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说说基层派出所和新一代“无产阶级”生活

author: 史文恭

这个帖子是随便聊聊的,河里的讨论目前天上飞的很多,落地的稍微少了一些,俺就凑个热闹吧。。哈哈

1,某个基础派出所,对口辖区人口20万。。

首先,这“20万”人口,是指 一个特殊人群,即“流动人口”,其实就是一个工业开发区的派出所,属地大概有近千家企业。企业员工,员工家属,围绕员工的第三产业人员,加起来其实要比20万都多一些。而且,这个20万可以说是一个数目,但人员是流动的,也就是说,年初在这个派出所的20万人,年终可能要一小半会去别的所辖区,也有一部分其他所的流动人口会到这个所来。

2. 然后就要说说,为啥这些“流动人口”的犯罪率会比较高。

基本有几个原因

第一,年轻人,独自在异乡,忽然身边有点钱。这三个条件,使得很多刚刚进入城市却没有一定文化水平的孩子们非常容易被诱惑。现在很多月薪3000多的普工快速进入“月光族”,而不是像他们的先辈那样,把几乎80%以上的收入存起来,回家盖房和娶媳妇。—-年轻人开始挑剔工作难度,喜欢更多的休息时间,更时尚的衣着,更炫的手机。——但他们很快发现,自己的谋生技能远不能满足满世界的诱惑。

于是,会有两条路,一条是艰难地努力学习技能,不断在企业提升自己。走这条路的普工(体力为主)的比例非常低。(因为先天不足,劣质教育几乎塑造了一个必然的贫穷人生)

另一条是和老乡们一起,混网吧,小偷小摸,到抢劫,到结伙,到械斗,到坐牢,然后彻底进入底层。—-比如货值2000左右的电动车,在工业区的偷盗率非常高。20-30%都是正常的。

第二,没有家庭的监督和支持。

中国农业社会的基础在家庭,而巨大的工业化过程,在吸收大量的农村劳动力同时,破坏了农村社会的家庭结构。很多靠体力奋斗了大半生的第一代农民工希望他们的独生子女(或者更多的,一些女儿和一个儿子),可以从事更好的工作,但他们的离家在外和乡村较低的教育水平使得很大比例的第二代农民工(90后的)依然无法从事脑力工作。而悲剧的是,很多打工的父母,并没有和他们的孩子生活在一起。这让这些新一代的打工青年失去了一个真正帮助和引导。

第三,佛洛依德和马克思

在现在的工业区,男女比例是不平衡的。和我们想象的不同,绝大多数的打工女青年在进入工厂后,就像大学里被学长抢去的班花一样,她们会被工厂里的工头或者一群花花公子诱惑,而不是和其同年龄的男工发展正常的感情。物质世界的诱惑同样作用于年轻的男孩和女孩,而其中悬殊的比例和青春荷尔蒙的蔓延造成很多扭曲。——作为一个例子,某位工厂领班告诉我的一个朋友,任何一个女孩,无论她来到这里时,是多么单纯,但6个月后,她将经历成为女人的一切。因为每一个工厂里都有一群娴熟的猎艳者。(或者有权势的交易者)。—而因此,产生了一大批单身的,无力却依然热情澎湃的年轻人,他们在男生宿舍里很快地从室友那学习了日本体育片后,发现了自己的渴望和环境的冰冷。

—于是,—-按照一位协警的说法,—-“大多数时间,这些外地孩子们都在用‘陌陌’或者微信摇一摇”—-但他们成功的概率很低。

有一种马克思流派的说法,是因为资产阶级夺取了太多的性资源,所以无产阶级陷入了性压抑,—–不幸的是,这在中国很多工业园区,这是普遍的事实。

第四,恶劣的生活环境

工业园区的孩子们有两种生活环境,工厂提供的宿舍。(这种多人混住的地方,无法结束他们的单身生活。)

或者出租屋。—-和我们想象的不同,在俺提到的这个派出所辖区,很多出租屋来自于当地农民旧房的改造,大部分的出租屋都是6-10平方米的一个隔间,里面能勉强放下一张床和一个电视,加上一些简陋的家具。—–肯定是公用卫生间和公用厨房,区别是你和多少人共享这些公用设施。

这些出租屋的月租400-600元不等,大部分居民是带着幼童的妇女和她们的丈夫。—-有的时候,一个典型的出租屋会住下7、80人。除了层出不穷的盗窃外,还有各种不幸的家庭发生的各种不幸的风流韵事。

第五,赌博。

作为一种大众娱乐和一种有组织的产业,在工业区,这是一项喜闻乐见的活动。特别坏的,有一批人,专门作为庄家,挖坑坑人,事情败露时,便是恶性案件发生之日。—-一般坏的,就是一般性的打麻将和打牌,但因此引发的争吵,打架,乃至伤人,每天都会上演。

第六,特殊服务业和因此的保护业(或者小帮派)

特殊服务业在这样的生活环境里,是必然的产物。但为了保证该地区特殊服务业的“有序”发展,必然进化出相应的“保护业”和组织。—然后,因为商业竞争,导致械斗以及其他更恶劣的事情。

最后,也顺便说一下,基层派出所的生存状态。

其实,这个对应20多万人口辖区的派出所,正式有编制的民警不过几十人,(应该是20多个吧),大量的日常工作依赖所谓的“协警”(一两百名)维持。后者拿着2000多块的工资,之所以接受这份微薄的收入是因为他们大多是本地人,开着出租屋,需要这身制服在支撑他们真正的主业在营运时碰到的各种问题。

有雄心或者有责任心的民警很快会被这巨量的警务埋葬或者磨平棱角,现在,大多数的民警保持着上班点卯的公务员心态。—–容俺举一个粗鲁的例子,据说前阵子本地某县的某民警在路上碰到劫案,果断鸣枪击伤歹徒,并因此立功受奖。—–但有一些他的同事,表示该民警此举过于唐突,因为事发闹市,很可能跳弹造成群众误伤。—-正确地做法是跟踪抢劫犯,呼叫救援,即使歹徒跑掉,也总能抓住,或者这个抢劫案的危害也仅限于被抢物品本身。

洋人们说,我们只能穿进别人的鞋,才能开始评论。俺个人之前对基层派出所的情况缺乏了解,所以体会不深。后来略为明白了他们的“鞋”是怎么一种情况后,就变得沉默。任何人都可以用一双不合脚的鞋跑完百米,但可能只有圣人才能用它跑完马拉松。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