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将军讲军中反腐的故事

杨恒均

今晚饭局上我右手边是一位将军,穿便装,人比较随和。听完同桌介绍我是关注时事、经常写反腐文章的,他审视了我一会,我也审视了他一会。应该说,由于不少朋友在军队,加上我本人是个军迷,我在网络写手中揭露军中腐败的文章数量不排第一,可能就没有第二了。我的一个公众号还为此光荣阵亡了。

就我对身边这位将军的观察,他应该属于清廉型的,否则,有几个贪污腐败的将军敢坐到我杨恒均旁边吃饭?果不其然,我们很快谈了起来。稍微谈了两句,我大吃一惊,可能由于我的毛病犯了,在谈话中无意中炫耀了自己的某段经历吧,他也透露了自己的一段经历:二十多年前还是大校的时候,被抽调到某宾馆为江主席起草报告中涉及军委工作的部分。当时有三位大校一位少将,长达半年时间在一起吃喝拉撒。后来其他三位都飞黄腾达,最低的也是中将——

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此时此刻另外三位都进去了(最后进去的是北方战区的那位),只有他还安然无恙。而说到自己为什么没有进去时,他讲这样一件事,某年某月的某一天,他的一位好友兴奋地告诉他,他约到了面见徐副主席的机会,还说那边回话说可以带他一起去。他暗自认为机会来了。可回家看来看去,却发现最近手头正紧,没有什么东西可带去面见副主席,如果太寒酸,还不如不去。空手去就更不行。纠结来纠结去,竟然决定放弃这次面见的机会……

事情当然还没有完,因为此时此刻那位约他一起去的将军就因为那次约见时的一些不清不楚的勾当而被停职检查。他说自己真是万幸,如果去了,肯定说不清。

不过,他在后勤重要位置上而不进去的原因自然不是单单因为这一件事,还和他的湖北佬脾气有点关系,他和我一样,是那种见不惯什么就脸红脖子粗的跳起来不管不顾。他讲了一件事:后勤部门看到首长太辛苦,决定给各位首长从江浙一带挑选一位20岁左右的女性服务员一名,帮忙照顾办公室端茶倒水。这位仁兄听到后,当场起来反对,说,咱军中不是有很多年轻战士吗?作为警卫员,兼服务员不行的话,那就按照中央规定,服务员只能雇临时的,而不宜这样劳民伤财的从下面像选妃子一样挑选正规编制当服务员。这不符合财务规定。

乖乖的,他就这样得罪了大领导。人家当然也没有听他的,结果你们都知道了吗?十几位那个级别的每人配了一位,包括郭、徐两位首长,哦,对了,事情还没有完呢,结果啊……我们只说这两位首长吧:这两位首长的20岁女服务员一位肚子大了,一位嘛,你们也耳闻了吧?对了,就是那位从徐首长的车库拖了差不多一车钱回家的女保姆的故事……

我这位湖北老乡得罪了首长就算了,连同志也不放过。某部开会讨论北京建房分房,由于中央军委有严格规定,局级首长只能住2百多(具体数字忘记了)平方米,这个谁也不敢违抗。可在开会时,局级干部决定自己的事,最后竟然一致决定面积不能扩大,那我们就在高度上增高加吧。这位老兄一听,乖乖的,这不是变相的腐败,扩大空间吗?于是又跳起来反对……当时他自己也是局级干部,弄得事后领导找他谈话,意思是,少数服从多数,要注意民主原则,你就别太那个了。乖乖的……对了,结果是这样的:去年中央军委纪律检查委员会开始彻查建房任意扩大高度的腐败现象。

不过,对于我这位老乡将军来说,一切都来的太晚了。他不可能再有机会升职,即便不再腐败了,他依然是被腐败分子打压的对象。这位老乡将军的故事告诉我们,有时,太直率,太正直,是要付出不可弥补的代价的。

我不知道军队反腐到了什么程度,但我确实知道,军队中有很多像我老乡这样正直的人士。在徐、郭的时代,他们不可能有市场,他们的青春也都被消磨殆尽了。我想说的是,我很支持反腐,更支持把贪官污吏一个一个拿下,但在这个过程中,一定要打破成规,不拘一格降人才,把那些真正想做事,遵纪守法,不是为了贪污腐败才去做事的人提拔到相应的岗位上。这是今晚饭局的一点感想。没什么,睡觉吧。

老杨头 2016年6月16日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