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经半年挣扎,叔叔的工厂终于宣布倒闭

上周一,按照之前贴出的通告,我叔的工厂,财务在结算完全部的员工工资之后,正式宣布结业。在此之前,我叔已经将所有供应商的货款支付完毕,但客户所欠的货款大约还有120万元未回收,接下来的事情,在公司未注销之前,由他本人及留下的一名财务,两名仓务及一名追随已久的生产主管,开启了可能会漫长的讨债之旅。我叔的意思:收回三分之二。

好在员工没有闹事。都平静的接受了企业结业的事实。因为他做的是咪头以及小喇叭,一般直接生产员工采用的是底薪+计件制,所以发放完工资并同样按照劳动法对应员工的工作年限补齐赔偿,员工也无话可说,加上现在工作并不难找,所以还算平静,发完工资三天左右,员工九成已经搬离宿舍。

结业的当天,全体员工跟他,一起吃了一顿饭,我也在,俗称散伙饭。我叔很豁达,没有表现出任何忧伤,并数次向员工道歉,招呼能喝的男员工多喝两杯:以后大家还是朋友。但我明显感觉一些员工的敌意:甚至吃完之后,一个员工借着酒劲恶意拿酒瓶把包箱里的电视给砸了。饭店老板过来的时候,我叔赶紧安排其它员工把这名员工送回去,并向老板承诺我来赔。最后赔了一千五百元(32寸电视而矣)。

回到办公室,借着酒劲,我叔还是哭了。毕竟十二年的工厂,说扔掉,没有人能如此洒脱。这点我真的理解。开厂时,我叔三十五岁,而今已经近五十的年龄,东山再起,已经没有可能了。

我叔的工厂,是典型的劳动密集型企业,做咪头(就是耳机上面的两个小喇叭)胶喇叭、耳机成品,每一个环节都涉及到比较多的人工,但同时技术含量又不高,进入门槛是比较低的,最高峰,我叔的工厂用工量达到140人左右,加上广西专门有一家工厂给他生产成品,制品的九成供应给他,这家工厂常年用工量也在100人左右。所以实际的产销量并不低,但利润低微。

结业时,工厂员工五十多人。订单不足去年下半年开始就已出现,大部分员工在这个阶段已经流失。这中间不得不说一个插曲,去年上半年,由于人工成本上升,我叔指示人事部门从中介手上招进二十多名越南人,这批越南人基本都是人蛇组织偷渡过来的(这个群体在广东不是少数,少说在珠三角有五十万以上),本来说好这批工人是不允许单独出厂,出去的时候要跟大陆主管一起出去(比如购物什么的),但最终有一点,几个越南员工在厂外面的士多店门口打台球时跟士多老板发生了冲突,被士多店老板认出是越南人,报了警,结果我叔被派出所抓到派出所关了五天,罚款6万,这批越南人全部被派出所抓了并在后来送到广西后遣送回越南了。从这个时候起,我叔的工厂的经营状态开始出现问题。

我也曾问过我叔,为什么用越南人,他的回答是,没有办法了,一直以来,工厂一个重要的台湾客户要的耳机,从06年开始做,1.8元一副,现在10年了,还是1.8元一副,但人工成本涨了三倍了,以前1.2的成本,现在成本生产管理控制得到位,也只能达到1.75元一副左右,如果不幸哪一批成品率出现问题,就要赔钱,试着谈过涨点价,结果人家一句话扔过来:爱做不做,扔到广西去做1.65元,扔到越南1.3元。现在还在下单给你,已经是看大家多年合作的面子。我叔没办法,才决定用一批越南人,工资大约2000元每月(中介那里拿200元),这样能够把成本控制在1.6元左右,这样的话,还能够确保有8%左右的毛利。

最终,去年的8月,这张单还是没有保住,台湾人把定单最终还是转到越南了——20%的成本差距,每个月2-3个柜的需要量,说实话,台湾人每月能够省20万以上。其实台湾人早已经在越南培养供应商,只不过前几年从产品品质到货期,越南工厂都没办法顺畅配合,所以才没有把单子全转走。

没有了这张定单,我叔的工厂马上陷入困境。由于长期未关注国内订单,尤其是手机红红火火的这几年,未能跟上节奏,实际上造成在国内市场,只做半成品的供应,从未有机会成为某个品牌手机的合格供应商(想想可能也是好事吧,正常华为,中兴,联想,步步高这些大佬的门难进,小品牌或是山寨机可能分分钟拖死你,做国外定单至少付款是非常及时的)。

人员到15年10月份时,逐步自动离职超过一半,即70人左右。而余下的七十多人,在春节以后又陆陆续续走了二十人左右。所以到上周一解散时,余下是50人左右。

昨晚,我再跟我叔坐下来聊了一次。问问他下一步的打算。他的态度还是让我有些吃惊,我原以为他会暂时无法从悲痛中走出来,但他第一句话是:你看我现在活得多爽,没有房东来追房租,没有供应商来追货款,不用考虑每个月15号发工资,昨天辖区通知去参加一个安全生产会议,我只说一句我已经倒闭了,人家啥话不说直接说那就不用来了——你说这种日子有多爽。

继续:我已经亏了一年多了,别人以为我有多风光,我亏一年,把前面两年赚的钱给全部砸进去了,我把厂关掉,是不想把钱全部亏完,我还要养老呢——我老了,哪个人来给我发工资,我饿死在街头上,也不会有人理我。

我问他,你这些年赚了多少钱。我叔问我,你认为我能赚多少钱?

04年开始创业的时候,自己打工出身,好不容易攒了有20万元左右,全部投入到购买机器及组建两条拉。那个时候有定单没流动资金,06年的时候开始有几张外单,前两年赚的钱又全部砸进去买机器,搬厂房,从十来个人扩展到40人左右。接下来订单越来越多,再搬一次厂,人员从40人扩到90人左右。至少在08年前,所赚的钱全部用于机器设备的添置,这中间只是全款买了一套房子,一台20几万的车子。08年危机时候,基本没有赚钱,09年亏损,10年才开始进入正轨,但工资开始上涨,尽管订单多,但实际并没有钱赚,11年盲目回老家办分厂,结果厂一建起来到了冬天,发现一个大问题,天气太冷了,工人根本干不了活(手指不灵活),搞出一大堆报废品,冬天没完马上关厂,前前后后损失70万。12年、13年、14年这三年一分钱都没有再投资,才终于沉甸下来一点现金。15年基本上平本,16年亏了半年,基本上要亏掉往年一年的利润,再拖一年关厂,我直接回到解放前。

你认为我有多少钱?

我叔九十年代即到沿海打工,从普通工人做起,从300元月薪做到美企的制造部门经理,月薪1.8万,一直在咪头即成品耳机、音箱这个领域。从技术上讲他的确是一把好手,也正是这样,他才有勇气最终跳出来创业。但事实上他的局限性也非常明确,长期坚持在生产一线,过于痴迷于生产技术,对销售、财务基本上不管不问,所涉及的客户,基本上都是原来的同事或者朋友介绍过来。我曾经多次提醒他,一定要销售优先,至少要组建一个销售团队,将外单及内单调控好一个比例,这样企业才能安全。但我叔太一根筋,总是拿一些例子证明他的偏执是对的:某某的工厂,不是有销售团队吗?三年左右,全部都独立出去开厂,然后再反过来把你企业竞争死掉:把价格一压再压,要不是这样,这个行业的价格哪里可能做到现在那么烂?

他有他的局限性吧,一是文化水平不高,九十年代初高中毕业,考大学没考上出来打工,从普通工人做起,历练了十余年,在生产技术及制造管理方面应该讲可圈可点。但做企业是需要综合能力的,过于痴迷于制造的确是会出问题的。二是不擅于合作,从建厂到关厂,股东都是他一个人,企业无所谓财务,无所谓销售,全部一个人说了算。必须相信的就是,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三是缺乏长远规划,做一天是一天。四是对于产品的发展缺乏眼光,曾经也热情过做电脑耳机成品,并且手上还注册有三个品牌,做了一大批,找了两个销售人员全国电脑市场跑铺货,最后发现不赚钱,竞争同样惨烈,造成不少的产品积压,让他完全丧失信心的就是:一个电脑市场找了一个代理商,然后铺一定的货,自己的业务员再协助去帮代理商铺货,最后多次出现代理商拖货款或者跑路的情况,让他最终放弃了这块市场。这方面最重要的还是品牌缺乏知名度,没知名度就只能做中低端,最终丧失了成长性。如现在小米来做耳机,则不一样,他因为其它产品的品牌外延,容易产生销售拉力。小厂商是很难在品牌推广这一块上,有所成就的。后来我给他提议过做礼品耳机,他也不再有兴趣。因为手上外单并不少,而且付款都是非常好的,基本没有出现过跑单、跳票这些情况,所以人的惰性决定了,很难去改变。五是最重要的一点:小富即安,只要不亏,企业还在,赚多赚少随便了。尤其是近两年,年龄开始大了,更加缺乏冲劲。

http://bbs.tianya.cn/post-develop-2150653-1.shtml

Advertisements

4 thoughts on “历经半年挣扎,叔叔的工厂终于宣布倒闭

  1. 戳中泪点啊,04年我差不多有50W,做服装批发,06年时100W,如果那时候买房买门面现在也可以养老了,悲剧的是有那个想法却没有实施,想留有资金实现自己的发财梦,在07年放弃了老本行,折腾2年后得偿所愿的办了工厂,可一直亏啊,苦苦支撑了好几年,山穷水尽时关停了,现在40好几的人了,准备去打工。

  2. 绝对真实!现在中国制造业崩溃慢慢开始了,遗憾的是在中国老龄化各种成本升高的情况下我们没能培育出丰田三星苹果高通这样的高端产业公司,所以注定中国不可能进入高收入发达国家。还是目光短浅啊十年前就应该大力主功高新技术了,现在已经没有时间了,一方面政府欠债多了,社保养老金医疗已经不够了,不可能有多少钱投资高科技了,加上中国房地产提高各种成本…外面美国欧洲的TPP把中国排除在外,执行的话估计低端产业都转移越南印度,到时仅仅靠服务业比如淘宝的快递员,饿了么的送餐员能否吸納得了那么多失业人口?中国未来很不乐观啊。不过还有一个方法避免动荡,那就是政府割肉,公务员减薪,减福利,国企减福利。大家拭目以待了。

  3. 楼主,你叔叔这种算是好的。我有一个亲戚今年都六十多了,风光一辈子都是脚踏实地做了。结果去年倒了,欠了很多人钱,这里包括兄弟姐妹子女还有一些朋友的。现在过得很不是好。

  4. 我有个朋友跟楼主叔叔一样是做制造业的,不过比你们早关门半年;我们是做手机辅料的,我们能做到人均年产值达80W(我们应该属于轻工业中的塑料制造业吧),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但还是只能保本;无赖只好选摘关门,否则的话,可能前面两年的利润就化为乌有!(我们的同行今年上半年据说没有赚钱的,都在等着经济转好,我看难)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