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不见北:百亿水利款与百年一遇的洪水

撰文丨墨黑纸白

按道理来说,天灾面前应该少一些批判,而多一些对受灾民众和对抗灾战士们的支持,但这是天灾面前,我们用税赋供养一个国家,它的存在不是高高在上的,而是应该时时刻刻构建好每个地方的排水系统以及城防工程,在天灾来临时,不要再让人祸与天灾同时祸害国人。这一年的雨水确实超出了人们的想象,但百年一遇不足以促成官方让国人接受的理由,因为我们还有很多防护工程并没有做到前面,但税赋一直在不停的缴纳着。

新闻事件

近日,武汉特大洪水事件引起了不少媒体的关注。全国四分之三的省份、一千多县域的土地上洪水泛滥;受灾人口高达三千多万,因灾死亡近两百人,因灾损失数百亿元。截至7月6日8时统计,6月30日以来强降雨已造成湖北省17个市(州、直管市、林区)80个县(市、区)1090.06万人受灾,死亡47人失踪10人。湖北紧急转移安置45.3万人,需紧急生活救助31.3万人;因灾倒塌和严重损坏房屋1.7万户4.56万间;直接经济损失158亿元。

事件评论

今年夏天注定是一个不太平的夏天,刚入夏北方就已经被冰雹和连日的雨天,导致小麦出芽,出现卖不出去的情况,那时候我就发朋友圈说,希望过一个没有天灾人祸的夏天,但希望不取决于人的想法,而取决于相关部门的做法。而南方则大面积洪水泛滥,最为可恨的是即便不谈武汉130亿水利投资花在了哪里,凤凰镇郑园村陶家河湾举水河西圩垸发生溃口,口门70多米,附近6个村庄、1个社区被淹。《新京报》报道,附近村民说:“举水西堤已有20多年没有加固。“从很小的时候就听说了好几次国家财政拨款维修加固堤坝,但是最后也没见着修。”130亿的治理款中,竟然连一个20多年都没有加固的水提也没涉及到?这是我们不理解的,这也是《环球时报》应该拿起良知质问的问题,而不是无耻的谩骂质疑武汉百亿水利款依然无法解决内涝和抵抗洪水的人。

早在2014年,媒体的相关报道中,武汉水利堤防中心主任唐某在2005年至2013年间,经其手涉及受贿的工程总造价已经接近10亿元,其中就有举水河举西堤加固工程,工程造价为3186万已经被爆出。这些钱到底花到了哪里?为什么附近村民却说20多年都没有加固过?本该属于加固该堤的3000多万哪里去了?贪官落马后,相关项目有没有加固?因水提溃败而丧失的人民及村庄社区,这些公民的生命及财产损失该谁来承担?触目惊心,这就是典型的天灾中夹杂着浓厚的人祸,都像《环球时报》那么无耻的为武汉官方洗地,下次天灾再来时,又要丧失多少人命?

不仅仅是这一次溃口,7月5日新华网消息,湖北武汉。受湖水暴涨的影响,武汉洪山区洪山街先建村汤逊湖段陈家湖大堤出现长30余米、断口落差70厘米的下沉断裂。武警总队武汉支队300名官兵和先期巡堤的230余名社区志愿抢险队,5日凌晨3时开始进行打桩、回填沙袋以加固加高堤岸。这一处一定是加固过了的,只是雨水太大了对吧?官方应该给出合理的解释,而不是一味的让人们痛恨百年一遇的洪水,我们的防御工作到底做到了哪里?

我们先来看下武汉官方的解释,市民政局负责人介绍,截止7月6日12时,暴雨灾害造成全市12个区75.7万人受灾。共转移安置灾民167897人次,目前80207名群众处于转移安置状态。全市布设安置点68个。农作物受损97404公顷,其中绝收32160公顷。倒塌房屋2357户5848间,严重损坏房屋370户982间,一般性房屋损坏130户393间。直接经济损失22.65亿元。因灾死亡14人,失踪1人。这是灾后做出来的救济工作,大家都可以看到,不否认也不质疑,积极支持武汉官方的救民行动。

那么下一条,针对武汉投资巨大建排水系统,但武汉依然“看海”的问题,会上武汉市水务局排水处相关负责人也做出了解释。他表示,武汉历史上就是一块沼泽地,主要依托水路,泽水而居。因此建成以后,武汉的地势很低,排水条件很差。第二个是气候条件,今年超强厄尔尼诺现已很严重,暴雨频发,腹背受敌,“我从事工作30多年,今天的暴雨是我见过的最大的一场雨。因为地势低,前面几天的雨又很大,将能够装水的位置全部装满,最后这场雨就像最后一根稻草,让武汉瘫痪。第三个特点就是,过去国家经济不发达,过多强调经济性,武汉市的排水系统建设标准偏低,为24小时降雨100毫米,小时降雨34.5毫米。只要其中一项指标超标,就会产生渍水。“这种情况下只有一条出路,搞好预警和应急联动。这几天市区两级政府多个部门全体应对,形成合力,将灾害降低到最低程度。”

这么长的官话,我们来简单的总结一下,第一武汉本身就是一个很容易内涝、被雨水淹没的沼泽地,地势低、排水差是主要原因?第二,能装水的位置都已经装满,武汉扛不住最后一场大雨,与官方无关?第三,雨水没有按照武汉的排水系统建设标准下雨,人们只能与洪水赛跑?还是没有解释出百亿水利投资区了哪里,既然知道武汉是一个地势低,排水系统也没有因为百亿投资就有所进步,还是必须偏低的排水建设,那么曾经承诺给民众的“武汉投130亿告别看海,一天下15个东湖也不怕”的诺言怎么就落空了?原因并不是大V们嘲讽了武汉市郑虎,造成武汉再一次拉低了公信力,原因是武汉某官媒所说的:“1998年以来最强暴雨袭汉,武汉两天下了22.5个东湖。”是啊22.5个东湖的精确到小数点之后的雨水量,确实比15个东湖多出了很多,但问题是,如果来年你们承诺的是下22.5个东湖也不怕,再遇到这样的水灾,是不是可以说下了55.5个东湖?真的赤裸裸的嘲讽国人的智商吗?这类水利工程难道不是应该按最高标准建吗?钱都是普通公民出的,那时候省出这么些个东湖做什么?

百亿工程款,告别看海模式最终成为了笑柄,那么武汉官方就有必要解释清楚,这百亿工程款花到了哪里?难道也是和京城那会官老爷说的“治理不了雾霾,提头来见”一样是句屁话?我们必须要弄清楚,一个城市的良心是否应该像青岛那样?当然,青岛的排水系统不是我们中国人做的,但有一个现成的例子在我们的面前,为什么我们一直都没有好好学习?就是因为是德国鬼子当年建的,我们现在不屑学习吗?最根本的原因,怕还是在于排水系统只是里子工程,而不是面子工程,武汉官方还是着重于发展城市,而不是发展排水系统,百亿投资水利的款项在一个水提面前都可能存在贪污3000多万的情况,其人经手的工程竟然高达10亿,其他方面也就可想而知了。

那么这些年湖北究竟在忙什么?有学者评论说:“如果城市管理者们,一边安排资金改善排水设施,另一边却在城市发展的过程中,不断消灭具有蓄水能力的自然水系。如此,即使再先进的排水系统,效果也会大 打折扣甚至可能恶化。武汉近50年来,已有近100个湖泊人间“蒸发”。若以湖泊平均深度1米计算,被填占湖泊的蓄水容量,高达2.3亿立方米,超过2个东湖的容积。”是,2个东湖可能赶不上这22.5个东湖的下雨量,但你如果不填这些湖,不造那些来钱快的钢筋水泥,至少会多出两个东湖的容积,武汉公民可以少一些水灾,再把造湖的精力放在排水系统的建设中,武汉公民又可以减少一些水灾,这都是看不见的政绩,但却是流芳百世的功绩,德国人在青岛留下来的排水系统,现在国人还都在拍手称赞,难道以后的子孙们会忘记了你们的公德?但就目前而言,也只有德国人给中国的城市留下了一块良心。

更何况那好大一个坝所产生出的对环境、水系等等的影响,作为可能被影响的地方,岂可掉以轻心?媒体们忙着骂那些质疑武汉官方的人,忙着夸在雨水中吃馒头的士兵们,即便有质疑但没有回馈和公开信息的解决方案,下一次还是依然大水淹城,这毋庸置疑。士兵们在我们的经济体成为世界第二的时候,救灾无论是在食物供给上还是装备供给上,竟然还都是多年前的水平,这到底在赤裸裸的打谁的脸?五mao们动不动就让打美国,打日本,打台湾,一场水灾就成这样了,战争时代又会如何呢?动动残缺的脑子好好想想,别整天一副你老大的样子,离老大远得很。

当然,有人已经抽了央视的脸,有网友说:“我认为抗洪也好,打仗也好,如果连抗洪的时候都只能啃馒头,那打仗的时候怎么办?我想打仗不会比抗洪舒服吧,细节决定成败。”凤凰财经这时候竟然没有护央视,竟然说:“还是要说良心话,让抗洪的官兵吃埋头是失职。”当地官方也开始抽脸了:“7月5日,有网传消息称,在宜兴杨巷镇抗洪抢险的官兵饮食得不到保障,对此,杨巷镇政府郑重发表辟谣公告,指出杨巷镇村全力保障物质供应,各个抢险点饭盒都是以百份为单位无上限供应。抢险点周围村民也自发烧饭烧菜,想让武警官兵多吃点,吃饱点,以这些行动表达感谢之情。除了盒饭意外,镇政府还送了几百块葱油饼,几十箱矿泉水保障餐食。群众自发送来热水,熬红糖姜水送给官兵驱寒。杨巷镇政府相关负责人表示,希望广大朋友切勿听信谣言,以讹传讹。”

到底谁在利用天灾造谣?悲情牌可以打,但不是靠这种造谣的水平来打,还是做好媒体应该有的监督责任,多追问这次灾难如此严重的原因所在。不要总说人们只会质疑,只会谩骂老爷们,我们不说别的,就拿青岛来说,网上文章称:“顺着青岛栈桥海岸线以东约5米的地方,可以看到一个呈拱形设计的暗渠,高度约2.5米,宽度约3米,一个成人可以轻松地走入其间。在中国,最不惧暴雨的城市,不是首都京城,也不是国际大都市上海,而是青岛。早在100多年前,德国人就为这个沿海小渔村,设计了足够使用百年的现代排水系统,其中雨污分流模式,即使到今天,还有很多中国城市未能做到。”这不算造谣吧?

再来看看现在德国人怎么玩的,网上文章称:“欧洲有一年大雨,奥地利小镇Grein的多瑙河洪水爆发。但最NB的是那道防洪墙,这是在水位上涨前人工临时搭建的,它牢牢地阻挡了洪水,这个防洪挡板在德国叫做【Spundwand】,一般由15cm厚的铝合金压制成长2m的口字型铝梁,质量杠杠的啊!”另一篇网文称:“根据2010年德国联邦环保局的统计数据,如今德国的公共排水管道已达540,000公里,大约可以环绕地球13圈半,专门的雨水排水管道长66,000公里。德国综合性的排水系统,每年可以处理100多亿立方米的污水和雨水。”

当然,我们可以说,德国这个二战后战败的国家,但依然是发达国家,我们不能和他们比,但我们至少应该学习人家在抗洪上所独到的技术,已经在排水工程上所下的功夫。一个城市的伟大,绝不是高楼大厦,有人说中国的鬼城可供34亿人居住,还有这个必要吗?大家现在买得起房吗?就算买得起,像武汉这样几场大雨立刻要全民受灾,这样的城市又有什么居住的意义呢?不要让城市的良心被面子工程耽误了,这个国家还是要长远发展的,不只是眼前这么点利益,上层也应该转变对政绩的考核,不能仅仅看钢筋水泥和所谓的GDP,更要看一个城市的抗灾能力,抗击打能力以及在灾难发生时的救援能力,还有对那些通过未来可能发生的天灾,却去提前发国难财的官员们必须严肃惩治,决不能手软,重点是遏制这样的事件再发生。

当然需要注意排水系统建设的绝不仅仅是湖北,南方其他省今年也都有不同程度的内涝,也许没有湖北严重,但排水系统依然值得怀疑,天灾能夺去多少人命,完全取决于我们供养的郑虎为我们做了多少该做的事,不仅仅是民生、福利,还有对灾难的预防与城建。

2016—7—7落笔于墨辩閣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