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仅硕士嫖娼死,教授照样嫖娼死

文/端宏斌

现在每个热门新闻的保鲜期仅仅只有3天了。

当我们被死者雷洋刷屏的时候,早就把魏则西和陈仲伟抛在了脑后。可能有人还不知道雷洋是谁,下面简单介绍一下案情。

5月7日20:00,北京警方接到群众举报,霍营街道某小区存在卖淫嫖娼问题,于是警方快速出警。

21:00,雷洋从家出发,去北京首都机场接来看他刚出生2周孩子的亲属。此后“失联”。

5月8日凌晨,雷洋家人接到派出所的电话,称雷因涉嫌嫖娼被警方逮捕,但在去派出所时他竟然跳车想逃跑,被警方再次控制后他又突发不适,结果被警方紧急送医,但抵达医院时已经死亡。

雷洋的亲朋好友不相信这样一个北京名牌大学的硕士,会在孩子出生2周之后,会在去机场接亲戚之前,跑去嫖娼,不仅嫖娼,还被警察抓住,还莫名其妙死了。于是大家掀起了一阵舆论攻势,希望警方给个说法。

其实警方已经给了说法,但是大家普遍表示不信,希望警方能提供视频证据,因为警察出警都需要配备执法记录仪,这是无法抵赖的,有了视频一切都清楚了。奇怪的是,目前为止没看到视频证据。

此时我忽然想到一个人,他的经历几乎就是雷洋的翻版。这个人的名字叫“程树良”,在14年前的2002年5月11日(马上就是14周年忌日),他遭遇了几乎完全一样的剧情。

44岁的程树良,是武汉理工大学被破格提拔为正教授的年轻才俊,硕士研究生导师,校系统仿真与控制中心主任,已内定的武汉理工大学副校长人选。曾是交通部科技进步一等奖,国家科技进步三等奖的得主。

2002年5月9日,程树良与弟弟程树翔一起驱车回老家参加亲戚的葬礼。10日下午,二人参加完葬礼,回到黄梅县城住宿,准备次日中午返回武汉。

5月11日早晨7时半,程树良步行到了西街。进入了一家发廊,嫖了个娼,然后就被当场抓住,在扭送公安局的过程中,他竟然选择了跳车逃跑,结果头部着地,当场死亡。

程树良的家人赶到医院,当地官员提出,鉴于他是知名大教授,我们可以按照交通事故来处理,这个建议被他家人否决。

程树良的家人当然无法接受这个结果,他们不相信程会去嫖娼。首先,他回老家是参加葬礼,不会有心思去嫖娼啊;其次,中午就要回武汉了,谁会一大清早就跑去嫖娼?再次,程的为人和口碑一向很好,都要当上副校长了,没人相信他会去找那种廉价妓女。

接着,官方就开始展开调查。调查结果是,有三轮车司机看到程树良被卖淫女喊进了发廊,由于程不愿用避孕套,因此妓女体内还留有程的体液,嫖资总共是190元。最让人感到奇怪的是,举报人竟然就是发廊老板!

如果你把整个事件梳理一遍,其实真相很简单。程树良一大早跑出去逛街的时候,被卖淫女喊进了房间。花了190元做了全套之后,程树良就想回家。但此时,发廊老板不让他走,因为他已经打电话让警察来抓程树良了。

为啥发廊老板要举报他,一般人想不通,其实说白了也非常简单。发廊老板定期给公安局提供“猪仔”,就可以换取公安局的保护。在当时,抓一个嫖客可以罚5000块钱,这钱有七成是留给公安局的,三成上交当地财政,抓嫖抓赌都是公安局的创收手段。

什么样的人适合做“猪仔”呢?猪仔要满足以下两个条件:

1,不能是无赖流氓,因为无赖流氓脸皮太厚,他们不怕你通知单位(无业),也不怕你通知老婆(无妻)。大不了让你关几天,你也不能永远关他一辈子。

2,必须是有正当职业的体面人士,这样只要稍微吓唬一下,他就乖乖交上5000元钱。因为他太害怕你通知单位了,一旦别人知道他嫖娼,他宁可自杀。

发廊老板给警察送猪仔,警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发廊老板就能继续做生意,这是给白道交保护费,这和给黑道交保护费的本质是一样一样的。

让警察没料到的是,这次的猪仔有点不一样,他为了掩盖嫖娼的事实,宁可跳车!警察真的不想他死,他死掉对警察也没有好处,警察只是为了那5000块钱罚金。倒霉的教授,跳车之后脑袋着地,摔死了。

为啥程树良如此害怕?我们再来提一个叫陆德明的人,他当年是复旦大学经济学院的院长,也是嫖娼被抓,结果被复旦大学开除,后来连工作都找不到。

陆德明更冤,他和老婆吵架,老婆不给他进家门,他跑去茶室遇到了一个妓女,妓女说自己生活困难,陆德明竟然跟她谈感情,还把自己的名片给了对方。后来妓女敲诈了陆德明多次未果,就把名片交给了警察。

说完了程树良、陆德明,再来说说雷洋。我相信雷洋肯定嫖娼了,警察真的不想雷洋死掉,可是雷洋是人大硕士,孩子刚刚出生2周,马上还要赶去机场接亲戚,这一切逼迫他想逃跑。结果他遭遇了和程树良一样的悲剧。

雷洋的身份和程树良、陆德明没法比,人家一个是正牌大学的教授,一个是顶级大学的经济学院院长。照样是一个死,一个身败名裂。

我这篇文章,只想告诉你一个简单的道理,如果你是地痞无赖,那么尽管去嫖娼,但如果你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你最好别去嫖娼,因为你会被当做“猪仔”给卖掉。更不能给妓女留名片,这可是定时炸弹。因为你是有身份的人,这些恶人就会来敲诈你,他们知道你为了维护颜面宁可付出极大的代价。而这些代价,是你根本承受不起的。

再过几天,雷洋这个名字就会像魏则西一样被我们遗忘。

————————————

从雷洋事件看,虽然这届人民不行,这届设备不行,但这届硕士是真行!

小区监控——坏了,不行!
手机定位信息——删了,不行!
警察执法记录仪——坏了,不行!
更牛逼的是连存储卡也坏了(当然还没通报,我先替北京警察通一下)
比更牛逼还牛逼的是,昨天还能看到各媒体跟进的一堆相关报道,今天打开电脑一看,就只剩下少量的几条新闻,——看来这电脑也不行!

但是这届硕士是真行………

结婚纪念日,孩子满月,乘地铁去机场接奶奶的空隙,敢去路边店嫖娼,这勇气,行!
去嫖不说,从晚上8点多到10点多这短短的两个多小时内(距接机还有近1个小时),就完成了嫖娼,付款,逃亡,拒捕,再逃,再捕,不适,抢救,死亡的全过程。这效率,行!

在寸土寸金,物价高昂的帝都,嫖娼只给200块,这节约成本意识,行!
面对已经表明身份的便衣,先逃跑拒捕,再咬伤警察,并打坏所有执法记录仪,这决断,行!
在马上就面临“死亡性身体不适”的情况下
从押解人员手里,在行进车辆中,从后排窜至前排,踢停警车,打开车门,完成二次逃亡,这能力,行!
对了,中间还抽空删了手机中全部对自己不利的信息………

但是,然而,可是不就是拘留罚款这么一点点小破事,您至于嘛?这是一位怎样牛逼的硕士啊?这届硕士我看行!

http://bbs.tianya.cn/post-no01-509992-1.shtml

————————————

谁知道灾祸何时临到自己头上?

文/蔡慎坤

随着党媒的集体介入,雷洋之死的有关细节渐渐清晰,至于真相,人们就大可不必奢求了,雷洋之死不会有什么真相!至于家属和律师强烈要求调取现场视频资料,有媒体已经给出了答案:事发小区物业称电子摄像头坏了!那么,满大街的摄像头呢?警方的执法拍摄仪呢?结论也是都坏了!

今日《人民日报》发布了权威的警方通报:[北京警方通报雷洋死亡事件]①雷某试图逃跑,激烈反抗中咬伤民警,将民警拍摄设备打落摔坏,后被控制带上车。②行驶中雷某突然挣脱看管,从车后座窜至副驾驶位置,踢踹驾驶员,打开车门逃跑,被再次控制。③将雷某带回途中,发现其身体不适,送医抢救无效死亡。④雷某在足疗店嫖娼,支付200元嫖资。

爱国爱党的雷洋是个好青年,在微信朋友圈晒的都是满满的正能量,他根本没想到灾祸会降临到自己头上,在他的潜意识里,警察不会打人,犹其是不会打他这样的好人,他误以为便衣是一帮绑匪是横行城乡的黑社会,因此他反抗他逃跑他甚至向周边的居民向茫茫的黑夜喊“救命”“救命”!然而不幸的是,死神己经倏然而至,雷洋逃无可逃!

刚刚成为父亲的雷洋,在去首都机场接人的1小时09分内,迅速完成了嫖娼、被抓、反抗、逃跑、审讯、招供、死亡等全部过程。无论真假,公众需要的是真相,而不是摄像头坏了执法拍摄仪坏了的托词!更不该由警方来反复发布所谓的权威声明,昌平警方一系列作为令其公信力几近无存!换在任何一个法治国家,警方自动成为嫌疑人,且100%被陪审团定罪。不然的话,每一个人都会沦落为下一个雷洋!

有媒体事后叙述,5月7日当晚,有超过20位小区居民目睹了雷洋挣扎反抗的过程。当晚大约九点二十分左右,看到一位身高1米7左右的年轻男子突然从小区门口一辆车上跑下来了。当时那辆车并没有发动。他跑进小区后大呼好几次“救命”,声音充满了惊恐。这突如其来的声响,惊动了小区很多人。

目击者看到这个突然跑进小区的年轻人,身后有3个人在追他。追进小区后,没追几米就把他控制在地上了。之后又赶来三个人。雷洋倒在地上的位置就在小区一块收费停车场蓝色牌子下。目击者注意到,雷洋额头上有肿块,胳膊上有血。另一目击者看到雷洋头朝上仰躺在地上,有人踩着他的脚在给他拍照。

“不要让他们把我带上车。”一位目击者说,听到雷洋跑进小区里喊了这句话。他当时还在大喊“这些人不是警察”。也因为如此,围过来的小区居民一度以为并没有穿制服的警察是坏人,即使他们出示了证件也不信,把他们围住不让离开。后来小区有居民打了110,附近派出所又来了两位警察,确认了追打雷洋的人的确是警察,居民才散开。

雷洋第二次被警察带走的时间大约在晚上十点左右,目击者透露,他应该总共在小区地上躺了半个小时左右。最后,有三名警察把雷洋连拖带拽地再次拖上面包车离开。而在居民报警后,两名派出所的警察赶来确认便衣警察们的身份后,雷洋没有再吭声,也不说话了。直到他再次被拖上车,也没再喊什么。(见《成都商报》、《新京报》)

雷洋之死给公众带来的冲击与恐惧是前所未有的,谁也不知道灾祸何时临到自己头上,如果说党媒关注雷洋之死是出于正义和良知,倒不如说是出于恐惧!对公权力的恐惧!在一个没有尊严、没有人权的社会,每个人的生命都如同草芥!谁也无法预知自己在嫖娼或没有嫖娼的情况下,会不会被警察塞进通往死亡的面包车。

公权力不受制约是当今最大的腐败也最让人恐惧!公民的尊严、生命、财产安全在公权力面前如此不堪一击,让任何一个陶醉在“中国梦”里的人都不免心惊胆战!如果再不改革,我们只能眼睁睁看着这种黑社会横行城乡。当今黑社会乱象远不仅仅只是在底层,在无法无天的公权力面前,每个人都是受害者,公民的合法权利根本得不到任何保障。

一个青年才俊一个满满的正能量好人莫名其妙突然丧命,而且还有一个嫖娼的污名,真是对这个时代这一代人绝妙的嘲讽!退一万步说,就算是雷洋涉嫌嫖娼,也不至于被追打惨死!嫖娼只是一个道德问题,严格来讲,根本就够不上什么违法犯罪,何况雷洋是一个循规蹈矩的好党员好青年好丈夫好父亲,与你我他一样或许还是一个幸福的小资或中产。

有人感慨唏嘘:我们这代人注定是历史的尘埃,在有生之年或许都无法抵达理想的彼岸。但如果所有人都甘做埋首撅腚的鸵鸟,那么我们的后代也将永远无法迎接光明的未来。正是历史命运安排了个人宿命,决定了这一代的理想主义者必须接受如此深重的寂寞、无力和牺牲,以堂吉诃德的勇气,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并如诗人海子所言——不得不和烈士、和小丑走在同一条道路上。

 

在这个浮华与绝望交杂的时代,安逸是可以理解的平凡选择,偶尔慷慨激昂几句也不是什么难事,至于挂羊头卖狗肉的沽名钓誉之辈更是如过江之鲫。但这个社会总需要有那么一些舍弃功名、拒绝诱惑的担当者,举起理想的薪火,穿越时代的黑幕,让众生脚下的大地不致彻底沦陷。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不仅硕士嫖娼死,教授照样嫖娼死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