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一堵墙,一堵钢的墙

作者:刘彪,微思客WeThinker传媒境内维护部部长

编者按:2016年5月底,微思客由于推送了蔡英文就职演说,违反相关政策规定,被迫永久关闭原微信公众号,后微思客启用新号(wethinker2016),从头来过。本文为微思客编辑刘彪当日所写一篇随笔。作者现为中国政法大学资本金融研究院研究员、微思客传媒境内维护部部长、北京706青年图书馆的创始合伙人。

5月20号早上的7点,爸爸电话把我打醒,问今天电视不转播蔡英文就职典礼怎么办,他已经会用百度了,不过也没有找到要直播的网站,他问为什么。

我说没有购买转播权呗,亏你儿子读政法大学,晓不晓得什么叫知识产权,我发了一顿牢骚,说他这么大了还不懂得克制,7点半打电话能说的事儿,7点就打来了,我还在睡觉。

觉得对爸爸发了脾气,有些后悔,9点到实习单位发了条短信过去:

“爸,别担心,我们微思客会第一时间转发文字稿。”

克己复礼,他需要“克己”,我需要“复礼”。

对这一点承诺还是有自信的,对于周永康正式被查的海外动态,就是微思客最早引入中国的。

上午10点,台湾的敏姐开始在微思客编辑部群里转发直播截图,微思客公众号建立800多天以来,除了有几次节假日没有推送,都是每天早上8点准时推送新的图文消息,涉及法律、政治、文化、科技、历史,方方面面,我们的口号叫“跨界思维、国际视野、协同探索、分享新知”。

既然跨界,学科比较多就正常了,虽然我还是不明白,松林的版块为什么叫《海外汉学与反思》,而且他把自己定位为一名“拳击运动员”。

今天要延迟到中午推送,因为蔡英文就职典礼的文字稿,我们打算第一时间引进,12点她才结束演讲。

我在编辑群里说,我爸作为微思客的忠实粉丝,已经等待我们的推送了,平时他最喜欢看的节目是《海峡两岸》。

我把微思客群里直播和今天将要延迟推送的消息发了朋友圈。

到11点也没有人点赞和评论,我有些失望,看来706青年空间的方荣说的对,我是个过气的法大网红,卖相不好,吸引不到客人。

约摸11点过一些,蔡英文步出总统府发表就职演说的文字稿在台湾公布,微思客正式推送后编辑部传来不幸的消息。

Screen-Shot-2016-07-09-at-下午9.09.16

微信被举报都搞得很复杂,分为“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和“此内容被多人投诉,相关内容无法查看。”

社会主义法治不是基本建成了吗?但违反相关法律法规是没事的,而“被多人投诉”三次就要对我们进行处理,这已经是第三次了,第二次是点评蒋经国的文章《他以专制结束专制》,第一篇可能被查得太过无聊,以至于,整个编辑部团队没有人想得起第一篇被举报的文章到底是什么。

我胡乱揣测了一下,我的朋友圈不会也是被屏蔽了吧,找来朋友的手机看,果然我自己发布的朋友圈和朋友们看到我的朋友圈是不一样的。

我向来不知道微信还有这种“双簧”表演,上网一搜,微信朋友圈发布“不当言论”会被屏蔽,对个人微信用户也会给予封号的处理。

事实上,微信和其他很多公共平台不同,既然叫朋友圈,那就是定位于更加私密的关系,两个人不管是查找微信号还是见面扫一扫,互相都基于了更加个人的关系,而一个人的朋友圈,也不能进行直接转发传播,但是时至今日,我才知道,这个私人朋友圈,一点也不私人。

不能告诉我的朋友一件事已经足够让人拘束,告诉我朋友一件事但是他却只能知道另一件事,这多让人不安。

不知道各位有没有看过一部电影叫《楚门的世界》,你身边的所有事情都是虚假的,你的亲人和朋友全都是国家安排好的,一切真实的都被隐藏在幕布背后,但你本人却对此一无所知。

我实在生气,不过编辑部似乎没有什么“大动干戈”,总监群发邮件通知备用号被启用,明日开始在新微信号录入和推送,排班顺序不变,网站组、博客组和FM组正常运转不受影响。

几道说,根据他对政见的了解,6万订阅用户最后回来1万就算超水平发挥。不过新号第一篇书评《还政治以应有的尊严》,被认为是表达不满的“反讽手法”和“别有用心”而再次被封,小嫚说网信办不惜人力部下天罗地网,可惜我们却一点气都不生,他们要是知道肯定很失望。

看到大家的表现,真是再没有比这群人更彬彬有礼的了,所以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也从柜子里寻了一件小西装外套穿上。这个社会总是让不随大流的“亚群体”过的不够体面,但是我们自己可以选择过一种更“体面”,更绅士,更有仪式感的生活。

V字仇杀队里,大家都带上了V的面具,我想大家不是在遮挡自己的面孔,永久性保持的微笑也是一种仪式感,你对我施与了世间所有的恶意,我却对你微笑。

知道我们被封了,大家多向我表示了遗憾,也有善意提醒说,我们要随时掌握政策动态和不同时期风声的松紧程度,才能小心驶得万年船。

想起陈丹青当年在答“你认为美国是艺术天堂吗”时说:“是,因为在那个天堂里,艺术家可以说那是个地狱。”

朋友们说的都很对,或许也更有中庸的智慧,但一个批评家本就不该有太多的束缚,因为他们就是搞批评的,带着镣铐就必然不能起舞,“保持说话,这是最后一点权利。”

我看到很多朋友转发了我们的新公众号,并号召大家关注,有个读者分享时候说道:“20日是小满,不用担心,因为小满后就是芒种啊!”

我当然还是有些担心,因为伸出手来,便感觉有什么阻碍着我们,那甚至不是一扇能看到外面的窗,而是一堵墙,一堵钢的墙。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川壅而溃,伤人必多,民亦如之。是故为川者,决之使导;为民者,宣之使言。”——《国语·周语上》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