况呢!?卖假表的不可以推广“高仿手表”之类的词,但是推广“精仿手表”就给你过,这不是做婊子又立牌坊是什么?更有胜者拿自己的员工背黑锅。百度的技术是可以屏蔽关键词的,很多词后台都审核不通过,但是呢。赌博之类的词,百度系统就是没有屏蔽,有些不法份子,乘着客服不注意,添加了赌博相关的物料,系统照样可以审核通过,然后消费一大笔钱,接着监察部门查到,处罚客服,公司还对外表示我们是不可以推广赌博等违法的业务的。明明你就可以从源头通过技术解决的问题,就是故意留个漏洞,钱让公司赚,锅让员工背,不要脸。

还有,百度是可以人为控制流量大小的。哪天嫌钱赚的太少,后台搞点小动作,本来不会触发广告的搜索词也展现广告。这可不是针对一两个客户,而是几个行业或者全行业的。这也就是为什么有的客户有疑问怎么有段时间怎么突然消费增多了,却没有效果。基本的商业道德呢?

当然百度恶心的地方远不止这些。百度负责开户的销售部门的某些手段只会更加“高明”,这个还得前同事们来补充,毕竟没有亲身待过那个部门,不足以阐述其中的“精彩”。总归,稍微有点良知的人在百度的直销体系基本都待不久。

曾经有个客户说过“不做百度是等死,做百度是找死”,现在我从百度离职之后也有接触其他的网络推广渠道,不得不承认,搜索对于网络推广来说精准度是非常高的,导致很多客户离不开百度,就包括万恶的莆田系医院,所以百度短时间内不可能倒闭。单靠网民的抵制也根本解决不了问题,根源还是在于行政导致的垄断,且几乎为0的“犯罪”成本。人性本恶,没有足够的法律制度约束,只要利益足够大,道德起不到任何约束作用。

技术本没有罪,但是百度却纵容技术被拿来作恶,怎么也别想装的多清高。为了钱,麻木不仁,纵容别人作恶,这就是百度最大的原罪。“不作恶”,“不逼着员工做恶”是一个企业基本的社会责任。

我想说说我在做百度推广相关工作的那些日子。

我当时做的就是百度推广的客户营销,听上去非常高大上的“营销顾问”,其实就是要打电话给各个公司、企业老总或者负责人求爷爷告奶奶的让他们交钱给我们,我们负责在客户搜索关键词的时候,他们的搜索结果可以放在百度搜索的前几名的位置。交钱之后,按照点击收费,不同的关键词收费不同,大概从几毛到十几块每次不等。营销顾问从成功签约的客户那里可以得到五到十个点的提成。

在当时我们的业务从二千到一万多不等。注意,这不是包月的价格,你可以被推广的期限和你的点击有关系,如果网民点击的次数多,那么也许在几天之后客户就要继续续费。续费的游说就不是营销顾问的工作了,于是在我们公司,还有另一个主要的部门——客服部。
营销顾问把客户领进门,客服部就负责客户的维护和续费,续费成功之后客服的美女帅哥们也会得到提成。

而当时最受我们欢迎的客户就是医院了——不管是公立还是私立医院,都非常有钱,也舍得在广告上投钱,你看看电视上和街边各种妇科男科医院的广告就知道了(这是一个很莫名其妙的地方,在我国避孕套的广告是不能登上电视和灯箱的,而无痛人流却无所谓)。最重要的很多人有了病(或者怀疑自己有了病)不好意思或懒于看医生,宁愿去动一动手指相信所谓的百度搜索,这也是百度乐于同各种真假医院合作的原因,资质不是大问题,审核也并不是那么难,但是赚钱真的是刷刷的。

除了能显示在百度首页上这种推广之外,还有根据网友电脑上搜索词汇的分析,在他浏览的其他网页中也会显示百度推广的广告内容。你有没有注意到有时候你在浏览网页的时候突然会发现最近在淘宝上搜索的东西相关广告出现在页面上?没错,这也是百度推广搞的鬼。
另一种就是针对本地用户的,通过ip分析出你的地址并向你推荐本地的各种广告。

2011年我大学毕业,在投简历的时候看到了百度在家乡(某三线城市)的招聘(后来上班的时候才发现这并不是真正意义的百度公司),当时正是因为觉得“喔唷,这可是百度”,即使专业不对口(其实压根不管你有没有学历),就投了简历。
第二天公司HR打电话叫我去面试。
为了人生第一个正式的面试,我还专门买了新的衬衣和西装,在夏天一个热辣辣的午后,我就跑去应聘了。

公司在市中心某临街的四层小楼里,旁边是健身房,楼下是点心店(每天从早到晚把我馋的呀)。在这里生活了二十年我从未有注意到外墙那个硕大的百度logo。
公司不大,大概二三十个人,除了经理和财务之外的其他人都坐在大厅的电脑桌前。前台把我领进来,并没有一个人抬头看我,所有人都在忙忙碌碌打着电话忙着。那一刻我还有了那么一丝想要上班的冲动。
接到面试通知的大概有十个人,除了我之外都是男生。
领导几个人围坐一圈,问了些问题之外就让我们表演一段无实物推销,那时候的我年少无知,为了让那些领导们对自己留下深刻印象,还和同组的两个男生编了一个小品(大写的尴尬)。

后来上班了,才发现领导年龄一点也不老。区域经理87年,主管86年,那时候也就二十四五岁,但是二十四岁的区域女经理一脸的沧桑,主管的头发也有一半都是白色的,可想在这压抑的工作环境中他们的压力可想而知。

第二周我接到了上班通知。
上岗之前是一周的培训,首先HR和主管用好口才给我们描述了一个美好的未来:只要干得好,月薪一万是没问题的,以后你也能很快晋升到主管、区域经理,以后还有机会到百度总部工作!(雾草!百度总部!)
也正是这个虚幻的承诺让我忽视了这个公司原本是披着羊皮的狼——它们并不是真正的百度公司,只是百度推广的外包公司而已,后来我才发现外墙上百度那两个几十平米的logo下面还有一句小小的xx网络公司xx分公司。

那时候工作规章制度是这样的:
一周双休一周单休,上午8点上班,下午2点上班。但是!必须7:30和1:30到公司做游戏(what the fuck?) ,6点下班后各小组开会,开会到几点那就不管了,反正你不能准时下班就对了。
每天erp打卡,只要7:30人没到,就要扣掉20块。请事假半天扣一天的工资,婚假丧假各三天,而且除了父母去世之外的其他丧假都是不批的,只能按事假处理。(呵呵哒,美其名曰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不属于直系亲属,没有丧假的必要)。
每天必须打有效电话四个小时(就是从别人接起电话到挂电话这才叫有效时常,领导的后台都有监督)。
出门访问客户,只要没有签单,路费都不报销。
而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当时的基本工资是八百块,(八百块是多少,同志们,四舍五入就是一个亿啊),一单的提成大概二百块左右,这就意味着我一个月拼死拼活签下一单这个月只能拿到一千块钱,这还不包括每天迟到有事的钱。

经过培训,主管给我分配了一台电脑一台电话就开始工作了。
而在培训的时候我们同去的一批人,就剩下我和一个男生两个人了,第二天他也走了,爱面子的我觉得现在走多丢人啊就硬着头皮留了下来,虽然我有接电话恐惧症,每次要数三个数才敢去打下一个电话,但是我还是坚持了两个月。

前文说过我们是小城市,小城市的意思就是电话营销非常难做——不像北京上海,每天倒闭和新设立的公司都非常多,这就意味着总有一部分从来没有听说过“百度推广”的老板愿意花几分钟听你讲话。但是小城市就不一样,公司就这么多,老板就那么几个,就算套到了手机等私人电话,好脾气的人会接起来说“你们已经打过了”“我暂时不需要”等,脾气暴躁的就会直接问候全家或者拉到黑名单永远不会接听。

于是很多时候大家的开场白就是“你好,我是百度公司”,至少在外人听上来,卧槽,这么大个公司找我有什么事儿会耐心听两句。
这样每天每日每夜的连环工作,每个月每个人的任务完成情况就在黑板上贴着。各区域经理比赛,各主管比赛,各个同事比赛,在这里工作的强度可想而知。
每个月初领导会说“月初啦,上个月没完成计划的人要想好了,这个月再完不成任务就要滚蛋了”。
每个月中领导会说“月中了,不要懒惰,时间过得很快的,想想业绩。”
每个月末领导会说“月末了,要冲刺了,我看谁要垫底。”

而渐渐的我也发现这种公司除了给各种各样的计划任务和各种各样的加班之外,根本不会给一个好的前途。
我就像是骗子传销中底层的一环:我忽悠客户把网站放在搜索头条就可以在以后每个月月入百万,然而大部分的点击都没有一个卵用。但是客户只要加入,他就像是把钱丢入一个无底洞,今天你的钱点击完啦续费吧,明天你的钱点击完啦续费吧,而这时候拿到提成的营销顾问已经不会再去在乎关照他,他们的眼光已经放在了下一个待宰的羔羊身上。

终于有一天,我坐在客户的敞篷三轮车去他家养鸡场的路上委屈的差点哭出来,老子不要上班了,实在受不了。

之后我火速和那个公司彻底的断绝,五年过去了,我不知道他们是否还在继续存在着。

而也想对大家讲,如果生病的时候一定要去正规的医院看医生,不要相信自己搜索的内容,也不要在某宝乱买所谓的祖传秘方(包括减肥和化妆品,三无产品谁信谁傻)那些写着推广字样的搜索结果,也不要去点开他,多翻几页搜索页,也许会有更多的惊喜呢~

599ee78918850a5f1283ed7de59ae2fd_b

昨晚的脉脉,徐一健后来删帖。这个属于直说自己公司毫无道德问题。

还有相当数量的百度人在朋友圈转发各种叫屈,我就不放了。整体意思类同图片,第一个回复就是还有监管的问题、医疗机构的问题,干嘛只抓住百度,不公平。这是黑我们,让我们背锅。

百度自竞价排名推出后开始盈利,在明知医疗市场混乱的情况下,用竞价排名获取暴利,这些利润都被转嫁到消费者身上,在医疗领域用这套,放大这种混乱导致的矛盾,不仅仅谋财,还有害命。

我认为从非法获取商业利益角度讲,罪犯两名。监管机构的确有问题,但并未从单一案例直接获利(也许存在百度法务与监管机构勾结证明竞价推广合法性的可能,但是,从公开信息中没有证据)。在魏则西的案例中,直接获利两方,收取了排名费的百度、收取诊疗费的莆田系医院。百度绝非免费推介,没有百度这个竞价平台,暴利的规模水平不会被推高至此。百度的竞价平台是在持续推高诈骗入口流量,并迅速向机构推高收费价格的。没有百度,莆田系的诈骗规模也将受到很大影响,二者是共生的盈利模式。

类同评论中的某些回复,我认识的某位百度人也曾质疑网民指责监管机构、医院风险大,指责百度风险小,欺软怕硬不公平。

与此对照,ta本人的此事发帖和文字,同样没有指责监管机构、没有指责莆田系医院,没有去为魏则西所承受的一切痛苦追责相助,每条都用来回应,这个锅,我们不背,这个责,我们没有,我们与此无关。类同的选择,ta是理性质疑批评者,批评者却不是理性质疑。

在私下如是,百度的公开说明就更加模式一致了。今天的某些PR从业者在知乎分析百度的一系列公关文章。这些文章其实都在表达我无罪、我不担责、我为网络健康做贡献诸如此类。当然,这个答案作者,认为这是个未看清民众诉求无效公关从业处理不当。

我并不这么认为。

百度作为一家搜索引擎公司,这几年来几近抛弃提升搜索服务,用各种损害用户利益的压榨性手段盈利。他们也确实实现了利润表上的巨额盈利。而且沉浸其中,自认伟大。之前网上有人因alpha go揶揄百度价值观,百度员工都心怀抱怨。别人说得哪怕有一点细节不符,就怨气不小,但是满屏欺诈广告、强制安装全家桶、出售贴吧获利的时候,用户的愤怒却不可理解,觉得这些都过去了为什么不能忘呢?为什么呢?我不浪费时间回答这个为什么了。

这次,那些在贴吧出售事件的受害用户、被满屏广告(事发之前,广告占搜索前5、6条完全是常事)折磨的用户、被百度随意安装了全家桶的用户,被各种广告欺骗的用户,在魏则西事件的导火索前都更加愤怒,站在了百度的对立面。而这家自我感觉良好的公司从上至下,完全不明就里,觉得自己为用户付出甚巨,怎么会被如此对待?试问,这种整体环境下公司的PR部门怎么能、怎么敢写出针对事件解决公司实情问题的PR文?

直到此时,百度员工还在转发如下图片,附以“呵呵”。意思是,你看,不是我的问题吧,不是我的责任吧。中国之怪相你们都赖我。

7890b040226ecb24d9c775ab0be01d18_b

这些员工,真心以为人们的愤怒来自他们的非理性,来自离世的魏则西一篇知乎文,绝非因为自己多年来戕害用户利益的累加效果。连自己努力服务的莆田系医院都快受不了他们的高价的此时,这家公司和员工,还一心想带着一家优质公司的姿态立于世间,声称过于关注百度会放跑其他犯人。现在网上起底莆田系的帖子和app都雨后春笋了,拥有这么多客户信息的百度员工有可能觉得还不够完整,但基于客户保密或是技术不行无法助力吧,单摆出一副关注多年商业伙伴医院、法务合作监管机构才是责任人的样式,过了一个多年来最委屈的五一。

大量百度员工握住百度难以审核,监管不严这些稻草的叫屈,说明百度的价值观绝非李彦宏或是高层的问题,公司从上到下,大量人员缺乏基本的对自己公司多年来盈利方式的道德判断。

去年我有个朋友有去百度的工作机会,她没选,我问她为什么,她说这公司太没有下线。如今的百度,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家门里的,大都是一类人(不是所有,也有排名首位答案的员工存在),集体谋财害命还深感被冤枉的人。

最后,我要说,魏则西事件部队医院跑不了,莆田系医院会付出代价,关注百度这家以搜索垄断损害用户利益还甚感“委屈”的公司及其员工态度,非常理性,也十分应该。

百度中枪掩护了多少人安全撤退?

1

这几个月,中国企业像是着了魔。各种危机潜伏在社交网络中等待着被引爆。这次中招的是百度,中国最大的三家互联网公司之一。 差不多从前天稍晚开始,朋友圈就被「魏则西之死」刷了屏。人们对这样一个青年生命的消逝表达悼念,挞伐那些所谓的加害者。 在这一事件中,可能成为加害者的都有谁?武警二院、莆田系医院及其背后的温床,还有百度。

2

事实上,百度很早就意识到了这一事件可能引发舆论危机。

上个月28号就早早地对外发布声明,意图将危机控制在一定程度内。

这份在危机爆发前就对外发布的声明,其中提到:
「百度第一时间启动了对搜索结果的审查,该医院为公立三甲医院,其提交给百度的资质齐全。」声明中还附有医院方提交的资质证明文件。 随后,伴随着舆论危机的愈演愈烈,百度推广于5月1日在微博上进行了再度回应。

其中提到已向发证机关及武警总部主管该院的相关部门递交审查申请函,要求立即展开调查。如果发现有不当行为,会全力支持魏则西家属通过法律途径维权。

我的朋友圈中,从昨晚开始已经渐渐地出现了一波反思的声音。
很多更加理性的人开始重新思考这样吊打百度的意义何在? 譬如一位记者前辈说:「这不仅是百度的问题,更是政府的问题。」

另一位前辈说:「不是袒护百度,只是觉得一个癌症病人受到了无效的医疗而死亡,媒体和公众都去追究一家互联网公司的责任,这逻辑有点怪,百度是帮凶,那么主犯是谁?」
这也是我的困惑。并不是说百度没有责任,但至少在我看到的所有涉事方中,只有百度在危机大规模爆发之前出面进行了回应。 出面回应的百度惨被吊打,意味着默不作声的武警二院及背后的莆田系医院在人声鼎沸中安然撤退。这种舆论对相关方追责比例的不均等,让我倍感震惊。放弃对直接责任方的追责,这件事儿本身才是「魏则西之死」事件中最让人痛惜的地方。

3

这起事件中的直接责任方是谁?武警二院及其背后的莆田系医院。 某种程度上,

莆田系医院的存在本身就是当下医疗制度的乱源。
我的父母都是医务工作者,父亲是一位皮肤及泌尿系统方面的医生。泌尿系统的疾病通常都有很强的私密性,所以这成为莆田系医院牟利的重要来源。 曾有莆田系背景的医院找到我爸,希望他去工作。提供的职位是住院部主任,除此之外,工资和福利薪酬都十分诱人。 但最终我爸还是放弃了。因为在沟通的过程中,对方希望能够让他先去外地培训几天,培训的内容与医术无关,而是学习如何与病人沟通。讲得更直白一些,就是如何能够从病人那里谋求到更多的利益。 一直以来,我父亲以及他的同事都坚持认为:「医患矛盾的不断恶化,与莆田系医院有着密切的关系。」 在这次的魏则西事件中,武警二院及其背后的莆田系科室承包方就扮演着这种「恶」的角色。将并不成熟的技术进行包装,诱骗无治愈希望的患者前往就诊,最终不仅治不好患者的疾病,还掏空了患者的钱包。 「悬壶济世」的美德荡然无存,医疗这种人命关天的事儿,成为了牟利的工具。凭借着这样一项工具,一些拥有莆田背景的公司发家致富,甚至还顺利地上了市。 另外,武警二院作为一家三甲医院,将科室进行外包这一行为本身就值得商榷。

早在2006年,卫生部就曾下文禁止公立医院私自承包经营,除非借由「特许经营」的路径获得审批。

如果获得过审批,那么医院必然需要相应地承担责任。如果未获审批而是偷偷摸摸地进行了科室外包,那医院相关方的责任就更大。

4

之前看到了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朱巍的分析,他从法理的角度对这一事件进行了分析。

他认为「百度推广应该对合作商家事先进行合法性资质审核,这里的审核是形式要件……从百度对外公布的信息中,能够看到魏则西事件推广的主体是三甲医院,至少表面是三甲医院,从这个角度看,百度已经尽到了合理审核义务。」

既然如此,为什么百度受到了比莆田系和武警二院更大的责难,甚至由此转移了民众视线呢?
很大的原因在于,指责百度是件讨巧不费力的事情。 当下舆论环境的商业化让自媒体需要不断积累粉丝数量。所以选择一个讨巧的角度吸引人们的关注至关重要。从这样的层面出发,吊打百度显然比莆田系或者武警二院更有吸引力。 另外,如果去追究信息不那么透明的莆田系以及武警二院的责任,就需要厘清其背后更为复杂的关系。这显然需要花费更多的精力去抽丝剥茧,对于自媒体来说,这是件成本极其庞大的事儿。 成本和收益的不匹配,让百度「理所当然」地成为了被吊打的对象。主犯们获得了桃之夭夭的机会。

5

不除问题的根源,去找渠道的问题。这是件细思极恐的事情。百度倒了,莆田系还在,然后呢? 要知道,在百度出现之前,莆田系也曾是各大二三线卫视以及地方台的重要金主。 我相信,既然前有古人,而后必有来者。

即使百度由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莆田系会不会找到下一个受众注意力聚集的地方,继续干着坑蒙拐骗的事?

说到底,问题的根源还是莆田系本身。
我不讨厌大多数人的情绪性发言,但我异常讨厌那些原本理性且拥有话语权的人不断挑动人们的情绪。这无益于问题解决。
如果这背后是有人挟持着阴谋转移民众视线,让最应该受到审判的人安全退出的话,我觉得这些人才是最大的恶。 事实上,截至目前,除了修理百度,我看不到任何可能追责事故直接责任方的倾向。舆论的不关注就无法逼迫监管部门积极作为,这件事儿发展到最后除了百度的商誉受损,不会有任何更加积极的成果出现。莆田系医院继续活跃,各种武警部队医院继续科室外包,无辜民众继续被骗甚至致死。必须得说,这条罪恶产业链的根源并没有得到应有的惩罚。 某种程度上,线上世界是线下世界的镜子。它做的不过是反映线下世界如何。 当线下世界被整理得干净体面,线上世界如何能照出罪恶?如果因为人们的愤怒抛弃掉这面镜子,谁又能够保证下一面被找到的镜子不会照出丑恶?这就是目前最根本的问题。

6

就在去年,看了一本让我异常感动的书。那本书跟今天的主题很搭,名为「众病之王:癌症传」。是一本关于癌症的书,作者是一位印度裔的医生。 有一天看到了这样一句话,瞬间湿了眼眶。那句话是这样写的:

「生命是……一场化学事件」。

确实如此。
从生到死,我们身体变化的每一步都渺小的不过是一场化学事件。 有些人运气好点,如我们,能够平安活到现在。有些人不那么好运,像魏则西,染上病痛,然后逝去。 魏则西的死,更应该让我们反省罪恶的根源,并反思背后的制度是否有改善的空间。但我们显然已经走偏了方向,放过了那些最应该被惩罚的罪人。为此,我们需要付出的代价是,这样的悲剧一定会在未来重复上演。

7

今天写得有点严肃,因为这本身就是一件值得严肃讨论的事情。 最后再严肃地说一句。这一次,对一小部分自媒体的做法不敢苟同。譬如在讨论这场悲剧的后面开启赞赏功能。 一面道貌岸然,一面利用悲剧赚钱,

这让我觉得非常恶心。

这事儿发生了之后,一些我朋友圈的百度前推广同事们,约好了似的开始洗白,甩锅。
没办法,因为他们也有客户,要安抚所有人:不要停止推广。
不然,我这个月,就又拿不到工资啦。
也有个别百度推广的前同事给我打电话,跟我讲,我不想干了,我早就知道是这样,但是出了事儿才知道我的工作有多么的恶心。
前天收到发小儿的微信,说,你当年决定离开百度是对的。

很多人说,让百度驱走这些医院,我觉得不太可能吧。
只不过现在装装样子,到时候装模作样的整顿一下,弄点儿什么审核,然后又手拉手一起走啦。
换汤不换药。
之前也因为这种事撕过一次,不过没这次大,被按下来了。
百度的应对策略就是跟分公司、各地代理商说,告诉下面维护账户的顾问小职员们,写创意的时候不要出现“最”、“第一”、“CCTV”这类的词汇。审查不过会和谐的。
不过似乎并没有什么卵用。
因为敬业的顾问小职员们为了完成当月的指标,为自己的KPI负责,继而顺利的拿到工资,不得不想出各种各样的办法(每个月还要创意大赛LOL,就比谁的创意更能吸引眼光,让搜索用户看一眼就跳进坑里)比如用什么“NO.1”代替呀。
另外一个严重问题就是,百度靠推广挣钱呢,而这些医疗账户的盈利额是总额的百分之六十以上(我听说现在是百分之八十啦,因为别的行业都不做了。几年的稳定老户说不做就不做了)
怎么说呢,百度推广在早先确实是给了不少中小型企业很多的机会(当时没这么脏,一个关键词几毛钱吧,现在可贵死啦)不过事情都是这么发展的啦,想赚钱,想赚更多钱。

不得不说,百度推广的一些产品经理什么的,脑子确实好用。
什么企业百科、贴吧、网盟、商桥、知心、直通车,一个个都是能赚钱的点子。
不过这些本来是便民的东西,一旦和利益勾结在一起,就变得不忍直视了。
不过商人嘛,怎么会把利益(尤其是这么大的利益)拒之门外呢。

既然说到这里了,就讲一讲我曾经在百度推广那段很短很短的时间知道的事情吧。
不知道这算不算拆老东家的台,不过呵呵呵我之前也没少说,只是那时候说起来好多人都不信,还有人觉得我离职时因为被开除了,然后怀恨在心。
算了不提了,开讲。

我当时是在百度某地区代理商那里,不是百度的分公司。不过呢,公司很大(最大的代理商),办公环境一流,约定给的待遇都不错。公司的LOGO旁边就是百度的LOGO,经常会有北京百度的人过来视察一下,开个会,讲个课。公司的业绩目标都是百度下发范围,然后公司自己敲定的。
面试的时候特严格,听说一百多人里留下一两个参加培训。培训的时候还会考核、观察、评定,觉得不行了直接就淘汰掉。
我同批的小伙伴们,不是这个大学的主席,就是那个大学的主席。各个能力强,能说会道的,小姑娘都挺漂亮,小伙子也个个挺拔。
各种专业的大神(基本上从这里出去现在都在国企、事业单位、研究所、公务员)什么一本、重点、211、985、研究生,反正我在里面可能是学历最低的。
当时我就想,我靠,这么高端,这么卧虎藏龙。
其实大家都是冲着百度这俩字儿来的,来之前,谁也不知道实施顾问是个什么玩意。
听着挺高端?
实际上就是维护账户、维护客户,总之就是要帮公司卖产品,二次销售。
反正上了贼船没多久,所有人都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原来,我是个,电销。
不不不,比电销还不如。

最开始是培训。
天天上课,洗脑,讲专业术语。
其实这个时候我还觉得百度推广挺好的,给小企业创造机会,给搜索用户推荐适合的商户。
培训期间也有相对残酷的淘汰过程,然后开始给你分一些户让你带。
像医疗这种KA大客户,基本上都在老员工手里维护。
这个时候我发现了问题。
因为百度会给代理商下一些指标,代理商想赚钱所以会把这个指标提高。
但是这个业绩,正常方式是很难达成的。
所以你要玩儿一些套路,下面我说百度推广是如果套路推广用户的
(一)
客户A是卖epe珍珠棉的(我之前都不知道这是给啥),但是这个东西平时搜索的人不多,所以每天设置的推广费用根本花不完。
花不完怎么办?调关键词的匹配方式!调价格!提排名!把省内展现改成全国展现!
这样操作就会增大展现次数和点击次数,但是,也有一些无效的点击。就是客户的钱莫名其妙的就花出去了,还没有效果。
大家都知道推广是按点击收费的吧?
其实很多账户的日预算都是最低预算,60块钱,这60块钱实际上就是点击个十次的钱吧。
有些账户如果进行了上述操作还是花不出去钱,那就更简单了,找几个朋友,给我点吧。(真事儿)
有的账户都是农民伯伯,卖种子卖树苗。赚的都是辛苦钱,结果就这么几下子被点没了。
关键是真的真的真的没效果。
可是为了完成当月的消费,就得这么办。
这事儿换你你干不干?
反正我不干。
(二)
客户B挺有钱,投入也不小,但是上头领导希望你让他投入更多。
于是你就得跟他打电话唠,说,我们预算调一调吧。
“可是我每天的预算够用啊”
那是你账户有问题,我给你调一调。
“啊行你调吧。”
你看这次是不是不够用了?
“啊对,那加二百吧。”
… …
但是这么加肯定得有个尽头,所以。
所以就你就要卖产品。
卖网盟(就是平时看网页在旁边出现的彩色照片小招贴,还有看视频暂停的时候出现的那个。网盟给你展示什么,是根据你近期搜索的历史纪录决定的,总之大搜没秘密。我曾经看见某男同学电脑网页满屏的“无痛人流”“月子中心”,我就明白了。嘘,他可能还不明白呢。所以亲们,要注意啊!)
卖百科(对呀对呀有百科的用户就超级高大上了呢,野鸡公司也能变央企了呢)
卖贴吧(只要998!只要998!吧主大权带回家!从今往后爱删啥删啥!)
… …
卖了产品还有回扣,谁会管这个对你有没有效。
一个卖蔬菜的大爷,你还忽悠他买百科,咋的你要让大爷纵横全国走向世界啊?
“歪,我在四川,麻烦给我空运你家的大蒜一斤”
逗不逗?你说你逗不逗!

拿着别人正经来的血汗钱瞎tm乱整(抱歉没控制住),忽悠不太懂互联网的客户,为了完成你的业绩和指标,让所有员工在朋友圈发这个那个甚至是诋毁竞争对手,真的,我觉得脏。

接着说百度是怎么套路搜索用户的,其实这部分主要就是医院、半永久微整。
… …
太脏了说不下去。
… …
我控制控制。
… …
全网最贵的关键词就是医疗,几十上百是常态。
如果你们恨这些野鸡医院,就去搜索“前列腺疾病”“无痛人流”“不孕不育”。
然后,挨个,疯狂的,点击。
心里默念:“一百,两百,三四百”
(别重复点,那就不计费了,每天一遍,从头到尾。网盟图片也收费,相对便宜点儿。还是搜索贵,尤其是排第一的那个,没个百八的下不来。)

另外,复制一下怎么辨别哪些医院是好医院。我觉得大部分是对的:
【好医院:官网首页都是一些你根本不想点进去看的内容,党建团建,行风建设,援非医疗,学术会议,每个汉字都认得连在一起就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的研究进展,看了半天都不知道要怎样送钱给它的。 】

【坏医院:官网首页上挂着24小时在线咨询窗口,客服不断问你要不要咨询,主治各种男科妇科美容整形疑难杂症绝症,看着看着就特别想交钱给它的。 】

如何判断一种药是不是好药呢?

【但凡只能治疗有限的几种病,但是有几十几百种副作用,看完药品说明书会吓到不太敢吃的是好药。 】

【啥病都治,没有副作用的,这种药其实是用来给智商充电,以及,来治我国社保资金不足症的。。。】

… …
其实大部分百度推广的账户维护顾问都是女孩子,大部分每天工作确实比较压抑(说句难听的,我真心觉得越有良心越压抑,像我这种刚刚接触、了解内情就受不了直接辞职的也有很多。但是确实也有一些小姑娘是在尽心尽力的维护一些正经生意的账户,没想什么邪门歪道,不过太少了。)

希望以后真能改一改吧。
别笑,我也就那么一说。

今天晚上跟几个百度的员工聊微信…他们的反应让我有点尴尬…
他们不约而同的说都是监管部门的责任…这个锅百度不背之类的…
我看到他们分享朋友圈说百度是有苦说不出..
我一直在说都有责任…但是他们依然撇开了熊厂的问题..
你身为公司的员工,爱公司没有错,但是不要觉得公司做错了事情也是对的…
最可怕的就是这个了….

很多百度员工的朋友圈都在发什么舆论让大家失去理智,什么百度这次被黑是因为大家的跟风,感情你百度现在反而成受害者了?
与其说大家跟风黑你,不如说是大家积累已久的怨恨,哪怕魏不出事,你百度就不会有人黑了? 别逗了,你百度员工一上来就喊是监管部门的责任,对自己的过错丝毫不提,这很像我小时候数学考了30分,我妈要打我的时候,我说邻居家的小孩才考12分…

你不能说监管部门有责任,你百度就没有责任。你不能说监管部门是主要问题,你百度就没有问题。 你不能说屠杀犹太人都是纳粹的错,跟当初生产杀虫剂齐克隆B的公司没关系。

百度作恶,与大部分员工没有关系,但是你洗地,丝毫不认错,那就是有关系了。

最后来一句,“一个公司的价值观、品牌文化、经营理念、善恶标准和道德水平,是与其公司创始人密不可分的。”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